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6章 奇奇怪怪的 神功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一脸紧张的关上门便开始询问:“师傅,澈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宇文澈已经醒来,从床上慢慢坐起,不等神医开口回答,已经说道:“我没事。”

    “你闭嘴。”神医霸气出声,一点也不侧漏。

    宇文澈噎了噎,也老实的不再开口。

    毕竟是媳妇的师傅,对媳妇没有脾气,对师傅也必须没有脾气。

    不然,媳妇可能对自己发脾气。

    简直不能看得太透。

    神医这才脸色缓和了许多,然后却问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你们俩老实回答,是不是你们根本没有圆过房?”

    宇文澈和孟漓禾立即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出震惊。

    孟漓禾更是忍不住打量宇文澈,天哪你到底身上有什么特征,能让师傅连这个都发现啊!

    这完全说不通啊!

    师傅就算再神,他检查的也是男人的身体啊,又不是女人……

    这绝对不科学!

    还是说,除非……宇文澈不行……

    啊啊啊她在想什么?

    之前也不是没有过感觉,根本不像不行的样子啊!

    可是,除了这个理由,完全想不通啊!

    宇文澈也是满脸纠结,方才不就是号了个脉扎了个针吗?

    怎么就能得出这种结论了?

    不过,还好他不知道自家王妃在想着什么,不然一定要让她当场验货!

    没错,就是会这么强势而富有行动力,根本无需怀疑!

    而看到他俩这个表情,神医顿时什么都明白了,那表情震惊的简直就是两个人总和。

    “你们……你们竟然真的?!”

    那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假的吗?

    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真的?

    神医顿时觉得十分愤怒,感觉自己被两个小辈欺骗了感情!

    眼看着神医一副受伤的样子,孟漓禾嘴角微抽:“师傅,这件事……是有原因的。”

    “哼!”神医十分傲娇,冷冷一哼表示愤怒。

    孟漓禾十分囧,这个表现,难道不是高冷般的“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只是,咱们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现在难道不是该关注病人?

    孟漓禾努力将话题拉回原位:“所以师傅,澈到底怎么了?”

    “哼!”神医再次冷哼一声,看了宇文澈一眼,“对神功一无所知,便敢轻易练,还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听到此话,宇文澈不由皱了皱眉,原来,果然还是练功的问题。

    练第一层时,他就感觉到了这种偶然的不适,但并不强烈,第二层时,更是感觉加剧,不过因为欧阳振成功了,所以他便也只是以为自己近期体有点弱,没往心里去。

    没想到,竟然是神功本身的问题么?

    而孟漓禾干脆急的直跺脚:“师傅,到底什么问题啊!能不能别卖关子了啊!明明欧阳振练的时候没问题的啊?”

    “那是因为人家娶了娘子。”神医瞪了他们一眼,至今没有原谅他们的“恶行”。

    亏他以前,不管是徒弟控制不好内力,还是徒夫中毒时,还特意提醒他们不得同房。

    原来,这俩人根本就是做戏!

    那会岂不是把自己当傻子看了?

    “哈?”孟漓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神医再次补充道:“人家的娘子可不是伪装夫妻的关系。”

    “……”孟漓禾觉得今天不把这件事解释清了,师傅是不会开心了。

    所以,想着自己师傅那傲娇的属性,还是说道:“师傅,我和澈不是故意骗大家,但是我们一开始互相不认识,所以就……哎呀,总之,我们的关系就是先婚后爱,这样说可以理解了吧……”

    宇文澈在一旁勾了勾嘴角,先婚后爱?

    倒是形象。

    只有孟漓禾简直要哭了,这等经典总结都被她说出来了,要是还不接受那真的是……

    好在神医终于皱了皱眉,似乎对这个说法倒是有些认可。

    “所以说,你们是到了爱的阶段,而你对他还在考验?”

    孟漓禾:……

    师傅,能不能别这么八卦啊!

    谁愿意一直讨论这个啊!

    孟漓禾简直生无可恋,甚至觉得有些脱力:“师傅,咱到底能不能讨论病情了?”

    “好吧。”神医终于收回八卦的目光,轻咳一声道,“简而言之,就是此功需要至阳人方可练就,但练功过程需要阴阳调和,否则会阳气过足,至于损害,徒夫中过春风一度,可以自行体会。”

    “……”

    “……”

    孟漓禾和宇文澈顿时都有些傻眼。

    千算万算,打死都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孟漓禾简直有些崩溃。

    什么神功,简直就是春功吧?

    所以就说,不要练奇奇怪怪的武功啊!

    这下子怎么破!

    不过宇文澈倒是很淡定:“多谢神医,之前不清楚,如今知道了会小心。”

    “这不是小心。”神医暼了宇文澈一眼,“待我徒弟考验完你之前,你最好不要动练功的心思,不然受罪的是你。”

    “谨记在心。”宇文澈回的格外恭敬,简直就像讨论国家大事一般严肃。

    神医这才离去,不过嘴角却挂着一个诡异的笑,看得孟漓禾简直莫名其妙。

    然而,等她再次关好门,却听身后宇文澈开口:“我的王妃,不知道你何时考验完本王啊?”

    孟漓禾简直无语,这家伙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过,忽然想到方才院中发生的事,孟漓禾转过身:“还用我考验吗?你不是一直惦记着让我随时签了合离书?”

    宇文澈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褪下便瞬间僵住:“夜告诉你的?”

    孟漓禾双手抱胸:“现在合离书没生效之前,我还是覃王府的王妃,所以,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罚他们。尤其是,和我举报你的暗卫们。”

    宇文澈:

    怎么昏迷这么一会,连暗卫们都被她离间了?

    那可是他培养了多年的暗卫们。

    简直……

    “如何?”眼见他脸上化石般僵硬,孟漓禾挑挑眉,“不同意?”

    “同意。”宇文澈眼都没眨一下,直接回答。

    有效化解了可能发生的家庭矛盾,非常机智。

    孟漓禾这才满意的走回床边坐下,不再开玩笑,而是看着他的脸色道:“现在觉得怎样了?”

    “没事了。”宇文澈拉住她的手,“让你担心了。”

    然而,孟漓禾却摇了摇头:“宇文澈,你让我担心的,何止一点半点。”

    宇文澈眼神一黯,脸色亦有些暗淡。

    知道他大概想多了,孟漓禾也握起他的手:“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吗?”

    “什么?”宇文澈下意识问道。

    他有责任让孟漓禾安心,所以,一切可以让她担心的事,他都要解决掉。

    孟漓禾认真的看着他:“担心你总是背着我,做伤害自己的事。”

    宇文澈一愣,对于这个回答,他完全没想到。

    之前,孟漓禾的确有表示过不满,自己也曾答应过,但之后的事都当真是无奈之举。

    孟漓禾又何尝不理解,然而理解从来不代表赞同。

    所以,这一次孟漓禾直接下了大招:“你如果不想我以后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你,你就别这样做了。”

    宇文澈一愣,这个威胁好有用。

    当即说道:“好,以后不会了。”

    孟漓禾却撇撇嘴:“你以前似乎也说过。”

    宇文澈噎了一噎,失信于人这个锅完全不想背,所以还是反驳道:“其实也没有瞒着你做故意伤害自己的事吧?”

    “哦……”孟漓禾拉着长音点点头,“原来和我合离,不算伤害你哦……”

    宇文澈:

    书上诚不欺我,真的不能随便和女人讲道理。

    所以,当即说道:“我以后一定不会了,我发誓。”

    孟漓禾挑挑眉,这才偷偷的勾了勾嘴角。

    宇文澈终于松了口气,媳妇真是越来越不好哄。

    所以,干脆趁着孟漓禾不再就此事继续说下去,强行转移话题道:“今日进宫和母妃谈好了?”

    “嗯。”听他提到正事,孟漓禾也严肃起来,“对,母妃果然今非昔比,相信她应该可以做到。”

    宇文澈点点头,就此事两个人已经商量许久,接下来,就静观其变便可。

    然而,十分怕自家王妃又回到刚才话题的覃大王爷,赶紧机智的继续强行说下去:“那你去了这么久,还和母妃聊什么了吗?”

    孟漓禾顿时一愣,脸上不由有些微微发红。

    是聊了些什么,但是……

    说起来,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进宫也被问同房的事,回府也被问同房的事。

    难道,这是冥冥之中的预兆?

    想到此,孟漓禾的脸顿时更加红了。

    “怎么了?”宇文澈眉头一皱,这次当真是没有领会到孟漓禾的心思。

    毕竟,她可是去谈揭发假皇后,揭露蛊虫这种严肃的事的。

    所以,看着她脸红的不太正常,心里顿时有些紧张,毕竟,她去的可是后宫这种地方。

    因此,甚至伸手摸上她的额头:“小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没有遇到什么人,吃过什么东西吧?”

    眼瞅着自己的心思被误解,孟漓禾下意识摇了摇头,但是被他的大手掌触碰,心里更是有些心乱如麻。

    因为,如果是平时,倒也无所谓。

    只是,一想到他竟然为了保全自己而故意与自己保持这么久距离,心里便是说不出的滋味。

    这个人这样珍惜她,反倒让她更想表明自己的决心,更想让他再也用不到这个所谓的证明自己清白的合离书。

    然而,孟漓禾此时额头都因紧张而冒出了汗。

    因为,这种事,要她怎么说?

    总不能,当初表白是自己,这件事,也是自己主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