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9章 惊人发现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微微蹙眉,为什么他觉得孟漓禾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呢?

    然后,他就听到孟漓禾笑嘻嘻的开口:“我真的想怎样都可以?”

    宇文澈没有及时回答,因为这个女人他最了解,这个表情,明显就是在想什么坏点子。

    只不过,他一时却也想不到,孟漓禾能在这件事上想出什么。

    莫名,还有点小小的期待呢。

    所以,唇角上扬,点头道:“对,你想怎样我都配合。”

    孟漓禾终于得逞的笑道:“那王爷,你也去换个女装吧。”

    宇文澈顿时一怔。

    他真是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想出这么奇葩的要求。

    然而,他又不是胥。

    先不说他的个子比胥高了不止一点,就是体型也根本不是胥那种纤瘦型。

    让他扮女装,连他自己恐怕都要吓死。

    他这个媳妇儿,根本就是想借着这机会故意整他。

    所以,眼珠一转,点头道:“也可以。”

    孟漓禾顿时一惊!

    真的吗?

    确定她没有幻听?

    宇文澈竟然会答应?

    这绝对是她打死都想不到的事。

    她最多以为,宇文澈会就此抵赖,那自己以后也有理由抵赖了。

    毕竟,某人抵赖在先啊!

    孟漓禾的小算盘打的可谓是叮当响,然而,谁能想到他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所以,她惊疑不定的询问道:“真的?”

    “真的。既然你有这个嗜好,喜欢我穿着女装和你共度良宵,我也没什么意见。”宇文澈说着直接站起身,作势就要去换装。

    孟漓禾却是一愣,赶紧叫住宇文澈:“等等!你说穿上女装什么?!”

    宇文澈闻言脚步一停,转回头看向孟漓禾,嘴角扬起一副坏笑,一字一顿的说出四个字:“共度良宵。”

    孟漓禾顿时石化。

    这家伙的意思是,穿着女装和自己探讨生命中的大和谐?

    疯了吧!谁有这种烂嗜好啊!

    女装play可不是这么玩的。

    搞不好会给她玩出心理影响好吗?

    赶紧说道:“我只是让你穿女装,并没有说要怎么样啊!”

    “那我的王妃,你让我穿女装的意义何在呢?”宇文澈佯装不解。

    孟漓禾都快崩溃了,支吾道:“我只是……只是想看看啊!”

    “看我穿女装,就可以奖励你?”宇文澈更加疑惑,忽然装出一副受伤的样子道,“难道你只是想看我出丑,从而取笑我?”

    孟漓禾:“我……”

    不要上升到这种高度啊!

    “可是你知道,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哪怕,我自己出丑也无妨。”宇文澈忽然深情满满。

    孟漓禾顿时耷拉下脑袋,败了。

    论腹黑和厚脸皮,她的道行还是比宇文澈差的远啊!

    所以不用怀疑,这个晚上,腹黑的大灰狼又把纯洁的小白兔吃干抹净,连点渣都不剩。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不过,令人欢喜的是,仅在第二日的晚上,下属就已经过来汇报,那监视的人有动静。

    孟漓禾眼前一亮,立即自发穿上夜行衣。

    自从那晚的行动之后,覃大王妃穿夜行衣已经很是熟练,并且,似乎已经爱上这种夜晚的活动。

    因为那感觉十分像在现代之时,夜晚监视人,之后进行突击。

    很是值得怀念啊。

    只有已经躺在床上,准备搂着媳妇睡觉的覃大王爷十分怨念。

    行动什么的,非要晚上进行吗?

    白天也一样啊!

    所以说,谈了恋爱的男人,就是这么缺乏理智。

    管你之前是什么冷情还是冰山,在爱情面前,都得老实投降。

    不过无论怎么说,最后几个人还是一同随着前来报信的属下前往。

    他们到底要看看,这些人究竟是藏着多大的秘密。

    只是,才走出没多远,孟漓禾便不由愣住,因为这个方向,不正是去往雪龙山吗?

    很好,那说不定,今晚,会有大收获。

    跟随着属下,孟漓禾等人一路来到雪龙山上。

    忽然,当行至后山半山腰的一处之时,属下脚步一停,对着宇文澈摆了个手势。

    几个人随之停了下来。

    远远的,便看见半山腰处隐隐有着光亮。

    而仔细看去,又有许多人走来走去。

    因为山中难免有屏障阻挡,且有些距离,所以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但是,看起来,这些人倒是十分有序,若不是此时是在半山腰,孟漓禾简直以为这些人是在劳作。

    忽然,一声巨大的流水声传来,接着,便是什么东西剧烈撞击的声音。

    孟漓禾不由一愣,那个地方的确有一条山泉,也应该就是下游赖以生存的水源地。

    只是,这水声却并不似方才那潺潺之声,而且,再加上其他声音来看,难不成,还真的是在干活?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距离方才那些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类似于轮子之类的东西。

    而似乎就是这个东西在转动,从而引起的水声和撞击声同时发出。

    可是,虽然她不是古代人,但也知道,这玩意不是水车那么简单。

    因为,那轮子上面装着好多板子,转轴上也装有一些,只不过是彼此错开,看起来好像是用来拨动那个上面的杆子,以让它来运转的。

    不过,孟漓禾一个学医的出身,对待这种东西实在不在行,看不太出它的原理,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做什么,只能这样静静的看下去。

    然而,身旁,宇文澈的脸色却冷了下去。

    只不过同她一样,也没有出声,依然看了下去。

    只见很快,那轮子停下,那些人似乎从里面搬出些东西,开始用另外的清水洗着,看那样子,倒像是在淘米。

    孟漓禾略囧囧有神,不要告诉她,大半夜过来就是来淘米的。

    那她一定会疯。

    而之后,只见那些人真的拿出了米饭!竟然和方才洗完的东西滚在了一起,作成了一个个团子!

    孟漓禾脸部僵硬,嘴角抽搐。

    差点就崩溃。

    你们这是耍我耍我呢还是耍我呢!

    所以,实在不想看下去,推了推身旁的宇文澈,小声说:“我们回去吧。”

    这种时候,山间到处都是蚊子。

    她已经被咬了好几个包了。

    没办法,那个凤夜辰给的避虫珠因为某王爷每每为她脱衣服的时候都脸色不愉,她只好识相的后来主动摘了。

    虽然,她觉得虽然是凤夜辰的东西,但着实有点用,也没必要和宝贝过不去。

    但是宇文澈显然不这么认为。

    所以结论就是,这种荒郊野外,她真的不想被蚊子吃下去啊!

    然而,宇文澈却一把抓住她,制止她欲悄然起身的行动,轻声道:“等下。”

    孟漓禾不由愣住,双眼疑惑的看向他。

    却只见他脸色是很久没有的冷意,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

    神情也不由严肃起来,因为不是有什么大事,宇文澈不会是这种表情。

    所以还是问道:“怎么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里,是个金矿。”宇文澈淡淡的说出口,却似在孟漓禾心里丢下一个炸弹。

    金矿?!

    那他们现在莫不是在炼金?

    孟漓禾仔细的回想着她那快要还给化学老师的化学知识。

    依稀间记得,古代炼金的话,好像的确有几个步骤。

    第一是用水碓将矿石研磨成粉,之后,将粉中不含矿的部分淘洗掉,留下含金子相对较多的粉末,接着是……

    哦对,接着是裹上米饭,与木炭分层成堆,因为这样去除硫化物的硫。

    她记得,当初她看到书上这样讲时,的确还说好像做饭团,因为这几个步骤实在太像了。

    没想到,真的让她穿越到古代,亲眼看到之后,竟然还是同样的感觉。

    只是,那接下来就应该是……

    想到此,孟漓禾的面色也不由凝重起来。

    而这段时间,一直缠绕在她心里的疑惑,在这一刻,也完全想清楚了。

    因为,如果她记得没错,接下来的步骤,应该是将方才的矿团与铅混合在一起,这样便可以发生化学置换,最后形成含金银的铅块。

    然后再把这铅块放在草木灰上熔炼,以去除铅块的铅,最后吹去草灰,金子便炼成了。

    而这一切,都有一个让她不容忽视的东西——铅。

    如果当真是在炼金,那铅这种重金属,到底是如何处理的,便是很重要了。

    而如今他们直接在这旁边的山泉中拿来清洗,那不就是相当于,将这些重金属都混入了水源中?

    难怪这下游的老百姓会普遍得肾病,以及一些神经性的疾病,而且这庄稼,树木都枯萎。

    原来,都是这重金属惹的祸。

    所以的一切,根本就是重金属中毒!

    而仿佛为了印证她的想法,很快,那混合铅并冶炼的步骤便操作了起来。

    事已至此,孟漓禾再也不用怀疑,他们的确就是在炼金没错!

    宇文澈脸色也欲发冰冷,因为,殇庆国有明确律法,任何人不得私自采矿。

    如果发现矿,必须上报朝廷统一开采。

    为了国家宝藏,也为了安全。

    没想到,这里的金矿,竟然藏了几年之久!

    那这提炼出来的金子,一定数目不小,而到底去向了何处?又用于了什么目的?

    这当真,是一件不可忽视的大事。

    这一点,孟漓禾也随之很快想到。

    不过,想到宇文澈毕竟是王爷,这件事情,想来还是要他拿主意,所以,孟漓禾主动问道:“澈,现在我们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