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0章 同归于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哎!孟漓禾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手却不由主动伸过去,拉住宇文澈的手,与他紧握十指紧握。

    她多庆幸,自己与宇文澈之间,虽然磨难一直很多,但却从没有过不可避免的误解和无法承受的错过。

    有时候,天意弄人,当真是让人无力。

    皇后说完话后,一直在静静的等待。

    此刻死死的盯着皇上,事到如今,她的事情已经彻底败露,但是,这件事,她一定要知道!

    她从豆蔻年华就爱着的人,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皇上的表情也有一瞬间的怔忪,然而,却最终闭上了眼:“至少朕现在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面孔是她,不是你。”

    “不,我不相信!”皇后听到这个答案几欲崩溃。

    然而,皇上再次睁开眼之时,目光却更加清冷,大概是想到了那个惨死在面前这个女人手里的真正皇后,说出的话甚至带上一丝凉薄:“你应该心里也很清楚,不然,你又怎么会不惜用蛊虫来让朕爱你?”

    无论如何,当初认错人的是他,将错就错的是丞相,这个女人纵然悲剧,但却双手沾满鲜血。

    但是,那个为他生儿育女的人,却当真是惨死了。

    即便那个女人也没有对他坦白,让这件事错了下去,但她的错实在罪不至死。

    而且那些年,她也是全心全意对自己。

    这些错,终究不该她一个人以死承担。

    所以,他根本无法同情起眼前这个女人,更无法原谅她那么残忍的行为。

    皇后的身形一晃,显然被他的话刺激的不小。

    仿佛,她心里最深处,连她都不愿承认的东西,就这样被活生生的挖了出来。

    她拼命的摇着头,拒绝去想这句话:“皇上,下蛊虫只是我鬼迷心窍,可是,你没否认爱我不是吗?”

    皇上却冷冷一哼:“既然这样,那朕就干脆说清楚。之前,朕的确听闻过你的才情,也在意过你父亲的辅佐,但是,朕后来爱上的人的确是她,而不是你,这些年的相对,唯一的原因,也是因为以为你是她而已,没有任何其他原因,更何况,朕不是没感觉你的变化,只是觉得你统领后宫,常年勾心斗角,难免性情会有所变化,所以冷落于你,却没想到,原来,不想亲近你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你根本不是那个人。”

    这一番话,毫无感情的从皇上的嘴里说出,连默默听着的孟漓禾都觉得有些绝情。

    更何况,是这个爱着他,希望得到他爱的女人。

    几乎就这么一瞬间,身上的力气便瞬间被抽空。

    一下子,竟然瘫坐在了地上。

    半晌才喃喃道:“皇上,你好狠的心啊!你可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的?”

    皇上皱了皱眉,显然并不想听她说下去。

    只是,她却已经根本不在意皇上是否愿意听,而是直接说了下去。

    “开始,我想要回自己的位子得到你,可是你对我越好我越嫉妒,因为你的眼里不是我。所以,我故意让你反感,仿佛这样就可以让你不再爱她,可是,这样又亲近不了你,并且……”皇后忽然冷冷一笑,“并且你如此多情,身边爱妃多如牛毛。当初下蛊令你将那个疯了的贱人关入冷宫,没想到,你还能有朝一日重新宠幸她,我怎能不再次动用蛊虫,可是你却竟然又提她为芩贵妃,并且夺了我的凤印,我怎能不动用最后一次!所以,我今天一步一步走来,全部都是你逼我的!”

    暗处,宇文澈的气息一瞬间变得冷然,差一点,就要按捺不住冲出去。

    还是孟漓禾及时拉住他的手,缓和他的情绪。

    她了解,任谁听到有人这样侮辱自己的娘亲都不能忍,但现在,还是由皇上自己解决比较好。

    然而,皇上只是摇了摇头:“不可救药。”

    “所以呢,你现在要杀了我吗?”皇后此时生无可恋,冷笑的看着皇上,但是那双眼睛却分明还有一丝期待。

    “以你的罪行,的确死不足惜。”皇上却直视她的双眼,将她眼里的期待生生掐灭。

    “哈哈哈!”

    皇上的寝宫,皇后的大笑在里面回荡。

    带着凄凉,绝望,和无数的嘲笑。

    仿佛,人悲伤至极反倒只能用笑才能释放。

    有什么,比爱了一整个人生的男人,最后却要杀了自己更可笑?

    屋外,无数的乌鸦被惊起,扑腾着翅膀。

    让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笑声停止,皇后从地上慢慢的站起,只是,那目光却更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皇上,我的确死不足惜,但是你呢?”

    此话一出,皇上的脸色顿时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皇上难道忘了,你体内还有我下的蛊?”皇后此时挑了挑眉,“如果一只蛊死了,另一只会有感应。除非蛊虫在休眠,但是我的蛊虫没有反应,那就只能说明,是你体内的蛊虫暂时休眠了。”

    皇上皱了皱眉,没有开口。

    皇后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你杀了我,你体内的蛊虫感应到后会逐渐感觉到不适,之后你最多会有三个月的时间可活。”

    闻言,皇上脸色果然变得难看,冷冷的质问道:“你口口声声说爱朕,如今,却要朕死!”

    皇后一愣,接着,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像是难过,又像是纠结。

    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皇上,你说的对,我的确很爱你,也舍不得你死,那,允许我为你驱蛊吧?”

    暗处,孟漓禾微微皱眉,这女人变脸也太快了吧?

    而眼见皇后边说场朝皇上走去,她更隐隐的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然而,还没等她想清楚,就听身旁,师傅忽然大喊道:“不要听她的,她没有能力驱蛊!”

    皇上闻言脸色一变,身子一闪,刷的避开她伸过来的手,却与此同时,宇文澈也忽然一跃而起,一把将皇后手中的东西打落。

    东西掉到地上,竟然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大家都已经出来,孟漓禾也没什么好躲的。

    正走出来的她一愣,这不是袖珍的匕首么?

    难道,她竟然想杀皇上?

    皇上此时看到地上的匕首,已经到了盛怒的边缘,看着皇后的眼冷酷无比:“你竟敢杀朕!”

    此时宇文澈和神医已经出来,而孟漓禾亦没有什么继续隐藏的必要,所以,也干脆走了出来。

    皇后看到这几个人时,才明白,原来今晚召她前来,就是为她设下的局。

    顿时,更加心灰意冷,嘴角却勾起一抹与之相反的笑:“不错,我得不到的人,谁也别想得到。”

    皇上彻底愤怒至极,事已至此,不再想要与她进行任何的纠缠,直接命令道:“来人,将皇后押入大牢!”

    很快,大内侍卫一拥而入。

    皇后却出奇的平静,看起来没有任何惊慌。

    甚至于,那些人拉住她之时,她都没有任何挣扎。

    只是,却在将要带走她的那一刻,看到她再次望了皇上一眼,那一眼,里面饱含了无数的情绪,却终于尽数落为灰败。

    “皇上,我说过,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这辈子老天捉弄,下辈子就一起投胎!”

    说完,脸部便极不自然的抖了一下。

    “不好,她嘴里有毒药!”神医忽然提醒道。

    然而,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还没有人来得及阻止,便已见一股黑血从她的嘴角流出。

    接着,身子一软便倒在地上。

    神医迅速上前,食指在她的鼻下探了探,又按了按脉搏,最终站起身,摇头道:“最致命的毒药,饮下即亡。”

    几个人的脸色均是一变。

    因为,大家都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方才,这个女人所说的话,若她死,皇上也不会活过三个月。

    “神医,那这蛊当真如她所说么?”宇文澈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然而,神医却摇了摇头:“关于这种蛊,之前并没有过如此记载。”

    “这个女人,竟然到此都要危言耸听!”皇上愤愤的看了地上的假皇后一眼,眼里却是一点难过的情绪都没有。

    孟漓禾不由皱了皱眉:“父皇,儿媳却觉得或许不是她在危言耸听,不然,她明知我们会因这句话有所忌惮,又何必急着死呢?”

    “儿臣也赞同。”宇文澈跟着开口道,“而且,看她的样子,的确是想与父皇同归于尽的。杀不了父皇,便自杀,达到一样的效果。”

    皇上这次神情终于凝重起来。

    方才太过气愤,有些失去理智。

    静下心来想想,这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确实充满了决绝的含义。

    只是,连神医都不知道的情况,又要怎么办呢?

    来之前,针对此事他们也询问过苏子宸,然而,迷幽岛一直不屑于蛊毒这种在他们认为下三滥的毒物,所以,苏子宸并没有涉猎,所了解的还没有神医多。

    那其他人,就更指望不上了。

    几个人的面色都凝重起来,因为即使这三个月是真的,也来得及去找药,他们也需要知道蛊虫在这三个月的发展,否则,万一到时候引蛊可以进行,但人已经被蚕食了呢?

    忽然,孟漓禾眼前一亮。

    “有一个人一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