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5章 这 才是真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抱歉,我欺骗了你。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离开。

    我宇文澈此生只会有孟漓禾一个女人,这个承诺永远不会变。

    只是,我也曾经发过誓,宁愿死都要竭尽全力让你远离伤害,更何况,如果这个伤害要由我亲自带给你,我做不到。

    所以,请你原谅我的欺骗,倘若我命大可以熬过这一劫,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倘若……后面一封合离书上,我亲笔证明你我无夫妻之实,只要你签上姓名,合离便会生效,你还可以再嫁个好夫君。

    只是,抱歉,答应的一生一世没有做到。

    但是,我承诺,奈何桥边,我不会喝那碗孟婆汤。

    因为,以后的生生世世,我都会带着记忆找到你。

    ——宇文澈亲笔。”

    孟漓禾颤抖的将信读完,慢慢的拿出后面那封信,宣纸上,“合离书”三个大字,无比醒目,更是无比刺目。

    然而,孟漓禾却丝毫没看内容,而是直接将这张纸一把撕掉。

    合离?再嫁?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既然约定了一生,那就不会有中途放手这种事。

    就算他真的因此而永远离开自己,那她也不会独活!

    宇文澈,你不是说,以后的生生世世,都会带着记忆找到我么?

    那如果这一生就是这样了,那我们就直接一起进入下一世吧!

    孟漓禾没有用多久,便从最初的震惊和悲伤中缓过神,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坚定。

    因为,既然死亡都无法把我们分开,还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只是如今,她还并不知道宇文澈的状况,生死都说的怕是还早了些。

    所以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找到他的人。

    她很难想象,宇文澈到底是用着怎样的毅力,去为她写下这封信。

    从文字上看,大多都并不像以前那样苍劲有力,然而,却有几处因为用力而使宣纸破损,显然,是控制不好力度而致。

    深吸一口气,孟漓禾将信收起,将脸上的泪水擦干,看向依然傻站在原地的宫女道:“去领赏吧。”

    宫女一愣:“公主,可是奴婢并没有伺候……”

    “我知道。”孟漓禾却断然打断,“去领吧。”

    这个宫女,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功劳,给她送了信,也让她更看清了宇文澈的真心。

    宫女眼中一喜,立即道谢告退。

    孟漓禾的头微微一转:“胥。”

    “属下在。”胥很快现身。

    孟漓禾抬头看向他:“昨晚,夜有没有联系过你?”

    “没有,自从神医的院子里出来,就没有再见过。”胥很快答道。

    孟漓禾皱了皱眉,最终点了点头,便快步离开。

    夜一向忠诚,想来如果宇文澈有命令,即使是胥,他也不会透露的。

    所以,如今还是先找到宇文澈的下落比较好,孟漓禾边想着,边便朝孟漓江寝宫而去。

    而身后,胥却渐渐紧张起来。

    难道,王爷和夜出了什么事吗?

    不然,王妃不可能问这样的话。

    心不知为何开始跳动不止,好像他还从来没有这样担心过。

    王爷不知所踪的话,那夜也不回来了吗?

    眉头不由皱起,赶紧跟了上去。

    这两个人对他都很重要。

    而得知这一情况的孟漓江也十分惊讶,立即派了大量人马去找寻。

    不过神医倒并不算很意外,所以,这一夜都在想解那药的方法,甚至于,到后来连苏子宸都加入了进去。

    只是,却依然没有进展。

    因为,宇文澈身上还有另一种热毒,能压制此毒的办法,却洽洽会与另一种热毒相违背,这当真是棘手至极。

    只是过了整整一个白天,孟漓江的手下也没有找到宇文澈,甚至连半点线索都没找到。

    而凌霄甚至是宇文澈所带来的自己的人,也没有半点消息。

    可是,按照时间算,这毒最多维持十二个时辰就会毒发身亡。

    只是,没有确切的消息前,神医并没有放下手中的药草,他总觉得那小子命不该绝,无论如何,他也要继续研究。

    然而,就算这一天,孟漓禾已经做了无数准备,但是面对这样的结局,她还是觉得无法接受。

    所以,眼看夜幕再次降临,孟漓禾的心越发焦急起来,干脆与胥偷偷溜出宫,决定亲自去找。

    不亲眼见到宇文澈的尸首,她绝不会放弃。

    她也相信,宇文澈也不会轻易放弃。

    即使,已经过了最后的期限。

    而山间石洞,一个男人微微睁开眼。

    汗水打湿了全身,让他的衣服尽数黏在身上,明明是躺在岩石之上,整个人却像从水中捞出来一样,连头发都湿的快要滴水。

    忽然,手指微动,接着,似乎缓和了一会之后,挣扎着从地上坐起,靠在身后的石壁上大口喘着气,好半天,才缓过一些神。

    接着,头朝一旁微侧,冷冷笑道:“原来辰风皇还在?”

    身侧,很快走出来一个男子,一身紫衣被风微微吹动,为整个人平添几分潇洒。

    只是,那张脸上的面容,却有着与之不符的冷漠。

    “想不到,你竟然没死。”凤夜辰冷冷说着。

    他昨晚自皇宫一路尾随宇文澈出来,到底好奇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却没想到,宇文澈竟然独自找了一处阴冷的山洞,之后,选择硬抗。

    这真的让他吃惊不已。

    因为他几乎不相信,有哪个男人会傻到宁愿死都不要背叛一个女人,更何况,那只是权宜之计,根本谈不上背叛。

    平心而论,他做不到。

    甚至,让他第一次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输了。

    也许,不是因为真正与孟漓禾接触太晚,而是,他没有办法像宇文澈一样,如此全心全意的爱着一个女人。

    他心里除了女人,还有江山大业。

    而这江山大业的地位也绝不会低于任何女人。

    因为女人,江山,他哪个都不能放弃。

    “精心准备了这么一场大戏,本王没有死,很失望是不是?”宇文澈抬起头,山间的冷风吹过,将他额前发丝吹散,却丝毫不显得狼狈,反倒多了几分历经劫难后的成熟。

    凤夜辰脸色微微一变,接着却笑了笑:“覃王,话可不能乱说。”

    宇文澈脸上露出一抹嘲讽:“此地就你我二人,又何需如此遮掩?反正辰风国对本王下药,又不是第一次,本王若是追究,会等到现在?”

    凤夜辰脸色微变,知道他指的是上一次凤清语下药一事,眼下,竟是有些回不上话。

    宇文澈干脆直接站起身,从洞口走出。

    夜晚的冷风将他身上的汗渐渐吹干,力气也在慢慢恢复,几乎已经快看不出,他方才经历过什么。

    脸上的不屑之意更加明显:“知道本王体内有热毒,特意下药给本王。本王相信,辰风皇并非想孟漓禾中毒,而是知道我一定不会伤害她。所以,要么强忍后是必死无疑,要么用权宜之计,却与她产生隔阂。辰风皇的计谋,不可谓不妙。要么趁机除掉本王,要么,趁机破坏我们夫妻二人的关系。不管哪一个结果,都是你赢,说实话,本王当真佩服。”

    凤夜辰双眼微眯,半晌才开了口:“覃王,果然是个强大的对手。”

    宇文澈却笑了笑:“不是本王强大,而是幸运总是偏向正义的一方。你机关算尽,却怎么也算不到,老天不让我死!”

    一股怒意从凤夜辰心里涌出。

    的确,竟然中了这种必死之毒都没有死,这,当真是老天对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这宇文澈,凭什么这么好运?

    “是在想我凭什么运气好?得了命,又得了你最爱的女人?”宇文澈冷冷笑着,作为对手,自然知道哪一点最能戳伤他。

    果然,凤夜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然而不等他开口,宇文澈已经说道:“因为我和你不一样,江山,女人,我也都想要,但我绝不会不择手段。作为天子,才不能与天为敌,辰风皇,好自为之。”

    凤夜辰眯了眯眼,却终究什么都没说。

    宇文澈也不再看他,而是径直朝山下走去。

    他没有心情要打击这个男人,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情,那就是尽快去找孟漓禾,那个,这会一定为他伤透了心的女人!

    然而,还没有走出多远,却听山下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胥,这个标记是什么意思?前面有两条路,我们该走哪条路?”

    宇文澈脚步倏地一停,只觉心从未这样如此激烈的跳动过。

    那个声音是孟漓禾,是他此时此刻,最迫不及待想要拥抱的女人。

    然而,他方要抬起脚快步走过去,夜却忽然出现在一旁,低头行礼道:“王爷恕罪,属下未经允许,沿路做了标记。”

    宇文澈了然,原来是这样。

    他方才上山时,因为身上太难受,并没有注意到夜的行动,只是在出宫之时告诉他,不得告诉胥自己的行动。

    原来是他趁机在宫外留了暗号。

    难怪胥会带着孟漓禾一路寻来。

    以往,擅自违背他的命令做事,即使理由充足,宇文澈也一定会加以惩罚。

    但这一次,他却只觉从没有这样开心过,因为他可以马上就可以见到那个女人了。

    所以,嘴角微勾,大步朝前走去,只留下一句:“做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