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5章 就是打你脸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看起来,也是时候是会会她了!

    看看这个素未蒙面的表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敢到她的头上来动土!

    莹雪阁。

    孟漓禾看着面前高高的石门上,三个亮闪闪的大字,嘴角泛出一抹冷笑。

    莹雪阁,赵雪莹。

    看起来,宇文澈的这个表妹还真是把自己当个人物呢,竟然在这府上都有了自己的别院了。

    以她对宇文澈的了解,这个冷男人是绝对不会有心思为谁弄这些的。

    倒是没想到,这个无父无母,本应该寄人篱下的小表妹,如今倒真把自己当成这王府的女主人了。

    本来么,若是她当真和宇文澈郎情蜜意,有点什么,她反正不打算做个真正的王妃,倒也不介意成全他们。

    只是,从豆蔻这两日在府中得来的消息来看,宇文澈似乎对这个小表妹根本就是放养状态,想来,就算是让她所谓的管家,也根本是无所谓吧。

    那她也就不用再照顾宇文澈的面子了!

    想及此,孟漓禾冷冷的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薄唇轻启:“豆蔻,敲门!”

    “是。”豆蔻领命上前,眉宇间透着几分欢快。

    自从她在路上看过几次公主逢凶化吉的机智,她心底里对这个公主真是十分有自信,加上这次被劫匪抓走也是有惊无险,似乎她一出面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而且,如今又是覃王妃,想来,再也不会出现风邑国那种被人欺凌的情况了。

    然而,手才敲了两下。

    门便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

    一个比她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丫鬟,绷着一张脸,冷冷的扫视着她。

    豆蔻下意识往后一退。

    堪堪将身后的孟漓禾露出。

    丫鬟却只是看了一眼孟漓禾,略惊讶了一瞬,便恢复冷色呵斥道:“什么人?大清早竟敢打扰表小姐休息!”

    孟漓禾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之人。

    这个丫鬟方才看见自己时的神情明明有变,这就说明她根本就是认出了自己。

    何况,昨日清晨她进宫之前,可是和宇文澈一起出府的,一路上看到她的下人并不少,而昨日晚间回来时,又是被宇文澈一路抱回屋的,既然赵雪莹摔坏了好多东西,那她的下人,怎有不认识自己之理?

    而眼前这个丫鬟,竟敢假装不认识自己?

    看起来,这个赵雪莹的确不是个省油的灯呢!

    看着孟漓禾只是直直的望着自己,并不开口,开门的丫鬟竟是莫名感到一阵心虚。

    表小姐吩咐过,若是见到此人假装不认识,但是这个王妃看起来不好惹呢!

    想着,赶紧佯装关门,嘴里刻意冷冷的说着:“闲杂人等,无事都离开。”

    孟漓禾却眉目一冷,快步向前走了两步,一只手推住要关起的门,声音不怒自威:“你,说谁是闲杂人等?”

    小丫鬟在她这样的眼神之下,手情不自禁的顿了一下。

    她们见过的达官贵人不少,但如同孟漓禾一般只需要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让她们产生这么大的心理压力的人几乎没有。

    然而,就是这一顿,孟漓禾却忽然双手一扬,一把将大门推开。

    她虽没有什么内力,但前世她也搏击过歹徒,论巧劲论力气,她都丝毫不弱。

    毫无防备的小丫鬟,在这门的剧烈撞击下,竟然一下子后退,跌坐在地上,胸口也被铁门狠狠的锤击,只觉胸口发闷,几乎无法呼吸。

    眼睛瞪着圆圆的看着孟漓禾,这个王妃好可怕!

    “滚去给你们的主子通传,本王妃驾到,速来迎接!”

    小丫鬟挣扎的从地上起来,听着孟漓禾的吩咐,不敢再言语,然而想到赵雪莹折磨人的功夫,一时也是不敢进门通报。

    若是被她知道自己没有讨到好处,怕是不知道怎么变着折磨自己。

    僵持间,忽听里面一个老了许多的声音更冷的大喝一声:“是谁在外面喧闹?吵到表小姐,你们担当的起么?”

    紧接着,一个头发斑白的女人从里面凶神恶煞的走出,那冰冷的眸子比之方才的小丫鬟,简直是加强版!

    孟漓禾心里冷笑,都说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

    看来真是这么回事。

    也难怪这下人们都是这幅德性了。

    只不过,管她是加强版还是加血版,在她面前,不过就是跳梁小丑罢了。

    “是她!公主,昨日,就是她帮着表小姐拿了您的东西,还,还打了奴婢。”

    孟漓禾静静的听着,然而紧眯的双眼,却显示出她此时极度的愤怒。

    被这双眼睛直视,嬷嬷竟也只觉气势顿弱,然而,她是特意被里面的人吩咐了出来,不讨点好处怎能回去?

    不敢直接惹孟漓禾,不代表不敢惹这个多嘴的丫鬟,当下,快步走上前,恶狠狠的开口:“你这个奴才,胡说八道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巴!”

    说着便举起右手便要朝豆蔻的嘴伸去。

    “啪!”一个脆生生的声响,结结实实的巴掌扣在嬷嬷的左脸上。

    嬷嬷扬起的手顿住,不可思议的转而捂住自己被打的几乎要烧起的脸,这个女人,竟然敢打自己?

    她伺候赵雪莹这么多年,连赵雪莹都不会随便打自己,她竟然敢?

    “你……”

    “啪!”又是一声脆生生的响,只不过这一次盖在了右脸。

    “一个奴才竟敢对主子直呼你,你是无视王法还是无视王爷吗?”孟漓禾冷冷的开口,却将嬷嬷方才所有的怨气全部堵了回去。

    是的,她不敢。

    殇庆国王法,明文规定,签了死契的奴才,若是对主人不敬,主人甚至不用动用官府,便可自行处置。

    何况,这个女人是覃王妃,哪个官员敢动她?

    嬷嬷顿时低下了头不敢应声。

    孟漓禾清清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比任何一刻都感谢古代这个奴隶制度,虽然,她曾经那么看不惯,但是若是碰到这等作威作福的奴隶,她真的不介意用这种方式惩治几个。

    敢打她的人?

    她只是这样打回去,真的是便宜了她们!

    想及此,孟漓禾转头对着豆蔻吩咐了一句。

    “豆蔻,待会带她二人去见王爷,就说对王妃不尊,问问如何处置。”

    丫鬟和嬷嬷顿时吓得双腿直打颤。

    谁不知道覃王是有名的铁血铁腕,听说有个小厮因为出言不逊直接被他一掌从王府劈了出去。

    那小厮倒地吐了好大一滩血,是生是死都无人得知。

    若是被王爷惩治,那不是必死无疑……

    “是谁敢来我的院子撒野,活的不耐烦了?”

    忽然,一声尖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随后,一道鹅黄色的身影便出现在自己眼前。

    孟漓禾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妆容精致,穿着华丽的女子盛气凌人的朝自己走来,看样子不过十**岁的样子,但是神色却颇为老练。

    这样子根本不像是方才丫鬟嘴里说的尚在休息。

    想必,是坐在里面稳稳的听了场戏。

    如今,戏唱的不尽如人意,所以沉不住气了。

    孟漓禾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气定神闲的说着:“原来莹雪阁都是这么没规矩,所有人出来都是大呼小叫,也是了,覃王府常年缺女主人,的确是淡了管教,还好,本王妃来了。”

    一句话,当场让赵雪莹愣住。

    这个女人,怎么有这么强的气势。

    仔细望过去,只见眼前的人,肌肤胜雪,一头乌发简单的用发钗馆成一个妇人鬓,却并不显得老成,而那张脸美的几乎是画师一描一绘而来。

    再朝下看去,一身碧绿色的广袖流纱裙,将姣好的身材恰到好处的展现,显得那般的玲珑有致。

    赵雪莹的手顿时不由自主的攥起,眼底带着发狂的嫉妒之色。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美?

    原来,她的下人回报给她不如自己,都是假的吗?

    亏她特意打扮精致,今日准备压她一头。

    如今,她竟是美的自己都无法不承认。

    孟漓禾淡然的看着赵雪莹的神色变化,说起来,她还得感谢这个赵雪莹,倒是没把她那放在柜子里的包袱拿走,给自己留下了诸多衣裙。

    她那个传说中的父皇没别的好,漂亮的衣服,这次倒是准备了不少。

    想来,是让她讨好宇文澈那个家伙的。

    没想到,倒是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眼见赵雪莹眼中的妒色越来越深,竟是化作了怒意,却不是对着她,而是转向身旁,一只手“啪”的一把打了之前那个小丫鬟一掌。

    声色俱厉的道:“原来是王妃来了,为何不通传?”

    小丫鬟的脸上立即浮起五个鲜红的手印,但是却不敢伸手捂,而是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边说边自己打自己巴掌:“主子恕罪,奴婢不知道是覃王妃。”

    赵雪莹却无动于衷,而是凶狠的说:“是你冲撞了王妃,要恕罪也是找王妃恕罪!”

    孟漓禾冷冷的看着这看似熟悉的一切。

    哦,原来古代人想救自己的属下都用这一招。

    皇后如此,这个女人也是如此。

    真是没有创意。

    可惜的就是,用在她身上,从来都不怎么好使呢!

    扬起一张看似带着疑惑的脸,孟漓禾挑了挑眉:“咦?本王妃明明记得方才冲撞我的是两个人,如今,为什么是一个人在求着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