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4章 我是为了你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迅速退开几步,与凤夜辰保持开距离。

    天啦噜,她好不容易安抚好宇文澈过来见面,可不能就这么搞砸了。

    别等着事情没谈成,最后还打一架,那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立刻板起脸说道:“凤夜辰,你如果再这样子,我们就不必谈了。”

    看到孟漓禾这躲他如瘟疫的样子,凤夜辰十分不爽的眯了眯眼。

    然而,那股杀气,却似乎变弱了一些。

    忍不住一个带着自嘲的冷笑,他真是太关注于这个女人了,他怎么会忘了,那个宇文澈又怎么可能放心她一个人前来见他。

    如今,虽然并没有安排许多人埋伏,但他也是在不远处保护着。

    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但打斗却也不必。

    将手从剑上收回,或许是因为知道宇文澈距离不远,他二人的话都能听见,所以当真也没有了任何玩笑的心思。

    既然孟漓禾这样费尽心机的想见他,那就且听听她要说什么吧。

    所以,收起笑容,凤夜辰道:“好,你想谈什么,洗耳恭听。”

    孟漓禾终于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他:“凤夜辰,我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谈话时,已经对你说的很清楚了,不要做我的敌人,否则……即使你救过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从来没有想做你的敌人。”凤夜辰一刻都没有犹豫,直接回道。

    “可是你已经做了。”孟漓禾不由有些气愤,“你让孟漓渚去杀我的哥哥,难道,这还不够?”

    “不。”凤夜辰却摇了摇头,“即使没有我,孟漓渚也依然会弑父杀兄。我和他,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

    这一点,孟漓禾并不怀疑。

    孟漓渚狗急跳墙,想造反恐怕是早晚的事。

    只是……

    “但是你始终和他站在了一起。”孟漓禾坚定的说道。

    凤夜辰皱了皱眉:“我和他站在一起,不代表就是你的敌人。相反,我倒觉得,我是在和你站在一起。”

    听到此话,孟漓禾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杀他的父皇和兄长,还说和她站在一起?

    她当真是理解不了这个男人的脑回路。

    “你的皇兄战败,连累你做政治的牺牲品,你的父皇也利用你维持两国的关系。这样的亲人,这样的国家,你有什么好留恋的?”不理会她的态度,凤夜辰直接说了下去,“如果他们被孟漓渚杀害,最终辰风国被我控制的话,不恰恰是为你报了当日舍弃之仇么?”

    孟漓禾这一次,当真是震惊到无以复加。

    所以,凤夜辰帮助孟漓渚导演了这么一出大戏,竟然,是为了她?

    心也彻底沉了下去,因为,她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虽然毫无逻辑可言,但是她今天之所以找他,并非是想说服他不要成为自己的敌人,毕竟,这实在太天真。

    她更想知道的是,所有的一切到底是否与她有关。

    结果,竟然真的是这样。

    虽然不完全为了她,但却也依然有很大的成分。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半晌才说了一句:“可是,难道你不知道,他们都是我最亲的人。”

    “呵。”凤夜辰忽然一声冷笑,“最亲的人的舍弃,才是最痛彻心扉的。”

    孟漓禾忍不住抬头看去,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经历过什么,眼底会流露出方才那种恨意。

    但是,这却不是她的心声。

    想来,是经历不一样,导致他们的人生观有了极其大的差异。

    所以,最终叹了一口气道:“凤夜辰,请你不要再做任何自认为对我好的事了,而且,也对我死心吧。”

    凤夜辰立即脸色一冷:“所以,你在这里等着我,就是为了和我说这句话?”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为了我好,为了得到我,做的却都不是我所愿,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你始终不明白?”孟漓禾都有些无奈,她自以为上一次已经和他讲的很清楚了。

    “我的确不明白。”这一次,凤夜辰直接承认,“上次你的话我仔细想了,给你自由给你尊重也都可以,但前提要先得到你。如果我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你,这些又从何谈起呢?”

    孟漓禾无法反驳。

    因为她觉得这个道理,似乎快要和鸡生蛋还是蛋生鸡这个自古没有答案的问题类似了。

    到底是给了自由和尊重能得到,还是得到了才谈自由和尊重。

    无法争论。

    因为,这比鸡和蛋还要复杂,它还夹杂着感觉这种微妙的东西,也不得不承认缘分这份神奇的存在。

    有时候两个人的相遇,差一分差一秒都会错过。

    而有时候两个人的相爱,也真的早一点晚一点都不行。

    而两个人的相处,更是有一点思想的偏差,有时候都融合不来。

    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实。

    看起来,之前想要与他谈清楚的愿望是彻底落空了,因为两个人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所以,也不想再徒劳,干脆直接了当的说道:“凤夜辰,那你听好了。我的皇兄孟漓江是我最亲的亲人,辰风国是我的国家,而我现在是殇庆国的王妃,所以……损害到任何一方,我也不会坐视不理。请你不要再以为我好的旗号,伤害这些人,否则,下一次,我不会坐以待毙了。”

    孟漓禾知道,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听到她这样的话,大概会觉得很绝情,但是,没办法,现在就是让他死了这条心。

    甚至,她还又再次加了一句:“而且凤夜辰,多行不义必自毙,这种为了利益伤害老百姓的事,希望你不要做了,我不知道你们皇室到底信奉什么,但是伤人一定是不对的。”

    凤夜辰果然脸色越发阴沉,抬起头讥讽的看向孟漓禾:“女人,你是不是当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如果我告诉你,不管是不是为你,我都注定与这两个国家为敌呢?”

    孟漓禾的态度也十分坚决:“那我们只能恩断义绝,必要的话战场上见了。”

    她故意将话说的十分的狠决。

    不能,再也不能给他留一丝一毫的念想了。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天下太平。

    如果可以,她也不希望与凤夜辰为敌,即使这个人当真涉及了许多不利于她的阴谋诡计,但终究不是针对她,终究她也被他多次相救过。

    多想一笑泯恩仇。

    但却只能以这种方式作为结局。

    凤夜辰果然被这句话影响的不轻,甚至久久没有再开口。

    最后,竟然说了一句:“你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看的到他眼底的支离破碎,虽然情绪已经被他控制的近乎完美了,孟漓禾皱了皱眉,还是从衣袖中拿出避虫珠道:“这个,还给你。”

    凤夜辰那方才还伪装的尚算平静的脸,这下忽然有些崩裂。

    当下,将那颗珠子接到手里,嘴角露出一抹令人胆颤的笑,最后手一用力,竟是朝那珠子一个用力!

    仿佛那全身的愤怒和悲伤都灌注于此。

    “你……喂!”孟漓禾有些傻掉,当即想要阻拦,这可是举世都无双的宝物啊!

    不然,宇文澈也不会一直都寻不到。

    这个人,真的下得去手啊!

    有气也不要和宝贝过不去啊!

    “心疼了?”凤夜辰抬起头看向孟漓禾,不知为何,眼底竟然带着些嗜血的光芒,“你觉得这个很珍贵对吗?”

    孟漓禾并没有回答。

    不是心疼,是觉得可惜吧。

    仅此一颗的珠子,当然不能算不珍贵吧?

    “有心珍贵吗?”凤夜辰眉毛一挑,忽然有些咄咄逼人起来。

    孟漓禾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凤夜辰却是淡淡的一笑:“送给你的东西,既然你不要,那就毁了吧,就像你方才捏碎我的心一样。”

    说着,便将珠子随手抛在地上。

    而他的话,语气听起来十分轻描淡写,就像在说一句普通的话。

    然而,孟漓禾却觉得自己的心在蹦蹦跳。

    那颗被他抛在地上的珠子上,虽然因为自己的制止没有完全裂开,但已经处处是裂痕。

    深而明显。

    可是,他却在用它比喻自己的心。

    所以,凤夜辰的心,也会因为自己这么疼吗?

    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因为,她似乎还从未被人这样伤过心。

    不由想到宇文澈,如果宇文澈也这样拒绝自己,并且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心忽然猛的抽痛一下,完全不能想。

    那种心痛简直是自己无法承受的。

    更何况,再加上她方才那些过于绝情的话。

    自己似乎是打着为他好的旗号,想让他断了对自己的情,可是,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呢?

    因为,心都是会痛的啊!

    或许是如今自己也是困于爱中,倒是越发懂得了爱而不得的痛楚,孟漓禾一时竟然有些心软了起来,只是,再怎样,最终也只能化作一句:“对不起。”

    这是抛开所有一切事,只针对伤了他心的抱歉,虽然她知道这句话多么无力,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做错,但是,对于这颗心,她所能给予的回应只有这些。

    然而,凤夜辰却忽然笑了,眼底的温柔重新而至:“不用对我说抱歉,因为你从来没有给过我什么承诺。既然如此,我最后只有一个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