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4章 就是兄弟情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说吧,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孟漓禾对着已经解了哑穴的道士说道。

    方才安抚了百姓们,对于这欺骗人的道士,孟漓禾提出要自己审,百姓们立即便同意。

    毕竟,这可是活菩萨啊!

    下凡来为他们抓坏人,他们必须要支持!

    甚至还要主动为菩萨贡献一份力,只要菩萨一句话。

    孟漓禾无力解释,也只好匆匆带着这道士离开。

    如今,到僻静的荒野之上,孟漓禾便立即审问起来。

    那道士既然已被揭穿,也没什么好狡辩的,只不过对于被人指使一事,做出十分无辜的样子。

    “没有人指使我,我只是贪图点钱财而已,我把骗的钱都交出来,你们就放了我吧!”

    孟漓禾冷冷的看着他:“好啊,那你就把银子交出来。”

    道士眼中一喜:“那,那你们先放了我,我回去给你们拿。”

    “呵……”孟漓禾发出一抹嘲笑味十足的笑,“你当我是傻子?放你回去,让你跑了?”

    道士眼珠子骨溜溜的转,只说着:“怎么会怎么会!”

    之前那装出来的道骨丰姿早已消失殆尽,现在再看他,可真的是和个随时准备开溜的賊无异。

    孟漓禾冷冷一哼,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是演技派啊!

    懒得和他墨迹,孟漓禾直接说道:“说出银子藏匿的地址,我派人去取。”

    道士眼见心思被揭穿,也只好无奈的报出一个地址。

    “最好这地址是真的,否则饶不了你。”孟漓禾威胁道。

    “不敢不敢。你们拿了还要回来呢!”道士连忙说道。

    孟漓禾眯了眯眼,还是让暗卫去的时候多加小心。

    毕竟这个人诡计多端,谁知道这次会不会有什么把戏。

    不过事实证明,大概是孟漓禾方才的表现太过强大,总之这地址还当真没什么问题,暗卫很快就从那地方搜出大量的银两。

    孟漓禾阴冷的看着这数不清的银子,想着他过去几年的行为,越发变得气愤。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昧着良心赚这种钱?

    所以,对于他连之前的态度都没有了,直接道:“好了,现在老实回答,你背后的人是谁?”

    那道士明显一愣:“不是说,我归还了银子就放了我吗?”

    孟漓禾却一声冷笑:“我说过这句话?”甚至,还转向旁边的几个人,“你们听到我同意这句话了?”

    宇文澈宠溺的看着她,不由好笑,你是没说,不过你的表现挺像。

    不过他早就知道,孟漓禾一开始的目的,所以这会十分配合道:“没有听到。”

    “你说了好!”那道士明显有些急了。

    “对啊!”孟漓禾无辜的点点头,“我是说拿银子出来好啊!”

    “你……”道士立刻冷下脸,“你们竟然耍无赖。”

    “无赖?”孟漓禾挑挑眉,“对于你这种无赖,你觉得我需要用什么手段?”

    道士立刻愤怒的看着她。

    然而孟漓禾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干脆,竟是直接拿出铜铃,朝着他眼前飞快晃动起来。

    结果自然是立竿见影。

    孟漓禾嘴角勾起,有这种宝物不用更待何时?

    这种人,当真是和他多墨迹几句都浪费时间。

    将铜铃收回,孟漓禾又简单的进行了深度催眠,才将方才的话又问了一遍。

    然而,这个人的回答却令她大吃一惊。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他只是让我拿钱办事。”

    孟漓禾忍不住皱起了眉,不甘心的问道:“那你可知道,山脚下村庄的秘密?还有,为什么雪龙山不能进?”

    “不知道。”道士再次否定道。

    孟漓禾顿时气急。

    原本还以为能从这个人这里顺藤摸瓜查出点什么,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一问三不知。

    看来这背后之人藏的还真深。

    那也就是说,这个秘密也是十分的大。

    眼见她要恼火,一旁的苏子宸不由上前,对着这道士道:“那你告诉我们,你知道些什么?”

    “我只知道和里面一个人里应外合。”没想到,道士还真的说出点有用的信息。

    孟漓禾和苏子宸对视一眼,立即问道:“是谁?”

    道士回答:“他每次都蒙着面,我没见到真容,不过,他应该是个大夫。”

    大夫!

    这一点他们之前就有所怀疑,所以继续问道:“怎么里应外合?”

    “最开始他放出一些活蹦乱跳的僵尸,让我当众驱除获得威信,后来便是真正的尸体,不过都被他动过手脚,看起来像僵尸。”

    果然是这样。

    孟漓禾眯了眯眼:“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大夫?”

    问到这句,那道士忽然一笑“嘿嘿,我的鼻子好用,他每次过来,身上都有很多药草味,而且都不一样,这不是开医馆的又是什么,总不能每次自己吃不同的药。”

    而听到这个答案,孟漓禾也舒心的笑了。

    这个道士果然就是比一般人,多了那么一丢丢聪明。

    不然,也没那么多骗人的把戏。

    而也拜他的聪明所赐,让他们终于有了这么一丝线索。

    既然是开医馆,那一个小村庄来说,一般也就只有一个医馆,那目标就非常明确了。

    而眼见此道士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提供,孟漓禾也不再审问下去。

    不过放了他也是不可能的,抛开他是骗子,终究不能逃脱律法的制裁而言。

    如今,还不确定,未来他是不是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所以,在送官前,还是决定暂时先将他暗中扣押。

    而除此之外,几个人再三商讨,还是决定先让暗卫去那个村子潜伏调查,毕竟他们几个人的目标有些大,而且,说不定已经打草惊蛇了。

    只是,谁也不知道那个村子有什么情况,此行因为诸多的不确定不了解,变得十分的危险。

    所以就面临着一个问题,派谁去好呢?

    平心而论,能做宇文澈的暗卫,武功都不错。

    尤其是欧阳振,如今拥有绝世武功,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但是,里面若是龙潭虎穴,或者机关重重,再强大的武功也无济于事啊!

    那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而且手心手背都是肉,派谁过去冒险她都担心。

    宇文澈有些无奈又颇有些感触的看着纠结的孟漓禾。

    以往,他在派遣人行动时,自然也会根据暗卫或者部下的能力来考量。

    但是,像孟漓禾这样,从心里担心他们的人身安全,就算是也会有一些,也断没有她这么强烈。

    他一直以为做大事不拘小节,只有遇到孟漓禾才知道,有时候,感情才是最大且最珍贵的事。

    这个女人,当真是太重感情了。

    毕竟,她和这些暗卫们相处时间并不算太久。

    所以,忍不住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孟漓禾不明所以:“像什么?”

    “像个舍不得放手自己孩子的娘。”宇文澈开着玩笑说道。

    孟漓禾一愣,顿时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

    只不过,这什么**喻嘛!

    她才没有这么大的娃儿们好吗?

    虽然有时候某些暗卫,幼稚的的确像个娃。

    但是,她还很年轻啊喂!

    而暗卫们本就离他们不远,听到他们竟然在为此纠结,赶紧纷纷现身。

    尤其是,武功最好的欧阳振,更是率先请缨:“王爷王妃,请让属下前往。”

    孟漓禾皱皱眉,还是将方才的担忧说了出来。

    然而,诗韵却道:“王妃若是担心阿振一人难免有所疏失,请让属下跟随,属下是女人,难免比他心细许多。”

    温和的看了诗韵一眼,欧阳振并没有多言,虽然亦会担心诗韵的安全,但是两个人的默契,早已让他们懂得什么叫生死相随。

    孟漓禾还是沉默不语,在低头思考着什么。

    然而,胥却紧跟着开口:“还是让属下去吧,这次同行只有诗韵一个女子,留下照顾王妃最方便。”

    而不用多说,夜自是紧随其后请愿:“属下与胥较有默契,愿陪胥一同前往。”

    只是,不等孟漓禾开口,欧阳振已经率先反驳道:“你二人不必争了,论默契,我们是夫妻,肯定要比你们二人好。”

    “那也不一定啊!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间,也不比你们短,怎么就知道,我们的默契比你们差呢?”胥赶紧想也不想便开口,在为主子效力这种事上,他不想落后于任何人。

    然后这句话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

    好像,信息量略大的样子啊!

    你确定知道自己在说啥?

    胥终于也在这些目光中反应了过来,秀气的脸上很快出现可疑的红,支吾着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是兄弟啊,而且一起做王爷暗卫真的多年,以前日夜都在一起,的确相处的时间不一定比他们短呢。”

    “哦……”孟漓禾非常懂的点点头,又瞟了夜一眼,嘴角一勾,“兄弟情嘛!我懂……”

    夜挑挑眉,没有说话。

    欧阳振也扬了扬眉,难得的嘴角浮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拉过诗韵道:“可是必要时候,我们是夫妻,可以装亲密蒙混过去,你们可以吗?”

    胥的脸顿时色彩斑斓,半晌才仿佛下定决心般飘出一句话:“当然可以,大不了……大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