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6章 王爷太腹黑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宇文澈淡定的挑挑眉:“当然是说真的,为了怕你积食,只好一会儿勉为其难的陪你做做运动,消耗一下了。”

    孟漓禾不禁鄙视的看着他。

    勉为其难?做做运动?

    别以为我看不到你那上扬的嘴角好吗?

    之前说练功,这次说为我消食。

    要不要这么含蓄啊帅哥!

    心好累。

    总之,不管怎么样,这句话的效果可谓神效,孟漓禾当真不再继续躺下去了。

    因为她丝毫不怀疑,宇文澈会说到做到啊!

    在这件事上,他可当真是没有含糊过!

    不过宇文澈到底没有狠心让她坚持太久,拉着她稍微站了片刻,觉得时间差不多,便吩咐人送上热水供她沐浴。

    而且,一改之前的态度,并没有再逗她,而是各自沐浴后,先后躺在了床上。

    只是一上床,宇文澈便说道:“小雨,转过身。”

    “嗯?”孟漓禾有些不明所以,她明明在面对着宇文澈呀,难道是让她背对他么?

    “我是说,让你趴在床上。”宇文澈耐心解释着。

    孟漓禾的脸上一僵,看着已经坐起的宇文澈惊道:“宇文澈你不是吧!我今天可没有力气……”

    “给你揉揉背。”宇文澈径直将她打断,甚至一脸严肃道,“你看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孟漓禾:

    能不能不要黑白颠倒啊?

    然而,懒得同他争辩,覃大王爷主动为她服务,她自然来者不拒。

    所以,只是丢给他一个爱的白眼,便干脆转过身,老实的趴在床上。

    希望这家伙真的是揉背,否则,她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啊!

    虽然每次都没什么卵用。

    只不过,这一次,她可当真是错怪宇文澈了。

    宇文澈是真的担心她累了一天,睡一宿之后第二天更加浑身酸痛,所以慢慢帮她从肩揉到背,再从背揉到腰,甚至连四肢都揉了一遍。

    那当真是要多放松有多放松。

    几乎让她松弛的昏昏欲睡。

    半晌,宇文澈的声音温柔的在耳边响起。

    “睡吧。”

    接着,一个温暖的怀抱便将她全部圈住,温暖而安心。

    昏昏沉沉中,孟漓禾便当真这样睡了过去。

    没有激情,只有温情。

    却是出乎意料的温馨。

    宇文澈甚至觉得,哪怕只是这样抱着她,一世安好,便已足够。

    一夜安稳,清晨总是很快到来。

    昨晚离去的百姓们也随之而来。

    不用怀疑,又是疲惫的一天。

    不过,作为大夫,看到这么多的病人可以在他们的治疗下,慢慢恢复起来,也是极大的成就。

    而村子里的人虽然大多数患病,但因为人数并不算很多,加上有他们三个人这样每日不间断的诊治,不出三日,便也悉数会诊完毕。

    看着队伍中最后一个人也离开,孟漓禾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而,闲下来的她却并没有完全放下心,反而因为有时间思考而更加担心。

    因为三日已过,夜和胥却依然没有回来,难不成,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只是,尚未等她想出下一步的计划,却听到身边有人忽然喊道:“姑娘,我有个事求你。”

    孟漓禾抬头看去,只见眼前站着的,竟然是那个第一日晚上,他们问路时遇到的那个老妇人。

    知道她身体不好,所以赶紧站起身,将她扶到一旁坐下,才问道:“大娘,什么事?”

    老妇人似乎很是犹豫,抬起头看看她又低下头,仿佛有些无措。

    孟漓禾温和一笑:“大娘,你但说无妨,我会量力而行的。”

    “好吧。”老妇人终于似下定了决心一样,试探着开口道,“你说,那个僵尸的事,是假的对不对?”

    孟漓禾点点头,很肯定的说:“对啊,那是假的。”

    而且自那日之后,那个村子并没有新的僵尸出来,那更加说明僵尸这件事是有人故意弄出来的。

    而且想来,里面的人已经知道道士被拆穿一事。

    这一点她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毕竟,两个村子离这么近,难免有点眼线什么的。

    就说现在,她估计都有人在盯着她也说不定。

    “那……如果是这样,那即使进入那个村庄,也不会变成僵尸吧。”老妇人再次问道。

    孟漓禾一顿,的确,进去并不会变成僵尸。

    只是,会不会有危险就不知道了。

    就像夜和胥,就是她现在最担心的。

    然而,那老妇人却忽然跪在地上:“姑娘,我还有个外甥一家在隔壁村子,自从出了僵尸的事情之后就没见过,如今不知是否同我们一样生病,甚至生死未卜,我家只剩我们一老一小无能为力,你们武功高强又会医术,能不能救救他们。”

    孟漓禾顿时一愣,赶紧上前扶起老妇人:“大娘,你先起来说话。”

    老妇人却坚持跪在地上:“姑娘,我的病不知道还能撑到多久,我那个外甥如果还活着,就是我小孙子唯一的指望。”

    “大娘,你先起来。我会尽力帮你。”孟漓禾皱起眉,地上本就凉,对于肾脏不好的人来说尤其不好。

    老妇人闻言立即开心的站起身:“姑娘,我知道这事有些危险,但是……”

    “没关系。我答应你。”孟漓禾此时忽然豁然开朗。

    在方才,她还在思考,如果贸然进那个村子,会不会更加被人怀疑。

    毕竟,他们不能讲出过去的真实理由。

    一是不能暴露身份,二是,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上雪龙山,如果讲出来,大概会更被防备,或者说更有危险。

    但是如今,她却有了正常的理由。

    而如果现在当真暗处有人盯着她的话,只要她答应,那么她便有正常理由了。

    这样,或许那些人误以为她只是受人所托,对她的警惕性会低很多。

    这倒是无形中帮了她,所以,她干脆直接应了下来。

    老妇人简直欣喜若狂,拼命着说了好久“你真的是活菩萨,真的是好人。”这种话,直到孟漓禾让她给出地址以及外甥家的具体情况,才算是将她安抚了下来。

    而大概因为客栈本就在闹市中,这件事总归有目睹之人,所以在孟漓禾还在与几个人商议对策时,这个消息便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到了本村老百姓的耳中。

    而孟漓禾也终于意识到,古代这交通不便利,网络不发达,哦不,是没有网络的情况下,这邻村之间联姻的到底有多少。

    几乎,没过多久,百姓们便纷纷随后前来求助。

    孟漓禾无语又好笑的应着这些人。

    得,这下不管有没有人盯着她,都会知道这个消息了。

    也不错。

    不过,想到可能会遇到的危险,看着这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孟漓禾还是打消了一批打算随他们一同前去的人们的念头。

    只说是他们刚开始吃药,需要多加休养,不宜奔波。

    毕竟,除了安全,他们单独行动还是方便的多。

    而既然如此,第二日,孟漓禾等人便直接告别百姓们,并且在他们的期待下,前往山脚下的村庄。

    因为离的当真不怎么远,所以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便已到达。

    只是,出乎她的意料,这个村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恐怖。

    白日里,这里的村民们和之前那个村庄的村民们并没有什么两样,也是该劳作劳作,而店铺也是该营业的都在营业。

    如果不是知道那个传言,孟漓禾等人几乎不会注意到有什么异样。

    而仔细看的话,这些村民们的脸色,也是一样的暗沉,有部分人也带着些浮肿。

    想来,也和那个村庄的村民们的病症都差不多。

    不过既然这样,孟漓禾倒是松了口气,或许夜和胥并不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果然,待他们才找到一家客栈安顿好,夜和胥便紧接着出现。

    孟漓禾简直放下心的同时,又有些气恼,忍不住还是发火道:“你们怎么这么多天都没有一点消息?”

    夜面色一僵,抢在胥前面开口:“王妃恕罪,是属下还没有查到有用的消息。”

    孟漓禾更加生气:“谁问你们这个了,本王妃是说,你们三天没有一点消息,还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好歹也要记得报个平安吧!”

    夜顿时一愣,眼眸微微闪了闪,原来王妃并不是责怪他们办事不利,而是在担心他们。

    而胥此时已经感动的有些把持不住,差一点就没“哇”的一声哭出来:“是属下们不好,害王爷和王妃担心了。”

    “算了算了,没事就好。”眼瞅着胥一脸委屈,孟漓禾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要待会真的被他说哭了。

    说着,带着谴责的目光看向夜,他明明记得胥以前没这么脆弱的啊,所以说到底是经历了啥,宠也不是这样宠的喂!

    然而,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说好的女装呢?

    为何没有穿来见她!

    白白期待了一场。

    然而,她是王妃,这样隐秘的心思怎能说?好心塞。

    然后,就听到身旁,宇文澈忽然开口道:“你们三天都没有查到任何消息,是不是因为胥的女装扮相有问题,打草惊蛇了?”

    胥顿时惊讶的抬头:“不是啊王爷,夜都说很像啊!”

    “是么?”宇文澈面色沉静,却紧接着说了一句,让孟漓禾差点喷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