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9章 王妃太主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感慨过了,所以,还是忍不住问道:“澈,我感慨过你不温柔吗?我怎么不记得?你不会是误会什么了吧?”

    宇文澈摇了摇头:“没有。”

    孟漓禾顿时松了口气,然后就听到他略带失落的说:“不过,温柔的确是我最不擅长的一件事。”

    听到此,孟漓禾甚至想要嗷嗷叫。

    对啊,这才叫反差萌啊!

    简直满足了她所有的虚荣心好吗?

    对别人冷若冰山,对自己暖如旭日,简直让她心都化了啊!

    所以说,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孟漓禾赶紧道:“所以我喜欢你啊!”

    宇文澈皱了皱眉,忍不住刮了刮孟漓禾的鼻子,好笑道:“哄我?”

    “也不是……”孟漓禾弱弱回着这个要怎么解释呢?

    而且,有这么明显吗?

    连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哄他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宇文澈的脸色确实柔和了不少,甚至笑了笑道:“小雨,虽然我不擅长,也可能永远不如苏子宸那样,但我会努力。”

    孟漓禾的脑中终于灵光一闪。

    原来问题在这啊!

    方才问路之时,她好像是感慨了一下表哥真温柔。

    但是,她那会是自言自语,没想到这个家伙听到了啊!

    所以后来就一直闷闷不乐么?

    不由失笑,拍了拍宇文澈的脸道:“澈,你这是吃醋了么?”

    将她不老实的手拿下攥在手里,宇文澈认真道:“没有吃醋,只是希望可以成为你喜欢的样子。”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呀!”孟漓禾着急的说道,她不需要宇文澈变成其他什么样子,她喜欢的就是这个样子啊!

    至于表哥是否温柔,她真的就是一声感叹而已,同喜不喜欢完全没有关系。

    “好,我知道了。”宇文澈也不再就此事纠结,干脆就着姿势拉着她的手,闭上眼道,“睡吧。”

    因为媳妇儿今天太热情,一直频频表白。

    要是再这样看下去,他真的不能保证之前答应她的至少三天不做。

    而且,孟漓禾的腿还在他身上,他是要用多大毅力才忍住不动。

    所以今天,还是先别抱着睡了。

    然而,随着宇文澈闭上眼,孟漓禾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这个家伙,看样子还是有想法啊!

    怎么就说不通呢?

    自己可是一直都在说喜欢他了,难道还不够吗?

    原来这男人纠结起来,也是很可怕的啊!

    说都不行,那要怎么办呢?

    孟漓禾看着宇文澈那紧闭的双眼,忽的脸上一红。

    因为她脑子自动接了下一句话,那就是,说的不行,就用做的!

    可是,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为什么她觉得有点污?

    啊啊啊,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然而,越是脸红心跳想拒绝,越是脑洞大大收不住。

    最后,孟漓禾终于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

    “澈,我真的只喜欢这样的你。”

    孟漓禾靠近宇文澈,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温热的呼吸,动听的话语,让宇文澈不由再次睁开眼。

    然而,却觉眼前一花,并没看清孟漓禾,就觉得她的身形一动,竟然一下压到自己的身上。

    宇文澈诧异的看向她。

    只见她脸色通红,目光却异常灼热的看着自己。

    这是……

    宇文澈目光中带着一丝迷惑,下一刻,却见孟漓禾忽然朝着自己一趴,接着,唇上便多了一张同样灼热的唇。

    宇文澈的双眸在一瞬间变得幽深,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被动,第一次感受孟漓禾如此主动的热情。

    而大概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孟漓禾吻的十分卖力,宇文澈自然来者不拒,虽然难得的被动,却又是一种意想不到的别样感觉。

    一瞬间,两个人便难舍难分,几近不能自已。

    只是,宇文澈倒是还残留一丝理智,毕竟,之前的确答应过她三天时间,他并不想食言,虽然他现在忍的非常辛苦。

    而且,今夜已经不早,加上明日大概还要调查事情,所以,宇文澈几乎是用尽浑身力气,才忍住没有进一步发展。

    然而,孟漓禾却并不这么想。

    都已经这样了,他竟然对自己还没有行动,岂不是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诚意?

    所以,她终于放开了宇文澈的唇。

    只是,却并没有从宇文澈的身上下去。

    反倒是不再看他,而是低下头,红着脸将手伸向他的腰带!

    宇文澈的震惊可谓是巨大的!

    冲击也是猛烈的!

    这种被心爱的女人坐在身上解衣服的场景,简直他做梦都没敢想啊!

    自己的媳妇真是棒!

    所以,宇文澈嘴角一勾,虽然心情很激动,但是身体却放松了。

    尽管身体的**让自己想要直接撕光这烦人的衣服将她扑倒,但是心理的满足却让他躺在那等了下去。

    孟漓禾动作慢而不熟练,两只手紧张的都在抖,双眼更是完全不敢看宇文澈。

    同那日因为生气扒光他的衣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腹黑的宇文澈就是不动,愣是等着她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衣服尽褪。

    甚至更过分的是,他甚至依然没有动,还是等了下去!

    那一刻,孟漓禾简直想要逃跑!

    她甚至怀念无比热情的宇文澈!

    不然,难道让她……

    可是,已经到了这一步,尽管知道宇文澈多少有些调笑她的意思,孟漓禾还是一咬牙,主动了上去……

    宇文澈嘴角高高扬起,终于用超与常人的忍耐力,表现了自己腹黑的功底。

    坏到不忍直视。

    然而你觉得这就完了吗?

    太天真。

    我们可爱的覃王妃很快就觉得自己小腰都要断了,这辈子都不想活动了好吗?

    之后,腹黑的王爷才终于反客为主,一举将王妃压下,以身作则向她证明,常锻炼对提高腰力的重要性。

    之后,战况惨烈至极,为时十分之久,实在不忍也无法描述。

    总之,不知过了多久,当宇文澈再次想要得寸进尺时,孟漓禾终于拼尽最后一点力气,用着沙哑的声音横眉冷对道:“宇文澈!已经三次了,你就算补了前面两天,一天一次也该够了吧!”

    然而,宇文澈却邪邪一笑:“宝贝,一天一次怎么够?”

    孟漓禾简直要翻白眼,耐心劝慰道:“大哥,你要懂得收敛啊!”

    “噗。”宇文澈笑的差一点就想放过她,但是没办法,媳妇越看越可爱了,所以还是笑道,“碰到你,收敛这两个字便不认识了。”

    “那我就变成僵尸咬死你!”孟漓禾气急败坏,狠狠威胁,凶狠极了。

    可惜,覃大王爷一点不怕,直接用行动证明了何为不懂收敛。

    而孟漓禾也真的咬了下去,不过是否令宇文澈变得更加兴奋就不得而知了。

    只知道,当第二天天亮不久之后,四个人一道在客栈用早餐之时,宇文澈满面红光,孟漓禾黑眼圈浓重,甚至擦了很多粉也有些盖不住。

    甚至让她开始思考,到底以后是让他顺其自然还是怎么办,这样禁了两天更凶猛真的烦死了啊!

    让她怎么好意思见人啊!

    所以,不管宇文澈怎么献殷勤,孟漓禾也脸色淡漠,并不怎么想理这个家伙。

    只不过这个样子,一看就让人看出,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医和苏子宸自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脸平静。

    但是暗卫们却操碎了心,简直从心里心疼他们可爱的王妃。

    王爷,你如此不知分寸可还行?

    尤其是胥,最近虽然听了太多早已习惯,还是忍不住抱怨道:“王爷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哼!”

    夜却一脸十分懂的表情点点头:“男人嘛,难免会控制不住。”

    胥大眼睛顿时瞪得圆圆的:“这么理解?难道你也是?”

    “我?”夜不由一愣,接着,那常年面瘫脸竟然浮现一丝坏笑,“还不知道,大概吧。”

    胥不由抖了抖,大概就大概,为什么眼神忽然变得好可怕!

    妈妈我要回家!

    而另一边,因为融入不进夜和胥,也不好打扰欧阳振和诗韵的艋,顶着苍并不愿搭理他的巨大压力,试探着开口道:“我做了首诗,你听一下!”

    接着不等他回答便朗诵起来:“王爷真英勇,英勇到天明,天明来吃饭,吃饭真是香!怎么样?”

    苍:

    王妃请你把这个人赶走可以吗?!

    而王妃大人现在喝着粥,一脸郁结,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心声。

    却听忽然,客栈店小二端着菜送上后,忽然对着宇文澈惊讶的开口:“客官,你的脖子怎么有牙印,是不是昨晚出去碰到僵尸了?难道是被僵尸咬了吗?”

    “噗!咳咳咳咳……”孟漓禾一口粥喷出,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咳嗽。

    宇文澈冷漠又嫌弃的看了店小二一眼,拿过丝帕温柔的帮孟漓禾擦着嘴角,又不停的拍着她的背为她顺气,直到她终于稳定下来了一些,才冷眼看过去:“你见过僵尸的牙是这样的?”

    店小二常年做客栈生意,这会看到小两口这个样子,怎能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赶紧尴尬的点头,陪笑着说道:“对对,你看我这脑子,僵尸的牙是獠牙,尖的尖的。”

    然而,孟漓禾听到这句话,却忽然眼前一亮,对啊!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