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1章 登基大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宇文澈看着一脸凝重的孟漓江,忍不住问道。

    孟漓禾心里一紧,下意识不想宇文澈知道皇后所说的那句话,但是,孟漓江却已经说出口。

    因为即使宇文澈不问,他也本打算说的。

    毕竟,他们早晚会回殇庆国,到时候,他自然也可以派人保护,却不可能比宇文澈来的更加方便。

    他必须也让宇文澈提高警惕。

    只是,孟漓禾几乎可以预见到,自己的未来。

    本来最近因为一系列绑架加上弹琴昏迷事件,宇文澈就快要寸步不离了,这下好了,大概真的是更不放心自己独处了。

    然而,其实这还不够。

    因为宇文澈干脆拉着她,仔仔细细的看遍全身,一脸紧张的询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孟漓禾摇摇头。

    她是当真没感觉到任何不舒服,不然,她自己是医生,也不会毫无察觉。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宇文澈还是拉着她找到神医,再一次号脉确认的确无事后,才微微放下心来。

    不管怎么说,这个皇后临死的话,真像是一根刺。

    简直时时刻刻都在挑着宇文澈的神经。

    所以,如孟漓禾所猜测的一样,接下来的几天,还真的是哪哪都跟着宇文澈。

    两个人简直快成了连体婴儿。

    让整个风邑国皇宫的人都目瞪口呆。

    这公主和夫婿也真的是太恩爱了吧?

    他们在皇宫这么多年,都还没见过皇上宠幸过哪个妃子到这种程度。

    能连续两个晚上翻一个妃子的牌子都是极其了不得的事。

    而被准许跟进宫的暗卫们,简直觉得没眼看。

    即便他们早在王府吃多了狗粮,但这种纯虐狗之姿,也是让他们没有一点点防备。

    只有已经真的晋升为隐秘画师的苍,感觉素材瞬间多了好多,简直要挑灯夜战才能完成!

    因为最近画本被他偷偷发了一些到风邑国,也迅速火了起来。

    简直供不应求!

    甚至于荷包满满,连月银都已经不在意,就是这么强悍!

    而孟漓禾也是惊奇的发现,她那最喜欢的画册,竟然在风邑国也可以买到,并且有了更新!

    这简直让她既兴奋的同时,又隐隐觉得,这画师搞不好也和管家一样,就在自己的身边。

    毕竟有的时候画出来的画略写实啊!

    光是脑洞的话,很难预测到这么准吧?

    以至于让她都有了想要看看这画师到底是谁的念头。

    不过却又担心,万一这个人被识破身份,搞不好会吓得不敢画了。

    那必须不行。

    因为画的实在太好,已经成为她的男神了啊!

    能画出这么有爱的作品,心里一定也是十分有爱的,而且画面生动活泼又具有美感,当真是才华横溢。

    所以,在孟漓江准备登基大典的这几天,孟漓禾除了偶尔探望一下管玉,其他时间干脆什么也不做,就在宫里每天抱着画册看得如痴如醉。

    而在孟漓禾不仅看完最新的,又反回去准备再看前面已经看过的画册时,宇文澈终于产生了深深的怨念。

    到底是谁在画这些东西!

    竟然夺去了自家媳妇的注意力,特别不能忍!

    然而,又不能强行秀存在感,这种幼稚的事他绝对不屑于做。

    更不能强制收走画册,毕竟,这是她的喜好,搞不好媳妇会和自己拼命。

    我们的覃大王爷,生平第一次为了吸引别人目光,而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

    树上,被整个院子的怨气感染的十分难受的胥,表情也十分哀怨。

    苦着一张脸,忧伤的看着两个人。

    夜一阵无语,你这是操的哪门子心?

    这明明就是另一种程度的秀恩爱。

    只是,太注意表面的人看不懂而已。

    不过,腹黑的人一般都不会这样直接讲,所以他贴过去,一脸关切道:“你怎么了?”

    胥瘪了瘪嘴:“王妃已经有两个时辰没有从画册中抬头了呢?你说她是不是不那么爱王爷了?”

    夜:

    你这脑洞怎么比王妃还大了?

    但是,想了想还是说:“王妃只是太入迷了。”

    “可是,再怎么入迷,王爷都晃来晃去半天了,也不至于看都不看一眼吧?”胥完全想不通,整个人融进了悲伤的情绪完全不可自拔。

    这个蠢蛋……夜觉得略略头疼。

    想法太多,不好哄。

    而胥又继续说了下去:“你说会不会王妃真的不那么喜欢王爷了,然后这次就干脆留在了自己的国家,不和王爷回去了?那王爷不是很惨?”

    恍然间,胥越说越入戏,那感觉,就像已经看到了悲惨的未来。

    夜:

    你这大戏是不是脑补的越来越过了?

    正思考着怎么打消他这不该有的顾虑。

    胥又说了话:“那你说我是留下陪王妃还是怎么办?她是我的主子啊……陪王妃的话,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夜的心倏地一软。

    双目灼热的看着他:“你不想和我分开么?”

    “肯定不想啊!”胥几乎回答的不假思索,不过并没有注意到夜的眼神,依然沉浸在自己遐想的悲伤里。

    “为什么?”夜的声音听起来较之以往更加平静,只是平静下却又似在压抑着什么。

    “嗯?我们不是本来就应该在一起么?”胥有些不解的抬头,大眼睛里忧伤并没有褪去,却又增了诸多不解。

    只是话说的却是如此理所当然。

    夜方才异常严肃的脸忽然缓和下来,伸手摸摸他的头:“对,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王爷王妃也是。”

    难得的,这一次胥对夜揉坏发型的动作没有制止,却像在思考着什么。

    然而忽然,却感觉到一只手臂将他一捞,把他抱进怀里。

    胥毫无防备下,心咚的一跳,下意识要推开他:“你干嘛?”

    “给王爷做个示范。”夜一本正经的回答,用力将他抵挡的动作压下。

    树枝在这一动静下微微摇动。

    胥眨了眨眼,安静了下来。

    悄悄转头看向院中,给王爷做示范?

    夜好聪明!

    这个时候的确应该增进感情啊!

    真棒!

    而树上微小的晃动,的确让宇文澈微微测了一下目。

    然后……

    瞬间脸色更冷!

    因为他感觉自己竟然被别人暴击!

    这怎么可以?

    所以,气闷的覃大王爷,一声不响的走到孟漓禾的身边坐下,看着她低着的头轻声道:“小雨。”

    “嗯?”孟漓禾听到声音,下意识抬头。

    然而,刚将头微微抬起,就见脸的正前方,忽然过来一个黑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觉唇上一热。

    意识到是宇文澈的唇时,脸几乎是顷刻间就红透。

    因为,她根本没有一丝准备啊!

    这一言不发就吻上来会不会太刺激?

    不过,宇文澈却并没有再深入,只是微微吻了一下便离开,接着,满意的看着她红透的脸道:“没事,就是想你了。你继续看吧。”

    孟漓禾:

    你觉得我有可能还能继续看下去?

    心都乱了好吗?

    而且,为什么忽然这么直白,感觉比看漫画还更梦幻。

    然而,并不能直接说。

    所以,也只是假装淡定的“哦”了一声,便继续低头看了下去。

    然而,虽然画册里的情节虚虚实实,很多都被画师本人进行了再创作,所以,她才每次很有兴趣去看。

    毕竟,谁也不会只喜欢看自己的画像和故事,还是有许多很有意思的情节。

    但里面的人物原型却是她和宇文澈,经过刚刚宇文澈这么一撩,她怎么可能再淡定看下去?

    所以,虽然依旧盯着画册,脸上的热度却没散下去,竟是半天都没有再翻一页。

    宇文澈终于勾起了嘴角,朝着树的方向暼了暼。

    夜偷偷伸了伸大拇指,继续抱着看着院中一脸懵逼的胥。

    宇文澈淡定转回头。

    而孟漓禾也终于在发愣到自认为足够久后放下画册,积极把目光“自然”的转移到自家夫君身上。

    而之后在有宇文澈在场的情况下,也不太敢过于投入到其他事情上了。

    因为这样真的会很心动啊啊啊!

    完全做不到淡定,还是要有点准备的好!

    所以,这一战,还是腹黑的王爷获胜。

    毕竟,这玩意要看脸皮的。

    而这几日,管玉恢复的也很迅猛,因为也服了一些苏子宸带来的良药。

    倒不是神医技术不佳,而是迷幽岛本身就有许多珍稀的药,是这边很难获得的。

    而管玉也终于在登基大典的前期,开始可以下床走动。

    一切都彻底平定了下来,在慢慢往好的地方发展。

    而终于在几日后,亲眼看着孟漓江顺利举行登基仪式,并追封自己的母非为蕙仁太后,孟漓禾只觉此行终于都圆满了。

    所以,也决定,登基大典当晚的百官宴后,她也要同哥哥告辞,一同与宇文澈回殇庆国了。

    虽然看不到孟漓江与管玉成亲略有些遗憾,但宇文澈假传圣旨的事,其实一直也没有在她心里放下。

    尤其是,晚宴上,看着眼前的觥筹交错,又因为礼节不得不饮了几杯酒后,孟漓禾越发感觉心事重重。

    不由转头看向宇文澈,却是皱了皱眉。

    因为方才宇文澈还在的位置,如今却空空如也。

    不由心里奇怪,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而正在她疑惑之际,身后,一个影子慢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