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0章 再次对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屋子里,孟漓禾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方才,宇文澈最终还是决定先不打草惊蛇,而回来之后,便去召集手下吩咐事情去了。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不怎么高兴。

    也是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种明令禁止的事,却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

    而且,还是被所谓的僵尸掩盖的。

    这种被愚弄的感觉,换到谁身上也不好受。

    宇文澈毕竟是皇子,而且照目前的形势来看,登基恐怕是早晚的事。

    所以,他才更不能容忍有这种事发生吧?

    也不知道,他最终的打算是什么。

    孟漓禾一个人胡思乱想着。

    忽然,门吱呀一声响起。

    孟漓禾嗖一下坐起身,眼睛睁得老大:“你回来啦?”

    宇文澈一愣,快步走到床边:“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在等你。”孟漓禾自然的答着。

    然而宇文澈却是心头一软,这样乖的孟漓禾,真是让人心一点都冷不起来。

    所以,坐在床边,将她抱在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笑道:“今天怎么忽然这么乖?”

    孟漓禾一愣,她乖吗?

    不要把她说的好像平时很凶的样子啊!

    不过,还是没有否认什么,只是问道:“都处理好了吗?你打算怎么办?”

    宇文澈淡淡道:“通知当地的官府,直接抓获。”

    孟漓禾一愣:“我还以为你要再调查几日。”

    不然,其实他们完全可以今晚直接抓人的啊!

    然而,宇文澈却摇了摇头,脸色有些不好:“这本就是他们该做的事。”

    孟漓禾顿时了然。

    想来,这覃大王爷是要给当地府衙的人发威了。

    也是,眼皮子底下发生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那如果不是实在不作为,就是串通好了。

    想到此,孟漓禾忽然一惊:“澈,你这样直接找官府,会不会……”

    “不会。”知道孟漓禾所想,宇文澈直接打断道,“我们到达之前那个村子时,我便派人去调查了官府的大人,这大人迷信的很,家里供奉着神明,甚至连府衙里都修了一个硕大的佛像供着,每次还定时诵经念佛,看起来是真受了这传言的影响。”

    “嗯。”孟漓禾点点头,“就是担心他是故意做了样子。”

    宇文澈勾唇一笑:“还是我的王妃聪明。”

    孟漓禾吐吐舌,这个很容易想到哇,你别告诉我你真的完全没想过。

    果然,就听宇文澈继续说道:“所以我又调查了一下他这几年的行动,实事证明,自从有此传言后,他一次都未来过此地,若是串通好,至少会打着查的名义过来几次。”

    “原来是这样。”孟漓禾嘴角勾起,那就应该**不离十了。

    她就知道宇文澈不会缺少这些考虑。

    事实上,自己还在研究大家怎么都生病这会,他就已经开始着手查官府了。

    其实对比于自己查案的能力,或许,他并非不如,而只是习惯让自己表现罢了。

    这个家伙啊。

    “而且,就算退一步讲,他当真串通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他又能有多大本事,何况,我们的人一直盯着他们呢。”宇文澈再次为孟漓禾打消顾虑道。

    啧啧啧,就说他心思缜密嘛!

    其实,现在根本就是势在必得。

    而通知府衙,既能试探官府大人是否狼狈为奸,又不用担心人会跑掉。

    真是算盘算的非常好啊。

    不过,孟漓禾还是一愣:“一个晚上?你是说,你让他明早就赶过来?”

    宇文澈挑挑眉:“你觉得他知道这个消息,还能安静的等到天亮吗?”

    “对哦。”孟漓禾无奈,她怎么都变傻了。

    好像事情没用她管,就懒得动脑了一样。

    说不定,那个官员很快就要连滚带爬的往这边赶了,那既然这样……

    “那我们赶紧睡吧。”孟漓禾往里面挪了挪,示意让宇文澈上来。

    然而,宇文澈却从手中拿出一个药膏式东西晃了晃,接着坏笑道:“先脱裤子。”

    孟漓禾眨眨眼,这招被这家伙用过好多次了。

    不管上药还是检查身体,都会表现的这么色气满满。

    不过,自己才不会再上当呢。

    所以,瞥了一眼他手里的药膏,淡定道:“王爷,你这是从哪找来的道具,你别忘了,我身上可没伤哦。”

    而且都几点了,就不能好好睡个觉吗?

    每天晚上就算不嘿嘿嘿,也要吃点豆腐,再不济都要占点言语上的便宜,这样恶劣可如何是好!

    宇文澈一脸失望:“你这次竟然没想歪。”

    废话……

    孟漓禾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下次换个手段或许还行,不知道人要学会成长吗?

    然后,她就听到宇文澈认真道:“看来下次要用其他方法了。”

    孟漓禾:

    大哥你不要忽然这么努力啊!

    我刚刚也只是在心里随便说说,不要认真,真的!

    看着孟漓禾一脸傻乎乎,宇文澈忍笑着刮刮她的鼻子:“傻瓜,这药是真的,我方才从神医那里要来的,你不是被蚊子咬了么?”

    听到这,孟漓禾心里一暖。

    因为被蚊子咬这件事,她根本没有提起过。

    最多,就是在潜伏的时候,抓了几下而已。

    没想到,宇文澈看起来在一脸严肃的观察着金矿,但却也没有忽略她的动静。

    这种被心上人时刻放在心头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不过,她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感动,否则这个家伙万一又借机发挥,可还好?

    所以,一边脱裤子,一边转换话题道:“你竟然去和师傅要,他没把你赶出来?”

    毕竟,方才快睡着的时候喊他上山。

    这会回来了这么久,想必都睡着了,又被宇文澈吵醒。

    以师傅的脾气……

    “嗯,踢了我一脚。”宇文澈淡定的打开药膏的盖子。

    孟漓禾嘴角抽了抽,这画面感。

    但是,虽然知道以宇文澈的武功,不会被踢的怎么样,但孟漓禾还是有些淡淡的心疼,毕竟是自己的亲相公啊!

    所以,不由朝他身上瞅了瞅:“踢的重吗?”

    “没踢到,我走的快。”宇文澈用手指蹭了蹭药膏,接着朝孟漓禾的腿抹去。

    孟漓禾:

    那不是要把师傅气死。

    又开始有点心疼师傅了。

    大半夜,也是不容易。

    冰凉的触感到达极其敏感的大腿上,孟漓禾忍不住微微动了动。

    不过,不愧是师傅配的药,抹上就能清楚感觉到,方才那瘙痒的感觉消除了许多。

    而且,大概在这环境破坏下还能残活下来的蚊子,都是蚊子中的战斗蚊,哦耶。

    总之,这几个包咬的极其生猛,甚至于方才她自己查看时都微微肿了起来。

    这会抹上后,立即感觉舒服了许多。

    然而,宇文澈的眉头却不由皱了起来。

    终于,在抹完最后一个被蚊子叮的鼓包之后,开口说道:“以后,你还是把避虫珠带在身上吧,我会尽快为你找到另外一颗。”

    孟漓禾提裤子的手一顿,眼眸却深了深。

    宇文澈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其实并不想就这个话题多谈,所以,准备将药膏放下睡觉。

    然而一抬头,就看见孟漓禾手上拽着裤子不动,而那裤子半挂在她的腿上,还隐约露出些雪白的肉……

    这画面……

    说实话,方才他真的一心一意上药,并没有多想的。

    然而,现在……

    不禁嘴角一勾:“我的王妃,你这是在勾引我?”

    孟漓禾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什么动作。

    赶紧三下五除二,把裤子提好,剜了宇文澈一眼。

    真是前一秒话语还那么僵硬,下一秒就又开始耍流氓。

    这切换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啊!

    宇文澈表情无辜,他明明是被害者……

    只不过,在他还要开口再开玩笑之前,孟漓禾却忽然说道:“不用了,是时候还给他了。”

    宇文澈的脸色顿时一沉:“你要见他?”

    深吸一口气,孟漓禾抬头道:“你也怀疑这件事是他主使了对不对?”

    如若不是因为这件事大概是凤夜辰所做。

    想来,宇文澈方才也不会那样生气。

    宇文澈脸色越发冰冷:“方才那人带领人行动后,我派人去搜了他的宅子,方才属下将账本拿了出来,里面清楚的记着金子流往辰风国的数目。”

    孟漓禾一愣,原来不是怀疑,是已经确定了。

    虽然这个并不能作为凤夜辰的证据,因为,这完全可以说,是殇庆国自己的人,将金子倒卖出去。

    但是,任谁都清楚,这种又涉及到宫廷太医,又如此周密的计划。

    如果没有人在一手操纵,那基本上不可能的。

    那么这个人,大概非凤夜辰莫属了。

    而宇文澈既然这样问……

    “凤夜辰会来是不是?”

    宇文澈有些无奈,这个女人真的是太聪明了,一句话就能看穿一切。

    不过,她既然问起,他也不打算隐瞒。

    干脆直接说道:“不错,里面有关于他们的来往书信,从我们破解道士开始,凤夜辰就知道了消息,如今应该正在赶来的路上。”

    孟漓禾眯了眯眼,所以,宇文澈这么急的将官府调来,也有这个因素在吧。

    想要让他来不及解决这一切。

    毕竟,他是别国皇帝,即使掌握了证据,也不可能治罪于他,若想对立挑明,那就是直接的战争。

    只是,这是他们两国的事,对于这个人,孟漓禾还有自己的立场。

    所以,还是说道:“澈,我想见他一面。”

    话音一落,宇文澈的脸色立即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