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章 圣旨到啦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赵雪莹只得怏怏站起。

    然而,这一起身,却只觉一股气浪顿时收不住。

    接着,便是……

    “嘭”的一声……

    一声异常响亮的屁在屋内炸开。

    接着,一股恶臭在屋内蔓延开。

    房间里,臭气与茶香混为一体,那味道真叫个酸爽。

    赵雪莹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人似乎傻了般站住那里,不知道怎么应对。

    孟漓禾故作有些吃惊,又瞬间做出一番了然的模样,接着轻轻退来两步,掏出帕子掩着鼻子,一脸关切的说道:“表妹可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不若,就不要去前厅接旨了吧?待我对公公如实相告,为表妹告个假,想必皇上定是不会怪罪。”

    赵雪莹这才从方才的失神中反应过来。

    只是,如实相告?

    她会对自己那么好心?

    这个孟漓禾难不成要当着王府所有人的面,告诉来传旨的公公,她方才……

    只是想到方才,她的脸便一阵青一阵白。

    那要是被全王府的人都知道她在王妃面前放屁,那她的脸,要往哪放?

    而且,她以后,还怎么在王府立威?

    方才肚子里那股子气,随着那声响,似乎消散了不少。

    赵雪莹只觉身体轻松了许多,也不再有气体在肚子里乱转的情况,立即挑衅的回道:“方才是我失礼了,不过王妃放心,我无事。”

    她绝对不能给孟漓禾这个看似做好人实则坑她的机会!

    孟漓禾也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便率先走了出去。

    只不过,唇边却绽放出更灿烂的笑容。

    她,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覃王府前厅。

    王府上下,除了尚未下朝回来的宇文澈,所有人齐聚一堂,全部站在孟漓禾身后。

    福公公站在孟漓禾的身前,双手举起圣旨。

    孟漓禾立即双腿跪于地上,等待接旨。

    身后一众人,也随后一同跪下。

    然而,这一动作却令赵雪莹颇感不适,因为方才那肚子里咕噜咕噜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

    若不是,她早有准备,下跪时强自隐忍,恐怕又要发生方才莹雪院的一幕。

    头上冷汗直下,她甚至开始有点后悔,方才若是知道还会发作,倒不如随了孟漓禾所说,至少,也比当面出丑强!

    然而,她如今可是离开不得,因为那可是藐视皇上的大罪。

    当下,只得狠狠的咬住嘴唇,极力缩起后方那一团小肌肉。

    听着头顶前方,公公的声音传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覃王妃孟漓禾,因洗脱端妃罪名有功,特赐黄金两千两,锦缎千匹。钦此。”

    话音一落,除了孟漓禾,众人皆是一惊。

    没想到,这个战败国的质子妃,竟然进宫第一天就受到了皇帝的赏识!

    赵雪莹更是被这一封赐吓住,双手忍不住慢慢攥起。

    这个孟漓禾,凭什么!

    不过就是个落魄公主,凭什么连皇上都要赏赐?

    那表哥,岂不是更要另眼相待?

    只有孟漓禾嘴角一扬。

    喵,不错嘛!

    就说只送个刀算什么!

    这才像个皇帝应有的样子嘛!

    于是,大大方方的双手举过头顶,接下公公手里的圣旨。

    “儿媳孟漓禾,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公公笑眯眯的伸手将孟漓禾扶起。

    他才不管谁是质子妃谁是公主,他在皇宫这么多年,他深刻的知道,得势才是王道。

    只是,方要对孟漓禾道喜,却听“嘭”的一声,从一旁传来。

    再一次,那恶臭,不准痕迹的蔓延开来。

    赵雪莹顿时脸色惨白。

    她方才因嫉妒孟漓禾太入神,竟然在起身时,忘记憋住了!

    福公公眉头紧紧一皱,厉声说道:“是谁?胆敢藐视圣旨?”

    一句话立即将赵雪莹吓的不轻,立马扑通一声再次跪下,却因再次剧烈的动作,又是“嘭”的一声!

    顿时,屋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十分精彩。

    若不是有主子们在场,此时怕是全部笑出了声。

    赵雪莹赶紧用尽全力,抗拒着身体的本能,一丝一毫不敢松懈。

    因为那强烈的**越来越浓。

    她几乎要忍耐不住!

    “福公公。”看完戏的孟漓禾却忽然开口,“这是覃王的表妹,今日本就有些不适,并不是故意冲撞,还请福公公海涵。”

    边说着便将手腕上那只通心绿的玉镯摘下,轻轻的放在福公公的手中。

    福公公这才脸色稍缓,蔑视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赵雪莹。

    原来,传言覃王府里一直住着的表妹便是这个女人。

    如今看来,也难怪覃王从不动心。

    这个女人和眼前这个既聪明又讨喜的覃王妃,简直云泥之别。

    抬头再次望向孟漓禾时,脸上再次浮现那抹习惯的笑容:“原来如此。是奴才错意了。奴才恭喜覃王妃。”

    赵雪莹松下一口气,却觉又是一股气直冲而下。

    立即,又是“嘭”的一声!

    这一下,饶是了如一切的孟漓禾,也不由皱了皱眉。

    自作孽不可活呀!

    而下人们此刻更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态。

    这个赵雪莹,仗着自己王爷表妹的身份,长期趾高气昂,对待下人也是异常刻薄,大家平日也是敢怒不敢言。

    而这个新来的王妃,昨日自己的嫁妆被她抢走,今日还肯挺身而出为她说话,倒是有情有义。

    难怪,他们的主子昨天都肯抱回来啦。

    一时间,下人们的心里洋溢着喜悦的小九九。

    然而福公公却没这么好的耐心。

    加上厅内恶臭无比,此刻,真是一秒也不想呆。

    “覃王妃,老奴还要赶快回禀皇上,又不叨扰了。”说着,将那串手镯再次套在孟漓禾手腕上,恭敬的说,“美玉配佳人,老奴心领。”

    孟漓禾含笑瞧着手腕上的玉镯。

    这个公公,倒是不简单。

    抬头看向福公公时,眼珠却咕噜一转,带着几分俏皮,轻轻走近福公公身边。

    压低了一些声音问道:“福公公,不知可否问一下,王爷一般几时下朝?大概还有多久可以回来?”

    福公公略有些惊讶,这个王妃看来和覃王当真新婚燕尔啊,才分开这么点时间就……

    当即眼里充满笑意,非常了然的说道:“奴才来之时,已经下朝,王爷想必给皇上问安后便回来,王妃不用着急,这个时辰,想必王爷快回来了。”

    孟漓禾嘴角稍稍扯了扯。

    这是什么表情?

    她并没有着急呀!

    她只是在盘算别的打算而已。

    然而,福公公却非常懂的样子拜了别:“老奴告退了,王妃等王爷吧!”

    孟漓禾风中凌乱。

    你那到底什么眼神?

    方才的严肃谨慎去了哪里?

    作为一个古代宫廷人,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不过,她现在没心思纠结福公公那脑子里脑补了什么东西,因为她确实在等宇文澈回来,只不过,却是为了准备了一场大戏。

    许是老天也觉得孟漓禾最近运气太背,所以,这次倒是随了她的心一次。

    才这么一想,就听到王府门口,福公公那特别的声音再次响起。

    孟漓禾侧耳仔细听。

    忽然眼前一亮,这是在给宇文澈行礼那!

    当即,以飞快的速度转身,面对跪着的赵雪莹,以及她身后站着的一干人等。

    眼睛直直的扫视着每一个人。

    众人被这张美的天怒人怨的脸看的均有些愣神。

    这王妃要干嘛?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噗嗤噗嗤的瞅着他们,好像还很严肃的样子,只不过,配上那如花似玉的脸蛋,却怎么都和凶恶搭不上边。

    反而,还很可爱?

    但即使这样,也没人敢和她对视就是了。

    众人纷纷低下头,有的年轻一点儿的小伙子,还有点红了脸。

    看着无一人再抬头,孟漓禾非常满意。

    看来,自己还是蛮有威严的嘛!

    这就是所谓的一眼杀千里。

    特别棒!

    估计宇文澈马上就要转过大门走进前院,孟漓禾赶紧弯下腰,拍了一下赵雪莹的肩膀。

    低头仍旧忍耐的赵雪莹一愣,下意识先加紧后方,这才抬了头。

    却见眼前一道光一闪,响声却似乎有点熟悉,然而下一瞬,却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着赵雪莹闭上眼睛,孟漓禾将手中那个方才从那个丫鬟身上顺来的铃铛快速收起。

    伏在她的耳边,细腻绵长的声音带着强烈的诱导缓缓响起。

    “听着,你现在很累,需要休息,安心睡吧。从现在开始,放松身子,我说什么,你都按我说的做。”

    话一说完,孟漓禾迅速起身,维持好威严的站姿。

    众人只觉,似乎有个清脆的声响,之后,便听到孟漓禾嘀咕了什么。

    但无人敢询问,因为他们听到了一声冰冷的声音,带着极大的怒意,在院中响起!

    “孟漓禾,你在做什么?”

    那是他们的覃王,宇文澈。

    宇文澈今晨在宫内之时便已知晓孟漓禾被赏赐之事。

    所以,方才在王府门前遇到福公公并不意外。

    除了,福公公那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心知大概又是这个女人做了什么让人想不到的事。

    便走进欲一探究竟。

    谁知,这个女人竟然让雪莹跪在她的面前?

    她,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得了孟漓禾暗示的赵雪莹,此时全身心完全放松下来。

    而随之而来的,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