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5章 收买 人心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坐着马车奔回了覃王府。

    明明她出府前,两个人还一同商量了对策,那会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晕倒了呢?

    然而,等她到达府内之时,宇文澈已经在被神医诊治。

    得知神医正在为宇文澈扎针,孟漓禾也只好在门前止了步。

    毕竟,行针要全神贯注,即使她再想迫切的询问一下病情,也只能等师傅出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孟漓禾走到院中,对着几个暗卫问道,“王爷是做什么的时候晕倒的?”

    方才在宫外,她都没来得及问。

    听到她询问,欧阳振赶紧上前:“启禀王妃,王爷是在和属下一起练神功时,忽然晕了过去。”

    “神功?”孟漓禾一愣,她的确知道宇文澈从之前就开始偶尔和欧阳镇一起练功。

    毕竟,欧阳振虽然走火入魔过,但是,却也终究是练成了。

    而且,如今有神医在一旁辅助,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所以,孟漓禾也没有阻拦。

    只是,这段时间宇文澈也一直被诸事缠身,练的时候并不算多,怎么就……

    想到此,孟漓禾不由问道:“王爷如今练到了几层?”

    “回王妃,正在突破第二层。”欧阳振答到。

    “才第二层?”孟漓禾有些惊讶,“那你之前也遇到过这个情况?”

    欧阳振却摇了摇头:“回王妃,属下在前七层都没有过异常。”

    听到此,孟漓禾不由心里一惊。

    她明明记得,之前之所以由欧阳振试练,就是因为两个人身体条件十分相似,都是至阳。

    但是为什么欧阳振没问题,宇文澈却出了问题呢?

    难不成,是因为这一次中毒,将他的体质改变了?

    心里不由更加着急,然而师傅不出来,她再多问题也是无济于事。

    看出孟漓禾忧心忡忡,欧阳振赶紧劝道:“王妃不必太担心,方才神医号过脉,说没有大碍,或许,只是因为王爷这些天有些劳累。”

    孟漓禾这才放了点心。

    既然师傅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什么问题。

    不过她也反应过来,抛开刚赶了一个月路不讲,他这几天调查事情也是争分夺秒,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今天一拿到确切消息,立即就同她商议后带去给了芩贵妃。

    按理,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才是。

    想到此,孟漓禾忍不住嘟囔道:“所以他干嘛这么累还要练功啊!”

    别和她说怕八块腹肌没了,她绝对不信!

    然而,欧阳振却顿了顿,还是说道:“其实属下也有劝过王爷,但是王爷说,若是他练就神功,就可以保护王妃,无需王妃用琴保护自己了。”

    此话一出,孟漓禾顿时怔在当场。

    一时间,心里百味杂陈。

    她还记得,他信誓旦旦向哥哥保证过,以后再也不会让自己遇到危险。

    原来,一直都在默默努力着。

    不然,他又何须这样急切?

    心里,真的是又感动又生气,这个宇文澈,她真的是不管不行了!

    所以,当即召唤出所有暗卫,趁着宇文澈还在昏迷之际,对着面前的暗卫们开口道:“你们都听好了,若是王爷再执意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大家都可以举报,本王妃重重有赏!”

    然而暗卫们闻言,均都抖了三抖。

    天哪,举报王爷这种事,王妃可真敢想。

    然而,你敢想不代表我们敢做啊!

    除非是不想混了好吗?

    所以,静悄悄,毫无反应。

    孟漓禾头大,开始威胁道:“反过来,如果你们知而不报,被本王妃知道的话,也是会追究责任的。”

    然而,大家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毕竟王妃这么温柔,就算要追究责任也不会怎样,但是王爷不同啊!

    那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只有胥偷偷拉入拉夜的袖子,对他使了个眼神。

    孟漓禾相当无语,她就知道宇文澈震慑力太大,这么多年不知道给这些幼小的心灵创造了多少心理阴影。

    于是,她机智的补了一句:“并且本王妃保证,王爷绝对不敢私下罚你们。而且,还可以晋升!说不定,有获得贴身暗卫的机会哦!”

    孟漓禾十分直接的抛出橄榄枝,没办法他实在觉得这个家伙太欠调教了。

    其他事情她绝对会给他留下充足的面子,但唯独这件事不行,再不从彻底根除,这家伙真是要上天了!

    然而,胥却瞪大了眼,这种要被抢了饭碗的既视感!

    那必须不行!

    所以这一次也不再对着夜示意,直接站出来道:“王妃,属下举报!”

    夜伸手拦人失败,手不由捂住双眼。

    这真的是猪一般的队友。

    感觉这次要被他害得死死的。

    而孟漓禾顿时惊讶不已,还真的有这种事?

    幸亏她问了问。

    所以,当即说道:“什么事!快说!”

    然而,胥此时并没有觉出什么,立即回道:“王妃可还记得,进皇宫前,王爷曾经吩咐过夜一件事?”

    孟漓禾不由仔细想了想。

    似乎,宇文澈在面对官兵前来时,的确对夜说了一句“夜,记得本王的交代。”

    她当时也诧异了一下,不过,因为进宫之事太过紧张,倒也没有十分放在心上。

    原来,竟然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胥,你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然而,胥还未开口,夜便已经站出:“王妃,此事是王爷吩咐属下的,还是由属下说吧。”

    胥挑了挑眉,算你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夜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苦逼无限,他那天不过就是笑了一下,为王妃陪王爷一道患难而欣慰,真的不该在胥威逼利诱下,说出这件事的。

    本来,他是觉得无论如何,这个命令也不会实现了。

    所以,也就没有多在意。

    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这个时候抖出来了。

    孟漓禾点了点头,没有阻止。

    这家伙怕宇文澈惩罚,一个人来顶,这么苏的事岂能不让他继续?

    虽然,他肯定不会同意宇文澈罚就是了。

    夜这才开口道:“王爷曾经吩咐过属下,若是他被皇上的人带走,请属下劝王妃先签了那份合离书,若是将他治罪,王妃便可摆脱关系,若是最后赦免,便当事情没有发生过。”

    孟漓禾这一次,当真是被这几句话震惊到不行。

    她记得自己对宇文澈说过,那封合离书她还留着。

    会看他表现来对他采取行动。

    但是,那都是气话!

    那封合离书她其实看都没看就撕了。

    所以,宇文澈却以为,那个还可以派上用场呢?

    而那上面当时他书信上也提到过,证明他们没有夫妻之实。

    也就是说,他们回来的这一个多月,看似是自己惩罚他,不准他同住,其实,却是他借机留下清白给自己,好在他万一被皇上降罪的情况下,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宇文澈!

    你怎么……

    此时此刻,她简直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他。

    就是个傻子啊!

    满心都是在为她考虑,怎么可以这样?

    孟漓禾眼眶甚至有些湿润,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话。

    忽然,胥却开了口:“王妃,属下之所以想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属下知道,即使你没有同王爷一起入宫,也不会签字,所以,属下觉得,这就是王爷做的伤害自己的傻事,不值得提倡。”

    孟漓禾诧异抬头。

    面前的胥一脸严肃,十分的认真。

    心里不由暖了暖,她这个呆萌的小暗卫,其实很了解自己呢!

    心里倒是因此开怀了不少,想来,宇文澈也不是不知道自己不会轻易离开他吧?

    只是,还是想为自己做下这些事,让自己随时都有选择的余地。

    只不过,这些选择,她心里早就有了单一答案。

    无论来多少次,也不会变就是了。

    所以,嘴角勾了勾:“不错,王爷确实做的是傻事,你举报的好。”

    胥这下有些不好意思了,微微低着头,用手挠了挠头,试探着说:“王妃,你刚刚说有奖励的。”

    孟漓禾眉头一挑:“你想要什么奖励?”

    胥脸上有点红:“属下和夜的月银上次被王爷减半了还没恢复,所以我想……”

    “即刻恢复。”孟漓禾打断他的话,并且看着他一瞬间因兴奋而抬起的头说道,“并且,将你的月银提到和夜一致。”

    噢耶!

    胥一蹭三高,实在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知他莫若王妃!

    他一直都在计较自己的月银比夜低,这下终于可以和他并驾齐驱了哈哈哈!

    夜无语的再次捂上眼,最近都没有和他打架,完全在顺着他来,但是却觉得被自己惯的越来越蠢了怎么办?

    很急,在线等。

    其他暗卫面面相觑,目光中散发着诡异的亮晶晶光芒。

    因为他们感觉,跟着王妃似乎更有肉吃!

    而且王妃美腻温柔,看一眼多活十年,他们简直想要叛变!

    没错,就是这么没有出息!

    身后,门吱呀一声响起,孟漓禾迅速扭头,然而,还没问话,就听神医开口:“禾儿,你进来!”

    孟漓禾心里咯噔一声,为什么,她觉得师傅的态度,莫名严肃呢?

    难道,宇文澈当真有什么问题吗?

    不再停留,孟漓禾赶紧朝后面挥了挥手。

    暗卫们瞬间各归各位,呼啦啦飞走。

    孟漓禾这才赶紧随神医走进,却听神医再次说道:“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