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5章 王爷对不起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不止是宇文畴,就连他身旁之人,也渐渐被波及,甚至于,毫无防备下竟然不由倒退两步。

    宇文畴的脸色一变。

    江湖上的传闻他不是没听过,传闻,有一种琴音,可以音动天下!

    以音为武器,杀人于无形,甚至足以抵挡千军万马!

    可是,他却并没有全信过。

    然而此时,真切的感受到这股力量的他,却不得不正视起来,瞪大了双眼。

    这世上,竟然当真有这股力量!

    那,简直太可怕了!

    而且,竟然被风邑国所拥有了?

    那他今日……

    这世上本就越神秘的东西,越令人惧怕。

    宇文畴也不例外。

    所以他立即动用内力,以抵抗这股并不算强的袭击。

    然而,野心大如他,此时却并没有想到身后三十万大军的安危,反而仗着自己内力深厚,就想试探对方这人到底有多大的能力。

    所以,原本应谨慎对抗,在不知道敌方力量的情况下,本应暂时退军的决定,他却没有下。

    而且,尽管身旁已经感觉到不妙的王将军,已经频频提出对抗,他也均是无动于衷。

    因为,在他的眼里,风邑国毕竟只是一个国家,这股力量才是最强大!

    倘若能够拥有这股力量,那他还有何所畏惧?

    到时候不只是风邑国,整个天下,都可为自己所拥有!

    看着他那发光的眼神,王将军不再开口,只是吩咐身边其他将领佐以抵挡。

    如今,宇文畴作为主帅,他虽然身为将军,也不得不听他指挥。

    好在那弹琴之人的琴力并不算强大,他的这些将领,抵挡起来并不是问题。

    只是,宇文畴作为皇子,竟然在遇到危险时,丝毫不考虑众人的安危,这一点,让他着实不能忍受!

    这样的人,别说做皇帝,就算是为官,又能做个什么样的好官?

    而相比于当年,不计与孟漓江的前嫌,救了他性命的覃王妃,以及事后对他鲁莽的行为丝毫没有任何打击报复的覃王,这个人,真的不值得别人追随。

    所以,面对此情此景,他亦不再报任何幻想,甚至于,若是逼不得已,他或许也会违背他的意愿,毕竟三十万大军的性命不是儿戏。

    因此,他全神贯注的对抗着琴音,准备随时做出应变。

    而此时,正在弹奏的孟漓禾也不由微微蹙了眉。

    她方才只是微微运用了内力和指法,让琴音的作用向前迸发。

    这样,可以不用让身后的风邑国大军,听到琴音而受伤。

    虽然并不算强大,但也不至于对眼前的殇庆国大军完全没有作用才对,而且,以她的观察,明明这些人已经有了感觉,为何,竟然没有一丝要退却的意思?

    最诡异的是,也没有任何要进攻的意思。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现象?

    既然如此,那她只能再加强内力了。

    想到此,她不再多想,而是凝神专注起来。

    这首曲子,她从来没弹过。

    甚至,苏子宸也从来没教过,加之内力并不能作用自如。

    所以,她需要努力集中精力。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上一次唤醒大家时,她便感受过气血倒涌的感受,那感觉更像是反噬。

    然而,箭在炫上不得不发。

    所以,她干脆再加强内力,用在琴上。

    铿锵有力的琴音再次从琴上迸发,宛如利剑出鞘,一声声刺入对方的阵营。

    这一次,内力加强,那作用亦是显而易见。

    几乎那前面数排的将士,都感受到那股无处可抵挡之力。

    而不同于那些将领,士兵们显然并没有那么良好的心理素质,且这力量太过神秘,他们几乎可以感受到,力量是随着旋律,源源不断向他们袭来。

    然而,却异常飘忽,除了尽全力抵挡,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很快,大军中便开始骚乱起来,而宇文畴等站立最首之人,也渐渐感受到,这股越发难以抵挡的强劲之力。

    只是,他依然没有退缩之意,反倒是双眼愈发放光,那目光里是毫不掩盖的**。

    然而,孟漓禾却愈发吃力起来。

    气血在体内不停翻滚的难耐,甚至逐渐有上涌的趋势,时刻都在提醒着她需要立即停下。

    然而,对方的无动于衷,却让她不仅不能收力,反而愈发需要加强。

    因为此时,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她并非当真要用绝杀杀死他们,毕竟,这些人是宇文澈的子民。

    而且,他们也是无辜之人,最多也只能听命于将领而已。

    所以,她并非用尽全部内力。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引起他们的恐慌,让他们感到愈发难耐而无法抵挡的同时,懂得撤去。

    那样,他们便不敢再随便发兵,那样,哥哥就有时间调兵过来,将这些人赶出风邑国。

    所以,最后她只能闭上眼,努力将内力再加上一成。

    只是,越发难耐之际,脑中却不由闪现宇文澈那张担心的脸。

    心里突如其来一阵悲痛,宇文澈,对不起了,我也是无可奈何,希望你可以理解。

    而音随心动,几乎是很快,一阵夹杂着悲鸣之音的琴音便响起。

    这一声,甚至足足让对方几乎三分之一的大军齐齐震退几步。

    尤其是位列在前的,甚至捂胸支撑不住蹲下的都不在少数。

    身边,眼见孟漓禾的身子都在微微摇晃,孟漓江不由狠狠皱起了眉。

    他如今站立在身边,虽然可以听到琴音,但是,并不会像对方那边感受到那股力量。

    可是,看到对面的反应,也能想象的到,这股力量有多强大。

    那自然,若是控制不好反噬,那可挡千军万马之势,又岂是她一人可以抵挡的了的?

    所以,他立即出声:“快停下!”

    然而,孟漓禾却目光坚定,毫不动摇,她必须要看到对方撤退!

    只是,已经充满了嗜血光芒的宇文畴,又怎么可能就此褪去?

    方才他一直靠强大的内力在抵挡,但抵挡的同时,却也在一直观察着孟漓禾的情况。

    而现在,孟漓禾那越发力不从心的样子,自然也落入了他的眼中。

    所以,他如今不仅不会退缩,反倒恰恰是进攻的最好时机!

    因为,这个人快撑不住了!

    那样,他不仅拿下整个风邑国,也要拿下这个人,拥有这绝世之力!

    因此,他干脆高喊一声:“给我杀!”

    接着,身旁立即有人开始敲响战鼓!

    孟漓禾的双眼倏地一睁!

    怎么会这样!

    难道,真的要逼她使出十成内力,弹奏绝杀么?

    难道,一定要这样拼个你死我活么?

    对方阵营中,随着战鼓之声,后面开始有士兵涌向前。

    替代掉那些已经抵抗不住琴音而倒下的人。

    而随着他们的前进,自然也感受到那股琴音的力量。

    只是,孟漓禾此时心绪十分不稳。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在硬撑。

    如果,当真使用十成内力,或许,她会真的坚持到吓走这些人。

    但是,她却不能保证自己,撑完之后的下场,因为,她此时便已经隐隐感觉到喉头一抹腥甜,只是,在被她生生的压制住。

    原本,以她的性子,如今的场面,她势必要顶下去。

    然而如今,她胆怯了,她犹豫了。

    却并非,因为害怕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因为,她这具现代飘来的灵魂,倘若在这里身死,说不定,还会回去也说不定。

    虽然她从未试图尝试过,但也并非觉得不可能。

    只是,方才脑海里,那幕宇文澈担心的面容,不断在她眼前闪现。

    如若自己,真的性命不保,抑或,自己灵魂再次穿越回去。

    他,又要多难过?

    心,狠狠的疼了一下。

    可是,却比不上,换位处之,将自己代入宇文澈,来的更痛彻心扉。

    她这才终于意识到,如今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她对于孟漓江尚且不觉内疚,毕竟,他的妹妹,其实早已死去。

    但对于宇文澈,她做不到。

    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用灵魂在相爱,所以,她的离开,就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只是,随着孟漓禾的心越发乱,她的琴音也开始杂乱起来。

    那原本的功效自然被打了折。

    反倒是让那些人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快停下,朕命令你停下。”身边,孟漓江逐渐开始气急败坏。

    然而,孟漓禾不主动停,他却也不敢擅自强硬打断,因为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只能将这句话说完,立即吩咐身后大军开始迎战。

    两边的战鼓均开始敲响。

    却让孟漓禾的心更加烦乱。

    眼看着那些人越来越近,孟漓禾心都揪在一起,怎么办?

    她想为了宇文澈保住自己,可是,她身后还有将近十万大军啊!

    那,也是一条条鲜活的性命。

    那也有无数等待他们回去的家人。

    而且,风邑国可能会因此失守,哥哥可能会成为亡国奴……

    不行!

    孟漓禾使劲晃了晃她的头。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她在小我和大我中做选择?

    老天给她的磨难还不够吗?

    泪水,从眼中流出,顺着脸庞滑下。

    孟漓禾悲痛的闭上双眼。

    宇文澈,对不起了。

    如果我回去了,就在现代等你好不好,既然灵魂可以交织,你一定,也可以找到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