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3章 不纯洁的 人们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母妃,儿媳只是担心父皇的身体,想亲自确认下而已。”孟漓禾最终还是决定暂时先隐瞒。

    芩贵妃闻言松了口气,说到底,她还是十分担心皇上的。

    所以,拍了拍孟漓禾的手道:“也好,禾儿有心了。”

    孟漓禾偷偷长出一口气,跟随芩贵妃进入。

    宇文澈自始至终没有开口,然而,看着孟漓禾的目光明显有些深邃。

    皇上如今彻底昏睡了过去,并不知道几人进来。

    孟漓禾经过允许,靠近了皇上的床前,伸出手,用指肚轻压在脉搏之上片刻。

    又看了看皇上的面容。

    不过,终究因为是龙体,不方便做更多检查。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皇上此时的脉象倒是十分平和,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当真是看不出任何异常。

    而且,她也实在是号不出来所谓的气血倒流。

    难道,是已经错过那个时机了?

    不过眼下,眼看着周围的人都在紧张的等着她的答案,孟漓禾还是赶紧说道:“父皇的脉象来看,已经无碍了,母妃和端妃娘娘请放心。”

    这下子,芩贵妃同端妃才真的脸色和缓起来。

    不过,了解孟漓禾如宇文澈,可没那么容易打发,所以,拜别了芩贵妃和端妃,从宫里一出来,甚至还没有上马车,宇文澈便一把抓住孟漓禾。

    这让原来等在宫外迎接主人,准备王爷王妃一出来就以最快速度冲过去,祝贺他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然后与主人抱头痛哭感慨一番的胥,立即来了个空中急刹车。

    直让跟在他后面来不及停止的夜一下撞了个满背!

    什么情况?

    刚刚忽然风一样的飞走,吓得他以为出什么事,所以在后面紧跟,这会又忽然停下,怎么做什么都没个预警的?

    夜无奈的从后面抱着胥的后背想着。

    然而胥此刻更想说,这什么情况?

    难道不知道这会还有人在担心他们吗?

    一出来就拉拉扯扯,完全不记得为他们报平安的样子,好受伤!

    所以,干脆转过身,管它背后是什么东西,都先抱住再说!

    毕竟宝宝不开心,要抱抱才能好!

    而事实上,宇文澈此时并非不知道大家都在担心,只是相对于此,他心里也有担心的事。

    此时,他趁着无人拉住孟漓禾,就是为了问:“小雨,父皇的病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而孟漓禾一愣,看了看四周,干脆拉住宇文澈:“我们去马车上说。”

    之后,两个人便迅速拉上车帘,扬长而去。

    “呜呜呜……王爷王妃就是忘了我们了!”树上,胥哭的很大声,虽然并没有一点眼泪,纯属发泄。

    夜:

    为什么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妈的智障……

    然而,这是胥,即使智障也并不能说。

    所以,十分假惺惺的拍拍他的背:“别多想,王爷王妃一定是有急事。你看马车跑的很快,大概是着急回府有事。”

    胥抬起头:“真的?”

    夜严肃点头,一脸正直:“真的,不信你看,马车都已经看不见了。”

    “……”胥一愣,顿时大怒,“那你还在这里和我扯!还不快去保护,怎么做暗卫的!”

    说完,便直接甩开他离去。

    没有一丝留恋,十分心狠。

    夜一脸苦逼的紧跟其后,我这又是为了谁!

    而孟漓禾趁着在马车上的功夫,将心里的疑惑通通都说了出来。

    宇文澈听了自然脸色凝重。

    不过,埋在他心里的疑惑倒是有些解释的通了,毕竟,他已经有一段时间,觉得父皇忽然喜怒无常了。

    所以,不止是孟漓禾,此刻包含宇文澈在内,也觉得有必要赶紧去问下神医。

    只是,两个人一路风尘的回来,又在宫里绕了一圈,又是下跪又是检查身体的,更是染了很多尘埃。

    所以,两个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梳洗一番。

    而为了节省还要碰面的时间,孟漓禾也干脆随宇文澈一同回了倚栏院,反正她在那里住过多日。

    而且那寝室也比较大,有屏风遮挡,一起沐浴也并没什么压力。

    所以,两个人默契十足,也没有任何扭捏的一路走去。

    甚至,为了再节省点时间,以及,为了避免下人们不断的行礼和问候,宇文澈干脆抱起孟漓禾,来了个轻功飞行。

    毕竟,走了这么久,下人们可是十分想念主子的啊!

    非常值得列队相迎,再顺便哭诉一下想念之情。

    然而,并没有得到这个机会,心塞塞。

    所以,望着风一般的男子女子,风一般的刮进了倚栏院寝室,又风一般的吩咐送上热水。

    众人只觉得……

    啊,时隔两个月没有看到的虐狗大戏又回来啦!

    好亲切!

    简直想要啪啪啪——响起剧烈的掌声!

    这种迫不及待的心情,我们完全理解。

    只想说,让狗粮来的更猛烈些!

    毕竟,我们已经饥饿加渴求简直饥渴了两个月!

    只是,苦了我们的暗卫画师苍。

    明明前一秒还在肝肠寸断的靠着自己的想象画假传圣旨一同获罪,然而生不能分死不能离,最终终于感动上天感动大地也感动了皇上,从而两个人执手张望竟无语凝噎的一路夫妻双双把家还。

    简直一边画一边在感动的哭好吗?

    不信,请看我红红的兔叽眼!

    然而,还没画完,这画风怎么就突变了?

    这让他的小心肝怎么承受的了?

    虽然也是夫妻双双把家还,但你们也要先交流感情吧!

    这样飞快关上门的情景……难道不觉得太快?

    虽然,这也是一种交流。

    但是,非要逼他画加了颜色的图图吗?

    他可是纯情画手啊喂!

    嘤嘤,简直逼良为娼。

    他内心并不想啊!

    然后,便脸红心跳的画了起来,十分勉强!

    不过,最受伤的还是胥。

    望着倚栏院那关的死死寝室大门,一脸审视的看向夜:“你确定,他们回来是有急事?”

    夜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道:“这种事……应该……也算是急事吧。”

    胥一愣,诡异的脸上一红,飞到另外一颗树,并且扭过头去。

    一点也不傲娇,一点也没有害羞,妥妥的。

    只有管家,望着桌子上堆满的竹蜻蜓,哈哈这下要有机会送了吧?

    然而,屋内的王爷王妃,此时正在内心忧虑的洗着澡,完全不知道他们如此正直的举动,已经被下人们想成了什么样子。

    只想尽快洗完,好赶紧去找师傅。

    所以,其实并没有用多久,两个人便换了新衣衫,一脸红光满面的从屋内走出,成功看到了一众惊讶脸。

    当然,如果宇文澈知道,这些人竟然还在偷偷算着时间,他一定会后悔自己才进去半个时辰就出来了。

    毕竟,那十分影响他的形象。

    不过,其实下人们觉得,半个时辰也很猛呀,毕竟赶了一个月的路呢,我们的王爷就是强壮!

    好在,两个人长期在这群崩坏的下人们穿梭,早就习惯他们那脱肛的思维。

    所以,也就习以为常,目不斜视的走进了神医的院子。

    神医自然已经听说他们回来的消息。

    对于他们二人会平安回来,似乎并不显得多么奇怪。

    但是,听到孟漓禾提的蛊虫时,却是面色凝重了起来。

    因为,按照孟漓禾的说法,的确很像苗疆的一种名为傀儡蛊的蛊虫,此蛊十分强大,并非一般人可以驾驭。

    除了善用蛊的苗疆人,还真的极少有人可以操纵。

    但是,他也曾记得,这个假皇后就是与苗疆后人联合起来,下过音蛊之人。

    那若是她的话,也并非不可能。

    神医将这些猜测说了出来,孟漓禾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宇文畴知道,那触发蛊虫发作的关键点,想来,是皇后叮嘱过他。

    或许,他也是因此而做,但至于是为什么,或许,他也不一定清楚。

    “神医,那此蛊是否可解?”一边,宇文澈在听完两个人的话后,问出口。

    无论如何,那是他的父亲,就算并不亲近,他也不可能不关心他的身体。

    神医皱了皱眉,却说了一句令宇文澈更加担心的话。

    “这一点,我必须亲自确认他的身体状况才知道。”

    孟漓禾也是一愣:“师傅,音蛊都可以引蛊,这种蛊不可以引吗?”

    “不是不可以。”神医摇摇头,“而是,这种蛊操纵人是有限制的,如若用到最后一次,那此人便会彻底与蛊虫融为一体,彻底成为傀儡,根本无法引出了。”

    宇文澈脸色一沉,双手握拳,俨然已经愤怒到极限。

    成为皇后的傀儡么?

    这个皇后,当真是野心不小。

    孟漓禾也是震惊的无以复加,竟然给心爱的人下蛊!

    当真是连对她最后的一丝可怜之心都不复存在了。

    打着爱的名义,来做着伤害所爱之人的事,是她最不齿的。

    成为傀儡,就能爱她了么?

    还真是可笑!

    不过,眼见宇文澈有要暴走的趋势,孟漓禾赶紧劝道:“我想父皇还没有到最后一次,毕竟,在早朝上,我将他唤醒了,那就说明,我们还有机会。”

    宇文澈的神情终于暂时缓和了一些。

    孟漓禾松了口气,她真担心宇文澈会一怒之下干脆对皇后出手,在没有揭穿她的情况下,这是对他们非常不利的。

    所以,她赶紧问向神医:“师傅,那我们需要先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