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6章 琴音动天下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禾不由再次想到,那个最初的吴建国。

    明明是同样一张脸,身份却是罪犯。

    可是,再想想那个气质……

    会不会,也是一出冤案呢?

    搞不好,连那名字都是假的吧?

    那她当真可以回去的时候,见到的还是他吗?

    一切都是巧合,还是冥冥中有什么注定。

    悲喜参半,孟漓禾苦笑着想着,脑子实则已经一片混乱,不知在想着什么。

    下完决心的悲痛,离别前的不舍,都让她无法冷静思考。

    她多希望再见一次宇文澈,哪怕,只是为了告别。

    可是,这都是奢望。

    终于,深呼一口气,孟漓禾狠狠的闭上了双眼。

    手忽然停了下来,琴声也随之戛然而止。

    几乎所有人,都因为这个她的行动,身形一顿。

    不明所以,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但却莫名有些不好的预感。

    而这一次,孟漓禾终于不再想其他,直接运起了十分的内力。

    周围只闻战鼓声,却不闻半点风声。

    然而,她却又像置于风的漩涡之中。

    白色衣衫,三千发丝,都随之扬起,竟是无风自动!

    那漩涡则不容任何人靠近,甚至连在她身边的孟漓江,都被这内力驱散开来。

    这便是十级内力。

    气场强大到让人不容小觑。

    接着,孟漓禾倏地睁开眼。

    将内力运行到指尖,望着前方的大军,十指轻抬。

    马上,就要弹奏出,真正的绝杀!

    然而,就在她即将拨出那第一声琴音的刹那间,却听不远处,一个声音伴随着马蹄声忽然而至!

    “圣旨到!”

    孟漓禾那仅差一分毫便可以拨动琴弦的手指,立刻停下。

    心里却猛的一跳!

    这个声音,不是宇文澈的么?

    目光赶紧朝声音传来处追随过去,只见一人身骑枣红色骏马,一手持黄色卷状物,一手紧握缰绳,正飞快朝两军阵营前奔来。

    而那飘扬的秀发,俊郎的面容,不是她此刻最想见的宇文澈又是谁?

    气场顿时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不自觉撤回。

    心里满满都是疑惑,他怎么会来?

    他手里的东西,是圣旨?

    所以,就是殇庆皇的圣旨么?

    怎么,会在他的手里?

    然而,还来不及细想,宇文澈的马已经到达宇文畴的面前停下。

    只是,宇文畴却面露疑惑,此时比任何人都惊讶。

    因为,他明明一直都派人盯着宇文澈的动静!

    怎么还有可能,在自己未得到消息时,让他出现在此?

    而且,还拿了圣旨?

    “下官参见覃王!”周围,王将军带头,其余的士兵们也立即对着宇文澈行礼。

    战鼓也便就此停下。

    对面,孟漓江也抬了抬手,制止了自己的战鼓声。

    一时间,竟然就此安静下来。

    宇文澈翻身下马。

    宇文畴作为皇兄,在诸多将领面前,即使心里再不爽,却也只能努力压下,而是换上一抹单纯的惊讶之色:“二弟?你怎会在此?可是毒解了?”

    宇文澈却未对此话应答。

    反而,将手中的卷置于胸前,接着,双手展开,朗声开口:“圣旨到!”

    这一句,反应过来的人立即通通下跪。

    宇文畴不由皱了皱眉,然而,眼前那黄色卷宗,的确是圣旨模样,所以,心里即使有一万点疑惑,也只能立即下马,同样跪在地上,等待接旨。

    全军跪地接旨,宇文澈这才将圣旨宣读而出。

    然而,宇文畴却越听越疑惑,这,怎么可能?

    父皇竟然让他撤兵?

    他如今已经快要攻打到皇城底下,成功就在眼前,竟然让他撤兵?

    而对面,孟漓江与孟漓禾亦是十分惊讶。

    一个多时辰以前,他们还在一起。

    如果有圣旨,宇文澈为何不早说?

    还是说,这圣旨当真是才传到?

    心里有许多疑惑,眼下也只能看下去。

    “大皇兄,你还不接旨?”

    眼见自己宣读完毕,宇文畴却跪在地上迟迟没有动静,宇文澈干脆开口道。

    然而,宇文畴却是抬起了头,面对这份圣旨丝毫没有接旨的意思,而是问道:“二弟,你不是在解毒么?既然都不在京城,为何父皇的圣旨会由你来传?”

    宇文畴的语气和话语里,满满都是怀疑。

    而且,那目光带着锐利的审视。

    然而宇文澈却也神色未变,亦直直的看向他:“大皇兄已经出来将近两个月,京城所发生之事自然不能尽数掌握,所以,如今这圣旨,大皇兄是接还是不接?”

    话一说完,宇文畴的脸色微微一变。

    京城之事,他虽然不能完全掌握,但也一直派人密切盯着。

    近期没有收到任何与宇文澈相关的信息。

    他就像凭空冒出的一般,带给他的却是如此震撼的消息。

    这,如何让他不怀疑?

    只是,倘若这圣旨是真的,他若不接,那便是抗旨不尊。

    那罪名,就大了。

    想到此,他不由眯了眯眼,竟是忽然转过头开口道:“王将军,行军打仗你最在行,本王担心父皇远在千里之外不了解时局,所以,你怎么看?”

    王将军着实一愣,这个大皇子从出京城开始到现在,任何决定都没有征求过自己的意见,如今,面临是否接旨,却记得来问自己了?

    他这是准备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之后,这不受的原因却在自己么?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所以,他干脆回道:“下官为臣,臣为君主,自当听皇命。”

    一句话,不仅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甚至还侧面说明,若是有人不从,就是有不臣之心。

    没办法,经过这一路跟随,对于宇文畴,他已经受够了。

    而且,如今的局面,那个琴音实在太过神秘,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那眼前未可知的情况下,确实不该贸然进军。

    最主要,在他心里,还有一个最私人的原因,那就是,孟漓江的为人,作为对手的他非常清楚。

    谋反,绝对不可能。

    以这种理由攻打他,侵占国家,虽可行,但却不耻。

    自古英雄,都是惺惺相惜的。

    哪怕是对手,也不愿意让他死在这种恶心的情况之下。

    所以,如今,他的确不愿开战。

    宇文畴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铁青。

    这个王将军,不是与孟漓江作战多次,两个人在皇宫内都交过手,所以此次父皇才派他来。

    难道,最不想撤兵的不该是他?

    竟然,他最先同意,简直不可理喻。

    然而,事已至此,宇文畴再也无计可施,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圣旨。

    对面,默默的看完这一切的孟漓禾,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这一仗,看来是不用打了。

    宇文澈这个消息,来的可真是及时。

    然而,刚想从地上站起身,却觉体内气血忽然一个涌动,眼前一黑,立即向后直直倒去。

    而与此同时,一个身影,竟然比孟漓江还要先一步上前,一下将要倒下的孟漓禾接到怀里,接着,竟是直接抱住飞走。

    “你是谁?站住!”身后,孟漓江大喊的追上去。

    宇文澈一个回眸,只看到孟漓禾被人横抱在怀里,顿时目光一寒。

    将圣旨放入宇文畴手中,宇文澈此时一刻也不想多留,所以,干脆说了一句:“请大皇兄按照圣旨速速整兵撤回,我还有其他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不顾他的回应,直接朝着孟漓江的方向追去。

    宇文畴顿时眯了眯眼。

    难不成,他也对那弹琴之人有兴趣?

    那,可绝对不行!

    绝对不可以让他先获得先机。

    想到此,宇文畴也将圣旨一放,接着就要赶过去。

    然而,面前,一个身影却挡了去路。

    “沥王,我军大量人马均有所伤,还请沥王尽快部署撤退计划。”

    宇文畴脚步一顿,朝着宇文澈离开的方向看去,却只见这个功夫,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但又无济于事。

    因为,他是这三十万大军的主帅,不能像宇文澈一样,这么行动自由。

    即使再不愿,他也要将这表面功夫做完。

    而宇文澈几乎是以最快速度,朝着孟漓江赶了过去。

    孟漓江身上的伤并未痊愈,所以,没有多久便被随后而来的宇文澈追上。

    两个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并未多发一言,便朝前面那个身影共同追去。

    而那人行动极快,饶是宇文澈,追起来也有些吃力。

    只是,看那身姿,他却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然而,还未等他想到这个人到底是谁,却见那人忽然朝山坡上的丛林里一拐。

    宇文澈和孟漓江立即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只是,才追进去不久,宇文澈的目光便骤然一缩。

    因为他眼睁睁的看着眼前那男子,将孟漓禾放于草地上,接着,竟然摘下她的面具,掰开她的唇,想要往里塞进什么。

    再也没有时间多想,一枚金色暗器,便悄然飞出。

    然而,那人虽然侧对于他们,甚至于根本没有抬头看到宇文澈的动作,却在那暗器即将射入自己时,忽然伸手一接。

    接着,那暗器便轻松被他两手夹住,之后被他轻轻一抛,随后落入一旁的草丛。

    宇文澈眼睛不由一眯,能接到他的暗器之人,整个殇庆国,都屈指可数。

    如今这风邑国,想来也不例外。

    这个人,竟然有如此高的能力,他到底是谁?

    然而,就是这一个疑惑间,那人却抬起头看向了这边。

    看到这张脸,宇文澈顿时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