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2章 天降菩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道士又开始煽动起来,下面的百姓们甚至开始要暴动起来。

    孟漓禾不禁紧紧蹙起了眉头,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没想法的时候。

    因为她如今并不想暴露身份,也不想用武力镇压。

    当真是为难至极。

    然而,忽然,只见天空中,许许多多诸如宣纸模样的东西飘飘扬扬洒落。

    孟漓禾不由定睛望去,这是什么东西?

    张张宣纸飘扬而下,上面似乎还有勾勒着类似图案或者画像之类的东西。

    孟漓禾奇怪的望着,但是,宣纸在风的吹动下摆动,并不能看的很清。

    忽然,一张纸飘落到她的面前,她赶紧伸手一把抓住。

    然而,展开后,看到纸上的画像时,却是不由一愣。

    除了意外,还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这张画像上,画的是一个菩萨,观音坐莲,背后佛光万丈,当真是传神至极。

    然而,那张慈眉善目的菩萨脸,却竟然是她的面容!

    看着那画的连自己都快信了的画像,孟漓禾有些无语的抽抽嘴角。

    这若是在京城,她倒是并不怎么奇怪,毕竟,从很早开始,京城百姓们便开始拿她和菩萨相比,甚至于当真流传过这类画像。

    但是,这墨迹尚未干涸,一看就是临时画出来的。

    除了苍,她想不到第二个人。

    孟漓禾不禁感叹,能想出这种法子,别说做暗卫,就是做画师也埋没了人才啊!

    这转的飞速的脑子,可真不是白给的。

    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就画出这么多张,这手速,如果不是长期锻炼出来的,那就是妥妥的天才!

    总之,不管怎么说,孟漓禾几乎一刹那,就能明白他如此做的目的。

    那就是,既然这里的人迷信,那么就迷信到底。

    让这些人相信,自己是活菩萨降世。

    虽然实在是太玄幻了点,但是想想这些人之前的行为,还真不一定没有用。

    果然,随着画像纷纷到达这些百姓的手里,百姓们的脸色立即变了不少。

    均纷纷看着画像,再抬头看看她。

    从最初的疑惑,到之后的审视。

    而孟漓禾也干脆端正姿态,一言不发。

    她本就面容柔和,加上如今是正午,她又站在高处,阳光从她身后徜徉开来。

    人群竟然真的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

    因为,那感觉太像了。

    道士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为何方才还吵吵囔囔,被他操控着思想的人们,怎么会一瞬间停止了骚动,甚至交头接耳过来。

    所以,不由悄悄的朝孟漓禾手上的画看去。

    然而,孟漓禾却将画像一收,抬头看向他,傲然开口道:“你号称得道高僧,号称会用法术捉妖,却连个画像都看不到么?”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位道士简直就和神仙差不多了。

    别说是看画像,哪怕凭空取得画像,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

    然而道士却脸色一僵:“谁说贫道看不到。”

    “哦?”孟漓禾挑挑眉,“既然你能看到,那你不妨告诉大家,这张画像上,道长的衣衫为何种颜色?”

    道士转了转眼珠,原来是他的画像。

    他是知道的,这几年这里的人把他神仙化了,甚至有的人家里都贴有他的画像。

    想来,这也是有人在拥护他而已。

    所以不屑的笑道:“贫道的衣衫自然是灰色。”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那是震惊,加不可置信。

    孟漓禾淡定的将手中的画像打开,面向道士和高台下所有百姓。

    上面,观世音的画像让人宁静心安。

    只是,为什么空气中都响起了无声的打脸啪啪声呢?

    孟漓禾这才笑道:“道长,这就是你的法术?”

    “你框我!”道士立即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耍了。

    孟漓禾却面色一冷:“这对于你框了大家这么多年又算得了什么呢?”

    事已至此,道士已经反应过来,面前的这几个人就是有备而来。

    他不清楚孟漓禾等人到底知道了多少他的底细。

    但是,他清楚的是,他需要在事情还没有严重之前,控制眼前的局面。

    否则,若是人心向背,他就很难扭转了。

    所以,他忽然大喝一声道:“你到底是何方妖孽?竟然用妖术来蒙蔽贫道的双眼?!”

    台下百姓们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道士方才是被蒙蔽了么?难怪会错。

    只是,这个女人会是妖怪吗?

    不知道是不是方才那画像太过传神,他们总是不由自主的觉得,孟漓禾站在那里,那样飘飘欲仙,完全没有半点狐媚之妖气。

    孟漓禾不由眯了眯眼,这个道士反应倒是很快。

    多次懂得抓住时机翻盘,看起来,还是有点难对付的。

    然而道士说完方才的话后,并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直接先发制起了人,竟然拿起一旁的长剑忽然刺向孟漓禾:“大胆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哐当。”剑还未伸到跟前,就断成两半。

    而且,忽然狂风大起,那道士竟然维持着刺剑的姿势站在原地,半分不得再靠近。

    百姓们均吓了一跳,好强大的法术!

    只有孟漓禾挑了挑眉,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宇文澈。

    她现在眼力极好,虽然宇文澈暗气出的极快,但还是被他看清了。

    不过,这家伙最近内力可是突飞猛进啊!

    果然是练了神功的缘故么?

    难怪会那么频繁且体力良好!

    啊天,她怎么竟然在这等时刻想这种事!

    孟漓禾脸色微红,赶紧回过神。

    强大的内力让道士动缠不得,也让孟漓禾的衣裙随风摆起。

    因为内力由她身旁的宇文澈而来,所以粉红色的衣裙几乎朝四周扬起。

    总之从百姓们的视线来看,孟漓禾那扬起的粉红纱裙,当真让他们想到一个词——观音坐莲。

    心里,对那副画的信任顿时越发加深了。

    “咣当。”道士终于抵挡不住这强大的内力,手中的断剑也随之落地。

    而宇文澈更是在收了内力之时,飞速出手,直接将道士和小徒弟隔空点穴,让他们彻底动缠不得。

    这个举动,百姓们自然不得而知。

    他们只看到连那无所不能的道士都被制服,顿时不敢再多发言。

    只想看看,这可能是观音菩萨现身的人到底要做什么。

    而孟漓禾也终于放下心,却是径直走到小徒弟的面前。

    将他手中的箱子打开,仔细确认了里面的东西后,嘴角才有了浓浓的笑意。

    不过她并没有多说,反倒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拿着一只毛笔,不知道蘸了什么东西,接着,却在一张黄纸上画了起来。

    之后,抖了抖,戳了戳宇文澈,让他用内力帮纸烘干。

    毕竟,别的地方多用点力气,某些地方就能少点力气,这样她就会好过一些啊!

    而且她还可以保留些体力,简直一箭双雕。

    俨然也晋升为心机girl。

    不过这一幕,却把暗卫们萌化了。

    可爱的王妃用圆圆的小手指戳戳王爷。

    哇塞,活生生的Q版!

    跪求画师快出!

    不过某画师方才画了好多画,表示现在很累。

    总之,很快,纸张烘干,变回最开始的样子,什么痕迹都没有。

    之后,孟漓禾又拿起一根燃着的香,朝着这张纸点去。

    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同方才道士做法时几乎一模一样。

    暗火也是这样慢慢燃进,唯一不同的是,这张黄纸上显现出来的却是……

    百姓们不由齐齐看向道士,又再看看那张纸。

    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看得并不算很清楚,但那发型,衣着,轮廓,可不正是这个道士吗?

    怎么这道士也被拘起来了?

    黄纸不是只可以抓鬼怪的吗?

    无数的疑问不仅在百姓们脑子里涌出,也开始从口中而出。

    底下再也安静不下来,讨论声此起彼伏。

    偏偏道士被宇文澈一并点了哑穴,这会不仅不能动缠,想解释什么也是解释不得,简直气到吐血。

    然而,有一个人也觉得自己要吐血。

    那就是苍。

    他当真是第一次看到王妃做画。

    我滴个苍天!

    他原以为王妃这么爱看画册,至少耳濡目染也不至于画出这么灵魂的画吧?

    真的是毫无美感可言,整个道士呈现的就是一个大写的扭曲。

    果然人无完人啊!

    只有一直觉得自己的主子哪哪都特别好的胥,一脸崇拜的看着孟漓禾,感叹道:“夜,你说王妃怎么这么厉害呢?当真是琴棋书画啊!”

    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神一般的审美。

    不过,还是特别违心的说:“嗯,你说的都对。”

    成功换来胥带着些奇怪又带着些满意的回眸。

    而孟漓禾丝毫不知道,自己这一副巨作,得到了多么截然不同的评价。

    只是,又从那木箱里端出一碗水,什么多余的手势也没做,而是手中捏着一块东西,之后,非常明显的朝着水里一投。

    “嘭。”碗里顿时又和方才一模一样的反应。

    道士的脸此时已经变得煞白,若不是不能动,恐怕此时不是已经吓得瘫在地上,就是夹着尾巴逃跑。

    但是百姓们却不明所以。

    怎么竟然将道士的法术驱除了?

    这一招对妖怪的法术,竟然对一个得道的道士还有用?

    这怎么可能!

    然而,孟漓禾终于开了口:“乡亲们,我做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们,这并非是什么法术,而是……骗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