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章 当众出丑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嘭,梆,噗,咚咚,哔儿……”

    响屁如礼花绽放,锣鼓齐鸣,好不生动感人。

    顿时,臭气已经不甘于混迹在前厅,毫不客气的涌向了宇文澈站立的前院。

    一时间,堪比掏大粪现场,恶心无比。

    众人脸色立即铁青,又不敢伸手去捂。

    只能狠狠的瞪着那背对着她们的罪魁祸首。

    心里都在忿忿的想着,这个女人,今天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覃王干脆逐出门算了!

    “二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王府都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

    忽然,一声极为不满的声音响起。

    宇文峯夸张的捂住鼻子,说完还赶紧捂住嘴巴,那样子看上去,生怕那臭气从口中涌入一般。

    宇文澈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看都没看宇文峯一眼。

    “你若是觉得招待的不错,就多吃几口。”

    宇文峯立即夸张的弯下腰,做出阵阵干呕的声音。

    孟漓禾嘴角一抽,这个五皇子还真是个活宝!

    不过,倒是合她的胃口。

    她现在就是需要人来夸张表演一番。

    不然,干听着这声音实在是太无聊啦!

    然而似乎是为了应征她的心思,只听赵雪莹处,“kucha”一声。

    之后,黄色的汤汤水水,里面还混着些未消化完全的黑渣从衣角底下流出。

    只是,赵雪莹却依然低着头,因发丝挡住了眼睛,只看得到半张脸,但那半张脸上,却没有任何其他的羞愧,反而看起来好像……很爽。

    众人赶紧齐齐退后,他们坚决不能让那在地板蔓延的黄色汤汁留到自己脚上来!

    孟漓禾满意的看完这一切,自然不会让这浊气污染自己眼前的空气和脚下的土地。

    赶紧转过身,两步上前。

    对着冷冷盯着她的宇文澈和此时真的在干呕的宇文峯微笑的开口:“见过王爷,见过五皇子。”

    宇文峯赶紧压了压胸口,抬头对着孟漓禾回了个微笑。

    他今日,可是来谢她恩情的。

    虽不知这个女人在作什么,但是,绝不能拆她的台!

    “孟漓禾,你最好和我解释一下,你在做什么!”

    一旁,宇文澈冷冷的丢下一句。

    雪莹那个样子,十分反常。

    她就不信,这个女人没有做过什么。

    孟漓禾却装作一脸不解:“王爷,我刚刚在接旨呀!你方才,没有遇到福公公吗?”

    宇文澈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一字一句的说:“孟漓禾,别挑战我的耐性。”

    “二哥,我说你这也太凶了吧。对待女人怎么能……”

    一旁,宇文峯忍不住开口,却在接触到宇文澈冰冷的视线后怏怏收了口。

    算了,得不到美人心,又不是他的事。

    只是,这么一句未完的话,却令孟漓禾大为赞同。

    男人嘛,对待女人就是该温柔如水,怜香惜玉的。

    天天冷着脸有个什么劲!

    像个冰块一样!

    这个五皇子,简直说出了她的心声!

    这么想着,不由感激的望向宇文峯,大大的眼睛闪着,还调皮的眨了下眼。

    大有一副,你的意思我懂的含义。

    然而,接触到视线的宇文峯却有一瞬呆住。

    心,似乎有些不规则的跳了一拍。

    于是赶紧别开眼看向别处。

    这个女人,难不成果然会摄魂……

    孟漓禾却完全没有发现别人对她的小猜想,只是对着宇文峯眨完眼后,便再次看向了宇文澈,非常无辜的说道:“王爷,我知道你没什么耐性,不过,你不如问问你的管家,或者在场的这所有人?看看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宇文澈冷冷的审视了孟漓禾片刻,这才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下人最前列的管家,却见管家飞快的朝他点了点头。

    将视线重新投回孟漓禾身上,声音隐隐透露着不耐。

    “孟漓禾,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知道,就算你不说,本王也一定可以查得出。”

    “哎。”孟漓禾轻轻的叹了口气,“王爷,我做没做什么,我想问问你的表妹就知道了。”

    说着,转身再次走回了赵雪莹的面前。

    淡淡的扫视着眼前低着头之人,只有她知道,如今这个赵雪莹已经被自己诱导成深度睡眠状态。

    轻了轻嗓子,孟漓禾大声询问道:

    “赵雪莹,本王妃现在问你,你为何会拉肚子?”

    赵雪莹很快开口:“因为我吃了腹泻之药。”

    众人立即目瞪口呆。

    这个赵雪莹,神经病不成?

    竟然自己吃泻药,丢自己的人?

    却听孟漓禾直接问出了众人所想:“那你为何吃腹泻之药?”

    赵雪莹又一次回答:“那原本是给王妃准备的药,只是换了座位……”

    此话一说,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陷害别人,反被害?

    孟漓禾不再提问,而是转过头微笑着看着宇文澈。

    宇文澈眯了眯眼,看向赵雪莹身后,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的丫鬟小玉。

    “说,怎么回事?实话实说,还能饶你一命。”

    小玉吓得一把跪下,虽不知今天主子是怎么回事,为何自己全招了,但既然如此,她也不敢再隐瞒。

    立马将今日,从孟漓禾敲门,直到方才的所有事一股脑全部说出。

    直到发现宇文澈的眸子越来越深,身上散发的冷气越来越足,才堪堪住了口。

    众人却将这新王妃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起来,覃王府要整治一新啦!

    “王爷,我没说错吧?这到底是我做了什么,还是你这宝贝表妹做了什么?”

    “来人,将这丫鬟拉下去,五十大板,逐出王府。”

    宇文澈没有理会孟漓禾,而是冷冷吩咐着,丝毫不顾及丫鬟声嘶力竭的哀求。

    心头,昨日浮出的内疚和今日涌现的怒意交织。

    看来,他是太纵容他这个表妹了。

    虽知孟漓禾想来用了一些手段,让赵雪莹说实话,但却追究不起来。

    因为,若不是她够聪明,想来,今日出丑的便是她。

    “来人,将表小姐……”

    “王爷!”

    眼见宇文澈要对赵雪莹做出处理,孟漓禾赶忙叫住。

    不管是重惩,还是小罚,她如今的事还没做完。

    宇文澈冷冷的看向孟漓禾,那目光中带着点点威胁。

    这个女人,最好懂得适可而止。

    然只是孟漓禾却丝毫不被这威胁影响。

    仍旧继续开了口,只是,这一次,脸上却换上了严肃的神情。

    “王爷,我还有话要问!”

    没有同意,也没有阻拦,宇文澈似乎默认着这一切。

    孟漓禾随及重新转回身,冷冷的对着赵雪莹问道:“我问你,本王妃从风邑国带过来的嫁妆在哪?”

    “在我的院子。”

    孟漓禾看了一眼宇文澈。

    虽只是轻微的皱眉,但依然被她捕捉到了。

    嘴角扬起一抹笑,回头继续问道:“为何在你的院子?”

    赵雪莹忽然激动的说:“因为,王妃被劫,说不定回不来,嫁妆自然是王府的!”

    孟漓禾冷冷一笑:“那王妃回来了,为何不送还?”

    “因为……”赵雪莹轻轻一顿,即便在睡梦中,那嘴角也随着说话扬起,“因为我才是这王府管家的,她的东西就是表哥的东西,表哥的东西,随我管。”

    众人再次哗然。

    因为他们全部站在赵雪莹身后。

    完全看不到赵雪莹的脸。

    方才见她那般清醒的承认罪证,还以为她是被王妃抓到证据,所以坦白从宽。

    但是现在,居然敢当着覃王的面说这么狂妄的话。

    联想到她刚刚屁滚屎嘣的情况,只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是疯了!

    因为只有疯了才可以解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而孟漓禾却不动声色的看向宇文澈。

    薄薄的双唇只吐出两个字:“是吗?”

    到了此时,宇文澈怎会还猜不到发生的一切?

    想来,这一切是他昨天出府救孟漓禾的时候发生的。

    而他回来又快半夜,估计下属并没把这种小事报给自己。

    却没想到,仅仅一个早上,赵雪莹就被孟漓禾整的这么惨。

    不仅修理了她的丫鬟,回击了她的本人,还将她那些不得见光的事通通摆在了府上所有人的面前。

    今日,他的确无心包庇。

    但她却还是将了自己一军。

    如今,他即便有心包庇。

    当着所有人,怕也是不成了。

    这个女人,当真好计谋!

    一旁的宇文峯再次沉默的看着孟漓禾,一如那日在皇宫,她为自己的母妃,据理力争时那般,只是,却似更移不开眼。

    他刚刚发誓要保护她,她便被人抓走。

    即便自己动用所有的能力帮二哥探到消息,救回了人,但听到她竟然险些自杀……

    更是忍不住一大早便来看看。

    然而,这才一个早晨,她又面临着这般屈辱!

    只不过,却再一次用她那无比聪明的头脑,帮自己漂亮的反击。

    这一刻,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当真是……漂亮至极。

    “来人,将莹雪阁,所有王妃的嫁妆全部搬回原位。”

    没有直接回答,宇文澈却用行动否定了方才赵雪莹说的话。

    管家几乎老泪纵横,他看着长大的覃王,终于肯对一个女人妥协了!

    还是个这么出色的女人!

    终于可以欣慰了!

    至于那个表小姐……

    虽懒得理她,但看覃王竟也是骑虎难下,于是还是勉强的给覃王制造个台阶下。

    “王爷,表小姐如今这样,是不是送回莹雪院?”

    覃王点了点头。

    嫌弃的看了一眼依然跪在那里低着头的赵雪莹。

    “送回莹雪院,听候发落。”

    却听孟漓禾再次大声开口:“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