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6章 意外 之喜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胥,到底哪条路啊?”没有听到胥的回答,孟漓禾不由转过头。

    然而,方一转头,却整个人都僵住。

    眼前,宇文澈面带微笑,眼里盛满深情,正在款款向她走来。

    身后,星光布满整个天幕,这人,就像从黑暗中走来,却带给她光明。

    然而,她却闭上了眼。

    她这是太想见宇文澈了吧?

    如今,竟然都产生了幻觉。

    身边,风声吹动,枝叶微微作响。

    只是,除此以外,还有那慢慢的脚步声。

    孟漓禾始终闭着双眼,静静的等着这幻觉中的脚步声退去。

    然而,这脚步声却似乎越来越近,最后终于停下。

    “小雨,我回来了。”

    声音响在耳侧,太过真实,孟漓禾倏地睁开眼。

    眼睛不可自制的瞪大,嘴唇都在微微颤抖:“澈,真的是你?”

    “当然是我,不是我还能有谁?”宇文澈轻轻的说着,似是怕惊扰了她一般小心。

    “胥!”孟漓禾忽的大喊!

    胥此时正与夜眼神交流,闻言立即快步走来。

    “王妃有何吩咐?”

    “你可以看见王爷吗?”孟漓禾虽然同胥说话,但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宇文澈。

    胥愣了愣,赶紧回道:“回王妃,看得见。”

    “傻瓜。”宇文澈一把将呆愣的孟漓禾抱在怀里,“我真的回来了。”

    直到接触到这温暖的体温,感受到那再熟悉不过的拥抱,孟漓禾才终于可以相信,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宇文澈,是真的回来了!

    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声线都因此在颤动。

    “你没有死?”

    “对,看来是老天还不舍得将我们分开。”宇文澈紧紧的抱着她,劫后余生,更加让他珍惜这份重逢。

    然而,孟漓禾却没有心情继续温存下去。

    因为,她要赶紧回去让师傅帮他确认一下。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他撑到了现在,她最担心的还是毒到底有没有解掉。

    所以,直接从宇文澈身上抬起头,拉住宇文澈的手:“我们先回去。”

    身后,胥揉了揉发红的眼眶,难得的安静。

    夜轻叹一口气,摸了摸他的头:“没事了,王爷应该已经挺过去了。”

    然而,胥却还是没有说话,也并没有看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

    夜心里一紧,接着忽然想到什么,叹了口气:“胥,同为暗卫,你知道我不能违背王爷命令,你若是怪……”

    “我不怪你。”胥忽然开口打断道,接着,却吸了吸鼻子,“但是你要答应我,若是以后你我二人一同遇到危险,你绝不可为了保我伤害自己。”

    夜的心倏地一软,说不出的,竟然有些微微发痛。

    原本,他还以为,胥会因自己明知王爷危险,却帮着王爷隐瞒而怪罪自己。

    原来,是因为这个。

    想来,是看到王爷王妃有感而发。

    “好。”轻轻点点头,夜答应。

    “也不可以瞒着我。否则,我一定不会像王妃那样轻易原谅!”

    胥鼓着腮帮子,瞪着眼,故意做出十分凶狠的样子。

    但他本就长的清秀,此刻却只给人萌萌的感觉,完全凶恶不起来。

    然而,夜却一反常态没有笑,而是认真的看着他:“好。”

    胥这才罢休。

    但是眼神略带哀伤,仿佛自己又为自己设定了某种情境,陷在里面不可自拔。

    接着,吸了吸鼻子又说道:“除了王爷王妃,我只有你。”

    夜忍不住一把将他拥住:“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胥这才彻底放下了心,然后……

    “那你记得,就算你以后娶了娘子也不能……”

    夜的眉头倏地一紧,声音瞬间变得有些冰冷:“谁说我要娶亲了?”

    “嗯?”胥愣愣抬起头,“大家不是都要娶亲么?你为何不娶?”

    夜干脆放开他,追随王爷王妃的脚步而去,完全不想回答。

    胥觉得有些莫名,赶紧跟上:“怎么?是没有哪个姑娘入你眼么?”

    夜的脚步倏地一停,双眼直直的看向他。

    胥忍不住起了个寒战。

    为什么,他觉得夜的表情有些可怕?

    半晌,夜才开口:“的确没有,也没有这个机会。”

    “哦……”胥略懂的点点头,“也是,毕竟我们一直都在保护王爷王妃,我们做暗卫的,的确没有时间想这些。”

    夜却忽然勾唇一笑:“倒也不是。欧阳振和诗韵不就成亲了?”

    “对哦!”胥眼前一亮,“他们也是暗卫,也可以成亲呢。”

    “那你知不知道秘诀?”夜忽然贴近他低声说道。

    胥立即很好奇:“是什么?”

    夜嘴唇一勾,淡淡的抛下一句话:“内部解决。”

    之后,便扬长而去。

    留下胥在后面一脸懵逼。

    听起来好像并没有问题。

    但是你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目前的暗卫里,除了诗韵,没有女人了啊!

    然而夜已经运起轻功飞远,因为王爷同王妃已经坐上了山下的马车。

    胥只好带着一脸雾水的跟了上去。

    算了,改天再提醒他好了。

    不过,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一辈子这样同夜保护王爷王妃,不娶亲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所以,也干脆不再提起。

    毕竟,如今,相对于这种小事,王爷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他们是瞒着大家偷偷出来的,想来此时,皇宫里的人也应该都在着急了。

    所幸马车跑的飞快,没过多久就到了皇宫。

    孟漓江与苏子宸等人果然急着团团转,派遣了无数人出去寻。

    而此时看到孟漓禾竟然同宇文澈一起回来,均吃惊不已。

    孟漓禾却来不及解释那么多,看着两个哥哥明显阴沉的脸,只好撒娇道:“哥哥们,我知道错了,回头再来领罚,现在要先去找师傅。”

    孟漓江和苏子宸顿时没辙。

    方才那夹杂着担心和气愤的心情,也在这可怜巴巴的语气下,消失殆尽。

    只好对视一眼,摇摇头,跟着她二人一同去找神医。

    神医虽然之前放下了药草,然而却并没有彻底放弃,如今,仍然在埋头苦苦钻研。

    甚至,将两种毒调制在一起,看看毒性,之后再想办法配解药。

    两毒相遇,瞬间温度上升。

    神医静静的等着,准备研究药性。

    然而,却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孟漓禾的声音也随之传进:“师傅,快看看澈怎么样了。”

    神医一愣,迅速抬头。

    看到宇文澈时,眼里有一瞬间的不可思议。

    接着,没有多说,直接走上前,拉起宇文澈的胳膊便开始号脉。

    慢慢的,一丝不解浮上脸颊。

    又再次用其他各种方式对宇文澈检查了一遍,最后,缓缓放下手,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孟漓禾一直都在焦急的看着神医的举动,只是,看他面色凝重,不敢轻易打扰他。

    如今看他检查完,终于忍不住问道:“师傅,到底怎么样?”

    而神医却恍若未闻,似乎始终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忽然,迅速朝方才调配的两种毒走去。

    只见,那碟子中,方才还冒着热气的液体,此时已经趋于平静。

    甚至,温度也恢复如常。

    神医立即取来银针,将银针探入其中,耐心的等着银针的变化。

    然而,半刻钟都快过去,银针却丝毫没有任何变化。

    神医怔了片刻,干脆端起碟子,直接浇到一旁的盆栽里。

    原本那遇热毒便瞬间枯萎的植物,如今却毫无反应,仿佛,就是被灌溉了清水。

    神医终于露出了笑容,甚至变得十分喜悦,看向宇文澈道:“不得不说,你当真运气够好。”

    孟漓禾简直被他方才这一番行动弄得抓心挠肝,此时更是忍不住问道:“师傅,到底如何,能不能直接说啊!”

    神医暼了自家徒弟一眼。

    按照以往,必须觉得她十分不争气,如此不矜持。

    但又想到两个人方才经历的一切,终于还是赶紧回道:“我方才将春风一度与徒夫之前中的毒调制在一起,之后……两毒相抵消,互相解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孟漓禾对这巨大的喜悦简直反应不及,只是愣愣的说道:“所以说,澈已经没事了?”

    “对,而且是彻彻底底没事,因为误打误撞下,将之前的毒一并解了。”神医再次淡定回道。

    但实际上,他已经高兴的快疯了。

    毕竟,一口气为两种均为无解的药找到了解药,这对一个大夫来说,简直是巨大的成就。

    众人皆松了一口气,都为这对小情侣而高兴,并平生诸多感慨。

    宇文澈也是欣喜若狂。

    他完全没想到,竟然阴错阳差提前解了毒。

    这当真是这么久以来最好的消息。

    真不知道,凤夜辰若是知道,他的阴谋不仅没得逞,却反帮了自己,会不会气死。

    这就是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

    凤夜辰好像一直善于做这种事。

    所以,一点也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尽快谢过一众人等,便以休息为由,拉着孟漓禾回去。

    两个人依旧分开沐浴,因为宇文澈这这一身汗渍实在是要好生清洗一番。

    所以,直到宇文澈冲洗满意后,又换了一身清爽又帅到家的衣衫,才又推开了卧室的门。

    而屋内,孟漓禾也已经沐浴完毕,此时倒是穿着简单的里衣,正在弯着腰铺床。

    烛火微微闪烁,映出一片温暖。

    宇文澈的面容瞬间柔和许多,深吸一口气,慢慢朝她走进,接着,伸出手,一把将她从身后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