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7章 功成 反朝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

    宇文澈抱着孟漓禾,轻轻的唤着。

    孟漓禾手下的动作一停,慢慢直起腰:“沐浴完了?”

    “嗯。”宇文澈在孟漓禾的肩窝蹭了蹭,仿佛经过这么一次,对她的依恋更加浓厚了。

    然而……

    “那就请王爷早点歇息吧,旁边的屋子我已经请人收拾好了。”孟漓禾不咸不淡的说。

    宇文澈一愣,拉着孟漓禾转过身:“小雨,你要我出去住?”

    “对啊。”孟漓禾倒是丝毫没有躲避他的目光,而是回望着他道,“王爷,那份合离书,我签字了。”

    宇文澈的目光骤然一缩,甚至握着孟漓禾的手也不由一紧,却见孟漓禾脸上似笑非笑,顿时反应过来:“你在说谎。”

    孟漓禾却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说道:“论撒谎,我能比过你么?”

    宇文澈:

    完了,他终于明白,媳妇开始秋后算账了。

    他就说孟漓禾没那么容易打发。

    如今,身上的毒全解,他连装可怜转移注意力都没戏了,简直不能更悲伤。

    好在,他作为一个阅百姓书籍无数,吸取无数经验的男人,立即搜索出对策。

    那就是,积极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

    所以,覃大王爷忽然严肃起来:“之前是我不该骗你,我也已经做了深刻道歉。以后,我保证不会了。”

    那模样认真,那话语真诚,简直连让人都不由动容。

    孟漓禾静静的看着他,眼波微转,两人无声对视,气氛一瞬间变得十分美好。

    然而……

    “我不信。”孟漓禾轻轻的吐出三个字,继而露出一副冷漠脸。

    宇文澈表情瞬间崩裂,他发誓他真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然而,自作孽不可活。

    他也知道,孟漓禾一定为这件事生气透了。

    秉承着媳妇不开心都是相公的错这一真理,宇文澈只能坚强的将心一片片粘好,然后,还要继续用温柔到死的声音忏悔:“我真的意识到错了,我发誓,绝不会再欺骗你,不管任何原因。”

    “真的?”孟漓禾闻言,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即使是觉得为我好?”

    “对!”宇文澈坚决点头。

    他以后一定会谨慎再谨慎,绝对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

    所以,也避免掉为了不伤害她才不得不做出的欺骗。

    “好吧。”孟漓禾脸色终于缓和下来,“那个合离书我没签。”

    宇文澈闻言,立即松了一口气。

    虽然早就猜到这个状况,但孟漓禾能主动承认,说明已经不生气了吧?

    然而,事实证明,幸福一般都不会太早到来。

    下一句,他就听到孟漓禾开口:“不过我随时可以签,就看王爷的表现吧。”

    宇文澈这一次当真是心碎成渣渣,补都补不起来。

    “小雨,所以那合离书,你还留着?”

    “当然,王爷给的东西,怎能随便扔?”孟漓禾口是心非,因为就算宇文澈平安归来,她非常高兴,高兴到真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但是,不代表她不生气!

    下一次若是再这样,她还不如陪他去死!

    “好吧。”宇文澈神情沮丧,“那我要怎样表现?”

    然后,他被要求的第一件事就是,暂时分居吧您内!

    所以,当宇文澈灰溜溜的从房间内走出,又灰溜溜的进入到隔壁一间屋子时,树上的胥疯狂鼓掌!

    当然,是虚鼓!

    因为并不能发出声响!

    身边,夜的额头不由划下三条黑线,无语道:“你就这么高兴?”

    “当然!”胥回答的十分迅速,“因为如果我是王妃,我也会这样做!欺骗人太可气了。”

    夜竟然觉得无法反驳,当然其实他是害怕反驳后引火烧身,简直不能更机智。

    只是,胥却忽然皱了皱眉:“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夜眉头一挑:“怎么说?”

    “我觉得,以王爷对王妃如今死皮赖脸的性子,应该不至于这么轻易就出来了才对。”胥说的十分认真,完全不觉得如此形容自己的主子有什么不妥。

    可见,到底是目睹了多少覃大王爷厚脸皮之事,简直不忍多想。

    然而,夜却面色凝重起来。

    看着一脸疑惑的胥,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由想到那天在山间时的场景。

    那夜,眼看宇文澈强硬的吩咐他不许告诉任何人之后,便前往山顶,之后,默默承受着那非人的苦痛。

    夜终于忍不住问道:“王爷,属下实在不知道王爷为何作此选择。但属下知道,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爷去死!”

    说完他便想转身离去。

    就算他任何事都要听命于王爷,但也不代表,他可以看着王爷死而无动于衷。

    然而,宇文澈却叫住了他:“夜,本王假传圣旨的结果还未可知,若是本王怎么都难逃一死,那,死在这里,又何尝不是对她的保护?”

    夜的脚步一停,眉头迅速皱起:“王爷,你说过,这件事我们并非完全没有把握。”

    “但也并非完全有把握。”宇文澈说道,“父皇最近喜怒不定,没有人知道结局。”

    “可是王爷,既然如此,你为何非要留下合离书?”夜再次不解的问道。

    当然,他也并不知道,合离书上有证明没有夫妻之实这一点。

    只是,宇文澈这份合离书,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

    所以,他忍住痛苦开口:“无论本王这次是生是死,能在本王定罪之前同她合离,就能保住她。”

    夜简直要惊呆。

    真的已经快要不认识他服侍了几年的主子。

    因为主子的心里,满满都是对王妃的打算,件件都是为了保护她。

    只是,这代价……

    “所以,若是本王逃过此劫,而回国后本王获罪,你就帮本王,做一件事吧。”宇文澈再次说道,听起来不像遗言,却比遗言更令人难受。

    而终于听到他的要求后,不知为何,在那一刹那,夜觉得自己竟然理解了。

    若是活着拖累最爱的人,还不如护他一世安好。

    所以,他最终尊重了宇文澈的意见,并且,也答应了那个要求。

    只希望,宇文澈如此用心良苦,可以苦尽甘来。

    而看着宇文澈轻易的走出自己的房间,孟漓禾也是有些惊讶。

    这么乖?

    她预想的情节竟然完全没有出现?

    竟然没有机会发挥她的教育意义,简直心塞!

    而且,他刚回来,难道不该更倍感珍惜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光?

    明明就可以看出她只是表明下姿态吧?

    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简直过分!

    那走就走,以为她稀罕,哼!

    所以,我们的覃大王妃有时候也真的是别扭的一塌糊涂。

    不过,无论如何,风邑国终于风平浪静。

    宇文畴和三十万大军也已撤出风邑国的边境。

    孟漓禾此行,可谓真的是功德圆满了。

    而且,该报的仇已报,罪人也都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她也毫无遗憾了。

    只是她如今的身份,却也不适合再久留了。

    虽然,她也很想看到哥哥大婚的那一天,但是,想到宇文澈假传圣旨一事,她还是决定尽快离去。

    宇文畴相对于他们,虽然行程慢,但却已经提前回朝。

    他们,也绝不能落于之后。

    否则,让宇文畴得了先机,届时鼓动整个朝廷上下,又或者不知被他怎么引导,事情便会更加不好办。

    只不过,自己刚刚登基,最亲爱的妹妹就要离开,这种不舍简直击垮我们新皇孟漓江。

    以前没有能力保护她就算了,如今好不容易,坐拥江山,简直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妹妹,竟然妹妹就要这样走了。

    这怎么可以!

    所以,尽管知道事情紧急,孟漓江还是理智上赞同,情感上不能接受。

    差一点就要和这亲爱的妹夫讨论一下,他妹妹跟着回殇庆国的必要性了。

    简直幼稚。

    所以,孟漓禾真的是好说歹说,连哄带撒娇的,才说通了孟漓江。

    所以,哥哥什么的,有时候也是要宠的。

    当然,新皇孟漓江才不会说,就是想要享受一下这种feeling,简直腹黑。

    终于,孟漓禾告别了哥哥和管玉,同宇文澈踏上了回程之路。

    所幸这一次,宇文澈身上毒已解,而孟漓禾身上的小伤也已恢复。

    所以,回去的路程,比来之前要迅速许多。

    而路上也并未遇到什么危险,毕竟,苏子宸,凌霄等都在一路同行,根本不会把普通危险放在眼里。

    总之,他们回到殇庆国京城之时,宇文畴的大军还有一日尚可回京。

    只是,他们的速度快,消息的速度却更快,不管是假传圣旨,还是覃王回京。

    总之,不等宇文澈进了覃王府的大门,御林军便已前来抓人。

    看样子,根本不给宇文澈一点准备的时间。

    孟漓禾不由心里一紧,眼看宇文澈要走下马车,下意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宇文澈身形一顿,立即回首,只见孟漓禾的目光中满满都是担心,手却越抓越紧,丝毫不愿意将他放开。

    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好好待着,等我回来。”

    接着,又转头道:“夜,记得本王的交代。”

    然而,还不等有人回应他,便听马车外,一个声音传来。

    “圣上有旨,押覃王妃一同进宫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