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8章 有事相瞒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到底怎么了?”眼见苏子宸不说话,在身后的孟漓江也忍不住焦急问道。

    妹妹都是为了他而昏迷,他可绝不想听到妹妹因此有什么事。

    看得出这一屋子人都很焦急,苏子宸终于开口道:“其实,这也是我此次赶过来的目的。”

    “赶过来?”孟漓禾也蹙起眉,“表哥,你这次,是特意为我赶过来的?”

    “没错。”苏子宸点点头,看向孟漓禾,“你记得,琴谱中的曲子,我并没有交全吧?”

    “对。”孟漓禾仔细的回想着,“后面还有一些,你没有教过,是我自己摸索着学的。”

    “哎。”苏子宸叹了口气,“这也是我当初的失误,我只以为,不教你便好,大抵,你也没有什么机会会用到。却并没有告诉你,那些曲子,不能随便弹。”

    听到此话,屋内,三个人均吓了一跳。

    宇文澈立即按捺不住道:“那如今曲子已经弹了,会有什么后果?”

    “现在不用担心。”苏子宸率先安抚后,才又说道,“想来禾儿这两次弹奏,都未用尽全部内力,否则,即便是我有那些药,也无济于事。”

    孟漓禾不由心里一惊。

    因为,当时她差一点就用了十层内力弹奏下去了。

    若不是宇文澈及时出现的话……

    她现在,真的与他阴阳两隔了吗?

    宇文澈心里也是一阵后怕,那握住孟漓禾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因为,就差那么一点点时间。

    孟漓江忍不住皱了眉:“那照这样说的话,那琴谱中的曲子又有何用?简直就是自杀式攻击。”

    而苏子宸却摇了摇头,解释道:“也不是,琴谱里,凡是会对人造成伤害和强制的曲子,都需额外修炼秘籍中的秘术方可调节,否则,即便内力控制得当,也会对自身同样造成伤害。”

    “秘籍?”孟漓禾皱皱眉,“我只有那两本琴谱啊,并没有看到还有其他东西。”

    苏子宸不由笑道:“别说你没见过,恐怕,连外公都没见过,听说秘籍已经失踪几百年,即使是迷幽岛上,琴谱的近几代继承人,也都未找到。”

    “原来是这样。”孟漓禾点点头。

    她倒也是可以理解,毕竟,这琴谱的力量太过强大,若是谁拥有,谁都会弹奏这一曲撼天下的技能,那还了得?

    落入正直的人手中,或许还好,除恶扶正,反倒可以做做善事。

    但若落入心术不正之人手中,那简直会面临灭世之灾。

    “所以,我才只教会你前面温和的曲子,可以助人之曲,同样,也是一种不容忽视的力量。”苏子宸再次解释道。

    “嗯。”孟漓禾微微一笑,对啊,行善,从来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所以,在修炼秘术之前,所有可伤害到人的曲子,都不可以再弹了,知道了吗?”苏子宸依然不放心的嘱咐着,“即使有时候万不得已,也最好想其他对策,否则,不是每次都可以用药调理的,弹多了必然伤身。”

    “放心,我不会再将她置于危险中。”不等孟漓禾回话,宇文澈已经开口说道,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坚定。

    这种差一点就失去她的后怕,此刻占据了他的内心,下一次,无论她是为谁,自己都不会再离开她的身边。

    而孟漓江亦是颇为认同的开口道:“没错,日后若是有人胆敢伤害禾儿,那就是与整个风邑国为敌。”

    一句话说的霸气非常。

    引得某王爷认可的同时,却也略略不爽。

    等他也做了皇帝再说……

    敢动他的皇后?

    他会追杀他到黄泉碧落!

    苏子宸浅笑不语,真没想到,自己这个表妹有这机缘,已经拥有了两个国家的强大力量,只是他们忘记了,迷幽岛的实力,其实并不比他们任何一方弱,只不过,在避世不参与争斗而已。

    若是谁碰了他的表妹,他这个岛主第一个不答应。

    孟漓禾此刻也感觉像是到了被“表白”大会,哎呀一个两个三个的都酱紫好害羞的啦!

    虽然自己略萌,但也不至于听着听着就真的像要倾了这天下一样啊!

    哪有那么严重。

    所以,她干脆嘿嘿一笑道:“放心啦,几任继承人都得不到秘籍,看起来我也难了,那我不弹就是了。”

    然而,苏子宸却摇了摇头:“那倒不一定,凡事都讲究缘分,或许,秘籍也想找一个可追随的主人也说不定呢。”

    孟漓禾顿时瞪大眼。

    秘籍不就是一本书吗?

    别说的这么玄幻好吗?

    她简直都要脑补秘籍蹦跶蹦跶来找她了。

    不过,讲究缘分,她倒是信。

    任何事物之间,冥冥之中都有缘分牵引。

    就像人与人的遇见,可能差一分差一秒,都会遗憾的错过。

    也如人与人的相处,可能差一分差一豪,都是不同的结果。

    那么,其他事情也一样吧?

    就如同你刚好点开一本书,刚好又因为它而心生欢喜,何尝,不也是一种缘分呢?

    那既然如此,她就随缘吧。

    倘若她注定要拥有秘籍,早晚自会遇见,她并不强求。

    想通之后,孟漓禾不再就此事多言,因为……她似乎有点困。

    “现在别睡,吃点东西再睡。”眼见孟漓禾开始打哈欠,宇文澈赶紧说道。

    不然,就又要发生喂鸡汤把人呛到这种囧事。

    不对,倒也是可以多多练习的……

    “我吃!”不等宇文澈想完,孟漓禾赶紧说道。

    毕竟,那被鸡汤呛到的感觉,自己简直是有了深深的阴影!

    那前一刻做着美梦还在云里美美的飘着,下一刻就梦到掉进水坑被呛的感觉,她发誓,绝对不想拥有第二次。

    “好吧。”宇文澈颇为遗憾的应着,竟然没有机会练习了,最主要,这还是自己提出的,不开心。

    既然如此,两个哥哥也不方便多呆,干脆吩咐人为他们准备午膳,送到房间里,让两个人自行消化。

    不然,万一再出现方才那旁若无睹的秀恩爱,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然而,还未等二人提出离开,孟漓禾却忽然开口:“澈,我还没问你,你怎么会忽然接到父皇圣旨的?”

    因为,这件事,其实她一直都想问。

    若不是方才一醒来,就被宇文澈拉着问东问西确认自己是否有事,又看上看下检查自己全身有没有哪里受伤的话,她早都问了。

    毕竟,总不能拒绝他的关心,虽然,她不懂这种隔衣目测,到底是怎么能看出自己有没有受伤的。

    当然她也不会主动提供其他方法,就是这么纯洁。

    所以,这会终于逮着机会,赶紧问出了口。

    关于这个问题,孟漓江也是有些疑惑,所以干脆停下听听回答。

    毕竟,殇庆皇千里迢迢派大军赶来,即将兵临城下了,却又撤军。

    这当真是劳民伤财,没有讨到一点好处。

    殇庆皇,若是没有什么理由,应该不会这样武断才对。

    然而,宇文澈的表情,却在他们的目光下,不自觉的僵了僵。

    “这件事说来话长,表哥方才不是说你需要休息?我看你也有些困,不如先睡一觉吧。”

    其他人对此倒是没什么反应,甚至觉得,的确应该让孟漓禾先休息。

    然而,孟漓禾却眉头一皱,紧紧的盯着他道:“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宇文澈微微锁眉,并未回话。

    孟漓禾的脸色顿时更加凝重起来:“到底什么事?不能和我说么?”

    宇文澈脸色一缓:“没什么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他的表情早已不复最开始的僵硬,可以说与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看上去宠溺而温柔,然而,孟漓禾的脸色却变得更差了。

    “宇文澈,我了解你,你如果真的没什么事,不会这样顾左右而言它,到底有什么事,连我都不能说么?”

    眼见两个人之间,忽然从暖炉降到冰点,两个哥哥变得也有些不自在。

    终于,还是孟漓江出来调节道:“禾儿,覃王也是担心你身体,不如等你睡醒了再问?”

    “没错。”身为表哥,苏子宸也说道,“你现在情绪不适合激动,方才消耗太多心神了。快休息吧。”

    只是,一向还算听哥哥话的孟漓禾,这一次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而是直直的看向宇文澈,等着他回答。

    因为,她心里一直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只是,她不想去朝那个方向想而已。

    可是,如今宇文澈在自己的逼问下,还如此的避而不谈,她心里的那个预感,便越发变得强烈起来。

    倘若真的如她所想,那……

    孟漓禾事到如今都不敢多想,只好闭了闭眼,深呼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说道:“澈,你知道,问不出结果,我不可能安心休息。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假传圣旨?”

    此话一出,周围,似乎连空气都安静下来。

    孟漓禾只听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只看得到眼前这个离他近在咫尺的人。

    此时此刻,紧张的连手都在颤抖。

    因为,若真的如她所猜测,这根本就是杀头之罪!

    终于,宇文澈轻轻哀叹一声,不再避开她的眼前,轻轻道:“没错,那份圣旨,的确是我伪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