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3章 再次相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的话一出,刘县令吓得立刻又腿软了下来。

    然而,孟漓禾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道:“这伙人的领头人,本王妃要见一下,你安排一下,一个时辰后。”

    说完,便不再看他,直接朝酒楼的雅间走去。

    她可真的是饿坏了,才没心情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人身上。

    这会饭都还没着落,简直哭瞎!

    然而,她才一走进那每日必在的专属雅间,就只觉一股香气扑来,看到那桌上丰盛的饭菜时,立刻眼前一亮。

    “澈,你是何时让人准备的?”

    惊奇的看向宇文澈,他不是明明是和自己一起加入的么,怎么还有时间准备这个?

    “王妃,这是王爷方才趁你说话的时候,吩咐小的备上的。”宇文澈还没说话,店小二已经答道。

    孟漓禾嘴角微微一扬。

    这家伙总是这样体贴,都快把她惯坏了,而且,这桌上放眼望去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虽然如今还饥肠辘辘,但是依然幸福感爆棚。

    既然这样,那就原谅他害自己两顿饭没吃了吧?

    所以说,覃大王妃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论一个吃货的修养。

    不管怎样,孟漓禾这一餐当真是吃的十分舒爽。

    要不是担心自己吃了会变胖,非要再来两碗不可,不过没办法,虽然她穿越回了古代,但是身材也是女人一定要注意的课题呀!

    而宇文澈也并不想让她多吃,但原因却并非如此,而是担心她暴饮暴食,真的伤了胃而已。

    甚至,一边看着她饿的如猛虎吞食,一边告诫自己下次一定要收敛点。

    然而到底有没有用却是不得而知了。

    总之,吃完后没多久,孟漓禾便接到那县令派人送来的消息,那就是按照孟漓禾要求的时间,将那领头人准时送往固定的地点。

    毕竟这里没有牢房,原则上,这些人是应该立即押走。

    但既然王妃要见,这刘县令自然没有不从的道理。

    地点是一处被遗弃了许久的大院,孟漓禾同宇文澈一起前往。

    只见那院子中,一人的双手双脚均被扣上了粗粗的铁链,而且还被反绑到柱子之上。

    一看就是担心他逃脱。

    见他们走进,那人不由抬起头,冷冷一笑:“我当是谁,难怪这么兴师动众。”

    孟漓禾眯了眯眼:“你认识我?”

    “以前不认识,不过现在认识了。”那人直直的看向她,“大名鼎鼎的覃王妃,我果然还是轻敌了。”

    孟漓禾有些疑惑,原本,他还以为凤夜辰已经在信里告诉他自己的身份了。

    因为,如果他在书信中有提过自己特征的话,凤夜辰一定会猜到。

    不过,那来往书信她并没有看,毕竟,她要减少在宇文澈面前提凤夜辰的机会,没办法,谁让这家伙没事就爱吃飞醋呢?

    勾了勾唇,孟漓禾笑笑道:“多谢赏识。”

    那人对于他的反应似乎一愣,接着才说道:“果然与众不同。早知道是你,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在你们在此时开采金矿,这样,你也就没办法这么容易发现。”

    孟漓禾挑挑眉,这个时候还说这些有用吗?

    所以,也懒得和他纠结到底是他轻敌还是如何,干脆直接开口说道:“直接说吧,我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见你背后那个人。”

    那人疑惑的皱了皱眉:“明人不说暗语,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他是谁了,那你觉得,他会等着你见他?”

    “见不见是他的事,你不用多虑,你只要告诉我,怎么可以联系他就可以了。”孟漓禾有些烦躁的回道。

    什么明人不说暗语,自己做了这么阴暗的事,还好意思说这种话,你怎么不上天呢?

    所以,真的是懒得再和他多做纠缠。

    而不出她所料,这人果然又开始装逼起来:“他的行踪岂是谁都能随便告诉的?即使我现在是你的阶下囚,等着你从宽发落也不行。”

    孟漓禾冷冷的看着他,既然这样,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原本她也没打算和他多废话的,只不过这人有些多话,一上来主动开了口而已。

    所以,当即趁着他一脸装逼模式开启中,直接拿起铜铃朝着他眼前一晃。

    很快,再装逼的脸也变得呆滞,两眼无神很快闭起来。

    孟漓禾这次单刀直入:“告诉我如何与凤夜辰接头。”

    而此时,凤夜辰已经在距离村庄很近的地方,听到金矿被封的消息,简直怒不可视。

    “废物。”

    他再三强调在他来之前不要有任何动作,谁想到这个人还是没有听。

    这可真的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只为多开采点金子,多按比例拿点抽成,便如此不管不顾了。

    真的是愚蠢至极。

    确定来此地之人是孟漓禾后,他都不惜千里迢迢赶过来,想要努力将这一切周全过去,谁想到,还是差了这么一天!

    真是该死!

    “皇上,那我们还要继续前进吗?”

    身旁,下属试探着说道。

    望着已经前方已经可以遥遥看见的雪龙山,凤夜辰眯了眯眼,要去吗?

    其实,这个金矿已经彻底失去,人也一并被抓获,可谓是一点都没有过去的必要了。

    但是,想到那个女人。

    不知为何,本来应该就此折返的命令,却迟迟下不了。

    在辰风国之时,他便是一直这样遥遥相望。

    看着她替兄出战,看着她掉落悬崖,看着她与宇文澈……

    嘴边不由溢出一丝苦笑。

    他何尝这样自虐过自己了?

    若是之前,在孟漓禾的心意尚未确定前,他或许还有机会去争一争。

    如今,既然已经尘埃落定。

    他,何必呢?

    何必看着她笑,自己却痛?

    何必看着她眼里满满的都是别人,自己却眼里只有她?

    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是因为不甘心么?

    手不由自主的攥起,然而,终于还是闭了闭眼。

    “继续前行。”

    也许,伤的足够深,痛的足够疼,就可以足够死心了吧?

    属下并没有多言,而是继续领命前行。

    天色渐黑,雪龙山也渐渐临近。

    朝廷的官员已经将矿上的人们带走,百姓们也都在收拾着行囊,街上并没有什么人。

    凤夜辰隐藏在暗处,不由眯起了眼。

    忽然,一个尖锐的声响传来,凤夜辰立即朝声音传来之处看去。

    只见雪龙山半山腰,一处亮光有规则的闪着。

    凤夜辰仔细的辨别着,忽然瞳孔猛的一缩。

    “皇上,是联络的信号。”属下上前禀告道。

    凤夜辰不由眯了眯眼,这里知道这个信号可以联络他的只有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心腹,不会轻易告诉任何人。

    可是,他们不是已经被抓走了么?

    自己甚至已经派人前去营救。

    怎么还会在此?

    “皇上,是不是太医他们逃脱了,现在在联络我们?”眼见信号仍在持续不断的闪动,属下继续说道。

    凤夜辰沉吟片刻,还是道:“去看看。”

    属下却一怔:“皇上,小心有诈!要不然还是让属下先去探望一番。万一,这是个局呢?”

    凤夜辰脚步一顿,接着,却轻轻的笑了笑。

    能发出这种信号的,除了那两个人,还有一个人有这种本事。

    那就是孟漓禾。

    只有她有那个“神器”,可以问出她想知道的问题,不管对方是否情愿。

    所以,明明知道这也许是个局,他也要前往。

    最终,他摇了摇头:“不,朕去,你留下。”

    属下大惊,还想要说什么,凤夜辰已然飞走。

    去意已决,不容人再说只字片语。

    雪龙山半山腰,亮点闪动之处越来越近,一个身影也越发清晰起来。

    果然是她!

    凤夜辰心中难掩激动,很快纵身而下。

    “果然是你。”状似平静的将这几个字说出,心里却起了很大波澜。

    这个女人,在这里独自等他。

    虽然知道,不会是那层意思。

    但是,依然是说不出的情绪。

    孟漓禾之前一直专注那发信号的火源,听见动静惊奇的转过身:“你知道是我?”

    凤夜辰眼底深邃。

    这个女人在面对他时,并没有太多防备,即使已经知道他耍过那么多的阴谋。

    这让他心里难免不无触动。

    是不是代表,在她心里,自己还是有一点地位的?

    哪怕,只是一点点?

    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时,脸上却挂上了那副长久以来一直不羁的笑意,嘴角高高扬起,坏笑着说:“因为朕知道,多日未见,你一定对朕十分思念,怎么?想不想让朕带你私奔?”

    孟漓禾顿时一愣。

    不知为何,当初劫亲的那个画面映入眼帘。

    仿佛,他还是那个随随便便前来掺一脚的紫衣人。

    可是明明,这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

    想到此,孟漓禾的脸色有些微沉,还是抬起头道:“凤夜辰,我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请你认真点。”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现在也没胆子让他继续说下去,毕竟,覃大王爷始终都还醋着。

    然而,凤夜辰的笑却是一直挂在脸上,甚至向前两步,故意凑近她道:“孟漓禾,我每次对你说的话都很认真,你感觉不到么?”

    只是话音方落,不管是凤夜辰还是孟漓禾,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意传来,即使,是那距离十分遥远,但依然清晰可见。

    凤夜辰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手也下意识握住腰间的剑。

    宇文澈也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