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章 谁算计谁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赵雪莹本来伪装好的脸,狠狠的一沉。

    这个女人,得寸进尺。

    刘嬷嬷虽说是嬷嬷,但另一个身份却是自己的乳娘。

    她打了不说,如今,竟然还得理不饶人?

    然而,孟漓禾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依然在望着他们,仿佛在等着他们回答。

    “是奴婢有眼无珠,不识王妃,请王妃恕罪。”

    “扑通”一声,刘嬷嬷对着孟漓禾跪下。

    她知道,这个王妃并不好惹,若是真闹到王爷那,别说是她,就是自己的小姐,也惹不起。

    赵雪莹极力的压抑着濒临爆发的情绪,只觉那啪啪作响的耳光虽是打在丫鬟脸上,却似打在自己脸上一般难耐。

    “好了,别打了。”孟漓禾觉得这巴掌有些吵,终于开口制止。

    三人均松下一口气。

    不料孟漓禾却将话锋一转:“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你们二人触犯了这规矩,惩罚自然是少不了的。只不过念在这王府以前无人管教,本王妃轻饶你们一次,在这里跪上两个时辰便可,但是,下不为例!”

    赵雪莹不是傻子,方才她从里面气势汹汹的出来,便是想吓退这个王妃,然而现在看起来,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

    虽然她话里话外都在暗讽自己管教不严,但她如今也只能活生生咽下。

    若是这件事再纠缠下去,恐怕吃亏的还是自己。

    当即,对着两个人咬牙切齿的补了一句:“都听到了没?还不谢过王妃?”

    两人赶紧感谢,继续跪在原地。

    “好了,王妃,站这么久了,快请进屋坐吧!”

    眼见孟漓禾对两人的反应不言不语,担心她再在这件事情上为难,赵雪莹赶忙转移视线。

    孟漓禾怎会不知她所想,听到这话却只是抿了抿唇,大步向屋内走去,将赵雪莹直接甩在身后。

    方才因用力而被指甲攥出的红印如今被再次用力按压,几乎要渗出血来,身后的赵雪莹狠狠的瞪着孟漓禾的背影,眼中冒出的怒火几乎要把这具身体瞪出几个洞来。

    然而,眼见孟漓禾快要进屋,赵雪莹却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来人,给王妃看茶!”

    然而,话音方落,孟漓禾便听到一个非常细小,但却异常熟悉的声音。

    她的铃铛!

    孟漓禾眼睛一眯,大步跨进了房内。

    只见一个与方才那个年龄差不多的丫鬟,正端着茶盘,茶盘上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飘着散散的香气,即便她刚刚走进,也能闻到一股清新的茶香。

    而丫鬟分别将两盏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正座和下首的位置。

    只不过,孟漓禾注意到,原来还是个左撇子。

    而随着丫鬟的动作,一道非常耀眼的光在闪烁,孟漓禾不用仔细看也知道,那,是她的铃铛。

    很好!

    这个赵雪莹抢了她的东西不说,竟然还赏给了下人。

    大概就是看这东西不如其他东西值钱吧?

    然而,那却是她最不能碰的东西!

    她今日本是想讨回自己的东西便了事,如今,别怪她将事情做绝了!

    再次看了一眼那热气腾腾的茶和那一旁站立的丫鬟。

    故意朝着丫鬟方向走去,长长的裙子随着走路摆动起来,轻轻擦过那丫鬟的身体。

    丫鬟只觉那衣角似是碰到了自己,赶紧退至一旁。

    却未想到,孟漓禾竟是路过她,直接坐到了主座之上。

    顿时,丫鬟一脸惊愕,立即转回头看着自己的主子——赵雪莹。

    赵雪莹此时更是没想到这个孟漓禾竟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好歹,这也是她的别院!

    “表妹你也坐啊,虽然这里是王爷的宅子,但你也好歹是王爷的亲戚,本王妃又岂有怠慢之理?”

    孟漓禾慢条斯理的说着,还边说边端起身边的茶,用嘴吹了吹。

    这意思很明显,这王府是王爷的,而王爷是她的夫君,这王府自然也是她的。

    而赵雪莹,就算有自己的别院又如何?

    不过就是寄人篱下,住的是她的房子而已。

    所以,她才是主人,这个正位,自然就是她来坐。

    赵雪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她今日,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新来的王妃,竟然这么厉害!

    而且……

    赵雪莹看着孟漓禾手中的那杯茶,眼神闪了又闪,最后还是慢慢的坐在了下首。

    “表妹这茶闻起来当真是香气宜人,不知道是什么茶?”

    孟漓禾不着急说明来意,倒是赏起了茶来。

    若是按照赵雪莹之前的打算,可是巴不得她进来就奔茶而去,可是如今……

    只得勉强的回了句:“回王妃,这是新采摘的苦丁茶。”

    孟漓禾点点头,似笑非笑的开口:“苦丁茶虽苦,倒是能降心火,门外那两个奴婢想必也让你这个主人上了不少火,表妹你多喝些吧。”

    说着,便不顾赵雪莹的脸色,兀自喝了一口。

    抬头却见赵雪莹杵在那儿,脸色僵硬无比,但那茶杯却是动都没动。

    孟漓禾了然的扫了一眼,疑惑的说:“表妹,这茶你怎么不喝?”

    闻言,赵雪莹的表情更加一僵,眼睛竟是胡乱扫着一旁:“王妃喜欢就多喝吧,我不渴。”

    “是吗?”孟漓禾却目光倏的变冷,语气也变得冰冷无比,“表妹,这茶给我喝,你自己却不喝,不会是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吧。”

    赵雪莹一听,竟是吓得直接站起:“怎么会?怎么会?我怎么敢对王妃动什么坏心思。”

    孟漓禾却转了转手中的杯子,再扫了眼赵雪莹的茶杯,之后再看向她,却并不开口。

    她就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给自己准备了什么“礼物”。

    从方才进屋她就发现,这个丫鬟是首先将右边的茶杯放到了下首之位,之后再走开放置另一杯在主座上。

    但是,如果两杯茶水一样,一个左撇子为何会特意绕过左边的茶去端右边那一盏?

    那想必,这杯右边的茶水,是精心为她准备的。

    至于里面填了什么料,就不得而知了。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孟漓禾竟然会直接坐到主座上。

    所以,如今这杯加了料的茶,自然就落到了赵雪莹的面前。

    她就是要看看,这个女人,敢不敢喝她自己亲手准备的“好茶”。

    眼见孟漓禾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若是自己不肯喝,以她方才得理不饶人的举动来看,想必会揪着这事不放,若是当真找人验一下,仔细想想,也不是她做不出来的事情,可要是那样,那自己……

    想及此,赵雪莹咬了咬牙。

    无非就是泻药而已,大不了她喝完之后,速速将她送走再吃解药。

    因此,状似自若的端起那杯茶,笑着一饮而尽。

    旁边的丫鬟目瞪口呆。

    她刚刚可是听赵雪莹的吩咐下了双份……

    “怎么样?王妃不怀疑我了吧?”

    赵雪莹放下茶杯恨恨的说着,虽然极力装出云淡风轻,但那不自觉咬的牙,却泄露了她的情绪。

    孟漓禾满意的笑了笑,修行尚浅啊……

    不过,这样看起来不是毒药,想来她还没那个胆子。

    那想必只能是泻药了。

    看起来,等下,有好戏看了。

    将茶放到一旁,却扭头打量起四周来。

    从字画到桌椅,从寝食到兴趣,无一不涉猎。

    竟是不急不忙的与赵雪莹闲聊起来,倒也迟迟不提今日所来的目的。

    反正,她孟漓禾,不急。

    然而,赵雪莹却是十分急。

    本来就想喝完茶水赶紧将这座瘟神送走的,谁知她竟然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甚至自己明里暗里说了几次送客的话,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知道了这盏茶有问题?

    不可能!

    小玉是自己的贴身丫鬟,绝对不可能背叛自己。

    而且,自己已经亲自喝了茶水证明,按理她不可能会再怀疑才对。

    但她今日,到底过来干嘛?

    不是来要嫁妆的吗?

    可为何只字不提嫁妆的事?

    总不能闲着没事,真的来找自己闲聊的吧?

    此时,赵雪莹若不是觉得自己打自己的脸,以她现在的心情,甚至都想主动将嫁妆送还给孟漓禾,也好过等会当着她的面出丑。

    因为她已经慢慢开始感觉到肚子里有气在膨胀,甚至开始咕噜咕噜作响。

    孟漓禾却充所未闻,依旧将话题扯到了衣裙之上。

    “表妹今日这身衣服真是动人。”

    赵雪莹只觉简直忍无可忍。

    罢了!

    不管怎样,将她的嫁妆还给她,再赔个不是。

    等到下次有机会,一定让她更好看。

    想着,便要豁出去吩咐小玉去拿行李。

    却听从王府门外,传来一声雌雄难辨的高声呼喊。

    “圣旨驾到。覃王妃孟漓禾接旨。”

    孟漓禾略有些惊讶。

    皇上给她的圣旨?

    赵雪莹更是一愣。

    糟了!

    按照殇庆国国法,府上若有人接旨,无论是谁,均要全府上下,无论身份,全部到场跪拜,以尊圣上。

    她如今这状况,可怎么是好?

    侧目看着赵雪莹煞白的脸,孟漓禾心情大好。

    从主座上站起,对着赵雪莹开口:“表妹,一起去吧。”

    赵雪莹只得怏怏站起。

    然而,这一起身,却只觉一股气浪顿时收不住。

    接着,便是……

    “嘭”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