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20章 新的发现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终于意识到,她昨晚在谷地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了。

    那就是,原本那僵尸在未焚烧之前,嘴里的确是长有两只长长的獠牙的。

    但是,在焚烧之后,她再次查看尸体之时,獠牙却消失不见了。

    想来,是她一直习惯于检查正常人的尸体,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不过,这样子看起来,应该根本不是消失不见,而是,被火烧毁了。

    可是,如果是牙,又怎么可能被这种普通的火烧毁呢?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獠牙是假的!

    那岂不是说,只要证明这獠牙是伪造,就可以证明这僵尸也是不存在的了?

    这样,那为这里的居民们制造的恐慌,也会直接消除。

    孟漓禾不由弯了弯嘴角,终于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呢!

    而眼见孟漓禾自醒来终于露出了笑脸,宇文澈有些莫名,因为他实在不明白,这店小二的话到底戳到她哪的点了,不过总算松了口气,毕竟媳妇不开心,做相公的也揪心。

    因此,干脆掏出一锭银子,给店小二赏了过去。

    店小二更加莫名,毕竟刚才还在担心会不会被打啊!

    这突如其来的赏赐又是怎么回事?

    果然,这客官的心思也是不能随便猜啊!

    而孟漓禾发现被误会了,也是一阵无语,覃大王爷,先不说你出手实在大方,就说这赏赐的举动,岂不是鼓励他下一次拼命对着痕迹开口?

    这样她以后岂不是要非常小心了?

    不不不,她在想什么!

    她才不要被这个衣冠禽兽碰啊!

    昨晚绝对是脑袋抽了筋!

    想想自己的行为就羞耻!

    孟漓禾犹自在内心经历了一场海啸,最终还是平静道:“我发现了一件事。”

    而至于是什么事,几个人默契十足,很快回到客栈的客房内,确认隔墙无耳后才进行了讨论。

    之后,才又一次走出客栈。

    因为是白天,这一次,孟漓禾等人进行了很仔细的观察。

    而事实上,这里的这些人并不止是肾脏方面的疾病,就单从面相来看,至少存在几种疾病。

    只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并不能太过主动的帮人看病,毕竟,他们这几张陌生的面孔,如果有一些有心人,就很容易被注意了。

    所以,尽量低调的从市井中走过,几个人还是再次回到了昨晚的西谷。

    因为昨天过来的时候是晚上,所以并没有注意,今天才发现,他们方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原本,这里明显是一片庄稼地,所以几人还担心过来之时,会被人注意。

    可是如今,看着这长的异常不健康的庄稼时,才是彻底震惊。

    孟漓禾皱着眉捡起一片叶子,不可置信道:“怎么会这样?这个时节,庄稼不是正应该在生长吗?”

    神医和苏子宸也一脸凝重。

    看来他们之前担心的水质有问题,不仅影响了人们,还影响了土壤。

    而孟漓禾的心也更加沉了下去。

    居民的内脏疾病,庄稼的枯萎早死,这为什么让她想到了重金属的危害?

    她记得在现代化学课上学过,如果有铅等重金属的话,是会引起土壤乃至人类的疾病。

    而且,学医时也得知,这些症状刚好就是接触重金属的结果。

    但是为什么呢?

    这里,难不成有什么重金属?

    “看来,果然是山上出了问题。”身边,苏子宸忽然开口。

    “嗯?”孟漓禾扭头看向他,“表哥你发现了什么?”

    “这里的水源是从雪龙山而来。”苏子宸答道。

    孟漓禾一愣,雪龙山。

    脑子里那些杂乱的点一下子涌出。

    得罪了雪龙山的山神,所以不得入山,否则会变成僵尸,但是即使如此,也依然降罪获病,并且庄稼枯萎,寸草难生。

    那么,会不会,就是因为山上有什么会危害到大家,所以怕被人发现,故意制造的僵尸呢?

    可是也不对,为什么危害大家还要保密呢?

    孟漓禾将自己的疑问一并倒出,然而,却也没有人一时想的清楚。

    不过不管如何,他们现在一步一步来便是,之后顺藤摸瓜总能找到答案。

    所以,不再耽搁,几个人很快按照宇文澈昨夜所派出的暗卫提供的线索,找到了那尸体最后的位置。

    而令他们震惊的是,这里,竟然不止有昨晚那一个尸体,而是众多尸体的聚集地。

    而且,大概因为已经被焚烧过的缘故,所以尸体并未经过仔细的处理,说白了,倒更像一个乱葬岗,只不过想来为了怕被发现,进行了简单的掩埋。

    只不过,到底因为太随便,露出许多白骨。

    那场景即使是白天,也当真是恐怖阴森至极。

    好在,因为是掩埋的简单,昨晚那具尸体也是被铺上一层薄薄的土而已,有半个身子都在外面。

    所以,想要检查牙齿部分,倒也并不麻烦。

    只不过,在孟漓禾要上前去检查之际,神医却先一步跨过去:“我来。”

    孟漓禾脚步一停,心里却暖暖的。

    这个古代,真的越来越像她的家了。

    有了相爱的人,也有哥哥们这些亲人,而且,还有个处处维护她保护她的师傅。

    再也不用事事都是自己冲到第一个,不用任何事都自己承担,也不用孤军奋战了。

    真好。

    所以,孟漓禾并没有再争先,而是从袖子里掏出自制的手套,递了过去。

    不过,神医却摆了摆手并没有接,反倒是从地上找了个坚硬的木棍,拨了拨尸体的嘴,接着,指着牙齿一处道:“檀香。”

    孟漓禾一愣:“檀香?那假牙竟然是檀香?”

    没想到,这一次宇文澈却接过了话:“檀香坚硬,涂上一层白色做成假牙并不稀奇。只不过,民间有此医术的大夫极少,宫廷里倒是有专门的接牙太医。”

    “没错,檀香燃烧后,假牙自然消失,不过,大概因为燃烧时有阻挡,所以并没有燃尽,如今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神医继续说道。

    孟漓禾不由低头仔细看去。

    果然如神医所说,那本来的牙所接之处,还残留着烧的并不平整的檀香。

    只是,宫廷?

    孟漓禾面色不由变得很差。

    因为她不得不想到了那个人,凤夜辰。

    这个男人,当真是让她一言难尽。

    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然而,做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事?

    上一次竟然作为孟漓渚的后力,协助他谋反,虽然杀父皇伤哥哥并非他所为,但他也不能说逃脱的了关系。

    而且,宇文澈后面调查出的事情,并非为开脱自己所为。

    凤夜辰的目的,的确就是让哥哥和宇文澈带兵两国交战,之后他来坐收渔翁之利。

    或许,他处在那个位置,想要一统三国,并不能简单评价对错吧?

    毕竟,兵不厌诈,孟漓禾也不想片面的认为,他与自己对立面,所以做的就是错的。

    然而,却终究不能接受,这种诡计用到自己在乎的人身上。

    因为,或许他的立场看来没错,但结果就是,成为了敌人。

    这次的阴谋,希望与他无关,否则,她孟漓禾也不是可以坐等自己爱的人,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伤害的。

    想到此,孟漓禾真的一刻都不想再等了。

    原本听那个店小二说,僵尸几乎每天都会从前面那个村子跑出来,但是这个道士要每隔七日才会出现,之后一起火烧僵尸。

    这一次,也是赶上前一天有人家夜里闹鬼,所以特意请他前来做法事捉鬼,才提前一并烧毁了前面几具僵尸。

    所以昨日到了火烧僵尸的固定日子,反倒是只有一具僵尸可烧。

    既然这样……

    孟漓禾冷笑一声,她可不想再等七日这么久了。

    既然他还会出来捉妖魔鬼怪,那不如,就逼他现身好了!

    想到此,孟漓禾勾了勾唇,对着一旁道:“夜胥苍艋都出来!”

    很快,四个人一齐现身,静等王妃吩咐。

    尤其是那个新人艋,眼睛睁得锃亮,毕竟这可是不可多得的近距离接触王妃的机会,说不定可以趁机把写好的诗塞她手里!

    说不定,王妃会因此更加看重他,重用他,用好他!

    就是这么有企图心!

    啊!好像连心里想法都开始吟诗了呢!他真是好敬业!

    然而,当他听完王妃的吩咐时,那眼里再也不是兴奋的火焰,而是藏着恐惧的光芒!

    他很想说,王妃,我其实怕鬼啊……

    然而,另外三个小伙伴都一脸淡定,而且完全不理他,他也只好做罢。

    没办法,今晚就使劲跟着他们吧!

    可千万不要把我抛下啊!

    总之,孟漓禾吩咐好之后,便也不再调查了,反正大概心里已经有了数,接下来,便只要等到时机就好了。

    所以,她干脆早早回到客栈,美其名曰有良好的精力才能有良好的战斗,实际上就是,补眠……

    因为昨晚实在是太累了好吗?!

    想想就生气!

    而宇文澈也终于良心发现,当真没有再打扰孟漓禾的睡眠。

    所以,她这一晚上睡的倒当真是香甜无比,然而,这一夜却对于整个村庄的人而言,都不仅香甜不起来,反倒是惊悚无比。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好戏才刚刚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