笔趣阁

第435章 王爷吃醋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皱皱眉。

    或许是凤夜辰此时的表情,并没有平时的嬉笑,也没有脱去不羁后的严肃。

    只是,眼底淡淡的,透着些哀伤。

    所以,孟漓禾还是问道:“什么请求?”

    凤夜辰微微一笑,眼神似是有意的看了一眼别的方向,之后抬头看向她道:“我想单独对你说一句话,可以吗?”

    孟漓禾眸光微微闪了闪,他说的单独,大概是因为他知道宇文澈在暗处吧。

    忽然间,有些犹豫,如果只是一句话,并不过分吧?

    而且,她也有些想知道,凤夜辰是不是已经想通了。

    因此,眼见凤夜辰已经向她走近,想来是想接近些距离,和她耳语,她还是微微动了动,却并没有离开原地。

    然而,下一刻,她却被已经到面前的凤夜辰忽然一揽,竟是被他一把搂进怀里。

    孟漓禾的双眼徒然瞪大,下意识就要推开他。

    却听凤夜辰在她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女人,你不用再记得我以前救过你,也不用再对我手下留情了。我们两清。”

    说完,不等孟漓禾再开口,头微微一扭,看了一眼已经纵身分过来的宇文澈,将孟漓禾放开,即刻飞远。

    宇文澈脸若寒冰,目光更似刀剑一般看向凤夜辰离去的方向,只上下看了一眼有些呆愣的孟漓禾,确认她无事后,便转身要追去。

    “澈!”孟漓禾一把拽住他的衣袖,面上有些焦急道,“不要追了。”

    宇文澈一愣,身形随之一顿,然而,眼神却带着些诧异和不解的看向孟漓禾。

    “为什么?”

    轻轻的吐出三个字,却让孟漓禾一惊。

    糟了。

    这家伙肯定是吃醋了。

    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完全没有想到凤夜辰竟然在最后还摆了他一道!

    什么两清,不要留情!

    这货根本就是和自己宣战吧!

    然而,此时,她已经无心再去管他的意思了,因为老公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所以,就着拽着他衣袖的动作,撒娇般晃了晃:“没有意义呀,该说的我都和他说完了。”

    “所以,放任抱本王王妃的人这样离开,就有意义了?”没想到,这一次宇文澈不仅没有在她的撒娇上态度有所和缓,反倒是直直的看着她反问道。

    孟漓禾一个头两个大,完蛋,撒娇都不好使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所以,只好主动承认错误;“都怪我不好。”

    这认错态度当真是妥妥的,毕竟也是一傲娇王妃,很不容易。

    然而,吃醋的覃大王爷似乎更加傲娇:“我看的到是他趁你不备,为什么你来替他道歉?”

    孟漓禾:

    吃醋的男人果然也很可怕。

    到底要怎么安抚呢?

    非常非常着急,她也没有过恋爱经验啊!

    “走吧。回去。”宇文澈忽然开口,大概知道追凤夜辰已经无望,干脆转身朝山下走去,完全不给她再想挽救的机会,非常冷酷。

    都不抱她飞下山了啊……

    孟漓禾略失落。

    不过怎么办呢,虽然的确是凤夜辰在最后使了坏,但是见凤夜辰这个主意又是自己提出来的。

    所以说,归根结底,自己还是脱不了关系。

    因此,她心里没有内疚是假的,毕竟,如果看到宇文澈搂别的女人,她肯定气炸气疯气到爆,管它谁主动,都必须先把火发出去再说。

    所以说,两个人自从实现了质的飞跃之后,心灵也是妥妥的可以互相理解。

    非常值得感慨万分。

    所以,孟漓禾也干脆迈着小碎步,在后面跟上。

    先让他消消火,待会自己再安抚安抚,一定能把这页掀过,非常有信心!

    然而,才迈了两步,脚下却忽然觉得踩到什么东西之上,十分咯脚。

    孟漓禾不由停下,将脚移开。

    只见,脚下被她踩到的,竟然是凤夜辰方才扔掉的那颗已经遍布了裂痕的避虫珠。

    好歹这珠子也在自己身上待过那么久,而且,也算是个宝物啊,孟漓禾忽然有点舍不得。

    说不定,可以拿回去研究研究,看看有什么原理呢。

    所以,眼看着宇文澈已经不回头的朝前走去,孟漓禾干脆将珠子捡起,接着,快步追了上去。

    宇文澈大步朝前走着。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气发的毫无道理,毕竟,这事不关孟漓禾的事。

    而且,她与凤夜辰的对话,他也听的清清楚楚,那当真是没有留一丝余地,连他听了都觉得,如果站在方才那个位置上的是他,说不定会肝肠寸断。

    甚至于比如庆幸,这个女人爱的是自己。

    否则,恐怕这一生,都不会释怀她那张绝情的面容。

    而这一切,也是孟漓禾主动提出的,为了让他安心,主动提出让他在暗处保护她。

    其实他又怎会不明白,她让他安心的又何止是安全,更多的还是那颗心吧?

    所以,所有对话并没有避讳与他。

    他原本是真的十分感激的。

    可是,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

    那一刻,他唯一想到的就是,杀人!

    所以,心里有无数的火气,并非要迁怒,但却是实在没有办法就这么消退。

    因此,为了让自己不要不小心对孟漓禾发了脾气,他主动提出下山,慢慢走下去,让这冷风把心头的火气消散吧!

    只是,他这样边想着,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这带着脾气的步伐,到底有多快。

    因此,当他意识到身后没有动静的时候,惊的赶紧扭头一看。

    然而,却更是一秒吓出一身冷汗。

    因为,身后,并没有孟漓禾的身影!

    宇文澈赶紧四处张望,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距离方才的位置那么远。

    而这段距离,如果用孟漓禾的速度行走,自然会跟不上!

    他真该死!

    明明不想伤害她,却忽略了她!

    而且,就算两个人之间有距离,以他的夜视能力,也不该看不到人影才对。

    心不由自主的沉了下去,难道,她出事了?

    他今夜可是听她的,让夜和胥都没有尾随。

    他怎么总是在这种时候做这些没有脑子的事!

    宇文澈边想着,边朝来时路返回。

    如果孟漓禾真的有事,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小雨,你在吗?”眼看走出一段距离,却始终没有孟漓禾的影子,宇文澈终于再也冷静不下来,开口喊道,“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然而,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我在这。”

    宇文澈眼前一亮,迅速朝声音传来之处跑去,越过大片的芦苇,只见月光下,孟漓禾正赤足坐在山泉边,一只脚泡在泉水里。

    泉水波光粼粼,泉声悦耳动人。

    画面美好的几乎不现实。

    然而,宇文澈却蹙了眉,快步走到身前蹲下:“小雨,你怎么在这?”

    孟漓禾勾唇一笑:“方才你走的太快,我追你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我见有些发肿,就来这山泉里先冰一下。”

    低头看去,只见孟漓禾的脚腕的确有些红肿,如今泡在水里,也依稀可见并没有消退。

    心里忍不住又自责又心疼。

    “那怎么不喊我?”

    孟漓禾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弱弱的说:“我叫了两声,你没有听见,我想着你发现我不见了,也会回来找我的。所以,我就先过来了。”

    宇文澈心里的感动无以名状。

    除了更加深的自责,还有那说不清的满足感,因为,他是这样被她信任着。

    不再多说,伸出手将她的脚从水中拿在手上。

    五月的天气,虽然温度适宜,但是这山里的山泉水却也是很冰凉的。

    所以,当触及到那只脚的温度时,宇文澈不由眉头更加拧紧。

    “不要用冷水冲了,会着凉,我带你回去上药。”

    说着,便捡起旁边已经脱下的袜子,为她套上。

    “嗯。”孟漓禾乖乖点头,看着他如此温柔的动作,忽然问道,“你……不生气啦?”

    宇文澈此时手下一停,不由无奈苦笑。

    他方才发现她不见时,差点没被吓死。

    之后看到因自己的疏忽而害她至此,更是心疼的无以复加。

    哪还有心情生什么气?

    即使生气的对象从来都不是她,此刻,他也觉得这一切根本无益。

    因为这个女人在他身边,就是此生最幸福的事。

    这个女人的安危与快乐,才应该是他最在乎的事。

    其他,都不重要。

    他很庆幸,他明白的还不晚。

    所以,抬头,对着孟漓禾温柔一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

    接着,待将袜子和鞋穿好,便伸出手,准备将她直接一个公主抱,抱在怀里。

    孟漓禾嘴角露出一丝带着些得逞的笑。

    她摔倒是真的,相信他也是真的。

    但是,趁机让他紧张一下,忘记生气也是真的。

    所以,才稍稍耍了点小心机,没有叫的很大声,不然,即使他想事情再专注,也不会当真听不到她的声音。

    只是,看着他这么自责的样子,忽然间有些心疼。

    明明,不该怪他的呀。

    所以,趁着他低头准备抱自己之时,直接一个抬头,便朝他吻去。

    宇文澈的心咚的一声,对此完全没有任何准备。

    而且,心里那深深的自责还没有褪去。

    然而,孟漓禾的吻来的主动又火热,让他忍不住沉迷,直接手下一松,干脆就势将她压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