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4章 计划 开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三日后,玉芩宫。

    “禾儿,要不是本宫怕澈儿舍不得,非得留你在宫里住几天不可。”

    芩贵妃拉着孟漓禾的手,一脸慈爱的说着。

    皇上经过这几天的休养已经恢复,儿子儿媳也已回朝,所以,芩贵妃如今心情也是颇好。

    孟漓禾浅浅的笑着。

    其实她今日来进宫是有目的的,只是,事情太过隐秘,她也不好一上来就请芩贵妃摒退左右。

    那样,若是万一玉芩宫也有皇后的耳目,很容易引起他们怀疑和戒备。

    所以,也和芩贵妃就这样闲聊着,反正,也的确有段时间没有相处了。

    只是,芩贵妃闲聊中,却对孟漓禾,上看看下看看,仿佛有什么话一直想说又说不了口。

    孟漓禾不免有些惊讶,难不成,母妃也有话对她说?

    总不能,也是发现了什么事吧?

    正这么想着,就听芩贵妃忽然对一旁开口:“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很快,两侧伺候着的宫女们,都尽数褪去。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刚想着怎么对芩贵妃开口,就听芩贵妃说道:“禾儿,本宫有几句话问你。”

    孟漓禾立即严肃起来:“母妃请讲。”

    芩贵妃似乎想了一下措辞才开口:“禾儿,澈儿对你好吗?”

    咦?孟漓禾略囧。

    怎么是这个问题,她还以为是关于皇上呢,白白这么凝重。

    不过,想了想还是答道:“王爷对我挺好的。”

    “哦。”芩贵妃点点头,不过表情依旧有些纠结,半晌又开口道,“那他在那方面,有没有苛待你?”

    孟漓禾懵懂的眨眨眼,那方面?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引人遐想呢?

    不会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她绝对不想和婆婆讨论这种问题啊!

    一定是自己想错了!

    都怪那个画师,最近连载的都是什么?

    老是让她想歪一些事情。

    所以,停止乱七八糟的神游,孟漓禾十分正直道:“母妃,您是指……哪方面?”

    芩贵妃一愣,也觉得自己好像说的含蓄了点。

    禾儿这孩子平时挺聪明,但是却也看得出挺单纯的。

    只是,作为王妃,有些事也还是得在意。

    所以,想了想干脆开门见山道:“本宫的意思是,你同澈儿行房后,澈儿不会喂你喝一些东西吧?”

    “……”孟漓禾立即一张苹果红脸。

    为什么忽然这么直接了?

    明明刚刚还挺含蓄的啊!

    天,这让她怎么回答?

    她和宇文澈……虽然并没有分居了,毕竟惩罚了一路也差不多了。

    但是,这几日担心皇上的事,宇文澈一直在外面调查,都很少有机会相处,自然也没有……

    但是,总不能对芩贵妃说他们还没有发生过什么吧?

    被她知道可真的是玩大了。

    这可怎么办?

    眼见孟漓禾只是脸红不说话,芩贵妃只觉她害羞,所以又道:“大家都是女人,也都是这么过来的,你不用害羞,母妃只是担心澈儿考虑太多,还不想要子嗣。”

    孟漓禾真是有嘴说不清。

    这家伙怎么会不想要子嗣。

    就算是被她惩罚的分居,闲着没事的时候,也经常过来撩她啊!

    别说不想要了,按照他的说法,简直希望可以来上一排,这样孩子们可以热热闹闹的一起玩,省的让她陪。

    因为,她还要陪那个家伙。

    心机boy设想不要太远大。

    然而,并不能说。

    想了想,只能说道:“王爷事情繁多,自有他的考量吧?”

    宇文澈对不起了,这锅你自己背吧!

    我可不想被认为一年多了生不出孩子,要有问题也必须是你的问题!

    芩贵妃一听,果然了然的点点头,脸上表情明显不愉:“本宫知道了,回头本宫亲自和他说,年纪也不小了,而且,总喝那个药对女人的身体也不好。”

    孟漓禾非常赞同,不过是关于药的部分。

    她自然知道,古代为了不让女子怀孕,在事后都会服用一种药。

    这东西自然对女人没一点好处,她才不要喝。

    宇文澈以后要是胆敢给她喝这个东西,就别想进她的屋!

    芩贵妃越想越觉得刻不容缓,干脆拍了拍孟漓禾的手:“放心吧,本宫会尽快和他说。”

    孟漓禾脸上热了热。

    其实芩贵妃这就是在着急孙子了。

    和宇文澈说的话,他们离……也不远了吧?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有点紧张啊!

    不对!

    孟漓禾忽然反应过来,她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扯孙子啊,差点把正事都忘了!

    想到此,她赶紧拉住芩贵妃道:“母妃,这件事不急,我有一件非常急的事,请母妃帮忙。”

    忽然看到孟漓禾表情这么凝重,芩贵妃也不由严肃起来:“什么事这么急?”

    孟漓禾看了看四周,又凝神听了一阵。

    她如今体内内力强大,也可以听到周围很远的动静了。

    确定不会发生隔墙有耳的情况,她才开口,将皇上的事直言不讳的讲了出来。

    芩贵妃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加上她知道皇后的事,所以,孟漓禾相信,她可以承受的住。

    果然,芩贵妃的确有震惊,不过,虽然孟漓禾的话一般人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芩贵妃并没有质疑她的话,脸上对皇上的担心并不掩盖,但却十分镇定道:“禾儿,你说吧,你和澈儿想要本宫做什么?”

    孟漓禾松了一口气,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从袖口中掏出。

    芩贵妃接过,慢慢打开。

    只见这是一副画像,画像中的女子,温婉大气,且十分美丽,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不由疑惑:“这是?”

    “这就是如今宫里这个假皇后,应该有的真正模样。”孟漓禾回道。

    芩贵妃不由吃了一惊,再次仔细看去,不由心生感叹。

    这个女子其实并不比真皇后的模样差,甚至于,那股子贵气,是真皇后所无法比的。

    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娟秀。

    她自然知道,这真假皇后到底是有着怎样的乌龙。

    只是,如今却更加感慨,这乌龙来的实在太捉弄人。

    甚至于,或许因为大家都爱一个男人,她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可以体会到假皇后的心情。

    如果皇上当初先见到的是假皇后,如果皇上当初没有认错人,一切都会不一样。

    只是,她也终究不会忘记,这个女人后来变得多残忍。

    所以,干脆合上画卷,不再去看。

    画卷里的温润,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再次打开另外一个东西,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明显是一个地址。

    见芩贵妃又有些疑惑,孟漓禾主动解释道:“这是老丞相如今的住址。”

    芩贵妃皱皱眉:“他不是告老还乡,去往南方老家了么?”

    孟漓禾点点头:“不错,退下的前两年的确回去了,后来为人很低调,也无人在意,甚至和许多人断了联系,但是这个地址近几日又核实过,老丞相的确在此无误。”

    芩贵妃眯了眯眼,也有些想明白:“你的意思,是让我将这两样东西一起交给皇上?”

    “对!”孟漓禾望着芩妃点头,“母妃,本来我们想抓到更多的证据,再摆在父皇面前,让他相信。但是父皇现在身上有蛊,时间不多了,我们只能冒险让他知道这件事,如果他不信,将这些线索给他,他是皇上,若是想查,一定可以查的到。”

    芩贵妃沉思:“如今,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而且,我相信父皇不会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你不仿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只要他证实了假皇后一事,就自然会相信身体的情况,到时候,请神医来诊治便没有问题了。”孟漓禾继续分析道。

    她现在必须将所有能想到的都说出来,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去,毕竟她学过心理学,比一般人要强一些。

    但是,这次对方却是皇上,只能让芩贵妃出马,毕竟,他信任芩贵妃。

    只是……

    孟漓禾想了想还是说道:“母妃,但是这件事,有危险。你……”

    “无妨。”芩贵妃却直接打断孟漓禾的话,她知道孟漓禾的担心,不过,能够救皇上,又能一举除掉假皇后,为她曾经的姐妹报仇,为自己这十几年冷宫的遭遇,她也要前去。

    “你放心,本宫今晚刚好要侍寝,届时本宫会选好时机开口的。”

    看到芩贵妃如此坚定,孟漓禾也放下了心。

    芩贵妃才回宫几个月,就能执掌凤印,虽说是有宇文澈中毒为契机,但这个年龄还能力压众嫔妃,不可谓没有一点手段。

    只是,皇后竟然没有用蛊虫控制这一点,想来,是控制的次数,当真不多了吧?

    想到此,孟漓禾不由说道:“母妃,还有一件事。师傅说过,此蛊每次下命令时,必须下蛊之人亲自到身旁,所以,为确保安全,一定要避免皇后与父皇见面。”

    “好!”芩贵妃不假思索答应,反正后宫如今她最大,那个皇后在被软禁,如今,给她多加点防护和监视便可了。

    孟漓禾这才彻底放下心,又再次确定了一番,没有任何问题后,才告退。

    然而,刚刚从宫里出来,还没来得及上回府的马车上,便见夜忽然出现。

    “王妃,请赶紧回府,王爷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