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4章 相爱好难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我同意。”宇文澈淡淡的说着。

    “你说什么?”孟漓禾闻言诧异的看向宇文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而,宇文澈却并未看她,而是转过头看向孟漓江道:“我同意选用宫女,有劳皇兄了。”

    孟漓江叹了口气,又看了看一脸惊愕,且带着受伤表情的孟漓禾,终于还是点点头离开。

    整个过程,孟漓禾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眼里的目光,却有些支离破碎。

    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沉默半晌,还是宇文澈先开口道:“你先出去吧。”

    孟漓禾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完全消去,此时眼里仍有些晶莹剔透,从模糊的泪眼中看到模糊的宇文澈,竟然变得那样看不清楚。

    然而,她却依旧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澈,这就是你的决定?”

    “对。”宇文澈的语气十分坚定,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冷漠,“只有这样我才可以不用伤害你,也不用死去。”

    孟漓禾的心倏地一疼,不用伤害她么?

    难道宇文澈觉得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不会伤害她?

    他不是明明对她说过,这辈子只有她一个女人嘛?

    她一直自认为和宇文澈的三观十分合,她应该清楚自己,宁愿中毒也不会愿意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

    还是说,自己一直以来都错了?

    她不相信。

    她也不能让疑惑遍布内心,她绝对不要和宇文澈再产生什么误会了。

    所以,孟漓禾干脆问出口:“澈,那你觉得,伤害我的身和伤害我的心,哪个更严重?”

    宇文澈的手一抖,手指下意识蜷起,慢慢紧握成拳。

    然而,下一刻却干脆转过了身子,不再看她一眼,只是说道:“小雨,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也请你理解我的心情。你只要知道,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个女人。”

    孟漓禾的眼泪刷的流下。

    难过的几乎不能自己。

    她完全不怀疑宇文澈的心里只有她。

    可是她也不能做到,面对宇文澈和别的女人这样在一起,心里完全没有芥蒂。

    是她太过迂腐么?

    是她应该不要去介意吗?

    可是为什么心还是很痛,为什么还是觉得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忽然,一个箭步冲上去,孟漓禾从背后一把搂住宇文澈的腰:“澈,也许你会觉得我小气,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就让我来为你解毒不可以么?我如今内力深厚,完全可以顶过去的。”

    宇文澈的身子猛的一僵。

    身后这具柔软的身子,是他一直渴望拥有的,尤其又是在自己中了药的情况下,那简直就是极大的诱惑。

    他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没有让自己转回身拥抱住她。

    可是,听到她所说的话,却瞬间更加清醒过来。

    当初,他在服用此药的时候就有同神医问过,也得知,越是内力强的人,发作起来越是厉害。

    因为内力可以让冰和火的两极越发达到极致。

    而如今,孟漓禾的内力因为集合了许多人内力的缘故,十分强大,几乎是他内力的十倍不止。

    那痛苦,自然也不只十倍。

    神医也曾经说过,有的人甚至因为太痛苦,神志不清的时候,都会想要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那种感觉,他再清楚不过。

    连他都会偶尔有如此的念头,更何况内力强大如孟漓禾?

    到时候,以孟漓禾的内力,倘若真的神志不清,产生那种念头,他甚至连拦都拦不住。

    真的太危险了。

    这根本就不是她中毒与自己没命的选择。

    而是自己的命和她的命的选择。

    所以,尽管再怎么想转过身来拥抱身后的她,宇文澈还是咬紧牙关,一把将她的双手掰开,并且将她推开:“我心意已决,你走吧。”

    声音残酷冰冷,恍如还是那个冷心冷情的宇文澈。

    孟漓禾毫无防备下,被推出几步远,但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她可以感受到宇文澈的态度,

    那样的坚定,那样的不可动摇。

    心狠狠的沉了下去,他是真的在打算这么做。

    孟漓禾好不甘心,还想再次开口,然而门外,已经有声音传来。

    “覃王在里面,进去吧。”

    是方才那个太监的声音。

    孟漓禾不由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宫女,低着头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抹绯红,看这个样子倒真的没有一点不情愿。

    孟漓禾不由自嘲一笑。

    是啊,别说哥哥会对这个宫女许诺多少好处,就单凭宇文澈的魅力,也当真会有女人愿意投怀送抱的吧?

    只是,看着她对自己行礼后,朝着宇文澈走去,酸涩的感觉更加涌上心头。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受这些波折,这些痛苦。

    她只是想和一个人好好的相爱而已。

    她只是想在这个年代好好的生活而已。

    她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要源源不断地来找上她?

    她可以坚强面对,可以无惧死亡,可以沉默忍受,甚至可以微笑掩盖,但是她一样会难过,一样会心痛啊!

    泪水如同漫天的大雾凝聚成水,将双眼弥漫。

    依稀却可以看见宇文澈走向别人。

    双眼闭起,泪水无声滑落。

    孟漓禾终于没有再睁开眼,而是转身离去。

    天空,无数颗星星闪烁,星河璀璨。

    地上,一个人形影孤单,与琴为伴。

    孟漓禾安静的在自己的院子里,弹着琴,面无表情,眼神空洞。

    只是,琴音弥漫着数不清的悲伤,直把人听得心碎不已。

    暗处,一人身着紫衣,听着这琴声饮着酒,默默的看着孟漓禾,眼里说不清什么情绪,只是无意识间,险些将酒盏捏碎。

    良久,头却忽然一转,朝一处望去,脸色顿时一变,接着朝着那个方向离去。

    动作轻的,恍如微风吹过草畔,无人察觉。

    而之后不久,一人走来,站定在孟漓禾的面前。

    一只手忽然按上琴弦,轻声依然温润好听:“禾儿,不要再弹了。”

    孟漓禾愣愣的抬起头,双唇微微颤抖:“表哥。”

    苏子宸自是知道这一晚发生了什么,原本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发言权,而且,这种事也实在不方便做以安慰,所以并未想前来。

    然而,这琴音实在太过悲伤。

    她的心神刚刚被琴所伤过,如今绝对不可以再任由她如此弹下去。

    所以不再多说,一把拉住她的手,强制将她从琴边带离。

    孟漓禾并未反抗,而是无比顺从的从琴边站起,只是却忽然鼻子一酸,软软的开口:“表哥,我好难过。”

    苏子宸心疼的无以复加,眼前的孟漓禾脆弱无比,与平日里坚强的样子截然不同。

    终究,还是个需要疼爱的女子啊!

    轻叹一口气,苏子宸开口道:“禾儿,看着表哥。”

    孟漓禾不解的抬起头,看向苏子宸。

    然而,苏子宸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这样直直的望着她。

    忽然间,孟漓禾觉得眼睛有些发酸,又有些疲惫,脑子甚至也开始越发混沌起来。

    终于,坚持不住闭上眼,身子一软,就要倒下,被苏子宸伸手从腰处揽住,接着,在她的后背拍了拍道:“睡吧,安心睡,什么都不要想,睡醒了,一切都好了。”

    看着孟漓禾终于安静的睡在床上,苏子宸才离开。

    清晨的阳光照进屋子,孟漓禾缓缓的抬起眼皮。

    皱着眉想了一瞬,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催眠习惯了别人,没想到,昨晚,竟是被表哥给催了眠。

    果然,人在脆弱的时候是毫无防备的。

    不过,那个人是表哥,她大概什么时候也不会防备。

    然而,看着屋外大片的阳光,想到什么的孟漓禾还是觉得心猛地一揪。

    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不该走出这间屋子,该不该去面对宇文澈。

    想来,经过这一夜,他的毒应该已经解了吧?

    她很想去看看他现在还有没有事,可脚下,却像生了根一样,半步都无法挪动。

    因为,即便她再告诉自己不去想,他选择宫女这件事,也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她的心里。

    她也想要连根拔起,她也知道宇文澈也是无奈之举,但,每每触碰,却依然格外的疼。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公主在吗?”

    孟漓禾皱皱眉,起身开了门,看到眼前之人时,却是一愣。

    这女子不是昨天那个宫女吗?

    怎么来了这里?

    难道是过来找自己?

    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但一想到这个女人和宇文澈过了一夜,那心底的酸涩更甚,简直要弥漫她的胸口。

    不由向后看了看,并没有宇文澈的身影。

    所以,也还是问道:“你怎么会在此?”

    那宫女一见孟漓禾的面,立即行了礼道:“是……是驸马让奴婢过来找您的。”

    孟漓禾不禁有些诧异:“那他人呢?”

    宫女摇摇头:“奴婢不知道,驸马很早就离开了,只是让奴婢今天早上将这封信交给公主。”

    孟漓禾诧异的接过那封,上面写着“小雨亲启”的信。

    心里数不清的疑惑,让她当着宫女的面,便迫不及待的将信打开。

    然而,看到信的内容时,却渐渐脸色大变,甚至控制不住下,一只手紧紧捂上嘴才可以不让哭声从嘴里溢出。

    宇文澈,你怎么可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