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5章 女装很期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均炯炯有神的望着胥,看看他到底支吾半天,要说出什么大实话。

    毕竟,脸都红爆了。

    我们一点都不期待啊!

    而胥也终于下了狠心一般开口:“大不了我扮女装,一样可以假装亲密啊!”

    我的天……我去……我了个大槽……

    不管大家怎么想,反正孟漓禾心里,已经有无数个窜天猴在乱窜,并且还在炸出许多烟花。

    哈哈哈,她真的没有特别期待看一看胥的女装啊!

    长的这么白嫩清秀,就算换成女装,也肯定是妥妥的美人啊!

    欧阳振和诗韵终于不再说话,毕竟兄弟都这么拼了,那也有必要妥协一回。

    夜更是摸摸鼻子,努力不表现出特别的情绪。

    毕竟,王妃那嘴角都咧上天了,他就淡定点吧。

    反正最后看到的人是他,哈哈哈!

    真是腹黑的不忍直视。

    而艋更是偷偷的朝身旁,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并且似乎也不准备有什么反应的苍看了一眼。

    罢了,反正他俩的武功是排在这些人之后的。

    而且他俩也完全没有任何优势,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

    苍继续淡定闭着眼,他的确不想去啊。

    武功抛开不说,他要是去一定是和艋搭档,那简直是折磨。

    毕竟,谁愿意月黑风高之时,忽然听到身边朗诵诗歌。

    要是好诗也就算了,哪怕付几两银子他也无所谓。

    但是别人吟诗要钱,他吟诗要命啊!

    没有人再开口,孟漓禾终于努力将扬起的嘴角收回,一脸认可的点点头:“好吧,既然如此,就胥和夜前去了,记得小心一点,有情况立即发信号。”

    胥终于松了口气:“是。”

    也是不容易啊。

    夜也表面面瘫,心里荡漾的回道:“属下知道了。”

    孟漓禾挑挑眉,装的还挺像,又是一个和他的主子一样一样的腹黑鬼。

    不管怎么样,第一步计划就算完美成功了。

    待孟漓禾等人回到客栈之时,已经有不少的百姓们在此等候着看病。

    看到他们到来,简直下意识就要下跪。

    毕竟是观音菩萨啊!

    简直想问一下,我们跪的姿势是否标准。

    而店小二也是在这段时间才听说孟漓禾的壮举。

    天哪,原来他竟然之前和菩萨搭上过话,还亲自伺候过菩萨。

    哦!感觉要晕厥,神啊救命!

    总之,孟漓禾几人就是在这万众瞩目中,走进客栈。

    不过她倒是很淡定,反正,在京城早就经历过了。

    那些脑残粉们比他们还要热情,所以自己后来出门,经常都要带着面纱。

    百姓们却因此更加坚信了。

    神就是这样啊,世间一切皆为空,乃是大悟。

    而孟漓禾才不觉得空不空的,反倒是看着这人满为患的客栈,看向店小二道:“小二,可否问问你的老板,我们想在此为百姓们坐诊,是否可以?我们借用场地,可以付给你们银子,你们算算多少合适。”

    毕竟,这家店是客栈和酒楼一起的。

    除了上面作为客栈用,白天也是开门做酒楼生意的。

    救人的确重要,但人家也是做生意之人,若是耽误了做生意,也实属不好。

    不过,店小二却赶紧回答:“老板在外地,这个店我负责,不收银子,你们尽情使用,而且,我们可以无偿提供包子!”

    毕竟,能让菩萨在此地治病救人,那这里简直就是蓬荜生辉,佛光万丈,还要什么银子。

    至于包子,就当他跟着菩萨做一次善事好了。

    “好!”人群中,顿时爆发激烈的掌声。

    孟漓禾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竟然有此爱心,倒是不容易。

    所以,也没再多言,而是对着百姓们道:“需要看病的请排成三队吧,这里除了我,另外两人都是神医。大家可以自行选择。”

    话音一落,众人均惊诧无比。

    他们就说这两个人不一般呢,原来也是神。

    所以,一时间队伍倒没有明显的长短偏差,几乎就是自然成三条。

    而三个人也依次为大家诊治了起来。

    只不过,他们一行四人,总有好奇者忍不住询问。

    “那菩萨,你身边的这个人是……”

    孟漓禾挑挑眉,看向陪在他身边的宇文澈,笑了笑:“守护神。”

    “哦!”那人恍然大悟。

    虽然,并没有听说过天界有过这种神仙,但是,但凡不懂的都很厉害这个真理并不会变啊!

    所以,果断换上十分崇敬的目光,甚至还鞠了鞠躬。

    宇文澈那已经张开的唇便随后闭上,忍不住抿了抿唇角。

    方才他差一点就主动回答“相公。”

    他才不在意百姓们将孟漓禾视为谁,但他在意,百姓们知道自己是他的谁。

    所以,下意识便想要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宣布主权。

    只是,守护神?

    他很意外,却也很惊喜。

    也好,就让自己做她一个人的守护神,生生世世守护在她的身边吧。

    一直到天黑,来看病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孟漓禾忍不住一只手写着药方,一只手捏着额头。

    宇文澈不由皱了皱眉,看了看天色,还是道:“各位尚未轮到的话,请先回吧。天色已晚,明日还可以再来。”

    百姓们闻言,自是有许多遗憾。

    但想到这三人在此劳累了几个时辰,也有些于心不忍。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菩萨需不需要休息。

    但是他们知道,无论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菩萨,在他们心里也已经是了。

    因为除了菩萨,真的想不到谁,不仅无偿给他们看病,甚至每个人走之时,都领到了银子。

    他们这个村庄,倒霉了几年,终于是苍天有眼了吧!

    所以没有吵闹,众人们纷纷离去。

    孟漓禾这会才终于感觉到腰酸背痛,而且最主要是,她好饿!

    所以,她立刻吩咐店小二做了好吃的上来,明天还要辛苦,她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胃啊!

    然而,还没吃上多久,却听到许多脚步声。

    孟漓禾的筷子不由一放,心里忍不住紧张起来。

    这个时候,会是谁?

    然而,还未等她站起身探望,出现在客栈的人们已经令她吃了一惊。

    宇文澈也随之一笑。

    他之所以未动,就是听出这脚步声,猜到大概是谁,知道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然而,明白过来的孟漓禾还是有些惊呆。

    因为眼前,许许多多的百姓,拿着自家的特产,饭菜,礼物等一些东西站在她们的面前。

    纷纷说着“菩萨,这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吧。”

    “神仙,这个很好吃,一定要吃!”

    “这个是我最喜欢吃的,你不要嫌弃……”

    “小二,记得把这个给神仙们做了吃!”

    一时间,不大的客栈里竟然堆满了许许多多的东西。

    有朴素的饭菜,有简单的饰品,甚至还有小孩的玩具。

    更甚者活鸡活鸭野兔飞鸟都摆了一地。

    孟漓禾的眼眶不由有些湿润。

    这些东西虽然并不能算昂贵,但却是宝贵至极,因为他们用的是心。

    这些人虽然没什么钱财,却在尽自己的能力来回报她。

    这是比任何东西都珍贵的情感。

    这一幕,神医和苏子宸自不用说,就连一旁的宇文澈都不由有些动容。

    这个女人,当真是带她领会了这世间所有的情感。

    让他知道,曾经他最不屑一顾,最认为百无一用的深情,是多么伟大的力量。

    这个女人,为他救母亲,如今又翻山越岭,为他救父亲。

    让他领略这世间最珍贵的一切。

    也成为他心头,最珍贵的宝物。

    百姓们并未过多逗留,送了东西便纷纷而去。

    想来,是怕打扰她们的休息。

    孟漓禾除了下意识而出的“谢谢”,甚至来不及说更多。

    只不过,却当真是欣慰至极。

    人心,总是这个世界上最清明的东西,他们最清楚谁是对他们好的。

    所以,接下来的饭菜,更是变得无比丰盛。

    暗卫们也跟着享了福。

    孟漓禾又将食材让店小二收入后厨,才从衣袖里掏出一个银元宝,放在桌子上。

    收拾桌子的店小二顿时一愣:“客官,您这是……”

    孟漓禾笑了笑:“这顿饭的银子啊。”

    “可是这也太多了,而且您还给了那么多食材。”店小二拿着那银子皱着眉,这银元宝足够他们一个月的伙食费的。

    然而,孟漓禾却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了一句“谢谢你的包子。”之后便转身上了楼。

    只留下身后,店小二紧紧的捏着那锭银子。

    半晌,忍不住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睛。

    真的是好人。

    好人一定有好报!

    而好人孟漓禾可当真是有些累,毕竟来到古代这么久,除了在赶路时有可能长期坐着,而且马车里往往宽敞到足以躺下,她真的是很久很久没有一坐坐这么久了。

    所以,一回到客栈的房间,便直接二话不说躺倒在床上。

    身后的宇文澈却皱皱眉:“你晚上吃了太多,不要马上躺,不然会积食。”

    然而孟漓禾却摆摆手:“变成胖子我也不管了,让我躺会。”

    宇文澈有些无奈,坐在她身旁,拉住她的手:“不是怕你变胖,是怕这样对身体不好。”

    “我才是大夫。”孟漓禾开始耍无赖,甚至还无耻的对他抛了抛媚眼,“就一个晚上没事的嘛!”

    宇文澈:

    竟然对他撒娇,知道他最吃这一套。

    既然这样……

    宇文澈俯下身在孟漓禾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孟漓禾顿时两眼一瞪,倏地从床上坐起!

    “你,你不是说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