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4章 王爷太撩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澈,我们不是计划今日出发的吗?”孟漓禾忽然意识到这一点。

    宇文澈神色自若:“嗯,已经推到晚上了。”

    “为什么……”孟漓禾觉得自己此刻有点虚弱。

    别告诉她,这家伙对别人说她没起啊!

    “因为是私下行动,所以晚上出发比较合适。”宇文澈一本正经道。

    “真的?”孟漓禾依然一脸怀疑,如果是这样,那之前为什么定的是白天啊!

    “反正我说的,他们就认为是真的好了。”宇文澈大言不惭,十分自信。

    孟漓禾顿时语结。

    所以看样子是真拿这个理由说事的。

    希望,大家可以真的相信吧。

    不过算了,反正这些下人脑洞也很大,随他们吧。

    然而事实证明,她对下人们还是十分了解的。

    因为自从她起来一直到晚上出发,下人们便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而且那意思分明就是我们都懂。

    若是以前,孟漓禾还能坦然待之。

    但是现在,她自己做的真的与他们说的保持一致时,莫名还是十分心虚。

    所以,孟漓禾干脆吃了个午饭便又躲回屋睡觉,她实在不想看到那些八卦脸啊!

    虽然,她这一进屋可能导致他们更遐想,但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啦!

    眼不见心静!

    而且,赶夜路真的很累啊!

    然而事实上,宇文澈他们虽然是晚上行动,却也只是出了城没多久,就到了最近的客栈投宿。

    美其名曰,已经趁着夜色出城,避开了耳目,之后还是休息好,因为后面不赶夜路。

    不过孟漓禾倒也没什么意见,毕竟现在浑身感觉还是有些酸痛。

    只是,被宇文澈扶进屋,没错,就是被他强制扶进屋子,孟漓禾也是十分无语,然而当着师傅和表哥又不好发作,只好假装也拉住他,做出一副拉拉扯扯你侬我侬的画面。

    不过,神医和表哥见怪不怪,毕竟表哥也不是八卦之人,而神医还要在他面前做出长者之姿,所以两个人倒也并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

    而不管是欧阳振还是诗韵,都是过来人,大家都懂。

    夜和胥更是天天被闪瞎眼,见怪不怪。

    只有艋特别激动,一直拉着苍在那诉说他那又要忍不住作诗的心情。

    毕竟,王妃说过很欢乐的啊!

    然而,苍却跳开两长远。

    “暗卫之间保持距离,不要交头接耳。”

    因为会影响他画画!

    要知道,他又要时刻保持警惕,又要放松心神作画,这种高难度的事可再也容不得分心了。

    只有艋一脸茫然的看看另外两边,那对夫妻档就不说了,但是夜和胥明明也在咬耳朵啊!

    哪里保持距离了?

    呜呜呜,小伙伴不喜欢我,好委屈。

    那就只能靠更好的创作,来获得同伴的欣赏了!

    艋暗暗给自己打气,就是这么正能量!

    所以,尽管王爷王妃的屋门已经关上,却不能关上他创作的大门!

    而覃大王妃却在屋门关上的一刹那,看着宇文澈无语道:“澈,我没那么娇弱。”

    宇文澈挑挑眉,嘴角露出一副欠扁的笑意。

    看得孟漓禾额头直跳,不由斜眼看向他:“喂,你又在想什么?”

    宇文澈嘴角勾起:“你真要听?”

    孟漓禾顿时起了些警惕,但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一切:“说。”

    宇文澈唇角更加上扬,弯着身子贴在孟漓禾的耳边,低声说道:“那是因为想到要赶路,所以我在收敛着。不然,你就知道你是不是娇弱了。”

    孟漓禾的脸顿时一红。

    天哪这个家伙怎么越来越流氓了。

    明明平时看着挺正经的啊!

    而且你那也叫在收敛?

    她今天白天根本就是强挺着起来的好吗?

    要不然,真想睡它个天昏地暗。

    到现在全身还在酸痛呢。

    白白泡了那么久的澡。

    而且……睡一路?

    你会不会志向太远大了点?

    孟漓禾不由无语的看着宇文澈,忍不住提醒道:“咱们这一路可是要走半个来月。”

    言下之意是,你到底有多大信心让我半个月起不来床啊!

    宇文澈闻言,眉头一挑:“怀疑你相公的能力?”

    孟漓禾脸上一僵,不止因为宇文澈的语气里带着淡淡威胁,而是因为……

    你的手摸哪啊喂!

    孟漓禾脸红的拨开宇文澈不老实的手:“不怀疑不怀疑,一点都不怀疑。”

    甚至,为了做戏做全套,干脆一只手扶住腰,表情难耐道:“哎呦,我现在腰还很疼。”

    谁料,宇文澈却逗人逗上瘾,接着说道:“我的王妃,好像昨晚需要用腰的一直是我。”

    “啊啊啊!”孟漓禾脸红到爆炸,“你再说就给我出去啊!”

    “噗。”宇文澈笑的身子都在抖。

    害羞的媳妇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

    不过,这次却真的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孟漓禾一愣,脸上的热度还没退:“你去哪?”

    宇文澈脚步一停:“方才是谁说让我出去的?还没走就开始着急了?”

    你!孟漓禾顿时撅起嘴,想走就走啊谁稀罕!哼!

    然而,宇文澈却回眸一笑:“傻瓜,我去吩咐人送热水沐浴。”

    孟漓禾的心顿时猛的一跳。

    啊,宇文澈这个回眸的微笑真的好暖,话也好温柔。

    感觉自己更沦陷了怎么办?

    呜呜呜,好堕落。

    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竟然又开始小兔乱撞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而事实上,这才哪到哪。

    等到那一大桶水送过来的时候,孟漓禾才知道,小鹿乱撞算什么,心跳出嗓子都不是个事儿啊!

    所以,她哆哆嗦嗦的看着宇文澈在一旁径自脱衣,声音无力的试探着:“澈,他们是不是少送了一桶?而且这客栈好像没有屏风。”

    宇文澈的动作一停,回了孟漓禾一个眼神,里面清楚的写着:你真天真。

    “我的王妃,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必要用两个桶和屏风?”

    “当然有必要啊!”孟漓禾赶紧义正言辞的回道。

    难道以后都要在一个桶里沐浴了?

    想想就觉得那画面太那啥好吗?

    她自己都受不了,何况这个一脸危险的男人!

    “我觉得没必要。”宇文澈干脆停下手下的动作,直接走到孟漓禾面前。

    “喂,你干嘛。”眼见宇文澈的手伸出来,孟漓禾吓得后退两步。

    宇文澈向前逼近两步:“帮你脱衣服,趁着水热快点洗。”

    “等等。”孟漓禾一把按住他的手,“我们不是还在讨论少个桶的事吗?”

    “没什么好讨论的,反正该看的都看了。”宇文澈反手将孟漓禾的手按下,接着,继续行动起来。

    十分霸道却魅力十足。

    孟漓禾瞬间被他这话加动作撩的浑身发热,全身都像一朵粉红的花!

    而宇文澈不仅霸道,而且动作迅猛,三下五除二,就让孟漓禾再没有反悔的余地。

    然而,在看到那抹粉色时,却还是一怔。

    他好像有些高估了自己的抵抗力。

    其实方才真的是单纯的想和她一起沐浴的,然而现在……

    “你在干嘛!”孟漓禾现在冷的要死,也火的要死,这家伙还在那看,看什么看!

    要冷大家一起冷!

    反正她现在已经这样了,豁出去了!

    所以,战斗力也一向爆表的覃大王妃,干脆伸手将覃大王爷的衣服也扒了。

    接着,便大摇大摆的走向木桶,甚至走之前,还意有所指的朝着他某个部位扫了一眼。

    撩我?哼!

    还不知道谁更惨!

    身后,看着孟漓禾竟然主动进了木桶,宇文澈直接捂住了鼻子,好像……有些失策了。

    他的媳妇与书里写的不太一样啊!

    预想中的抱着入水,不敢直视他的眼什么的完全没有出现。

    更别说之后……

    所以说,覃大王爷最近到底在看什么书,简直不敢多想。

    总之,既然这样……

    宇文澈嘴角一勾,随后跨入桶中。

    有时候女人越不温顺,男人的征服欲就越强。

    而这种势均力敌的感觉……更棒。

    想让他退缩?

    那怎么可能!

    所以,宇文澈进来之后,便直接贴近孟漓禾,将毛巾沾了水,贴上孟漓禾的后背,非常温柔的说道:“小雨,我来帮你洗吧。”

    孟漓禾的身子顿时一僵。

    其实木桶很大,如果大家规规矩矩的,容纳两个人洗澡,还是绰绰有余的。

    所以,她刚刚打的主意就是,划清三八线,各洗各的,让他尝尝看得到吃不到的感受,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提出一起洗澡这种事。

    然而,她显然高估了宇文澈的脸皮啊!

    这家伙一进来就贴过来,到底是闹哪样?

    而宇文澈方才那句话,看起来是询问,却并没有等她回答,便掀起她背上的秀发,用毛巾温柔的帮她擦起后背来。

    孟漓禾的身子微僵,这个动作实在太暧昧,让她下意识紧张的想逃离。

    但是,宇文澈的动作太过温柔,那感觉就像在擦着一件易碎的瓷器,小心翼翼却带着怜爱,让她切实的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珍惜和爱。

    谁也不会拒绝被爱的感觉,所以,孟漓禾也不再反抗,反而将身子放缓,心情也放松,轻轻的闭上双眼。

    一时间,两个人均没有言语。

    屋内,只有轻柔的水声,和不断升腾的热气。

    以及,宇文澈那渐渐变得幽深的双眸,和越来越急促的呼吸。

    终于,宇文澈将手中毛巾一扔,将自己的头埋在孟漓禾的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