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8章 弹劾 危机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覃王府前,宇文澈将孟漓禾挡于身后,对着来人开口道:“本王一人做的事,与其他任何人均无关。”

    一句话,将孟漓禾摘了个干干净净,拒绝之意十分明显。

    然而,领头之人却面无表情的回道:“王爷,这是圣旨,下官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请不要为难下官。”

    闻言,宇文澈脸色冰冷,然而还没等他再开口,孟漓禾已经从他身后走出,直接说道:“本王妃会一同去,请吧。”

    宇文澈皱了皱眉,看着孟漓禾:“你……”

    然而,孟漓禾却打断他的话,甚至笑了笑道:“澈,终于有一次,我也可以陪你同行了。”

    宇文澈不由一阵恍惚,往事也随即浮现在眼前,曾经孟漓禾有嫌疑受审之际,他也是这样陪她而去。

    那会,他的心情想来就和现在的孟漓禾一样吧?

    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守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只是,曾经,他只是守护而已,现在,他却有可能会牵连到她。

    然而,孟漓禾很明显已经打定了主意,不会给他这第二次违背圣旨的机会,干脆率先迈开了脚步。

    宇文澈终于无奈跟上。

    罢了,到了皇宫,再见机行事吧。

    身后,不同于他的凝重,夜却难得的弯起了嘴角。

    看得胥一阵不满。

    因为这次进皇宫,他们二人并不能跟随。

    虽然王爷并非没有对策,但到底是福是祸谁也不知道。

    这个家伙,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

    然而,面对这样的质疑,夜却揉了揉胥的脑袋,深沉的说:“我是因为看到他们的经历多了,相信老天还是眷顾有"qing ren"的。”

    胥却摸了摸夜的额头,担心的看着他:“你没生病吧?”

    不是以前最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玉帝阎王的么?

    夜无语打下他的手:“总之,你只要记得,无论王爷王妃在哪,我们就在哪便好。”

    胥的脸上顿时豁然开朗。

    对!

    也许前面还有更多惊涛骇浪,不过,他们永远会在王爷王妃身边保驾护航。

    而事实上,此刻等待宇文澈和孟漓禾的,甚至不止惊涛骇浪那么简单。

    原本,他二人只是以为,父皇将她二人先行宣入后宫盘问而已。

    却没想到,入了皇宫才知道,他们如今要去的,竟然是金銮殿——皇上,上早朝的地方。

    不由诧异不已,这个时间已经接近晌午,怎么会带他们来这里?

    然而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

    因为虽然早朝时间已过,但是金銮殿上,文武百官却齐聚一堂,并没有退朝的迹象。

    而且,最令他们感到惊奇的是,那个原本带领三十万大军,还差一日才能到达京城的宇文畴,如今,竟然也已在殿上。

    心里顿时有了谱,看来这宇文畴是提前到了,就是想给他们致命一击。

    不过,宇文澈眯了眯眼,想要击垮他,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然而,孟漓禾看到这情景却是一阵紧张。

    如果之前,她还觉得殇庆皇没准会因为父子情,对宇文澈从轻处理,那现在,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却不是父子情可以左右得了的。

    而且,宇文畴这幅志在满满的样子,想来是提前就做好了规划。

    心不由沉了下去。

    然而,却觉一只手忽然握紧自己的手。

    孟漓禾诧异抬头,却见宇文澈面容含笑,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紧张的神情。

    知道宇文澈大概是看出自己担心,所以,故意做出镇定的样子让自己安心。

    然而,四目相对之时,心绪却忽然真的安定了下来。

    对啊!

    之前,不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无论是什么结局,都同他一起承担。

    那便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所以,干脆回握住宇文澈的手,对他勾唇一笑。

    之后,两个人便这样手拉著手,当着两旁文武百官的面,直接走到殇庆皇的面前。

    那架势,让人根本看不出这是来认罪之人。

    反倒像是举行大典,一同入席而已。

    看着两人这个样子,宇文畴本来得意的脸立即变得脸色阴霾,双眼紧紧看着那两只握在一起的手,不由自主的咬牙,脸上的表情甚至一度变得狰狞。

    孟漓禾这个女人,自之前那件事后,他便没有再主动招惹。

    在那之后,又听闻她与宇文澈十分恩爱的传言,所以渐渐地也便彻底放弃。

    但是,却也不代表他愿意看到他们这样旁若无人的姿态。

    所以,不等他们走到大殿的最前方向皇上行礼。

    宇文畴便已经开口指责道:“覃王,在父皇面前与女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难道你想要藐视朝堂吗?”

    此言一出,皇上的脸色立即难看了几分。

    原本在他们入殿之前,他还心存疑惑。

    因为以他对宇文澈的了解,为了一个女人而假传圣旨,这么蠢的行为,实在不像他可以做出来的。

    所以,尽管宇文畴一再要求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审问他,皇上也没有存是否包庇的心思。

    因为,在他心里,此事要么当真有理由,要么就是藐视皇权。

    生还是死,只有两个选择。

    所以,他便也同意在此对他进行审问。

    但是如今听到宇文畴这样一说,不知为何,忽然就涌起诸多不快。

    那种情绪,就像突如其来,完全无法控制。

    而宇文澈听到宇文畴这句话,却连头都未转一下,眼睛也根本看都没看宇文畴一眼,只是同孟漓禾一起,对皇上行了礼后,才说道:“父皇,儿臣的王妃是第一次进殿,难免紧张,儿臣担心她失了礼,所以携她一起进入。更何况,禾儿乃儿臣的正妻,举止行为都不失体面,儿臣觉得有些词汇万不该在庄严的殿堂之上随便提出,否则,不是藐视殿堂又是什么?”

    宇文澈全程没有理会宇文畴,直接将他无视,但又直接在殇庆皇面前,将他反驳了个彻彻底底。

    甚至,还反将藐视之罪扣在了他的头上。

    而这两个字,果然如刺一般扎入皇上的脑中,让他瞬间又冷下了脸色。

    宇文澈默默地将皇上的表情收入眼底。

    眼睛不由眯了眯,父皇的喜怒无常,仿佛更加严重了。

    不过说不定,刚好可以借此发挥。

    宇文畴当即被堵得一句话不能说。

    因为宇文澈本就没对他说话,此时若是再擅自反驳,看父皇现在的脸色,想来并不能讨到什么好处。

    所以这个问题,他干脆忍了下去。

    反正,宇文澈假传圣旨是真,那才是最致命的一击,他不着急。

    因此,他并未多说,只是看着皇上让宇文澈平身,且并未追究责任。

    而孟漓禾对宇文澈的表现,简直叹为观止!

    她早就知道宇文澈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却也不知道他这扭转乾坤的功力这么强。

    此时,再看他脸上平静的神情。

    忽然就觉得,或许他并非只是故作平静,说不定,他当真可以扭转现在的形势。

    一时间,竟然不合时宜的期待起来!

    甚至,心里竟然涌起一丝好笑。

    宇文澈曾经说过,对自己有兴趣,是因为自己的聪明和那些出色的表现。

    是不是曾经他在看着自己时,也是有如此期待的心情呢?

    没想到,竟然还有机会让她体会一下宇文澈当初的心情。

    想到此,孟漓禾竟然嘴角一勾,彻底的轻松下来。

    只是,这一幕却恰恰刺激到了在一旁一直看着的宇文畴。

    脸色阴冷的简直要滴出水来。

    因为在他眼里,这就是孟漓禾对宇文澈的肯定,以及对他的否定。

    虽然他对孟漓禾没有再多的想法,但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想让世人仰视的男人,又怎会受得了这种对待?

    所以当即不再等,直接向皇帝参上宇文澈一本。

    “父皇,儿臣统领三十万大军,眼看就要帮风邑国破除战乱,然而,覃王忽然拿着圣旨令大军撤退,儿臣想到既然是父皇命令,即便当下不宜退兵,也只能遵从。然而,如今儿臣才知这圣旨竟然是假的,覃王竟然胆敢假传圣旨来帮助风邑国叛军,也就是覃王妃的兄长,以致我三十万大军无功而返。覃王不仅藐视皇权,而且叛国通敌。如今与风邑国狼狈为奸,对我国江山是极大的威胁,还请父皇立即彻查降罪,以儆效尤,否则,我殇庆国江山不保啊!”

    宇文畴说的声情并茂,甚至都快泪如雨下。

    演技当真是妥妥的棒。

    而很快,在他说出此言之后,立即有大臣上前表态,清一色都是赞同宇文畴,之后开始危言耸听。

    孟漓禾只觉得这一圈说完后,简直这殇庆国的江山明天就成风邑国的了。

    都让她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戏虽然做的足,但是也不能太浮夸吧?

    然而,不得不说,这一番下来,效果却是显著的。

    殇庆皇果然脸色越来越难看,对着宇文澈问道:“覃王,沥王所说之事,你可承认?”

    宇文澈一直在一旁沉默,即使大臣们有对他的弹劾,也有对他的支持,他都始终无动于衷。

    此时,听到皇上的询问,才回道:“启禀父皇,沥王所说,儿臣只认一件,那就是假传圣旨。但,这件事,儿臣自认功大于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