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8章 真相 大白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覃王府的正厅,一人端坐于主座之上,身边,是覃王府的管家在一旁恭候着。

    宇文澈和孟漓禾匆匆的赶过来,走进之后,又随后关紧了厅门。

    接着,两个人双双行礼:“参见父皇。”

    “免了。”主座上的皇上立即开口,“朕今日微服出宫,并没有人知晓,礼节都免了,坐吧。”

    宇文澈这才同孟漓禾一起,分别坐在了下首之位。

    将几个人的茶盏斟满,管家也随后退出,站在厅外守候。

    皇上这才表明来意:“关于你们的母妃对朕所提之事,想来,是你们在背后一手促成的吧?”

    宇文澈神色未变,也没有做任何犹豫,便答道:“回父皇,的确是儿臣的主意。”

    因为他一早就能想到,作为皇帝的他,这点事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如果他当真要追究,也来向自己追究便好。

    反正,从一开始,他也没打算缩在后面。

    然而,皇上却摇了摇头:“此事,绝非你一人之力。”

    皇上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这话也说的不瘟不火,但却让宇文澈心里一紧。

    因为,他并不想将孟漓禾掺和进去。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皇上已经转向孟漓禾,这次脸色却和缓了许多:“朕觉得,能看出朕可能中了蛊,大概,也只有朕这个聪明又有能力的儿媳妇了。”

    这话夸奖的意味明显。

    这下根本无需担心他是否会发怒,宇文澈果断松了口气。

    孟漓禾倒只是微微一笑:“多谢父皇。”

    这句话,却令皇上再次刮目相看。

    没有假惺惺的贬低自己,没有过于兴奋的抬高自己。

    不卑不亢,态度淡定。

    接受夸奖亦接受的坦然,仿佛,就该承受这份赞美。

    当真非一般女子所能及。

    皇上感慨完,才开口道:“朕,方才去了老丞相现在住的福地。”

    宇文澈同孟漓禾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谁也没想到,皇上竟然亲自去了。

    可见,他如今对这件事重视的程度。

    “那父皇可有查到什么?”宇文澈开口问道。

    提到此,皇上的脸色很快冷了下来。

    冷哼一声道:“还需要查么?朕一过去,将画像在他面前一拍,他便吓得脸色发白,终究还不是做贼心虚!”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的秘密,竟然这么容易在一朝便破解。

    一时间,宇文澈和孟漓禾,倒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爱错了人,认错了人,最后又和本该对的人,却又恰恰是陌生人,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

    想来,他的心里,也不会多好过。

    然而,这个人是九五之尊,是他们的长辈,劝慰的话,由他们来说,未免不太合适。

    更何况,也没有合适的劝慰之话。

    发生这种事,说什么大概也无济于事。

    好在,毕竟他是皇上,喜怒都极易隐藏,所以,倒是主动开口道:“此事朕一定会追究到底,你们揭发有功,日后朕再封赏。只是,覃王妃,对于这蛊虫,你可有把握?”

    孟漓禾眼前一亮。

    对啊!以前一直担心让神医亲自确认而没有机会。

    如今,父皇来了府上,岂不是最好的机会?

    想到此,孟漓禾赶紧说道:“父皇,儿媳有一位师傅,乃世间神医,父皇可否准许他来诊治?”

    皇上本来就觉得孟漓禾很是厉害,听闻是她的师傅,自然不会拒绝。

    神医很快到来。

    不过,却是扳着一张冷漠脸,见到皇上不行礼不客气,反倒是淡定的摸摸自己的胡子,让皇上按照自己要求去做。

    皇上意外自是有一丝,不过想到此人是神医,倒也并未有任何不适的情绪,反倒更加相信这人说不定当真有什么本事。

    孟漓禾莫名松了口气,师傅久居深山,对这俗世之礼可能的确不屑,可别蛊虫还没引,反倒惹怒了皇上。

    好在,皇上大概也知道一些江湖中人或者说传奇之人的怪癖,所以,并没有去计较。

    不过,因此反倒让目光的疑惑之色都少了不少,是不是也有点太……夸张了?

    毕竟,很多人其实只是酷爱装逼而已啊……

    正想着,她就看到自家方才还严肃的师傅,借着扭头的机会,朝着自己挤了一下眼。

    孟漓禾:

    她就知道师傅也是故意装姿态的!

    还能不能行了。

    这个世界,就不能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吗?

    心累。

    好在,神医不只是装姿态,而是有真本事。

    所以,仔细的检查一番之后,神医终于下了最后结论:“的确是中了蛊,而且,这只蛊已经待了很久,如果老夫猜的没错,只差最后一次,蛊虫就会和人融为一体了。”

    听到此,皇上的脸色也是止不住的发白。

    任谁听到自己将要完全沦为傀儡,都不会好过。

    宇文澈和孟漓禾也是震惊不已,甚至有些后怕,幸亏他们及时发现了,不然,后果当真不敢设想。

    “那可有什么解决办法?”皇上并不甘心,主动问出这句话。

    “老夫可以行针暂时压制蛊虫,但效果只有三天,也就是说可以避免三天内,施蛊之人的控制。”神医想了想答道。

    “那师傅,不可以直接将蛊虫引出吗?”孟漓禾急道。

    神医这才仔细的解释起来:“这种蛊,之所以叫做傀儡蛊,可以被控制,是因为,这蛊虫本是一对,施蛊之人也同时对自己下了蛊,用自己精血养之,这样才可以在接近时,控制对方。”

    宇文澈顿时一惊:“神医的意思是,皇后身上也有此蛊?”

    神医点点头:“如果施蛊者是她,那就应该没错。”

    “真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如此歹毒,为了控制朕,宁愿为自己也下了蛊,到底,想得到什么?”皇上气愤不已,一下子拍案而起,恨不得此刻就揪出那个女人问清楚。

    孟漓禾也是颇为震惊,这个女人当真是疯了。

    不过……

    “师傅,既然两个蛊虫是一对,有没有可能反过来控制?”

    孟漓禾问题一出,几个人均是眼前一亮,均看向神医,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神医却摇了摇头:“能够作为控制其他蛊的蛊虫,力量十分强大,反控太过冒险,而且,蛊虫耗人精血,无论如何,还是要引出来。”

    宇文澈点点头:“那神医,到底要怎么引?”

    神医皱了皱眉:“这种蛊虫喜好一种百斩草,届时,可以利用那百斩草的味道引之,只是,这草十分罕见,书上记载,只有北地的玉龙雪山上出现过。”

    “玉龙雪山?”孟漓禾一愣,“可是那三面环水,类似于孤岛的一座雪山?”

    她记得之前在殇庆国地志上看过,这山十分奇特,三面都是宽阔的河流,只有一面有土壤,而半山腰以上常年白雪皑皑,确实算是一座雪山。

    “没错。”神医点点头,“这种草就长在雪山顶上,极寒之地。”

    孟漓禾松了口气,还好,不管多难找,只要有希望就好。

    然而神医却又说了一句话:“然而此草,在采下之时,极快就会枯萎,除非立即治成药,否则,采回也会失去功效,无济于事。”

    孟漓禾和宇文澈一愣。

    立即治成药,又有几个人会?

    难不成,还要神医亲自去?

    还没等他二人询问制药方法,神医已经开口道:“此药极难寻找,且很难治成,就算是老夫都没有万全的把握。”

    孟漓禾心里一沉,不由皱了眉:“竟然连师傅都没有把握吗?那岂不是世间没有人可以制成了?”

    神医脸色不怎么好,鼓起腮帮子似乎很不爽,还是道:“有个人可以。”

    孟漓禾眼前一亮:“是谁?”

    “你表哥。”神医极不情愿的说出,“那本就是迷幽岛的传世之法,我只是还没研究出来而已。”

    “对!”知师傅莫若徒弟,即使皇上在场,孟漓禾也不能忘记拍马屁,“只是时间问题,师傅要是有空研究,也可以研究出来的!”

    皇上挑挑眉,宇文澈波澜不惊,十分习惯。

    只不过,拍完马屁,孟漓禾却有些纠结了。

    如今只有表哥会制药的话,她不可能安心让他一个人去做这种事。

    那地方终究是有些危险。

    孟漓禾思索半晌,终于还是看向宇文澈。

    只一眼,两个人就领会了对方的意思。

    所以,两个人转过头,一同开口请愿道:“父皇,儿臣,儿媳恳请为父皇恩准,为父皇去寻药。”

    神医一点都不意外。

    事实上,能出去走走找找药,他是最乐意不过的。

    但是皇上却无比震惊。

    他是殇庆国的皇上,又怎会不知道这一路会有多艰辛?

    然而,却有人愿意为他以身犯险。

    常年都在利益,权势中生活的他,久违的享受到这种亲情。

    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半晌才说道:“朕……恩准。”

    而同时,心里某个一直以来没有彻底定下来的想法,此刻,也终于下定了决心。

    不需要再考虑了。

    待他们回来,他便亲手送上他能给予的最大回报。

    那个位置,也没有人比他这个儿子更适合了。

    然而,这个决定下了之后,神医却是又开了口:“但是,在此之前,施蛊之人及另一个蛊虫必须解决,否则,随时都可能发生危险。”

    “那倒是容易,朕只要揭穿她是假的便可。”皇上立即回道,接着却是叹息道,“就是可惜了,恐怕不能知道她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听到此,孟漓禾皱起了眉,开始思索。

    半晌,终于开口道:“父皇,儿媳倒有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