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5章 王爷收敛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宇文澈轻轻的唤道。

    后背上贴着他灼热的胸膛,孟漓禾就算方才再“无所畏惧”,经过方才那暧昧的空气流淌,此刻,也是脸红的异常。

    他们就算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一切,但也是昨晚而已,而且,那还是在晚上烛火熄灭之后。

    哪里像现在这样烛火通明,光是想想都让人脸红心跳。

    “嗯,干嘛?”孟漓禾佯装淡定的接道。

    宇文澈却忽然一声轻笑,接着,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低响起:“我想练功了。”

    孟漓禾一愣,不由诧异的侧头看向他:“你不困?”

    她可是记得,这家伙昨晚一宿没睡,而且白天也完全没睡,到底哪里来的这种精神啊!

    宇文澈嘴角更加上扬:“你这个样子在我面前,我哪有心情睡觉?”

    孟漓禾脸上顿时更红,无语的看向他,所以,怪我喽?

    是谁非要一起洗澡的?

    而且,你眼睛往哪看?

    孟漓禾一把捞起水中的毛巾,挡在自己胸口,强装平静道:“那你就快洗,洗完爱怎么练怎么练!”

    “好。”宇文澈眯了眯眼,接着,竟然真的放开孟漓禾,独自洗了起来。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

    然而,眼睛却感觉没地方看了。

    天哪,这家伙洗个澡要不要这么sexy啊!

    那八块腹肌什么的真的太犯规好吗?

    她现在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根本又是栽在他手里了。

    明明是想惩罚他的,怎么好像自己也被惩罚了呢!

    啊啊啊,手都要管不住!

    很想摸一把!

    “我的王妃,你再这么色迷迷的看着我,我更想练功了。”宇文澈大大方方的坐在孟漓禾的对面,笑意吟吟的看着她。

    “你想练功和我到底什么关系,等下……”孟漓禾方才是下意识提问,然而问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宇文澈,你说的想练功根本不是字面意思吧!”

    “噗。”孟漓禾的表情实在太可爱,宇文澈再也没办法装下去,这一次,直接正面靠近她道,“我要练功,必须阴阳调和,所以,你也可以理解为字面意思。”

    孟漓禾:

    她就知道这家伙不可能这么正直!

    竟然给她用暗语!

    太坏了。

    然而,还在她呆萌之际,宇文澈忽然将她拦腰抱在自己的腿上,与自己正面相对。

    孟漓禾几乎被吓了一跳,各种感觉交织,下意识推开他道:“你干嘛?”

    宇文澈嘴角一勾,烛火下,那张脸魅惑无比。

    “是谁说,我想怎么练就怎么练的?”

    说完,完全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直接低头吻了下来。

    手下也微微用力,将怀里的人,紧紧靠向自己。

    很快,水声如浪花击打般响起。

    各种不可控制的声音也从口中溢出。

    在这个宁静的初夏之夜,显得格外动人。

    屋外,夜和胥默契的退开一些距离。

    方才正在交谈的话也停了下来。

    毕竟,一块听墙角这种事,怎么都是件有点尴尬的事。

    虽然做暗卫这都是难免,但是,总会窘迫的啊!

    尤其是相对脸皮薄一些的胥,此时更加觉得不自在。

    不过,一般越不自在的人越想装的很自在,尤其是在那个看起来真的很自在的人面前。

    所以,他对于此事佯装淡定道:“王爷真会玩啊!呵呵!”

    胥:

    竟然想和他讨论?

    感觉你也很会玩啊!

    所以,挑了挑眉道:“你喜欢?”

    胥一愣,这是什么诡异的回答!

    然而,是自己挑起来的话题。

    更何况,他知道很多兄弟不仅会讨论一些私密问题,还会结伴去喝花酒呢!

    虽然他才不会去那种地方,但是他也是男人,怎么能怕讨论这些?

    所以,揣着的确有点怕的心,故作淡定的回道:“还行吧,应该很刺激。”

    夜身形一晃,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他没听错吧?

    这个胥,真的是看不出来啊!

    竟然斯文清秀的外表下,装着一颗火爆内心。

    胥被他看得越发窘迫,难道,自己说错了?

    所以干脆问道:“你呢?”

    夜回了回神,轻咳一声道:“我也觉得不错。”

    “哦。”胥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避开了夜的视线。

    心里却在嚎叫,好像真的不适合和夜讨论这些啊!

    觉得特别奇怪怎么破?

    而夜则一脸深沉,嘴边却带着莫名的笑意,看得胥更加毛骨悚然。

    之后,便是诡异的沉默。

    胥决定打死也不再说话了。

    而相对于这两个人,苍则淡定很多,因为灵感已经给了他创作的火焰!

    他需要宁静思考!

    艋却简直要上蹿下跳起来!

    嗷嗷嗷,做了好多诗,但是没有人听!

    这个苍又不理自己,甚至眼睛都不睁开一下,怎么办!

    谁能懂这找不到知音之苦!

    然而,不管他们几个人在外面多不和谐,屋子里一直很和谐。

    过了许久,那潺潺的水声才停了下来。

    几个暗卫同时松了口气,默默回到原位。

    刚刚感慨这王爷体力可真不一般,就听到床榻摇曳之声再次响起。

    顿时虎躯一震,又默契的退了回去。

    看来他们还是老老实实保持远距离就好。

    而某王爷则亲自用身体证明,他们的决定多么正确,以及什么叫做红烛摇曳到天明。

    总之,孟漓禾这一次是被抱着进的马车。

    而她没有力气到,连装都不想装一下的走上马车。

    因为实在太困太乏,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爱咋咋滴吧!

    现在,就是睡觉最重要,天塌下来也要先睡觉。

    睡醒了再找这个臭男人算账!

    于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孟漓禾却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在马车里睡觉的白天。

    看得太医简直痛心疾首。

    一脸深沉的望着这个徒夫,希望他知道那个少年不知精珍贵,老来对床空垂泪的道理。

    然而,宇文澈丝毫不在意。

    反正他前面的岁月都很省。

    所以,什么叫做禁欲系男人真可怕,就是这个道理。

    因为,你唤醒了沉睡在他心底多年的洪水猛兽啊喂!

    总之,宇文澈一语成谶,孟漓禾当真睡了快一路。

    最后,还是她发现路途实在快到了,再这样下去别说爬山,估计连走都走不了了,才死活拒绝了宇文澈那走不了就背她上去的提议。

    以一句再敢不老实就分居的话,最终威胁了某个人,才得以安宁了两天,硬生生把这黑白颠倒给调整了过来。

    真是不能好。

    所以,终于在白天又开始生龙活虎的覃大王妃,果断拒绝了覃大王爷在马车上腻歪的要求,十分冷酷的与他保持距离,而头掀开车帘向外看着。

    因为这两日,他们还要路过两个村庄,才能到达山脚下。

    马车外,难得的热闹,这让感觉自己沉寂了许久,几乎与世隔绝的孟漓禾怎能不激动?

    甚至,在入住到客栈,用完晚餐后,还要出去溜达溜达。

    除去真的想走走,当然还要防止某人。

    宇文澈怎会猜不中她的心思,这些日子对她当真是有些欲所欲求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有一天也会与**这个东西挂上勾。

    但是,没办法,他太爱这个女人了,爱到真的想每分每秒都和她黏在一起。

    而既然黏在一起,那接下去的事,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当然,那也是因为他不想控制。

    不过多出去走走也好,他也该收敛收敛了。

    所以,牵起她的手,温柔道:“走吧,一起去。”

    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即使有暗卫,他也不会放心让孟漓禾离开自己的视线。

    只不过,孟漓禾却是一脸警惕:“宇文澈,我和你说,在外面你要老实点!”

    宇文澈顿时失笑:“我的王妃,你在想什么?真不知道,原来你有这么多想法呢,野外?听起来不错。”

    “你!”孟漓禾顿时气急,小粉拳立即奉上,“我叫你胡说!再乱讲!”

    一阵嬉笑打闹,真是要多甜有多甜。

    只是没多久,那小粉拳便被宇文澈大手一爪,接着嘴巴自然也被某人强制堵上好一阵。

    要不是孟漓禾及时清醒过来,后果简直不可设想!

    所以,对于这等随时都可能狼变的某人,孟漓禾完全不放心,觉得他就算出去也难保不会真的如何,所以,干脆十分心机的叫上师傅和表哥,看你老实不老实!

    好在神医和苏子宸都比较正直,完全不会想到自己存在的作用,是为了防止某些人幕天席地。

    否则,那电灯泡的滋味,也真是酸爽。

    活活让他们体验一下几千年后的电灯有多亮。

    宇文澈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他这个王妃,真的是十分有趣,而且,不像其他女人那样矫揉造作,有时候那奔放的思想,让他都招架不住。

    比如这野外……为什么感觉真的不错呢……

    “宇文澈,你到底走不走啊!”已经走到客栈门口的孟漓禾,无奈的叫着宇文澈。

    这家伙到底在奸笑什么,看起来就没想好事情啊!

    然而,还没等宇文澈回答,就听店小二忽然惊讶道:“客官,你竟然要出去?”

    孟漓禾一愣:“怎么了?晚上不能出去吗?”

    那店小二顿时露出惊恐的神情道:“前面那个村庄有僵尸,说是还会妖术,夜晚有些会跑出来,今晚就有道士要火烧僵尸呢!”

    孟漓禾却皱了皱眉,僵尸?还妖术?

    她可不信!

    而眼见她眼里怀疑,店小二再次说道:“这是真的,听说是得罪了那雪龙山的山神,所以降了惩罚,现在别说那座山,就连山脚下的村庄都不能入呢,否则都会变成僵尸!”

    四个人闻言均是一愣,雪龙山不能进?

    既然是这样,那今晚是非去瞧瞧究竟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