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9章 假传圣旨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此话一出,饶是孟漓江及苏子宸,也禁不住狠狠的愣住。

    假传圣旨……

    任谁都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名。

    所以,这个宇文澈,为了孟漓禾,竟然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么?

    一时间,两个小时站在一旁,均是有些诸多的担心和感慨,但此时此刻,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适宜。

    而孟漓禾在听到这句话后,也是被震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半晌,才说出一句:“宇文澈,你疯了吗?”

    然而,相对于他们的反应,宇文澈却相对平静很多,不知是否是为了安抚孟漓禾,还是当真并不放在心上,总之,竟然笑着安慰她道:“放心,我有对策应对,而且,我毕竟是皇子,父皇总不会真的杀了我。”

    只是,孟漓禾却根本听不进去,他那关于自己是皇子便不会有性命之忧的言论。

    她可是记得,上一次在殇庆国皇宫的情景。

    宇文澈那会明明已经中了毒,他最关心的还是这场战事。

    最后,也是因为太医的劝阻下,才打消了让他领兵的念头。

    结果,宇文澈不仅当初没有领兵,如今,却将他最关心的战事给搅黄了,他那个父皇岂会就这样放过他?

    所以,她直接有针对性的问道:“你有什么对策?”

    “还没有很完善,我会再努力更有把握一些,你放心便好。”宇文澈微微一笑,摸摸她的头。

    没有很完善……

    更有把握一些……

    那不就是代表,其实根本就是没有万全之策吗!

    孟漓禾不知怎么,心里忽然涌起一阵巨大的火气,这个宇文澈怎么能这样对她,如果他真的有事,自己又要如何自处?

    而且,他为何每次都是瞒着自己,有这么重大的举动?

    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最后竟是举起拳头,使劲砸在宇文澈的胸口。

    而且,随后,还伴着她近乎失去理智的怒声:“宇文澈,那你让我放什么心!放什么心!”

    还从来没有看到孟漓禾如此歇斯底里的模样,孟漓江和苏子宸的面容均是凝重不已。

    同时,也伴着深深的心疼。

    这两个人,一路走来,当真是艰辛至极。

    此时,尤其是孟漓江,此刻更是自责不已,因为,一切都是因为他……

    心里顿时百味杂陈,却也更加坚定了信念,那就是增强国力,他要成为妹妹强大的后盾!

    宇文澈没有回避,而是硬生生的承受着孟漓禾的锤击。

    孟漓禾如今身上有内力,打出去的拳头,因为情绪激动,并没有控制好力度,所以并非是那无力的小粉拳。

    有一些打在宇文澈的身上,甚至震的他的胸口一阵闷疼。

    然而,他却知道,这些疼,都不及孟漓禾心里的疼。

    可是,如果可以,他最不想的就是,让孟漓禾难过。

    眼看着孟漓禾的声音越来越少,打在身上的力量也越来越小,宇文澈终于忍不住,一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孟漓禾下意识挣扎,因为她完全无法原谅宇文澈这擅自做主的做法。

    为什么总是这样?

    为她用苦肉计被打个半死,为她对自己下毒,如今,又为她假传圣旨!

    真以为她不会心疼到死吗?

    然而,宇文澈却用力将她禁锢在怀里,强硬的不许她再这样激动下去,甚至,吻了吻她的头顶:“我真的不会有事的。我答应你。”

    孟漓禾终于身子一软,仿佛被卸掉许多力气般,摊在宇文澈怀里,剩下的,便是压抑的痛哭。

    听的人,心都像被狠狠的拧了一遍,甚至不忍听下去。

    孟漓江与苏子宸默默的退出门去。

    这样的场景,实在不适合他们再呆下去,就留这二人,好好相对吧。

    而孟漓禾本就耗费了大量的心神,迅速调理气血及快速醒来,也是拜苏子宸那神药所赐。

    这会,在这般情绪激动下,她终于在发泄之后,再次支撑不住昏睡过去。

    只是,手却死死的抓着宇文澈的衣衫,仿佛害怕他会离开一般,眉头也紧紧的蹙成一团,即使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脸上流露出的,也满满都是担心。

    宇文澈心疼的无以复加。

    那是一人站立在三十万大军之前,以一人之力抵挡大军的绝世女子。

    无所畏惧,毫不退缩。

    如今,却因担心,而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让他怎么能不倍感珍贵。

    屋外的树上,胥吸了吸鼻子,扭过头去。

    夜微微一怔,这是……哭了?

    忍不住凑过去低声道:“怎么了?为王爷王妃难过了?”

    “不是。”胥此时眼眶有些发红,鼻子也有些发红,略带着鼻音道,“我是感动,王妃有这样的夫君真好。”

    “……”夜扬了扬眉,“你也会有这样对你好的夫君的。”

    “嗯。”胥使劲点点头,那必须!

    毕竟我也这么好,然而……

    “等等,你说顺嘴了吧!怎么会是夫君呢?”

    夜挑了挑眉,却丝毫没有要修改的意思。

    胥撇就撇嘴,切!

    说错就说错嘛!

    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他又不会怪他口误。

    不过,有这样的好夫君,真的不错啊……

    而好夫君宇文澈将孟漓禾慢慢放在床榻之上,又静静的看了她一会,才脱下自己的外衫,放在她的身边。

    之后,重新披上一件新的,推门而出。

    门外,孟漓江和苏子宸其实并未走远。

    此时看到他出来,也是脸上凝重,一时有些无言。

    若说以前宇文澈为他自己下毒来抗旨,孟漓江只是觉得尚可的话,如今对于这个妹夫,当真是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所以,第一次亲近的拍了拍宇文澈的肩:“放心,朕相信殇庆皇会顾及父子情,应该不会……”

    说到此,他也不由顿住,原本是想安慰的话语,但是未说出口,便已经觉得苍白无力。

    皇家,有几个真的顾念亲情的。

    所以,干脆说道:“总之,风邑国随时欢迎你们。”

    宇文澈并未多说,但脸色难得的缓了下来。

    毕竟,除了只会对孟漓禾表情丰富外,他对于别人,只要不是冰山脸,就已经是极大的示好了。

    只是,他又怎会不知道孟漓江的意思?

    假传圣旨,按律当斩,就算当真顾念父子情,最轻也会让他做不成皇子,被贬为庶民。

    所以,孟漓江才会说那句话。

    只是,他若是因此安居风邑国,那又和反贼有何两样?

    他假传圣旨的原因,也从来不全是因为风邑国,更不是,在两国交战时吃里扒外。

    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十拿九稳。

    所以,他也无法回应,干脆转向苏子宸道:“不知表哥,此行之后是否还有时间?”

    苏子宸一愣:“可是有事?”

    “我想,若是表哥有空,可以随我二人一起回去。”宇文澈解释道。

    苏子宸却微微皱眉,目光不避讳的审视着他。

    宇文澈只好继续说道:“她一直想去迷幽岛,所以,若是……你便带她去吧。”

    苏子宸不由一愣。

    宇文澈这是在为孟漓禾准备后路,一旦他有万一,孟漓禾还可以被他带走,从此与世无争。

    苏子宸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沉声说道:“迷幽岛是禾儿的家,也是你的家。”

    宇文澈点点头,转身离去。

    如此甚好。

    他并非在交代后事,因为,他从不打无把握的仗。

    但是,他也需要安顿好他最在意的人。

    这样,自己才会无后顾之忧,大刀阔斧的去做。

    不过眼下,他唯一想做的,便是陪在孟漓禾的身边,哪怕,她只是昏睡。

    而孟漓禾这一觉,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醒来。

    不过因为那药的缘故,其实并不用担心没有进食的问题。

    所以,她这一觉睡到自然醒,并没有受到诸如鸡汤的“毒害”。

    而宇文畴的确在那日后退了兵,如今正在往外撤退,看起来并没有要再战之意。

    孟漓江也在这三日,扫清了大部分孟漓渚的余孽,将皇宫内外的人全部换之一新。

    总之,整个风邑国的动荡终于彻底过去。

    朝廷上下,也恢复了平静,只等待良辰吉日,举行登基大典。

    只是,在这之前,也有一个人,要彻底解决。

    那就是,孟漓渚的母后,曾经风邑国的皇后。

    而对于这个人,孟漓禾却是一刻也坐不住。

    因为,若是没有她,原本的孟漓禾就不会死。

    所以,哪怕是为了穿越当日的承诺,她也要亲自去会会这个皇后,亲手帮原来的公主报仇!

    因此,在正式审判之前,孟漓禾还是与孟漓江提出了请求。

    “哥哥,我想,亲自去看看皇后。”

    孟漓江只是微微蹙了蹙眉,便说道:“朕陪你去。”

    暗无天日的天牢,与牢外阳光明媚的早春形成鲜明对比。

    孟漓禾一进去就感受到了那股渗入骨子里的冰冷。

    即使穿了棉质斗篷护体,孟漓禾还是忍不住抖了抖。

    然而,天牢最深处,有一人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头发散乱,衣衫单薄,却丝毫没有一丝反应,整个人看上去,倒是还有一抹端庄。

    孟漓禾不由冷笑一声,还当自己是那个统领后宫的皇后么?

    而听到这个声音,皇后的头猛的一抬,接着,在看到她的面容时,瞳孔倏地一缩:“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