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8章 王爷要奖励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宇文澈的询问,夜立即上前说道:“王爷,方才那户人家提供的地址,有些凑巧。”

    “怎么说?”宇文澈示意他说下去。

    “那个巷子,就是我和胥那夜跟踪那人后,被发现的地点。”夜解释道。

    孟漓禾在旁边听的一愣:“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有武功之人?"

    “没错。”夜点点头。

    闻言,孟漓禾同宇文澈均面色凝重了起来。

    会武功的可疑人,同一条巷子,药馆的大夫。

    这几个线索凑到一起,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凑巧。

    看来,这个人说不定当真是他们要找的人。

    只是,在这之前,还是需要去确认一下。

    而既然知道这些信息,今晚的行动,就要更加小心起来。

    不过这种事,孟漓禾自然是不肯独自留在客栈的,所以,想到有这么多人保护,宇文澈倒也同意她一同前往。

    巷子很深,而且十分的偏僻。

    几个人到达之时,才深切的体会到,之前那老妇人的外甥,到底为何说是机缘巧合遇到了。

    因为这里,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地方。

    看着这小的不能再小的药馆,孟漓禾都忍不住吐槽,把药馆开在这里,真的会有人光顾?

    不过,如果是这里的主人在刻意不引起注意,倒是一切都说得通了。

    而药馆虽小,不过后面还是有院落和房屋的。

    大概,是因为主人在里面居住。

    看着屋子里漆黑一片。

    几个人悄悄潜入院子。

    然而,除了孟漓禾和神医,其余两人一走进便放松了下来。

    “不用隐藏气息了,屋子里没人。”宇文澈开口对孟漓禾说道。

    没人?孟漓禾有些惊讶。

    这个时间,竟然不在屋子里睡觉,也太可疑了吧?

    不过既然这样,那要搜查东西却是更加方便了。

    所以,几个人不再耽误时间,直接走进那药房检查了起来。

    药物摆放在固定的格子里,整齐而有序。

    品种也符合小地方的样子,因为,并没有什么特别珍稀的药。

    不过,那些治疗肾脏疾病的药,却是一应俱全。

    “哼!这么个小地方,还以为是御药房呢!”忽然,神医在一旁嘟囔道。

    孟漓禾听到“御药房”三子,不由扭过头:“师傅,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大夫大概把自己当太医了。”神医解释道,并且指着这些药格子说道,“你看这些摆放,根本就是按照皇宫里的要求来着,民间才不会这样按照药品名字统一摆放。”

    孟漓禾眼中不由一亮。

    她并不了解古代皇宫内,御药房有何要求。

    而师傅从医这么多年,想来知道的很清楚。

    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和之前的猜测差不多,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制造假獠牙的人。

    “我倒是觉得,这个人大概真的是太医。”一直在院子里查找的苏子宸,走进屋说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孟漓禾赶紧看过去,眼中更是一喜:“檀香!”

    苏子宸笑了笑:“不错,院子里还有许多,甚至,还有已经做好的獠牙。”

    孟漓禾终于笑开了颜,既然表哥已经找到并且确认,那她也懒得亲自过去看了。

    而这些证据,也已经再明显不过。

    “有人来了。”忽然,一直密切关注着动静的宇文澈低声开口。

    孟漓禾不由仔细一听。

    果然,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响起。

    只不过,距离他们应该还尚有些距离。

    如果不是武功十分好,几乎感觉不到。

    所以,与四个人对视后,立即将东西放回原位,撤了出去隐藏了起来。

    为了担心被察觉,还是刻意的隐了气息。

    只见此人低着头,快步在巷子里走着。

    头不住的四处张望,的确就像夜和胥形容的那样,鬼鬼祟祟。

    只是,考虑再三,大家最后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进了院子,并没有任何行动。

    因为,这个时间回来,想来是去见什么人了。

    而夜和胥也说过,上次便是从一个宅子出来。

    那,就干脆放长线钓大鱼。

    不然,虽然他们有催眠术,可以问出许多话,但如果这个人也并非知道全部,那下一次再想找线索就难了。

    不如,就等着大鱼出现。

    所以,几个人还是回了客栈,不过却也派了人,去分别监视他,以及他曾经出现的那处宅子。

    接下来,就静等就好了。

    脱掉夜行衣,仿佛也卸掉了很多包袱。

    而走之前,他们已经沐浴过,所以这会只是简单清洗之后的孟漓禾终于舒了口气,总算离真相又近了一步啦。

    而看着她一晚上的紧张情绪终于有所缓解,宇文澈嘴角一勾:“很高兴?”

    “对啊!”孟漓禾一边点头,一边将自己舒服的扔回那被她铺的无比松软的床上,享受的说,“今晚可是大收获啊!”

    没办法,某些人太不懂得收敛。

    古代这种硬板床实在太受罪。

    所以,她现在是到了哪都记得多要几床被子。

    保护不了节操,保护保护自己的小腰还是可以的啊!

    宇文澈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她,随后也换好衣服倒在她的身旁。

    说实话,睡了二十几年木床的他,一开始还真不适应这软软的感觉。

    不过,膝盖少受了许多苦倒是真的。

    真是不忍直视。

    而更不忍直视的是,宇文澈挑了挑眉:“我的王妃,说好的奖励呢?”

    “奖励?”孟漓禾说完就反应过来,然而装的一头雾水,“奖励谁?我有答应什么奖励吗?”

    宇文澈就这样看着她装傻,气的有点想磨牙。

    媳妇儿有点坏,还想抵赖。

    不过,他也不介意提醒她:“我的王妃,你真的不记得,之前在客栈时,对我说的什么奖励都可以了?”

    “不记得。”孟漓禾干脆闭上眼睛装死,然后还特别显得一脸平静的闭着眼说,“哎呀好困,少侠我们睡吧。”

    “噗。”宇文澈直接没忍住笑出声,怎么办,他本来真的只是想逗逗她的,可是现在看到她这么可爱的样子,感觉自己又招架不住了。

    所以,他故意凑近一下,卑鄙的恐吓道:“我的王妃,你知不知道,抵赖也是要受惩罚的。”

    孟漓禾顿时睁开眼,一双大眼睛小鹿一般的看着他:“那壮士,坦白从宽吗?”

    宇文澈简直笑的不能自己。

    怎么就能萌成这样。

    真的要让他把所有没有过的笑都补回来了。

    强忍住笑点点头:“看你表现。”

    孟漓禾看了看天色,最后终于像蚊子一般的哼道:“只许一次。”

    宇文澈的眼眸瞬间变得幽深。

    因为他方才还是打算放过她的,毕竟天色已晚。

    只要她把这账记到以后就好了,然而,既然她这么主动。

    自己哪有不吃的道理?

    所以,二话不说,直接翻身而上。

    妥妥把这从宽的誓言进行到底。

    不过,到底还是体谅自己媳妇这一天的奔波,以及这实在太晚的时刻,覃大王爷当真是严格遵从媳妇所说,只进行了一次。

    虽然,屋子里的声音消了以后,公鸡都开始打鸣了。

    而屋内的人却不管太阳公公是不是起床,反正他们是天王老子过来也不管了。

    真是有脾气,任性。

    反正,他们接下来的事,就是等着大鱼出现。

    白天,按照那些村民们所托,一家一家的在看着病,晚上,和王爷腻歪。

    小日子,当真是过的有声有色。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根本就是在一边悬壶济世,一边悠闲度假。

    而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太有欺骗性,那大鱼终于觉得风平浪静,开始浮出水面了。

    所以,晚上在客栈里,听着宇文澈带来的消息,孟漓禾眼中一喜:“你说那宅子的主人出现了?”

    因为自那日后,宅子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所以这就是个重大突破。

    “不错。”宇文澈点头,“而且据说,他还召集了许多人,只是因为不能靠近,并不知道说了什么。我让他们继续盯着,有消息立即再汇报。”

    “太好了。”孟漓禾直接一跃而起,“终于要有大行动了!”

    “所以,是不是有奖励?”宇文澈嘴唇一勾。

    孟漓禾的脸立刻僵硬,现在听到这两个字就条件反射好吗?

    王爷你能不能不要整天满脑子都是这种事啊!

    请回到你当初那副冷情的性子!让她消停几天!

    哪怕是间歇性冷情也好啊!

    所以,十分不给面子道:“王爷,你可别忘了,我是在给你的亲爹寻药。”

    宇文澈的笑意顿时一敛,的确。

    孟漓禾在心里“耶耶耶”,和她斗?

    然后,她就听到宇文澈说了一句:“既然这样,是该我奖励你吧。”

    孟漓禾立刻警铃大作:“怎么……奖励?”

    宇文澈假装有些困惑的想着,接着,才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道:“那我今晚,就随便你怎么样吧。”

    孟漓禾:

    滚啊啊啊啊啊!

    我才不要把你这样那样怎么样啊!

    你想太多了啊!

    而且,这真的是对我的奖励?

    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然而,脸红到爆炸,几欲崩溃的孟漓禾,看着势在必得,满脸邪笑的宇文澈,脑子却忽然灵光一闪。

    接着,一丝坏笑浮出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