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8章 法术玄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那尸体如今已经被烧的惨不忍睹,浑身的肌肤已经全部烧焦,黑黑的一片,甚至露出一丝白骨。

    那张方才还恐怖的脸,也已经面目全非,呈现出另一种恐怖,那就是,几乎只剩下轮廓,和一具骷髅的区别不大。

    孟漓禾不由叹了口气,看起来,想解剖他是没可能了。

    差一点,这具尸体就可以赶上火化的程度了。

    方才散场之时,她隐约听见人群中有人说着“天火”。

    天火么?

    要真的是“天火”,恐怕早就烧成灰了吧?

    那玄幻文里不是说,连神仙都惧怕天火吗?

    孟漓禾不屑的笑了笑。

    暗处的艋却抖了抖。

    妈呀王妃竟然对着一具尸体发笑?

    好可怕!

    他都不太敢仔细看啊!

    而旁边,苍用王妃同款不屑脸笑了一下。

    王妃这才到哪,等你哪天看到她验尸,甚至是对尸体动刀,还不吓得尿裤子?

    天真。

    瞬间,这冷漠飘然的眼神,便刺激的艋这五大三粗的汉子十分想要嘤嘤嘤。

    被小伙伴鄙视的感觉你们谁能懂。

    他只是害怕一丢丢啊!

    谁说男子汉大豆腐不能害怕了!

    这是天性,和他这人高马大并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说,孟漓禾一开始对他的感觉,金刚芭比,是多么的正确。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忽然,孟漓禾吸了吸鼻子道。

    “酒。”离孟漓禾最近的宇文澈率先开了口。

    苏子宸也补充道:“而且度数应该很高,不然不会这么久还有这么浓郁的味道。”

    “你们若是想确认,这边还有很多,喷什么喷,喷的哪都是。”神医在方才那个道士所站的高架子上嘟囔。

    孟漓禾简直吓了一跳。

    好家伙,师傅你要不要这么猛,一个人跑那上面干嘛啊!

    而且,这里好像就你不会武功,到底是怎么上去的呢!

    简直就是个迷。

    所以,如此阴森还充斥着尸体烧焦气味的情况,愣是被这三人弄的气氛轻松起来。

    孟漓禾无奈的想要转回头,然而,头却忽然一停,目光不由朝高架的一处望去。

    接着,快步走过去,指着那处疑惑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神医从架子上垂下头,苏子宸朝着架子扬着头,两个人均在仔细辨认着。

    孟漓禾:

    这诡异的画面。

    师傅你能不能下来啊,看着真心累。

    大概是感受到孟漓禾的怨念,也或许是论夜视能力,神医比不得他们,所以终于从上面摆了个自认为无比帅的姿势一跃而下,然后“嘎巴”……

    “神医,你这是……”苏子宸听到声音不对,所以一愣。

    神医淡定的蹲下身,之后再次“嘎巴”一声,接着,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无事。”

    苏子宸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继续看着那木架上的东西。

    孟漓禾却抽了抽嘴角,敢情这是没跳好错骨了啊!

    自己给自己正骨,也是服气。

    就说不要待着没事爬那么高啊!

    你是神医又不是真神仙。

    然而并不敢直接说,因为师傅必然会生气。

    所以,也干脆什么也没看见,淡定不发言。

    眼看苏子宸依然用眼睛观望,神医直接用手指抹上那粉末,放到鼻子边闻了闻:“是樟脑。”

    孟漓禾顿时一愣,后怕道:“师傅,你也不怕有毒!”

    “一看就不是毒,这就是为师几十年的经验。”神医挑挑眉,一脸自豪。

    苏子宸淡然笑道:“晚辈自愧不如。”

    神医挑挑眉,十分受用。

    孟漓禾无语,表哥就是脾气好又聪明,这么快就领悟了师傅傲娇的特质,掌握了拍马屁的技能,必须偷偷给他竖个大拇指。

    苏子宸亦回头朝孟漓禾眨眨眼。

    兄妹默契MAX。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樟脑呢?

    孟漓禾到底也没忘了正事,看着这架子上大片的白色粉末思考着。

    几乎全部在前方,而且架子前面的地上也有,甚至……

    孟漓禾慢慢顺着痕迹向前走,忽然脚步一停。

    尸体!

    这粉末刚好在尸体附近消失了。

    怎么回事?

    不由开始回想起方才道士执长杖的情景,眼前倏地一亮。

    接着,迅速的朝着尸体周围仔细看去。

    半晌才抬起头,嘴角慢慢上扬,原来是这样。

    这个道士,原来竟然用这个在骗人。

    所谓的能火烧僵尸,也不过是这么回事。

    不知道如果让大家都知道,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能烧这可怕的僵尸,会是什么感觉。

    孟漓禾想着,便低下头再次朝那僵尸看去。

    这恐怕,根本就是随便找来的尸体吧?

    搞不好,就是这个道士和那个村子的人在联合起来装神弄鬼。

    不然,既然是僵尸,怎么会一进这个村子就倒下。

    如今,只要能证明这尸体不是僵尸,想来就可彻底破除这个道士的诡计了。

    只是……

    孟漓禾却又有些犯起愁来,要怎么才能证明只是普通的尸体,而不是僵尸呢?

    想着,便蹲下身,仔细的朝尸体看去。

    不能解剖,也至少能从骨骼轮廓大体辨别一下。

    只是,孟漓禾却渐渐皱起眉。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尸体烧的实在太不成样子,孟漓禾总觉得烧完之后的尸体哪里隐隐有些奇怪,然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刚想抬头询问一下,却听宇文澈忽然开口:“有人来了。”

    孟漓禾只好先按捺下心中的疑惑,随其余人一起赶紧先躲避到一旁。

    很快,方才他们站着的地方来了几个男人,鬼鬼祟祟的一直在东想西想。

    似乎确定没人之后,才弯下腰。

    孟漓禾不由仔细瞧去,接着却眼睛一眯。

    这几个人,在搬尸体!

    只见他们将那烧焦的尸体抬起,放进一布袋里,接着,便朝远处跑开。

    孟漓禾倏地站起身:“我们追过去。”

    然而,宇文澈却一把将她抓住:“我们几个人目标太大,不如先回去,我派暗卫跟着。”

    孟漓禾皱了皱眉,明显有些不甘心。

    苏子宸也点了点头:“此事的确不宜打草惊蛇,你和神医都不会隐藏气息,很容易暴露。”

    “对,回去吧回去!”神医也在旁边附和道。

    孟漓禾终于点点头。

    表哥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确还不能草率插手,只能暗暗调查。

    因为她总觉得,这会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虽然至今还没有清晰的想法,但不管是当地百姓们的疾病,还是那不得入山的说法,都让她们无法坐视不理。

    所以这件事,他们是管定了。

    既然这样,如今也只好先回去了。

    说不定,静下心来想想,会有一些新的想法。

    因此,也终于点了点头,随几人一起悄悄回到客栈。

    而因为某人每次沐浴都必嘿嘿嘿的恶行,孟漓禾早在前两天便已经严令禁止共浴这一美好的行为了。

    虽然,每每这个时候,覃大王爷都表示出极大不情愿。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晚他还是极其沉默的。

    从叫了水进来,两个人分别一前一后沐浴,到完毕,全程并没有过分的举动,甚至都没有以往玩闹的话。

    而孟漓禾因为一直在回想着那最后在谷地里那奇怪的感觉,所以也没注意到有什么异样。

    直到,两个人一起躺倒在床上之后。

    孟漓禾忽然觉得好像少点什么。

    咦,是少了什么呢?

    忍不住扭过头,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宇文澈,顿时脑中一闪,她终于知道少了什么。

    是少了宇文澈的拥抱!

    这段日子,他每晚都是紧紧抱着自己睡的,所以已经颇为习惯。

    如今没有他的相拥,竟然不习惯到觉得少点什么了么?哭瞎。

    不争气啊!

    然而,与此同时,却也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今天的宇文澈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好像就一开始出客栈的时候,主动牵自己的手了,后面,好像都是自己主动吧?

    似乎,他好像脸色一直不怎么好呢!

    孟漓禾仔细回想着,难道自己是有什么事惹他不开心了?

    好像没有吧……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加上反正没他抱着也有点睡不着,孟漓禾干脆朝他凑了凑,轻声道:“澈。”

    宇文澈睁开眼:“怎么了?”

    孟漓禾瘪瘪嘴:“应该是我要问你怎么了吧。”

    宇文澈明显一愣,接着对她微微一笑:“没怎么,睡吧。”

    说着,又再次闭上了眼。

    孟漓禾眉头终于拧起,什么时候这男人也学会口是心非了?

    没怎么才怪吧!

    所以,这一次干脆一只腿往他身上一压,严肃道:“说,到底怎么了?”

    宇文澈再次睁开眼,对于她的动作有些无奈。

    他们已经第三天没有那啥了,这种动作是在考验他的耐力吗?

    眼看他没有说话,孟漓禾终于有些急了:“澈,是我惹你生气了?”

    “没有。”宇文澈摸摸她的碎发,脸上竟然带着一丝苦涩道,“就算生气,也是生自己的气。”

    孟漓禾一愣:“到底怎么了,你说不说啊!”

    宇文澈的手一顿,接着,直直的望向她,半晌才开口:“小雨,你喜欢温柔的人,对不对?”

    孟漓禾一愣,温柔的人?

    宇文澈干嘛忽然提这个?

    再联想到他方才说对自己生气,孟漓禾机智的小脑瓜顿时意识到,难道,他是觉得自己不够温柔?

    而机智的孟漓禾,面对这种情况,立即机智的回答:“我喜欢你。”

    因为她坚信,男人也会有偶尔敏感的时候,这种时候,也是需要哄的!

    更何况,她并没有说假话呀!

    宇文澈听到此话,果然心神荡漾了一下,不过还是无奈道:“傻瓜,我知道你喜欢温柔的人,不然你也不会感慨了。”

    孟漓禾脑子里顿时警铃大作,等等,她感慨过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