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7章 火烧僵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敢问这个情况持续多久了?”神医自进来就一直默默检查,此时才开了口。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就是近几年的事,尤其是今年,村子里开始陆陆续续的死人,我那可怜的儿子也是前两个月去的,你们说这山神的惩罚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说起来已经一直请道士驱鬼烧僵尸了,可是怎么还不行呢……”

    老妇人说着,开始低低的哭起来,听的人一阵揪心。

    孟漓禾愣了愣:“一直都在驱鬼烧僵尸?”

    “是啊,自从有了僵尸从山脚下那个村子跑出来之后,就来了个道士。那道士很厉害,僵尸本来不会死,但他在村子里做了法,僵尸一进村就倒下,之后他便会火烧僵尸,他那个法术可以让僵尸自己烧毁,我亲眼见过。”老妇人越说越离奇,但是眼神里却有许多笃定。

    孟漓禾不由冷笑,僵尸出现就来了道士,倒是凑巧的很嘛!

    她才不信真有什么可以做法的道士,多半也是过来骗人的,所以接着问道:“那在他来之前,你们亲眼见过僵尸吗?”

    老妇人摇了摇头:“我没有见过,但是邻居们有人见过,听说长着很长的獠牙,见人就咬,打也打不死。”

    孟漓禾眯起眼,竟然还有獠牙?

    这件事当真是越说越玄乎了。

    看来,今晚她们一定要赶紧过去瞧瞧了。

    而孟漓禾询问的期间,苏子宸已经写好一张药方,而且想来是为了尊重神医,特意给他过目,等他点头后,才交到老妇人手中。

    “大娘,明日记得去药房抓药。您和孙子的病,现在还并不致命,用药可以控制住,断不可再拖了。”

    老妇人一愣,顿时感动不已,但却也没有马上答应,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

    “这是五十两银子,你即便不报希望也可以尝试。”身边,宇文澈忽然递过来一张银票。

    孟漓禾不由惊讶的看向他。

    知道他不懂医术,所以一直沉默没有开口。

    却没想到,他也在尽自己的心来帮忙。

    心里不由暖暖的,她爱的这个男人其实是很有爱心的,只不过不善于表露而已。

    那老妇人更加愣住,拿着银票的手都在颤抖,接着竟是拉着小孙子一同跪下,直接冲着他们磕起头来:“恩公,你们都是好人啊!”

    她虽然迷信,但是如果能救孙子,哪怕是一丝希望也要试试。

    可是儿子去世,儿媳卧病在床,她这个一只脚都已经踩进棺材的人,根本没有过多的力气赚钱。

    这几个月都是靠着之前的积蓄,再偶尔卖几个馒头营生的。

    这五十两银子,足够他们过上很多年了,如果她们还有机会活的话。

    此情此恩,怎能不从心里感激?

    只是,被一个如此年老的人下跪,即使是受惯了人跪拜的宇文澈,也难免心生不忍。

    只不过,在他还没开口之前,孟漓禾已经将老妇人和小孙子扶起,温和的说道:“你们是殇庆国的子民,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宇文澈的眼眸闪了闪,波光里盛满无限温柔。

    老妇人有些不太懂这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连连道谢。

    而既然惦记着火烧僵尸之事,几个人也不能再多留太久。

    所以,告别了老妇人,四个人便很快出来。

    不过,方才在屋里不方便说,孟漓禾一出来就赶紧问道:“师傅,你方才问多久了,可是有何想法?”

    “不错。”神医点点头,“导致这种肾病的原因,大多因为饮食,而如果近几年才发生,说明并非饮食习惯的事,所以我怀疑是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我也是这样认为。”苏子宸也在一旁接过话,而如果大面积的发病,最有可能的是……”

    “水。”孟漓禾直接接道。

    几个人想法完全一致。

    “我明天派人去调查。”宇文澈开口道。

    孟漓禾点点头,她知道,宇文澈即便随身没带几个暗卫,但他势力颇广,要调查事情还是很容易的。

    不由主动拉住他的手。

    这个男人总是做她强大的后盾,真好。

    而一旁,神医简直嗤之以鼻。

    并且觉得自从两个人圆房以后,自家徒弟更是让他没辙了。

    这么主动可还好?

    真是便宜了那个臭小子了。

    这几日看他练神功就来气,这是吸取了多少他徒弟的精华?

    他徒弟人都瘦了。

    所以说神医老先生,你确定这话没有说反?

    护犊子心态虽然要有,但这种睁着眼说瞎话也是不可取的啊!

    毕竟,覃大王妃最近气色那是相当好,整个人都感觉亮起来了。

    只有苏子宸依然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永远挂着一抹淡笑,宠辱不惊。

    这也一度令神医十分气愤。

    怎么看起来比他还要不食人间烟火。

    这才多大,就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了!

    真是够了!

    总之,在苏子宸的淡定,神医的暴躁,以及孟漓禾和宇文澈两人旁若无人的甜蜜中,几个人终于找到了那所谓的西谷。

    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那片凹地中,竟然站着许多人。

    不过也好,这样他们就可以趁机混进去,不被人发现。

    几个人悄无声息的混入人群,接着,便安静的等着。

    只见前方,一个人站在用木架支起的高台之上,此人身穿一身道袍,留着长至脖下的胡须,手持一柄长杖,杖的一头挂满长穗,看上去倒真有那么点样子。

    夜风将他身上的道袍扬起,在人们屏气凝神下,呼呼作响。

    “神道,时辰已到,开始吧!”围观的人群前,一个领头人忽然喊道。

    接着,便只见那道士忽然扬起手中的长杖,指向夜空中月亮的方向,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之后,另一只手开始晃动,在空中画着奇怪的图形。

    忽然,这只手一停,朝着长杖一指,接着,从长杖的这头一直划向长穗,之后,猛的将长杖一个扭转,刷的朝前方的地上伸了下去。

    “呼!”一束火苗窜起。

    孟漓禾不由朝地上看去,只是这一看,却当真是吃了一惊。

    因为那地上,赫然燃烧的是一具尸体,而且,脸色苍白的瘆人,眼睛向下凹陷,周围黑黑的眼圈,嘴巴里伸出两颗尖利的獠牙!

    好在孟漓禾是法医出身,对于尸体并不惧怕,只是方才那道士的行动太花哨,并没注意到地上还有具尸体,所以,免不了的还是微微有所反应。

    身边,宇文澈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轻声在她耳畔说:“别怕。”

    最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却让孟漓禾不由怔住。

    她自学医以来,到如今可以眼皮不眨的对尸体进行解剖,从在军队训练,到变成出色的刑侦师。

    这么多年,一点一滴走过,没有怕过是不可能的。

    只是,她都是在拼命对抗自己的惧意,让自己无所畏惧,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陪在她身边对她说“别怕”。

    这也是生平第一次,让她觉得,“怕”这个字眼并不是那么需要排斥,如果有人可以依偎,那么就算恐惧也是好的。

    所以,嘴角一勾,轻声对他说:“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宇文澈一愣,嘴角的弧度也开始加大。

    媳妇真的越来越会说话了。

    所以,前面在烧着可怕的僵尸,后面还有人在此情此景秀恩爱。

    这滋味,当真是酸爽无比。

    不过,除了新加入的贴身暗卫艋之外,其他人都淡定自若,该干嘛干嘛。

    只有他,简直目瞪口呆,一瞬间又开始诗兴大发!

    这几天创作的诗简直可以作成诗集,说不定也能像话本和画册那样畅销。

    真是对自己的水平一无所知,可怕。

    而不管宇文澈和孟漓禾气氛再怎么好,整个人群的气氛都是相当严肃而凝重的。

    那火苗很快燃遍尸体全身,而忽然,只见那道士端起一只装满清水的碗,接着用嘴含住一口,之后猛的朝尸体喷去。

    “呼啦!”尸体很快燃起熊熊火焰。

    接着,道士竟然将整个碗的水朝着尸体全部倒去。

    火焰更加加大,顷刻间,整个尸体都燃烧起来。

    “烧僵尸驱恶魔!”领头人带头呐喊。

    很快,人群中,所有人都举起一只手上下晃动,跟着这个声音大喊起来。

    倒是气势雄伟,响遍整片谷地。

    尸体慢慢燃烧着,道士也从上面的高台上一跃而下。

    对着领头人捋了捋他那长长的胡须,将长杖一挥,放于另一只手上才道:“村长,法事已做完,那贫道就先行告辞了。”

    孟漓禾在后面悄悄瞧着。

    原来这个人还是个村长。

    只见村长十分恭敬的鞠了个躬:“大师慢走。”

    一行人便随着村长目送道士而去。

    之后,也便不再管那即将燃烧尽的僵尸,也开始纷纷散去。

    而为了避免引起什么怀疑,宇文澈等人也一同就着人群退了回来。

    不过,却也在人全部散尽之后,默契的一同又回到了原地。

    因为不止是孟漓禾不信,这四个人之中几乎没有谁是相信方才那所谓的法事的。

    看起来是真的很玄乎,可也正是因为太玄乎了,反倒让他们觉得更加不相信。

    然而,待他们回到方才那处地方,靠近那具方才被烧的僵尸时,却不由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