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6章 奇怪的村庄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夜晚的街道,果然人烟稀少。

    虽然不是城镇,但还没有到入睡时间,各家各户的门都已经紧闭,的确是很不寻常。

    看起来,确实如那个店小二所说,大家都在惧怕所谓的僵尸吧?

    只是,他们还不知道所谓的火烧僵尸在哪,得找个人问问才行。

    孟漓禾一行四人都在仔细探望着。

    终于,孟漓禾眼前一亮,指着前面一处尚未关门的打铁铺子道:“那里有个人。”

    宇文澈闻言望去,只见一个男人背对这边,正在拿着铁锹干活,所以朝着孟漓禾点点头,接着,便朝那人走过去,虽然依然拉着孟漓禾,但是也下意识将她护在身后。

    基本上,这也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任何陌生人,都要他来先接触一下才放心。

    毕竟,谁知道会不会是看起来平常,其实是深藏不露之人。

    所以,他也如以往般,带着警惕而审视的目光,对那男人问道:“请问,哪里有火烧僵尸?”

    “啪嗒。”正拿着铁锹的男人,听到这清冷的声音,下意识一回头,对上的就是深夜里,宇文澈那本就清冷的脸。

    而这一声响,让宇文澈的脸更加严肃了不少,眼睛也不由眯起,防备他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动作。

    而偏偏宇文澈还比他高了不少,朝上望去,月光映在身后,恰好是背光,脸上的面容看的并不是很清,但却看得出阴冷至极,只觉得顿时恐怖异常。

    “啊!僵尸!”男人立刻吓得捂住头,朝铁铺里跑进入,接着“嘭”的一声的关上铁铺的门。

    “……”宇文澈目瞪口呆,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抓住他。

    “噗。”孟漓禾非常没有良心的笑出声。

    不过想到方才男人的样子,想必吓得不轻,还是走上前对着里面喊道:“这位师傅,你误会了,我们只是问路的。”

    然而,里面却再没有任何动静。

    孟漓禾只好耸耸肩,算了,再喊下去可能更怕。

    宇文澈脸色很差。

    竟然把他当做僵尸,恨不得把他踩扁!

    孟漓禾赶紧努力收回笑意。

    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吐槽,这家伙,怎么一对别人就自动变回冷酷模式呢?

    要是拿出平日对她的一点点样子,也不至于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吓成这样。

    不过,让一个王爷问路,也真是为难他了。

    所以,主动拉拉他的手,安抚道:“是他胆子太小了,走吧,换个人问问。”

    “嗯。”宇文澈这才脸色缓和不少,同孟漓禾一同向前走去。

    所以说有时候,男人也是要哄的嘛!

    孟漓禾偷偷回头,朝着师傅和表哥眨了眨眼。

    两个人均是无奈摇头,在后面跟上。

    而等到再次遇到人时,这一次不用孟漓禾说,宇文澈也没有上前。

    因为这次遇到的是个老妇人,那胆子不用说,肯定更小。

    苏子宸微微一笑,主动走过去。

    “大娘,敢问您可知道,西谷在哪里?”

    其实方才的店小二说了这个地方,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路而已。

    老妇人听到这个地方明显也是面露惧色,然而看到苏子宸那温润如玉的面孔,还是说道:“小伙子,那地方很恐怖,还是不要去的好。”

    “没关系大娘,我们有武功,您就告诉我们就可以。”苏子宸耐心解释着。

    老妇人这才又看了看他身后几人。

    果然看起来气质不凡。

    想了想还是偷偷说道:“这条路一直走,第三个胡同左拐,然后再一直走到尽头,那边有个土坡,土坡过后有片凹地就是了。”

    苏子宸温和一笑:“多谢大娘了。”

    那老妇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小伙子。那边有僵尸,你们还是小心些好。”

    “放心吧大娘。”苏子宸抬头道谢,只是看到她那明显非正常人的脸色时,却是眉头一皱,“大娘,你可是身体不适?”

    孟漓禾和神医闻言,也凑近一些,仔细朝老妇人瞧去。

    只见老妇人脸色很黯淡,即使是在这并不怎么清楚的夜光下,也是很明显的比常人要黑上许多。

    但是却又不是单纯的肤色黑,而是黑的十分不正常。

    老妇人一愣:“小伙子你还会医术吗?我啊,大概活不了多久了,就是可怜了我那小孙子,才八岁啊!我儿子已经得病去了,儿媳也生病起不来床。我这要是也去了,他可怎么是好啊!”

    老妇人说着就掉下了眼泪。

    几个人不由对视一眼,纷纷皱起了眉。

    竟然还是家族性的疾病么?

    医者仁心,看到病人没有不救的道理。

    更何况,这里一下子有三个学医之人。

    反正按照方才店小二所说,现在距离火烧僵尸还有一段时间,他们也干脆打算留下来,先看看这家人的病情再说。

    “大娘,刚巧我们略懂些医术,可否让我们仔细看看你们的病情?”苏子宸温和的询问道。

    老妇人面露惊喜,接着却又黯淡下来,但还是说道:“几位能为我们看病自然是好,不过这里的大夫都无能为力,因为这其实是山神降的灾难啊。”

    孟漓禾不由无语。

    这里的老百姓到底怎么回事啊?

    先是相信僵尸妖术,现在又说是山神。

    这封建迷信真的是好可怕啊!

    苏子宸的面色也有些凝重,不过还是耐心劝道:“大娘,无论如何,还是让我们诊治一下吧,多一点希望也好啊。”

    “也对也对。”老妇人闻言点点头,赶紧说着,“那几位快快里面请。”

    苏子宸躬了躬身,在老妇人身后走进。

    孟漓禾不由轻轻感叹:“表哥就是温柔啊……”

    接着,也拉着宇文澈赶紧追了过去。

    老妇人所住的房屋只有两间。

    孟漓禾不由从屋门外向内打量着,屋子里面略微简陋但却比较干静,只是,东西显得有些杂乱。

    想来,这老妇人已经在尽力打扫,只是自己年事已高,又要照顾病人,估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床头边的柜子里,燃着一盏快要燃尽的油灯,整个屋子昏暗无比。

    不过,孟漓禾也能清楚的看到,床边站着一个小男孩,正在怯生生的看着他们。

    想来,这便是老妇人口中那八岁的孙子吧,而那床上之人,应该就是她的儿媳。

    看不清那儿媳的状况,但是,这个小男孩的状态却可以看到。

    乍一看,与常人无异。

    但是那张脸,却有着与身体不一样的比例。

    孟漓禾心里一惊,这孩子的脸,怎么会这样浮肿?

    “请进吧,屋子里有些脏,请各位不要嫌弃。”老妇人站在屋内招呼着,看着自己的屋子与这几个人的气质实在不相符,忽然间就多了些局促。

    虽然不知道他们来路,但也知道一定是非富即贵。

    苏子宸却淡淡一笑,直接跨了进去:“很干净。”

    老妇人点点头,眼角有些湿润。

    征得老妇人允许,四个人先后来到床边。

    只是朝着这床上之人望了一眼,几个人顿时都愣住。

    因为这床上的女子身形消瘦的异常,最主要是,那张脸,根本不能用暗沉来形容,那根本就是发黑!

    如果说老妇人那张脸只有大夫可以看出黑的不正常,她这张脸,真的任谁都可以看得出。

    简直就像是体内藏着许多毒一样。

    孟漓禾心里一紧,一个念头不由涌入脑海。

    眼看着表哥号脉完毕,视线朝下肢看去。

    孟漓禾主动开口道:“大娘,我可以检查一下您儿媳的下肢吗?”

    毕竟,此人是女子,表哥和神医检查起来到底不如她方便。

    老妇人自然不会拒绝。

    而苏子宸与神医干脆请小男孩坐下,为他号脉等,之后同样也为他检查起下肢来。

    几个人分头行动,最后,孟漓禾又为老妇人也同样检查了一遍。

    接着,三个人对视,不约而同说了一句话:“肾脏。”

    老妇人一听,立刻点头道:“没错,之前的大夫也这样说。”

    苏子宸面色凝重:“肾主排毒,这是体内毒素无法排出所致。只是,怎么会一家人都这样?”

    孟漓禾也不解:“也不会是家族病,任何家族病,也最多是祖孙三代如此,没道理这个女子也是同样的病。”

    “不是家族病。”老妇人闻言也赶紧说道,“我们这个村子大多数人都这样,就是得罪了山神,山神发怒让鬼怪来降灾啊!先祖们都说雪龙山不能随便侵犯,那些人还要动土,作孽啊!”

    几个人均是一惊,竟然整个村子都是如此?

    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单纯的肾病,病本身并不会在家族内遗传,更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染。

    所以这种大面积的肾病,实在不正常。

    孟漓禾此时终于可以理解,为何这些村民们一直认为是山神作怪了。

    古代没有那么先进的科学技术,但凡解释不了的事,最后肯定都由鬼神来解释。

    其实,如今这个情况,按现代医学来说,这个老妇的儿媳其实就是肾衰竭。

    而这老妇,恐怕就算还没到肾严重衰竭的地步,也已经肾功能不全了。

    只有这小孩,如今大概是发展到肾炎的阶段,还没有那样恶化而已。

    虽然并不能靠仪器和化验来确诊,但看病症也是十有**。

    无论如何,这些都是可以用现代医学来解释的。

    只是,她如今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整个村庄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