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7章 花前 月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你到底怎么了?”眼看着孟漓禾连汗都滴了下来,宇文澈顿时更加紧张,甚至直接从床上跳下,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走,我们去找神医。”

    “不!”提到神医,孟漓禾更加想起方才那段无语的对话,赶紧回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热而已。”

    “真的?”宇文澈皱皱眉,显然还是不怎么放心。

    “真的真的!你放心,我在宫里连水都没喝。就是天气太热,我们出去吧,反正也快用午餐了。”孟漓禾一边给自己扇着风,一边像模像样的说着,甚至说完就站起身,不看宇文澈一眼便走出门去。

    她承认她怂,但这种事她真的没办法表态!

    好在门外之人的出现,让她可以立即转移视线,所以,赶紧迎了上去:“表哥,你来了!”

    这一次,为保孟漓禾安全,也因为之前在风邑国时,答应过宇文澈的请求,所以,苏子宸也一同来了殇庆国。

    苏子宸微微一笑:“早上出去寻了几味药才回,听说王爷病了,我便过来看看。”

    “哦,没事没事。他就是最近有点累了。”听到他一问,孟漓禾赶紧敷衍道。

    表哥医术也很厉害,要是也被他看出来……

    她今天当真不想再被问第三次了!

    苏子宸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随后而出的宇文澈,识趣的并没有多问。

    然而,却被心虚的孟漓禾一拉:“表哥,我有个曲子要请教你,我们走吧!”

    她现在脑子里想的太不清新,还是要弹弹小曲儿陶冶一下情操。

    等到平静了再面对宇文澈好了!

    只是身后,宇文澈脚步一顿,看着孟漓禾匆匆而去的背影,脸上一阵莫测。

    说好的快用午餐了呢?

    怎么见到表哥就什么都忘了。

    不过,如今倒也不会再和苏子宸吃飞醋就是了。

    只是觉得,今天的孟漓禾有些奇怪,看来,有机会还是问问母妃,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比较好。

    “王爷!”身边,夜忽然现身。

    宇文澈转过头,脸上所有的情绪尽收,淡定道:“何事?”

    “属下没做到王爷嘱托,向王妃暴露了王爷之前的命令。”虽然王妃说了不会责罚,但是作为暗卫,夜还是主动过来承认错误。

    宇文澈却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道:“本王已经知道了。”

    夜一愣,这王妃够雷厉风行的啊!

    才进去这么一会,就已经追究过了。

    他本来还想着请王爷做好准备呢。

    失策。

    说起来,刚刚独自和苏先生离开,不会是生了王爷的气吧?

    想到此,夜再次说道:“请王爷责罚!”

    宇文澈却挑了挑眉:“本王只想知道,为何连你都能被王妃……收买。”

    夜顿时一愣,接着又有一丝窘迫,却并没有说缘由,只是道:“是属下一时糊涂,属下自甘受罚。”

    然而,宇文澈却看着他:“本王了解你,以你的性格不会做出这种事,既然你不说原因。那本王只能自己查了,到时候查出来,你可别……”

    夜顿时急道:“王爷,是属下不小心告诉胥,但是这不关他的事,一切都是属下的错。”

    “哦……”宇文澈拉着长音看向他,脸上甚至带着一丝揶揄,“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可以理解。”

    说完,便不再看他,也随后离去,完全没有要惩罚他的意思。

    留下傻站在院子里的夜直瞪眼,好像,被王爷耍了?

    王爷这恶趣味,开始从王妃身上往外扩散了啊……

    所以说,有时候人从闷骚转开朗,也不一定是件好事啊!

    可怕。

    不管怎么说,事情拜托给了芩贵妃,宇文澈和孟漓禾的心里都松了一大口气。

    接下来,就等待芩贵妃的消息便是了。

    毕竟,那里面的证据虽然并不算太充足,但是那副画像,是老丞相府里曾经的下人所提供,而那下人的线索也有,只要皇上有一丝怀疑,顺藤摸瓜,总能找到答案。

    而且,相信以芩贵妃如今的受宠程度,即使皇上不相信,也不会对她如何。

    而果然,仅仅过了一夜,芩贵妃那边便传来了消息。

    结果不算多好,但也并不算坏。

    皇上看到那副画像时震惊不已,甚至一度不敢相信芩贵妃的话。

    但是,芩贵妃无故发疯是事实,她痊愈重返皇宫后,与皇后的不合也是事实,毕竟,谁都知道她们曾经情同姐妹。

    所以,即便这件事情再匪夷所思,皇上也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毕竟,没有哪个人会用十几年冷宫的阴谋,去故意害一个人。

    他心里的芩贵妃也并非这种人。

    所以,在此基础上,又告诉他身上可能中蛊之事,更是让他想到,在宇文澈回朝前,皇后的确有一次以求情的名义,来见过自己。

    而仔细想想,见完后似乎当真不记得对她软禁一事得出结论。

    而且,那次见面的记忆十分模糊,让他几乎不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

    那,当真是越想越有问题。

    如果再往深里想,疑点更是越来越多。

    皇上最后甚至不得不请芩贵妃先回去,而自己一个人在寝宫思索。

    而之后的几日,倒是没有再看到什么不寻常的举动,除了,晚上没有宣任何人侍寝之外。

    孟漓禾倒也不急,反正,只要皇上有心防范皇后,暂时不能见到面,危害便不是很大。

    所以,看着这几天一直都在密切注意宫内情况的宇文澈,安慰道:“放心吧,我相信父皇的能力,你也不用太担心。”

    宇文澈点点头。

    这几日,他的确花费了太多精力。

    除了打探皇上的动静,自然,也要时刻注意皇后的动静。

    毕竟,他的母妃如今也牵扯了进来,他不能让她有任何的危险。

    然而,即使是他,也不能随便进入后宫拜见母妃太过频繁,所以,这几日也只能私下联络,还未有机会单独见过面。

    “放心吧,我没事。”宇文澈笑笑。

    自家王妃就是好。

    从来不会嫌自己事情多冷落了她,反倒总是这么多安慰。

    他以前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女人都是麻烦呢?

    想到此,某王爷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媳妇,所以,尽管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也必须要宠爱一番,妥妥的。

    所以,在屋内腻歪了好半天,又亲自安排厨子做了孟漓禾最爱吃的菜。

    他终于决定,今晚不出去打探了,也该留在家里陪陪媳妇了。

    月色如水,洒下一片清凉。

    凉亭里,两个人浓情蜜意的却是火热非常。

    当真是十分值得同情一下这些万年单身狗暗卫们。

    也应该抽个时间,思考一下,暗卫中男女比例也要均衡这一历史性问题。

    不然,早晚都要逼出几个诸如苍这样的画师高手出来。

    因为月色太好,暗卫们太过寂寥,望着这样的美景,不会写文不会画画的,只能憋的吟诗啦作对啦,总之,各有各的追求。

    更有甚者,经过王妃曲子的熏陶,竟然开始了词曲创作,又一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一时间,暗卫们开始了多元化发展,真是可喜可贺。

    说不定,经此训练,还能去角逐一下京城暗卫们的文化素养,绝对拿个第一,妥妥的。

    于是,良辰美景,王爷王妃缠缠绵绵翩翩飞的美好画面下,除了夜胥可以互相作伴。

    其他暗卫,画画的画画,吟诗的吟诗,作曲的作曲,做词的做词,管它创作水平如何,总之,倚栏院内,和谐的简直连老天都嫉妒。

    当然,暗卫们都是用暗语在进行私密活动,因为并不能被发现。

    不然,万一破坏了王爷王妃的雅兴,那必须不行。

    而宇文澈和孟漓禾此时的确兴致好的可以,甚至,还喝了点小酒。

    只是,不知是夜晚太过静谧,还是各自心里都有些小心思。

    今晚,竟比平时多了几分安静。

    酒是米酒,并不烈,反而带着丝丝甘甜。

    然而,孟漓禾的脸上却飘出许多红霞,即使是在月色下,也看得十分清楚。

    天空繁星点点,映照在地上之人的眼中,

    然而,宇文澈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却只有一个人。

    孟漓禾心跳如鼓。

    今晚的气氛实在太美好,美好到心里隐隐有预感,可能要发生什么事。

    仿佛心照不宣,又像水到渠成。

    不能逃避,也不想逃避。

    因为,一想到是和眼前这个人融为一体,那就没有任何好畏惧的了。

    有的,只是未经世事的忐忑和紧张罢了。

    所以,当宇文澈牵起孟漓禾的手,对她道:“天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之时,孟漓禾只是点点头,红着脸,同他一起向屋子里走进。

    暗卫们集体在心里鼓掌,快进去吧!

    我们一点不会多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纯洁可纯洁了。

    然而,却听院外,有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暗卫们纷纷对视,这等时刻,咱们能不能把这人打出去?

    明显是来破坏气氛的啊!

    然而,那人是管家大人,并不敢。

    管家也是苦逼的很,因为一进院子就感觉到了这不一样的气氛。

    这揍是又干扰人的节奏啊!

    可怜他那些竹蜻蜓又少了一次送出去的机会。

    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然而,还是要苦着脸上前,接着,贴在宇文澈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宇文澈顿时一愣,对着管家点了点头。

    管家很快离去。

    看着宇文澈一瞬间变得严肃的脸,孟漓禾忍不住问道:“澈,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