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1章 蛊神后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逍遥阁的天牢。

    孟漓禾再一次走进。

    牢内,一个男子被关在其中,此时正在草席上卧睡。

    听到动静,倏地睁开眼,看到孟漓禾时不由一愣。

    “是你。”

    “不错。”孟漓禾淡淡道,“你还认得我。”

    “那当然,你的催眠只是问了想问的问题,又没有给我消除记忆。”男子不屑的回道。

    “你懂的倒是很多。”孟漓禾冷冷的看着他,眼里并没有什么温度。

    她对于心狠手辣之人,一向不会给什么好脸色。

    男子却是一笑:“别忘了,我父亲是蛊神,母亲却是迷幽岛的人,说起来,和你算半个同族。”

    “我没有你这样的同族。”孟漓禾直接一句话丢了过去。

    对于这种为了得到内力,而对那么多人下蛊之人,她实在不愿意与之为伍。

    男子倒也不和他争辩,反倒说道:“说吧,找我何事?”

    孟漓禾冷冷一笑:“倒是聪明。”

    “不然呢?”男子眉毛一挑,“难不成,我还会以为你来放我出去不成?而且大半夜过来,看来是急事。”

    “也好。倒是省的啰嗦。”孟漓禾的确从皇宫直奔逍遥阁天牢,目前的情形,让她一刻也等不得,眼下既然挑明,干脆直接说道,“我想问你,假皇后的傀儡蛊是不是从你这得到的?”

    男子表情有一瞬惊讶,接着一声嘲笑:“她终于还是被发现了么?”

    “她死了。”孟漓禾冷冷回答。

    男子的表情一僵,双眼紧紧眯起:“你们杀了她?”

    “是她自杀的。”孟漓禾边说边观察着他的神情,在听到假皇后死的一刹那,这个人表现出来的不止是惊讶,还有一丝惊恐,所以,干脆故意补了一句道,“不过,以她的罪行,死是必然的。”

    男子的表情果然越发僵硬。

    半晌,忽然问了一个问题:“那你们为什么没有杀我?”

    孟漓禾定定的看着他。

    其实,当初之所以没有将他交给官府,也没有私自给他定罪,无非是因为想用他作为指控假皇后的人证,最后给假皇后一击。

    只是,没想到后面发生了很多事,一直没有顾得上这一茬。

    而如今,竟也不需要了。

    只是,孟漓禾现在自然不会明说,只是转而说道:“我倒是庆幸还没有杀你。”

    “那如果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你会不会放我出去?”男子听闻后迅速问道。

    孟漓禾却摇了摇头:“不会。”

    对于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她从来没想过就此放过他。

    “那我凭什么告诉你?”男子一声嗤笑,接着,笑却忽然一停,眼睛倏地看向孟漓禾,“难道,你又要催眠我?如果怎么都是死,我自然不会让你如愿。”

    孟漓禾眯了眯眼:“我可以不催眠你,但是生是死,就看你的本事了。”

    “什么意思?”男子面露不解。

    孟漓禾这才说道:“那个女人死前说,她死之后,被下蛊之人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可是如此?”

    男子一怔:“她竟然真的用了禁术。”

    “什么?”孟漓禾紧紧皱起眉,“禁术?”

    “这种蛊之间有一种将两人生死绑住之法,那便是让被下蛊之人饮下下蛊人的鲜血,之后,两个人无论谁先死,另一方都不会超过三个月。”男子说着摇头感叹,“这女人果然是疯子。”

    孟漓禾心里一沉,竟然真的是这样。

    “那如果用百斩草将蛊虫引出呢?”

    男子听闻明显有些惊讶:“你竟然连百斩草都知道。那草据我所知,还没人能制药,哦对,迷幽岛后人或许可以,不过前提是,你们那位皇上,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孟漓禾皱眉:“怎么说?”

    “因为蛊虫感应不到对方会越来越暴躁,那就会加速精血的吸收,人会越来越虚弱,如果本身身体不好,别说三个月,恐怕一个月也坚持不了。”男子倒是直言不讳,并没打算隐瞒,不过,却在后面补了一句,“不过,我有办法暂时保住他的性命。”

    孟漓禾眼前一亮,接着,也反应过来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想要什么?”

    “自然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你们回来一定随时可以将我杀死,至于想要什么……”男子顿了顿,“当然是我这条命。”

    身后,宇文澈其实一直在门外等候。闻言,终于走进,看向孟漓禾:“父皇性命要紧,他的确狠毒,但也并未致人死亡。若是有功,也可以留他一条命。”

    孟漓禾终于点了点头。

    心里却涌起许多温暖。

    因为,她爱的这个男人真的不同。

    在这种时候,第一反应是父亲的性命,而非可以趁此机会夺得的皇位。

    任谁都能想到,皇后东窗事发,宇文畴没有了倚仗,宇文澈又揭穿假皇后有功。

    加上如今他的势力范围,继承皇位几乎是胜券在握。

    如果这个时候皇帝出事,那最受益的必然是他。

    说不定,很快,就可以得到他这么多年一直为之奋斗的位置。

    然而,宇文澈却没有一丝的犹豫。

    这一点,让孟漓禾当真十分的欣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想要功成名就都没有错,但是,如果是踩着别人的尸骨而登上顶峰,那一定是不对的。

    只有脚踏实地,努力奋斗,才能真正问心无愧。

    转过头,孟漓禾朝着牢外凌霄开口:“凌霄,我要带他走。”

    因为,她要请师傅和表哥一起确认,这个男子接下来要说的,会不会是谎言。

    毕竟,天下医毒为一家,药理相通。

    可能想不到他的方法,但基本的判断却还是应该有。

    而没想到,这个男子提出的解决方法,却让几个人都大吃一惊。

    那就是,再养一只蛊。

    一只气息相同的蛊。

    不过,这一次倒也不用养在别人身上,而是由他亲自喂养,之后,每隔几日都要到皇上身边转一圈,以此,混淆体内蛊虫的感觉。

    而这个主意,经过苏子宸和神医仔细确认之后,却当真觉得可行。

    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此人需要经常进宫见皇上。

    但是,为了皇上的安全,又不能让他常住皇宫。

    只能经常在逍遥阁和皇宫往返。

    那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皇宫那边由宇文峯迅速反朝接应,逍遥阁这边由凌霄接应。

    这让凌霄简直吐血三升。

    他好不容易以为又可以出去玩了好吗?

    结果竟然要独自留下来!

    这惨淡的人生!

    以至于,让孟漓禾安抚了半天,答应这次一定会给他带那边的特产才同意,简直完全没有一点阁主的样子,十分心累。

    不管怎么说,如今的情况,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宇文澈也征得了皇上的同意,当然,此人的身份做了一定程度的隐瞒。

    毕竟,这人还事关凤岩门的事,并不方便让皇上知道。

    好在此人与孟漓禾达成了协议,也并不会乱说,而且与皇上接触时,宇文峯都会在场,自然也会省去这份担忧。

    只是,尽管暂时安排妥当,但出发找百斩草之事,却也刻不容缓。

    不过,因为这件事不可被其他人知晓,毕竟涉及到龙体,难免引发不必要的猜想。

    所以,宇文澈与孟漓禾此行,也算是秘密行动。

    因此,除了同行的神医和苏子宸,以及贴身暗卫,宇文澈并不打算多带其他人。

    然而,孟漓禾却眼珠一转:“澈,我觉得要不要多带两名暗卫?”

    宇文澈一愣:“夜胥,欧阳振和诗韵都会同行,还不够吗?”

    孟漓禾想说,当年不够呀!

    因为,缺少画师呀!

    不然连载的画册怎么继续,她自己都着急。

    然而并不能说,所以嘿嘿一笑:“我是觉得,多个人多点保护嘛!万一暗卫们只顾得谈情说爱,把我们忘了呢!”

    若是以前,宇文澈听到这种话,一定要把暗卫们叫过来修理一顿!

    敢在保护他们之时谈情说爱?

    那后果简直可怕!

    然而,自从亲自体会了谈情说爱的美好后,覃大王爷顿时觉得自家王妃考虑十分周全!

    毕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确很容易看不见别人的啊!

    这样想想,让情侣暗卫保护,当真是件值得商榷的事。

    所以,立刻点头道:“有道理,那你觉得再加几个?”

    其实孟漓禾根本就是乱找原因,毕竟那四个人其实当真是尽职尽责,从来没有因为自己而忽视他们。

    所以这会看到宇文澈竟然这么容易就同意了,简直十分惊讶。

    不过这是好事,她心里偷着乐呵就好了。

    但是说多带一个,岂不是太明显了?

    于是,她十分不明显的说:“多带两个吧!”

    宇文澈微愣,确定多两个会有什么实质性作用?

    不过还是没有问出口,反正他们武功都不错,一路只需要保护神医和孟漓禾,实在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那就一切依媳妇意思就是了。

    所以,同意了孟漓禾所说之后,宇文澈便去上朝了,因为,他知道,今天的早朝之上,会公布皇后一事。

    而独自留在府内的孟漓禾,终于咧开嘴,露出得逞的笑容。

    只是,所谓乐不过三秒。

    孟漓禾这嘴都还没咧尽兴,就忽然脸色一僵!

    糟了,现在还有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