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9章 你爱的 是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皇宫。

    夜色如常,红烛如常,一切都与平日没什么两样。

    唯一有些特别的是,皇上今天晚上召见的竟然是正在被软禁的皇后。

    嫔妃之中,惊讶,妒忌比比皆是。

    皇上病的这几日,她们轮流拜见,卯着劲的表示自己的关心,却没想到,最后竟然被皇后亲自做的一碗鸡汤所打败。

    这皇后果然还是够厉害,自己出不来,就派人送东西。

    一国之母亲自下厨,想来刚好让皇上心软了吧。

    而且在深夜召见,岂不是又要得宠之势?

    这真是让无数人都十分不爽的一件事。

    毕竟,她们还以为,这一次,说不定有机会令皇后翻不过身的。

    然而,与后宫的女人们不同,有个女人此时心情却好的不能再好。

    自从那日同皇上提了自己的主意,并且得以同意后,他们便已经开始实施了。

    其实送鸡汤是皇上昏迷第二天便发生的事,只不过,孟漓禾需要个契机让皇上召见她,所以,刚好利用了一下而已。

    并且并没有解除软禁的命令,就是让她觉得,自己过了今晚便没有机会了,以此来逼迫她说出真正目的。

    而皇上体内的蛊虫已经在神医的帮助下休眠,所以,即使这期间皇后过来,也不会被她蛊惑控制。

    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此时的寝宫其实并非只有皇上一人。

    硕大的寝宫,想藏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所以,神医,宇文澈,孟漓禾,三个人今晚都在寝宫暗处,默默潜伏着,随时确保皇上的安全。

    “臣妾参见皇上。”

    召见的时辰一到,皇后的身姿便出现在寝宫门前。

    孟漓禾不由偷偷看了一眼。

    只见皇后今日打扮的格外素雅,低调不张扬,倒是与平日的她多了几分恬淡的味道,简直让人觉得是错觉。

    只不过,这是故意的吧?

    因为这就是活生生的想表达,看我如此清新脱俗,与外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孟漓禾不由撇了撇嘴,还挺与时俱进。

    “平身,进来吧。”皇上抬了抬手,淡淡道。

    皇后缓缓走进,身后一席长裙拖地,在摇曳的烛火下,竟然当真觉得有些美好。

    皇上亦晃了晃神,严肃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柔情。

    “听说,你想见朕?”

    那日送来鸡汤时,皇后的确有请人带话,想见皇上一面。

    只不过,当日的皇上并没有太多心情。

    毕竟,那时刚刚没有如宇文畴的愿,实则他是不想再听到皇后过来再继续讨论此事。

    只是,如今却刚好作为理由询问。

    皇后走到皇上身边:“回皇上,是臣妾太过担心皇上的身体,也无比思念皇上,所以,想要来见皇上。”

    皇后的话不可谓不深情。

    连暗处的孟漓禾都觉得,这句话里面至少带着一半情意。

    然而,皇上的脸却不自觉的有些发冷,因为,他听到那句,担心他的身体。

    是担心身体,还是想控制身体呢?

    只是,尽管如此,却不能发威。

    所以,只是冷漠道:“朕已经好了,皇后可以放心了。”

    皇后顿时脸上一僵。

    只不过,却又很快将那情绪压下。

    接着,忽然说道:“皇上,您累了吧?让臣妾帮你拿捏拿捏肩膀吧?”

    此话一出,宇文澈和孟漓禾同时眯了眯眼。

    这个皇后,竟然如此沉不住气?

    这么快就要开始了?

    来之前神医说过,两具身体有任何接触,都会诱发蛊虫。

    然后便会将控制的命令植入进入,日后,再寻一个刺激的言语便可随时触发。

    果然,神医朝他们点了点头,也是提醒他们密切注意。

    皇上到底是皇上,虽然已经知道皇后的用意,且心里多少有些紧张,但还是如常的轻轻嗯了一声,接着,便闭上了眼睛,任其行动。

    皇后松了一口气。

    好在,皇上对她还是信任的。

    只是,这种信任却并没有让她觉得开心,甚至,看着皇上闭起的双眼,眼里竟是泛起一道冷光。

    绕到皇上的背后,皇后伸出双手,放在皇上的肩上。

    这是他们之前一直有的情景。

    之前的皇后乃婢女出身,拿捏手法很好,为了模仿她,她一个丞相嫡女也不得不学。

    终于也练就了同样的功夫,当然,却也为她下蛊提供了方便。

    皇上依然闭着眼享受,神情变得很轻松,整个身子也松弛下来。

    皇后终于开口道:“皇上,你现在听我说。我接下来说什么,你要记好。”

    “好。”皇后顺着她的意思淡淡开口。

    皇后闻言,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期待已久的笑,连眼里都仿佛有了光。

    孟漓禾在暗处仔细的观察着,对于这个表情,她当真是有些意外。

    因为,她总觉得,皇后在这一瞬间竟然容光焕发,甚至都让她想到了怀春的少女。

    诡异的感觉。

    接着,却见皇后那为皇上拿捏肩膀的双手一停,而人绕到皇上的正前面,直直的看着皇上。

    之后,竟然一只手摸到自己的脸上,之后,用力一把将脸上的东西撕下。

    这一举动,活活就像是生生剥下了一层皮,看的孟漓禾都不由闭上了眼,身子也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还好,身边的宇文澈及时握住她的手。

    孟漓禾再次睁开,大概是因为已过经年,所以那人皮面具简直就像长在这张脸上一般,撕开的时候都发出让人难耐的嘶拉声,不过好在,面具下那张脸,倒还算正常。

    除了因为有人皮面具的阻隔,常年不见阳光,呈现着十分不健康的苍白,以及因撕下人皮面具而十分不正常的红色,总之,这张脸与那画像上无异,只是失去太多的美感。

    孟漓禾此时却完全不明白。

    她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她的终极目的,还需要她主动暴露身份?

    然而,此时的皇后却显得十分开心,甚至,含情脉脉的看着皇上,开口道:“皇上,你睁开眼看看我的样子,你要爱的是这张脸。”

    皇上闻言睁开双眼。

    看到这张与画像上一模一样的脸,就这样呈现在自己面前时,即使心里已经有了准备,皇上的神情还是忍不住有一丝变化。

    不过,按照神医的说法,在被控制的过程中,被控制的人还有基本的理智和反应。

    所以,此时为了逼真,他故意道:“你是谁?”

    皇后微微一笑,却笑的十分轻松。

    这么多年积压在心里,这所有的一切,如今都可以抛开。

    终于可以在这个男人面前展露自己了!

    知道自己的蛊虫已经控制了皇上,皇后并不惊慌,甚至主动说道:“皇上,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皇上佯装思索和警惕,但蛊虫之间的联系,可以让两个人接触后产生信任感,所以他最后也点了点头。

    所谓的故事,其实,与孟漓禾等人所知道的并没有太大出入。

    无非,就是一出乌龙戏。

    只是,由当事人说出来,却莫名多了许多难以名状的悲凉。

    爱这个男人的部分,爱的深刻投入。

    恨造化弄人的部分,恨的撕心裂肺。

    皇上自始至终沉默着。

    终于,皇后停下这番叙述,接着,看着皇上的眼睛,将手附在他的手上说道:“听着,你只能爱我现在的模样,也要只爱我一个人,当你听到爱这个字,你都要记得,你爱的是真正的我。”

    说完,便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然后,将皇上紧紧的抱住。

    看着皇后这张幸福洋溢的脸,孟漓禾终于明白,原来皇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此刻,她竟觉得,比她假扮成别人来到心爱的男人身边还要悲凉。

    当真是终其一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这个男人爱她。

    然而,皇上却忽然一把推开了她,迎着她诧异的目光道:“所以,这就是你为朕下蛊的最终目的?”

    皇后的身子整个僵住,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你没有被控制?”

    皇上双眼紧紧一眯,锐利的目光中却不带一丝温度:“你觉得呢?”

    皇后整个人都傻了,只是不住的说:“这怎么可能?”

    “连朕的皇后都能被李代桃僵,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吗?”皇上回答的冷冷清清,这话却刺激的皇后猛的怒吼。

    “什么叫做李代桃僵,她才是李代桃僵,她用的是我的身份!”

    皇上摇了摇头:“身份的确是你的,但朕娶的却是她。”

    “不!”皇后使劲摇着头,“你如果当初遇见的是我,你娶的就会是我!”

    “可是朕遇见的不是你。”皇上直言不讳,一丝情面也不留道,“所以,你早就应该认清现实。”

    他也承认这对于眼前的女人是个悲剧。

    但是,一想到他那样残忍的杀害自己的皇后,之后,用这具身体与自己相处这么多年。

    其手段,其心机,都令他难以忍受。

    所以,即使听她说了再多对自己的深爱,他也没办法有一丝动容。

    “现实?”皇后却冷冷一笑,“现实是什么?现实是你听闻的是我的才情对我未见面便有好感,现实是你因为我是丞相之女所以才会令自己一见钟情并且迎娶!现实是我这个人同你共为夫妻十几年,皇上,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扪心自问,你爱的人,不是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