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7章 秀恩爱矜持点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苏子宸?”宇文澈惊讶的出声。

    听到这句,孟漓江也是有些怔住。

    他还记得,孟漓禾在覃王府时,对他介绍过这个所谓的义兄。

    怎么?竟然追到了这里?

    心里竟然涌起了那么一丝丝不痛快,毕竟,妹妹只管自己叫哥哥的!

    所以说,一国之君什么的,也完全可以很幼稚。

    好在,倒也不会因此而表露就是了。

    既然是苏子宸,知道迷幽岛善用药,两个人再也没有阻止他喂药的打算,眼看他将一粒药放进孟漓禾口中,令她咽下,才开口:“这是什么药?她怎么了?”

    再次伸手替孟漓禾把了把脉,苏子宸才回道:“弹奏绝杀,琴音反噬,气血倒流。”

    “什么?”宇文澈眉头狠狠一皱,他以前教过孟漓禾如何控住内力,自然知道她的内力有多深厚。

    可是方才,他明明感受的到,孟漓禾并未用尽全部内力,最多用到七成,就算依然难以把握,但也不至于完全控制不了,怎么会?

    他还以为,他来的足够及时!

    所以,还是晚了么?

    “所以这是,没有控制好内力的缘故吗?”宇文澈蹲下身,将孟漓禾从苏子宸的身上接过。

    苏子宸摇摇头:“不全是,说来话长,我们需要尽快将她带回到安全的地方,方才,你那个大皇兄可是对此虎视眈眈,所以,我才将禾儿先抱来此处。”

    宇文澈点点头。

    宇文畴的性格他最了解,如今知道有这股力量,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这也是,他除了担心琴音伤害孟漓禾外,最担心的一点。

    好在,他应该不知道弹琴之人是谁,最后又被苏子宸带走,倒是刚好迷惑了他,让他不知道到底是谁的人。

    所以,也干脆直接将孟漓禾从地上抱起,准备带她赶紧回皇宫。

    然而,孟漓江却忽然,对着苏子宸开口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苏子宸微微一愣,他这个表弟,看起来还不知道他是谁。

    想来,是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还没有机会说清楚。

    所以,干脆微微一笑:“风邑皇可是忘了?我是禾儿的琴师。”

    孟漓江皱了皱眉,显然并不认同。

    倒是宇文澈着急孟漓禾的安慰,破天荒解释道:“他并非坏人,这一点,我可以作证。”

    至于他们那复杂的身世,他就不提了,让他们自己去解释去吧。

    孟漓江愣了愣,如果是宇文澈可以信任的人,那应该不会有问题,毕竟,他担心孟漓禾的程度,应该不会比自己低。

    所以,点了点头,又招来马车,确认宇文畴的大军的确在撤退,也并没有人在监视他们之后,便赶紧一路奔回了皇宫。

    自家爱徒又一次昏迷不醒,神医当然坐不住,所以一听到消息就赶了回来。

    然而,那凝重的面容,却在为孟漓禾把脉之后,又松弛了下来。

    一回头,看到苏子宸的脸,当即吹了吹胡子道:“想不到,那老家伙一把年纪,调药的水准倒是没降低。”

    苏子宸儒雅一笑:“神医谬赞了,这药是晚辈调的。”

    神医一愣,眼睛却明显迸发一抹惊喜。

    不过,还是十分傲娇的开口:“我就说嘛!那个老家伙如今老的都快认不出药了吧,怎么可能还能调出好药。”

    苏子宸默默微笑,并没有说,其实你也和他年纪相当,并且,这调药的功力,他还远不如外公。

    所以,这也是神医有些喜欢苏子宸的原因。

    比起他那个外公,简直不要好太多!

    为人温厚,对人亲切,一点都不像那老家伙那么刻薄。

    所以,难得的赞赏了两句:“不错,不错,后生可畏。”

    苏子宸点头感谢,当真是宠辱不惊,一副谦谦君子之样。

    相比于他,宇文澈却显得并没那么冷静了。

    因为这两个人的对话,对于他这种外行人来说,只能听得出药有用,除此之外,根本一无所知。

    所以,一向冷静自持的宇文澈,终于忍不住开口:“所以,她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看出自己徒夫的焦急,神医终于好心解释道:“不用担心,我徒弟本身内力深厚,此次被反噬的也并不算很厉害,加上他这良药已经服了一个多时辰,想必,很快就能醒了。”

    宇文澈这才松了口气。

    而似乎是为了印证神医到底有多神,孟漓禾竟然真的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一看就是要转醒的迹象。

    除了神医,几乎所有人一并走上前去。

    只见床上的孟漓禾,慢慢睁开双眼,好一会,才像是看清了身边之人。

    宇文澈心里一喜,刚想开口,却听孟漓禾一声惊讶的声音响起:“表哥?”

    而相比于覃大王爷对于自己媳妇醒来第一句话不是对自己而说的失落,孟大皇帝被这一声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表哥?这是睡晕了还是认错人了?

    然而,身旁苏子宸微微一笑:“是我。”

    孟漓禾立即嘴角一咧:“表哥,你怎么来了?”

    “我……”

    然而,苏子宸这次还没有说完,却被孟漓江直接拦下:“等等,难道你们不该和朕解释一下,为何是表哥?”

    孟漓禾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对着孟漓江笑道:“哥哥,这件事说来话长,但是子宸真的是我们的表哥,我们的母妃是他的亲姑母。”

    孟漓江脸上的诧异丝毫掩盖不住,所以,当下如倒豆子一般,将问题拼命倒出:“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朕一点也不知道?那母妃又是什么人?也来自海外?而且上一次见面,你们为何指字未提起?”

    问题多到,甚至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句。

    于是,我们一直对外人惜字如金的覃王,忽然开了口:“不如两位兄长先在一旁讲清楚。”

    眼看孟漓江求知**十分强烈,又想到反正神医也在,苏子宸也只好打消检查一下孟漓禾身体状况的念头,先与孟漓江走至一旁,对他细细讲了起来。

    而神医,因为此地实在聒噪,在确定自家徒弟没什么事之后,干脆直接离开。

    仅留下,床边的宇文澈,得逞的抱着自己媳妇享受二人世界,简直就是个心机boy。

    所以说,媳妇醒来之后,眼里只有自己,之后开启寒暄温暖,你侬我侬模式,这个画面才正确。

    真的是,幼稚的不可直视。

    所以,等到孟漓江与苏子宸谈完转过身,看到的就是,宇文澈将孟漓禾圈在怀里,两个人微笑对视,甚至窃窃私语,整个画面都充满了粉红色泡泡。

    当真是让他们两个身为兄长的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只能轻咳一声,试图唤回两个人的注意力。

    他们还在这个屋子啊!

    这恩爱秀的是不是也太……简直太什么都无法形容。

    大家自行感受。

    然而,在覃王府受够了下人们淡定表情的孟漓禾,此时并没觉出什么不妥。

    反正,早就习惯了当着人这样搂搂抱抱,所以,也只是扭头笑了笑道:“你们说完啦?”

    完全没有窘迫的意思!

    反倒是他们大惊小怪了一样。

    孟漓江真是越发觉得自己家的白菜被人家拱的很彻底,而且还特别享受,完全不能好。

    只有苏子宸淡定一些笑道:“怎么样,身体感觉如何了?”

    “还好。就是觉得还是有点困。”孟漓禾终于舍得从宇文澈的怀里起身,毕竟刚刚窝着真的是好舒服啊!

    “来,让我来把把脉。”苏子宸边说边朝孟漓禾伸出手。

    然而,宇文澈却一把截断:“表哥,方才神医已经号过脉了。”

    苏子宸眉头微挑,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他这个妹夫,还真的是……

    “哎呀,没关系啊,表哥肯定也是想亲自确认才放心嘛!”然而,孟漓禾却完全没有get到覃大王爷的点,甚至说着主动伸过手去,还将苏子宸的手放到自己的手腕上,大大方方没有一点矜持。

    因为,在她这个现代人心里,这就是表哥,是亲哥哥的存在。

    怎么会有其他臆想。

    当初,若不是赵雪莹太过分,她也并没有过其他想法的啊!

    这一点,真是让宇文澈又欣慰又心酸。

    毕竟,在他的心里,表兄妹都可以成亲,虽然知道他们只是兄妹情,但这种摸小手的举动,还是能免则免啊!

    不然,他不是除了孟漓江没事宠溺自己妹妹所受到的暴击,还要承受苏子宸的?

    真是不能好。

    好在,苏子宸大抵在覃王府住了许久,知道这妹夫的秉性,所以也并未多说,只是像一个大夫般,为孟漓禾稍稍号了一下脉,便很快放开。

    接着,看向孟漓禾,柔和的安抚道:“脉象已经平稳了,不过消耗过多,所以你才会感觉困,若不是我方才那味药,你恐怕要睡上个几天了。”

    “啊?”孟漓禾不由愣了愣,“这么说的话,难道我上次一口气睡了两三天,也是因为弹琴的缘故?”

    听闻此话,苏子宸立即皱眉:“你上次弹了什么曲子?”

    “就是将人强制唤醒的曲子。”眼看着苏子宸面色有变,孟漓禾赶紧问道,“难道有什么问题?”

    而此问题一问出,苏子宸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