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1章 狐妖现世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二,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早上,喝粥的孟漓禾满脸笑意,一脸纯良的对着前来送菜的伙计道。

    店小二顿时一愣,昨天这个娘子一直低着头,所以他并没仔细看,今天这一笑,顿时让他晃了神。

    这也太美了吧?

    宇文澈却脸色阴沉。

    毕竟,那是他娘子,一切妄图多看两眼的人,都该戳瞎双眼。

    当然,他也不会真的这么暴力。

    不过,脸色也绝对好不到哪去。

    “你是眼睛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吗?”

    面对宇文澈冷冷的质问,店小二顿时回过神,发觉自己再次做了蠢事,只好陪笑道:“不不不,客官我是觉得您的娘子和您真是十分般配啊!”

    宇文澈意外的挑挑眉,又从口袋里拿出一锭银子。

    孟漓禾:

    不带这么败家的啊!

    问题还没有回答,你怎么这么多钱!

    然而,店小二终于领悟了这位客官的心思,欢欢喜喜的拿了赏钱,这才绘声绘色的说道:“客官,昨晚你们是不知道啊!好家伙,那叫一个可怕。”

    孟漓禾挑挑眉,果然是拿了银子啊!

    回答的这么卖力,这阵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说书。

    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定的放下碗,等着他说下去。

    那店小二受到鼓励,继续说道:“听说,昨夜,在村子的上空,飘荡着无数的鬼火,那鬼火忽亮忽暗,飘忽不定,而且空中还偶尔冒出白烟,可吓人了!最主要的是,还伴有鬼哭惨叫的声音,听说有人吓得都尿裤子了。”

    孟漓禾:

    你这形容是不是也太形象了点?

    尿裤子什么的,画面感好强。

    只不过,鬼哭?

    孟漓禾挑挑眉,状似不经意的朝外看了看。

    她昨天可没这么吩咐,没想到,这几个人还会给自己加戏啊!

    真是孺子可教。

    而树上,三个人却齐刷刷的看向艋。

    什么鬼哭惨叫,其实就是这个人看到他们点的鬼火吓的乱叫而已。

    明明都知道是假的,而且他自己也在点火,还能吓成那样也是醉。

    艋顿时心虚的低下头,然而真的很怕啊!

    吓得他都丧失了做诗的灵感,离出诗集的梦想又远了一步,这种心酸的感觉你们谁能懂!

    然而,不同于他的心酸,店小二此时正说的心潮澎湃:“而且,你们大概不知道,前天晚上烧僵尸的那个地方,也出现了很多很多的鬼火,而且,昨晚又闯入了僵尸,吓死个人。”

    孟漓禾挑挑眉,烧僵尸的地方有鬼火其实并不奇怪,但是,僵尸又来了?

    那真是最好不过。

    所以,她现在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那既然闹了鬼,道士今日是不是会来?”

    “当然会!”店小二拼命点点头,“今日午时,道士便会在村头直接做法捉鬼!听说会让鬼直接现形呢!客官要不要过去看?”

    孟漓禾嘴角微扬:“去的人多吗?”

    “肯定很多啊!”店小二的目光中露出一片向往,“上一次就许多人,听说可精彩了!这次闹鬼这么厉害,说不定全村都会去啊!”

    说着忽然目光一黯,又说道:“可惜我要看店,去不了。”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这又不是马戏,还精彩……

    古代人民果然太缺乏精神文明建设啊……

    不过,事情的发展比她想象的还要好,所以,她勾唇一笑:“放心,我把你的那份看回来。”

    店小二顿时眼前一亮,连忙道谢告辞,然而走到一半才发现,咦,好像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啊……

    总之,孟漓禾心满意足的喝饱了粥,美美的休息了一个上午,才同大家一起到达道士做法之地。

    大概考虑到围观人数问题,做法地点已经变换在集市上。

    待孟漓禾等人到达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而道士又一次站在高台之上,摸着胡子摆着pose,一看就是爱演的主。

    不过刚好,这样等下拆穿他时,正好让大家一目了然。

    只是不知道,他今日要做什么样的法,难道,还是昨天那一套?

    无论如何,她作为刑侦师,难免了解过许多江湖骗术,如今倒是不担心。

    午时很快到来。

    大大的太阳顶在人的正上方,让人微微有些热意。

    不用说,道士又开始一阵花里胡哨的把式作为开场。

    其实,当真是没有什么美感可言,但大概是昨晚闹鬼事件太成功,所以,百姓们此刻全部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屏气凝神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

    终于,道士的身子忽然一停,一只手抓起一张黄纸,对着虚空大喊一声:“鬼怪哪里跑!收!”

    “噗。”孟漓禾直接笑场。

    太浮夸了好吗?

    不过好在大家真的注意力都在那张黄纸,没有人注意到她。

    只有身旁的宇文澈捏了捏她的手心,眼底一片宠溺。

    而道士紧接着将拘了“鬼怪”的黄纸一只手举起,另一只手,拿起一只正在燃着的香,之后,便当着大家的面伸向黄纸。

    只见那张黄纸上,暗火慢慢沿着一个诡异的曲线燃进。

    而最终,竟然出现了一只狐狸的形状!

    人群很快骚动起来,讨论声络绎不绝。

    “这次山神竟然派了狐妖来作怪!怪不得这么厉害!”

    “对啊,上一次那个黄鼠狼,就没这么大功力。”

    “还是道士法术强大!连狐妖都能捉来。”

    身边,讨论声此起彼伏。

    孟漓禾眯了眯眼,原来每次都用这一招呢!

    这小把戏,实在是太简单了。

    骗骗古代的老百姓还可以,想骗她?呵呵。

    不过,她也不打算马上站出来,且看看这道士接下去还要怎么演吧。

    果然,道士的把戏还没完,只见他取出一只放着无色液体的碗,因为离得远,孟漓禾这次当真不确定,他那碗里是酒还是水,亦或是其他什么东西。

    嘴里不知道絮絮叨叨念叨着什么,手也频频在碗上摆动。

    接着,将那张带有“狐妖”的黄纸朝水中一扔。

    “嘭”一声,水面便出现大量类似于泡沫般的东西在不停翻滚。

    最终,化为平静。

    “乡亲们,狐妖已经被驱除法力并囚禁,不会再出来为害了。”道士将碗收回,对着底下的百姓们说道。

    百姓们顿时振臂高呼。

    目光中甚至透着一丝崇敬。

    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想不到这道士已经令百姓们如此追随了。

    这可是更可怕的一件事。

    思想的臣服往往才是最不容忽视的力量。

    若是这背后之人不仅有其他阴谋,反倒还想收一批信徒,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所以,眼见道士已经令身后的小道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孟漓禾忽然大喊一声:“慢着!”

    百姓们均不解的朝孟漓禾看去。

    却只见一陌生女子,缓步朝高台走去。

    身边,跟着三个男人。

    而看他们的气质倒是十分不凡,只是,这是要做什么?

    宇文澈一只手揽住孟漓禾的腰,直接同她一起飞入高台之上,而苏子宸同神医随后跟上。

    道士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目光中带着深深的防备:“你们是什么人?”

    孟漓禾直直的看向他:“我们是来拆穿你的人。”

    那道士顿时一愣,忽然大声厉喝道:“贫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但此处是贫道做法的神坛,岂是什么人都可以践踏的?速速下去!”

    孟漓禾自然不予理会,只是朝他身旁小道士手中的箱子望去。

    道士顿时更加紧张,这一次竟是直接对着百姓们道:“乡亲们,神坛不容凡人登入,否则凡人的气息会令妖魔失去法术的禁锢!贫道之前做的法便会无效了!”

    此话一出,方才还只是奇怪的看着孟漓禾等四个人举动的百姓们立即骚动起来。

    这个道士之前为他们在这个台子上做过无数的法事,若是全部失效,那岂不是那些已经被囚禁的妖魔鬼怪全部会再次出来?

    那样岂不是成了人间炼狱?

    那他们还怎么活!

    很快,便有人对着他们大喊:“快下来!神坛岂容你们随便进入?”

    “下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快下来,要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

    高台下的话语越来越激烈,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恨不得直接将他们拽下。

    甚至于,若不是忌惮这所谓的“神坛”的不可侵犯性,孟漓禾丝毫不怀疑,他们会向着自己这些人扔东西上来。

    真没想到,他们只是因为这道士的一句话,便被煽动至此。

    宇文澈也不由冷下了脸。

    他竟然不知道,这距离京城并不算远的地方,竟然会发生这等情况。

    如今这局面,怕是这道士说那龙椅上之人为鬼怪,他们也会相信并且会喊打喊杀吧?

    愚昧至极!

    而更让他意识到,治理国家,除了国民富足,思想也是极其重要的一方面。

    只是,治理国家尚遥远,眼下,要解决目前的局面才是关键。

    孟漓禾此时却是皱起眉头。

    她必须要安抚下这些百姓们,让他们安静看着自己,才有机会揭穿这个道士的真面目。

    然而,如今大家这么群情激昂,明显无论她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事情越发的棘手起来,要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