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02章 执掌 凤印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当真没有想到,这个皇后竟然一上来就做如此大的动作。

    趁着如今皇上昏迷之际,居然直接对宇文澈下了手。

    如果真的将宇文澈关了进去,那接下来的事情,想来,更没那么简单了。

    任谁都知道,这大牢永远都是好进不好出的。

    那里面到底有多黑暗,只看想要下手之人多黑暗就好了。

    而宇文澈又何尝不知道。

    大概如今在场的,只有宇文畴最开心了。

    果然,母后什么时候都是他强大的后盾。

    只不过,明明知道这皇后是假的,也明明知道她对自己没有存什么好心,宇文澈又怎么会坐以待毙?

    所以,直接挥开已经上前准备捉拿他的人,对着皇后道:“母后,但凡定罪,都要有证据,您这省略了审查,取证的过程,直接定罪,儿臣不服。”

    皇后的眼睛倏地一眯:“大胆覃王,竟敢顶撞本宫?你可知,单凭这一点,本宫就可将你治罪?”

    说着,竟然大喊道:“来人,将覃王拿下,赏五十大板!”

    孟漓禾简直目瞪口呆。

    这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不止是宇文畴,就连皇后在内,给她的感觉,都是这样迫不及待。

    按理来说,宇文澈和宇文畴双方的势力相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这么多年来,互相抗衡,明争暗斗。

    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急切?

    难道,除了皇后的蛊虫,还有其他的阴谋?

    而宇文澈此时,却也明显不想束手就擒。

    方才这个皇后急匆匆赶在所有人之前到来,连叫人通报这个步骤都省了,可见,就是想利用这个时间的。

    那他,就偏不让她如愿。

    所以,眼见有人上前,对着他道:“覃王,得罪了。”

    他干脆直接将对方的手一把掀开,怒道:“本王倒是看看,谁敢动本王?”

    “覃王,你竟然不服从本宫的命令,这是要造反不成?”眼见宇文澈如此,皇后终于拍案而起。

    对着窗外大喊道:“来人,将覃王拿下!”

    毕竟在后宫,也是皇后的地盘。

    她这一声喊,立即涌进来诸多的侍卫,虽然对着覃王有些为难,但却也不难违背皇后的命令。

    而宇文澈自然是不会妥协。

    只是,孟漓禾不由眯了眯眼,如今这情形,若是打起来,先不说以一敌众,就说是将宇文澈不服从皇后命令这一条,基本上也算是坐实了。

    无论如何,反抗都不是明智之举。

    但若是不反抗,任凭他们拿下?

    那更是蠢到无可救药。

    这个皇后,看起来是算计好了。

    就是要让宇文澈进退两难,怎样都讨不到好处。

    可是,如今皇上还未醒,后宫,就只有皇后最大,那要怎么办是好呢?

    忽然,院中传来一声高高长长的声音。

    “芩贵妃驾到!端妃驾到!”

    孟漓禾顿时眼前一亮。

    芩贵妃,是母妃么?

    没有想到,竟然已经晋升为贵妃了。

    而端妃,又是五皇子的母妃。

    五皇子前几日被皇上派到京城外的胡城去督察还未归,如今他的母妃协助,也是他们的很大一个助力。

    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芩贵妃和端妃很快进来,孟漓禾不由望过去,只见芩妃较之上一次出城时见到,无论是气色还是仪态,都是更加不错。

    如今大抵是因为封为贵妃,更显得华贵无比。

    比至于身边这个恼羞成怒,一直在发威的皇后,更有母仪之姿。

    只是一进门,就见她脸色倏地一变,甚至,并没有和皇后请安,直接对着持剑围在宇文澈周围的怒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是谁允许你们对覃王动手的?”

    芩贵妃的话,冰冷严厉。

    乍一听,比宇文澈平日的话语,还要冷上几分。

    让人无端生寒。

    孟漓禾都不由吃了一惊,果然是母子啊……

    而侍卫们闻言,果然皆是手上微抖,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还是皇后将话接了过去:“怎么?芩贵妃是来帮着儿子,一起来违抗本宫命令?”

    而芩贵妃却是忽然发出一声笑,笑里的嘲笑意味明显,那看着她的目光仿佛就是在看一个笑话。

    “皇后娘娘,您这话是不是说错了?本宫如今执掌凤印,而你获罪被禁足,本宫需要违背你的命令?”

    此话一出,孟漓禾与宇文澈皆吃了一惊。

    之前,他们只知道因令宇文澈中毒,所以被皇上下令禁足一事。

    却不知道,原来凤印都已经令她交出来,且给了母妃。

    那不就是说,如今后宫,是母妃最有权力?

    皇后空顶着一个头衔,却已经没有实权了。

    现在,倒是有些理解,他们为何这般心急了。

    想来,就是想用尽一切办法击垮宇文澈,好将母妃也拉下来吧?

    不然,母妃受宠,执掌后宫。

    儿子再春风得意,那他们母子可真的是岌岌可危了。

    只是,如今母妃已经过来了,他们便是再一次错过时机。

    提到凤印,皇后气的简直浑身都在颤抖。

    看着芩贵妃的脸,若不是理智尚存,估计恨不得直接扑过去。

    孟漓禾不由暗自叹息。

    这个女人也曾经是个可怜人,煞费苦心走到心爱人的身边,却每日看着他宠幸别人,想来,也是日积月累的不满心理,让她欲发变态,终究成为一个可恨之人了吧?

    只见她深呼吸几口,还是冷笑道:“芩贵妃,你不要嚣张。本宫终究是皇后,凤印也早晚会回到本宫手中。”

    “那本宫拭目以待。”芩贵妃讥讽着回答,毫不示弱,接着干脆也不再看她,直接冷眼对着侍卫,“还不给本宫退下?”

    侍卫们眼看这形势,赶紧纷纷撤退。

    这种捉拿皇子的事,他们本来也不想做。

    最佳时机已经错过,皇后再想刁难,也已经无济于事。

    只是,让人拿着剑对着自己的儿子,芩贵妃却没想就这么算了。

    所以,待侍卫退下,芩贵妃直接问道:“澈儿,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澈卸下防备,回道:“回母妃,儿臣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皇后娘娘一到此便说父皇如此是因为儿臣,要拿下儿臣。”

    “拿下?”芩贵妃狠狠的咬着这两个字,接着转头看向皇后,“不知道皇后娘娘是以什么身份,这样对待殇庆国的储君呢?”

    这话一出,孟漓禾立即在心里为芩贵妃竖起了大拇指。

    果然,这在后宫浸染的女人,都不一般啊。

    抬出储君二字,便是直接说明了宇文澈身份的高贵性。

    的确,做为储君,那地位,甚至是连皇后都比不上的。

    只是,皇后却不屑一笑:“那芩贵妃的意思是,储君的重要性,要高过皇上了?储君害皇上致病,便不需要追究了?”

    芩贵妃眯了眯眼:“既然皇后如此断言,那就请拿出证据来。”

    “芩贵妃。”皇后眉头一挑,“审问过覃王之后,皇上就病倒了,这不是证据吗?”

    “是么?”芩贵妃不慌不忙,脸上没有起一丝变化,只是说道,“可是本宫认为就是沥王强烈请求不要退朝,导致皇上过于劳累,才昏倒于大殿之上,所以,要治罪,也应该是治沥王的罪吧。”

    “你!”皇后顿时瞪大双眼,“你这是含血喷人,口说无凭。”

    “本宫将这句话也送给你!”芩贵妃忽然眉目一厉,冷冷说道。

    说完,便不再看她,直接转身朝屋内走去。

    如今她执掌凤印,心里又清楚,面对的是假皇后,所以根本无所畏惧。

    当即对她给予的直接就是无视。

    “芩贵妃,你这是什么态度,本宫才是皇后!”皇后顿时火气更大,干脆直接追了上去,着急下,作势竟然要伸手拉她。

    想要在她之前去看皇上,她怎么会同意?

    然而,手还没碰到芩贵妃,就听芩贵妃开口:“皇后还在禁足期,来人!将皇后送回寝宫!”

    很快,认清此刻谁更有权势的侍卫便上前,挡在皇后面前道:“皇后请回。”

    此时此刻,任凭皇后再怎么愤怒,也终究是无济于事。

    只有宇文酬为他的母后找个台阶下,对着侍卫开口道:“你们都退下,本王会亲自护送母后。”

    说完,便维持着那最后的尊严,同皇后一同离开。

    芩贵妃的面容,也终于和缓下来,接受完孟漓禾与宇文澈的请安后,便赶紧向一旁还未离去的太医询问皇上的情况。

    问完后,才安心了许多,赏了太医,又特别多加拜托了几句才作罢。

    然而,孟漓禾想了又想,还是道:“母妃,儿媳斗胆有个请求。”

    如今面对孟漓禾,芩贵妃曾经的内疚加感激,让她十分疼爱这个儿媳,当即笑着说道:“有什么直接说便好,母妃若是可以做到的,自当满足你。”

    孟漓禾点点头,说道:“儿媳是想亲自为父皇诊断一下。”

    此言一出,宇文澈和芩贵妃均是一愣,端妃也微微蹙眉。

    除了诧异,脸上均浮现了一丝担忧。

    因为在场人均知道孟漓禾师从神医。

    芩贵妃干脆直接问道:“禾儿,可是你父皇的病没这么简单?”

    孟漓禾不由纠结起来。

    这件事可大可小,而且还没确定,让她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