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2章 万众爱戴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人在哪?”孟漓禾一收拾好从屋子里出来,就赶紧问道。

    “没什么事。”院子里,神医却忽然开了口。

    “哈?”孟漓禾脚步一顿,她这会才反应过来,这里可不是她一个懂医术的。

    只不过,没什么事就随随便便晕倒吗?

    “流汗过多,体内脱水晕厥。”神医补充道。

    孟漓禾看了看这天上的太阳。

    这才五月啊,就算在街上待上半天,至于出这么多汗,难不成穿的是棉袄?

    然而,神医却淡淡的扫了一眼宇文澈:“应该是吓得。”

    说白,便径自离开。

    反正除了医术和徒弟,其他事情没什么可以让他上心的。

    孟漓禾却挑了挑眉,这县令想来是看宇文澈一直不见他,越发紧张导致的吧。

    刚刚可是听说,这人一大早就来了。

    只是,这胆子也忒小了点。

    不过,这个解释倒确实是合理。

    既然这样,孟漓禾也不急了,就让他先休息吧,反正自己还饿着肚子。

    这种一下就错过两顿饭的日子真的需要找地方控诉啊!

    然而,正琢磨着这会已经过了午餐时间,想必不用等太久就可以吃上饱饭的孟漓禾,才从客栈的二楼走下,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忽然间脚步一停,让紧随其后的宇文澈根本来不及刹车,直接便要从后面将她撞上。

    急中生智下,两只手一个张开,直接将她揽在怀里。

    以免让她在自己的撞击下朝楼梯下倒去。

    不得不说,覃大王爷的反应当真是十分机智。

    然而……

    “哇,覃王爷覃王妃果然恩爱啊!”

    “天哪,他们就是京城那对神仙眷侣啊,好感人。”

    “呜呜呜,覃王妃是活菩萨,王爷是守护神,好般配。”

    “……”

    孟漓禾望着集中在客栈门前,那无数的百姓们,以及听着他们那极其低声的耳语,没错就是耳语,因为她如今内力好,完全可以听见。

    总之,简直惊呆。

    这人山人海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恍惚间都让她觉得,仿佛又置身于京城中,这不科学啊!

    很快,见他们下来,为首的一个老者赶紧上前,解答了她心里的疑惑。

    “草民参见覃王,覃王妃。”

    “免礼吧。”宇文澈直接走到孟漓禾的身旁,牵起她的手走下楼梯,全程面不改色,十分淡定。

    孟漓禾老实的被他牵着,只觉,果然还是这家伙是见过大场面的啊,遇到什么都不吃惊,咦,怎么似乎嘴角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笑意?

    总不是又听到这些话,想赏钱了吧!

    忍不住朝着他的手扫了一眼,以后自己要管钱了,男人就是不能有钱,从古至今的真理啊!

    而宇文澈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么一个窃喜,已经被媳妇儿动了剥夺零用钱的心思,简直悲惨。

    那老者恭敬的等他们走到面前,又说道:“草民是这里的村长,此次是应村民们的请求,带着他们,前来为王爷和王妃谢恩的。”

    孟漓禾这会终于了然,想来是官府查封金矿的事已经让这些人们知晓。

    所以,绽开了一抹微笑:“大家不用客气,这里所有人都是殇庆国的子民,为民做主是我们分内之事。”

    孟漓禾的语气温和,让人不由心生温暖,而这丝毫不邀功的谦逊态度,更是让她在村民们的好感值蹭蹭上升。

    村长甚至一时间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几年,因为村子里的事,他不知道期盼过多少次老天开恩,或者有官府帮忙。

    然而,几乎都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如今,终于苦尽甘来,让他们盼到救命之人。

    这等苦盼的心情,恐怕只有他们最懂。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是否分内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人就是拯救他们的救世主。

    而忽然,另一个声音也随之响起:“王爷,王妃,草民惭愧。”

    孟漓禾扭头看去,顿时一愣,因为,竟然是之前那个村子的村长。

    此人之前一直对那个道士十分信任,所以,后面即使他拆穿了道士,此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也一直没有露过面,如今……

    瞧了瞧他的身后,没想到,竟然也带着他的村民们赶来了。

    甚至于,还用红布做的锦旗啊花束啊之类的东西,显然是来送给他们的。

    宇文澈挑挑眉,并没有开口。

    他是皇子,如果有机会,他还有可能坐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届时,没有哪个人敢质疑他。

    但是他身边的这个女人,在殇庆国没有依靠,却的的确确是需要支援的。

    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希望可以给她也创作这种被人拥护的机会。

    而且,她一向温柔,对待这些人比自己有办法,他完全放心。

    而见宇文澈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孟漓禾那七窍玲珑心一转,一下就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所以,对待他的好意,也并不推诿,只是看向村长道:“无妨,你也是希望为百姓们消除灾难,如今,道士伏法,钱财也已追回,想办法带着大家,找到新的地方安居吧,这里并不适合居住了。”

    这村长自是感动不已,原本没有出现是因为终究有不信任的因素存在。

    如今,事实有多冲击,惭愧便有多大。

    说实话,就算被治罪,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虽然他并非恶意,但一直盲目追随道士,害了百姓们的钱,这一点,他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没想到,王妃竟然如此体谅,他……更是……说不出心里到底什么感受。

    而孟漓禾的话,却让已经清醒后闻讯赶来的刘县令一愣:“王妃,您的意思是,这里不能待了?”

    声音从孟漓禾的身后响起,孟漓禾不由皱着眉转过头。

    而刘县令之前因为晕倒,被抬到了二楼客房,如今看到孟漓禾严肃的神情,顿时反应过来,赶紧道:“下官参见覃王,覃王妃。”

    孟漓禾这才知道这人究竟是谁。

    原来,就是那个畏手畏脚,只知道在自己府衙烧香拜佛,却没有管过百姓一天的父母官!

    当即脸色冷了下来,回道:“这里被金矿污染了水源和土地,所有人都必须尽快撤离,寻找安全的地点居住,关于这一点,刘县令,你能安排好么?”

    刘县令一愣,原以为解决了金矿一事便是结束,没想到,更麻烦的还在后面,顿时脸上有很多不情愿。

    但是,眼下是覃王妃开口,就算不愿也不好表现。

    所以,也赶紧回到:“回王妃,下官会回去尽快策划,争取早日为百姓们安排到合适的地方。”

    闻言,孟漓禾与宇文澈的脸色均是一冷。

    这种明显在打的官腔,他们岂能听不出来?

    先这样敷衍他们,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天高皇帝远,接下来的事就不知道会怎样了。

    他这是在认为他们后续不会再关注这里的情况么?

    还以为,全天下的官都和他一样?

    “刘县令,那在你规划好之前,就带着所有百姓们去你府上居住吧。本王相信,贵府那么大,府衙能容纳的下佛像和祠堂,容纳百姓们也不会是问题。”宇文澈冷冷的抛下一句。

    这种人根本不配为官,若不是如今他们还有事要办,还需要他来解决这些事的话,他恨不得当场将他革职。

    刘县令闻言着实吓了一跳。

    不止是因为宇文澈的语气实在太冷,而是因为他说的话,根本就是在表达对他行为的不满。

    虽然是芝麻官,但是好歹也是在官场混迹的,此时终于领会到这个王爷和平时遇到的官员不一样,额头上那好不容易因为没有被问罪而下去的汗,此刻又尽数冒了出来。

    “王爷,下官这就去办,这就去办。”刘县令吓得赶紧跪在地上说着,不过还是犹豫着说道,“但是这么多百姓要搬家,这安置的银两……”

    宇文澈面色冷如冰霜:“此事本王会奏请父皇下发银两,但在此之前,相信刘县令不会连基本的银两都没有吧?那本王倒要怀疑,你这个县到底如何治理的了。”

    “有,有。王爷放心,下官一定安置妥当。”刘县令吓得浑身发抖,原本还有的一点小心思此刻消失殆尽。

    而百姓们立即拍手叫好。

    他们忍这个县令已经许久了,一点都不作为,只知道搜刮钱财。

    如今,终于有人来收他了!

    而孟漓禾也不再看他,这个人,治罪也是早晚的事,玩忽职守,视百姓性命于不顾,本就是为官大罪。

    她相信宇文澈早晚会收拾他,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她此刻更需要安抚这些老百姓,所以看向群众道:“百姓们,我知道这里是大家土生土长的地方,感情深厚,但大家几年来饱受疾病困扰,唯一的办法便是离开此地,按照我们之前配的药,来好好调养。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报侥幸心理,尽快离开这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朝廷一定会让大家安居乐业的。”

    若是其他人,这话的分量当真没那么足。

    但是孟漓禾不同,她是这些日子以来,每天都挨家挨户帮他们治病且分文不取的人,这样毫无私心的人说出来的话,还有什么需要质疑的地方?

    所以,百姓们当即纷纷表示支持,并且再三道谢后才离开。

    而刘县令也终于松了口气道:“那下官也先告退了。”

    然而,却听孟漓禾开口道:“你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