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4章 两军对峙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江特意将殇庆国三个字提出,便是最直接的提醒。

    然而,宇文畴却只是挑了挑眉,不知是不是因为身后那三十万大军让他有了底气,如今的话简直嚣张至极。

    “贵国国事自然轮不到我国插手,但是,贵国叛贼就另当别论了!”

    饶是孟漓江已经知道他是在故意激怒自己,此时,这明目张胆的指桑骂槐,他也不可能再任由他如此下去,当即冷冷的逼视他:“宇文畴,是男人就坦荡一些,你在说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宇文畴对他的反应很满意,嘴角甚至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好,那我就不妨直说了,我说的叛贼就是你,而我来此的目的……自然是要根据两国盟约,帮助风邑国剿灭你!”

    孟漓江没有再回话,只是手紧紧握住了剑。

    因为他知道,对面的这个人,根本不可能听他的任何解释。

    甚至可以说,他就是故意打着这个旗号,才能顺利开战。

    一切正如孟漓禾所担忧的一般,这就是以盟约为由,趁机占领国家。

    只是,如今的形势却并不乐观。

    他那派去的人,也在刚刚传达给他消息,的确有人伪造了文书,下令各地关卡将他们放行。

    甚至可以说不算伪造,而是孟漓渚在占领皇宫之时所做,提前分发了下去。

    这一点,当真让他始料未及。

    因为,孟漓渚再如何判乱,也始终是风邑国的皇子,他这样放殇庆国的人进来,到底有什么好处?

    真的只是为了让他们剿灭自己?

    如果是这样,那当真是太天真了。

    而孟漓禾独自坐在车内,也有些快要沉不住气。

    这个宇文畴,一段时间未见,当真是变得愈发可恶了!

    幸亏当初嫁的不是他!

    否则,真的要被这个人恶心死。

    若不是此时兵力当真不足,她恨不得也要开战和他打一架!

    然而,这还没完。

    紧接着,便听宇文畴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他竟对着整个风邑国的大军喊道:“风邑国的士兵们听好了,如今我殇庆国按照盟约前来平乱,若并非追随孟漓江的反贼,可退开,我殇庆国与风邑国为盟国,自然不会对各位出手,但若是与反贼为伍,那我殇庆国便统一作为反贼处置,绝不会手下留情!”

    说完后,他故意等了几分钟,看着风邑国大军的反应。

    “皇上,殇庆国简直欺人太甚!我们开战吧!”

    “皇上,宇文畴如此目中无人,请皇上下令,让我们将他打回去!”

    “皇上不能再忍了,直接开战吧!”

    “皇上……”

    一时间此起彼伏的劝说,在马车的四周响起,也在整个大军的内部响起。

    没有一个人离队。

    抛开孟漓江并不是反贼不说,这个人带着他们征战沙场多年,身先士卒,所以,即使如今面对可能会失败的境地,他们也绝对会誓死效忠。

    然而,孟漓江却始终没有开口。

    因为作为皇帝,作为主帅,他所考虑的并非一口气而已。

    他并非不理解手下这些人如今的心情。

    眼前的这批打着盟约旗号的人,跨进他们的领土,妄图想要占领他们的国家,并且出口伤人,以任何人的心情都要毫不留情的,立即打回去。

    可是,他现在面临的是兵力远远不足。

    而如今,按照最好的作战方式。

    那便是,不要硬对,而是智取。

    对方三十万,自己这边不足十万。

    如果是直接开战,那就是以一敌三。

    而这边地势并不险峻,亦没有天然屏障,允许他动用什么战术。

    最好的方式便是,他们其中一部分人回城,留一部分人在城外机动。

    这样,宇文畴所要面临的便是攻城。

    任谁都知道,守城容易攻城难。

    想要攻城,便要跨过护城河,之后翻越城墙,这个过程,即便作用战术,也敌不过惨烈的死伤。

    并不一定可以成功。

    加上,城外有流动部队,若是他在前面攻城,后面将他包抄,他便是腹背受敌,即使人数是三倍,也极有可能输。

    而且,他还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再调兵过来。

    那宇文畴想要毫无后顾之忧的攻城略地,很有可能是满盘皆输。

    只是……

    如今对方这样挑衅,他又怎么可能下令先撤回京城?

    而且,宇文畴想必也不会眼看着他离开,势必会直接追杀。

    看来,这一仗当真是不可避免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这一声开战的命令也不是这么容易下的。

    他需要再仔细的考虑,还有什么更好的战术,可以以少胜多。

    孟漓江边沉默,边观察着周围的地形,以便自己做出最好的作战计划。

    然而,宇文畴很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时间,当即再次挑衅道:“怎么?孟将军,我宇文畴在此宣战,你这是不敢应战?看起来,什么战神将军,也不过是徒有虚名么!”

    孟漓江脸色冰冷,他几时被人如此轻蔑过,尤其,是这个连战场都未上过的娇弱皇子。

    但,如今为了全局,却只能忍。

    因为他的一句话,可能决定着无数人的性命。

    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部署。

    眼看着孟漓江不予回应,宇文畴干脆更加藐视的说道:“孟漓江,如若你不敢应战,那不如就投降?我把你抓回去,这样风邑国的内乱也就平了,这样,我殇庆国也就不会再需要镇压你手下这些人了,如何?”

    这一句话,当真是狠决到极致。

    因为现在的问题,不在只是是否要迎战,而是将孟漓江摆在一个两难的抉择之中。

    要么迎战,可能面临的是大军无数人的死亡。

    要么自己主动投降,那就可以挽救无数人。

    至少短期来看不会亡国,因为即便二皇子孟漓傅久病床头,风邑国也还算是有皇子可以继位。

    宇文畴这一招不可谓不狠。

    因为谁都知道,风邑国的国力虽不比殇庆国和辰风国,但之所以还能屹立不倒,绝对有一半的功劳都是孟漓江的。

    所以,即便如今孟漓江被擒,看起来是不需攻打风邑国,但是对于殇庆国而言,也不过是在日后有机会攻打风邑国时,更加有优势罢了。

    “皇上,绝对不可以答应。”身旁已经晋升为将军的管将军,最了解孟漓江的秉性,此刻十分着急地劝说道。

    这么多年,他之所以追随孟漓江,除了他作战的高超能力,另外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仁义。

    然而,孟漓江自始至终都在沉默。

    没有人猜的透他如今心里所想。

    只是这次沉默,却让大家心里更加发慌。

    相比于孟漓江为了他们主动投降,他们宁愿豁出性命,拼死一搏。

    而坐在马车里的孟漓禾则更加焦急。

    因为若是她身处在孟漓江的位置,可能当真明明知道自己投降有很多后患,但在几万大军的性命面前,也可能会先保大军,再做对策。

    那如果孟漓江也当真如她所想,那后果……

    想到此,孟漓禾再也按捺不住,直接一把掀开车帘,从马车上跳下。

    接着,在前方人诧异的目光下,抱着琴缓缓走到孟漓江的身旁站定。

    殇庆国的大军们,便只见一人,头戴金黄色面具,身穿一身白衣,头发高高束起,将琴置于胸前,一时间竟是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婀娜的女子还是俊秀的少年。

    然而,就当众人都在疑惑此人到底是之时,却见她朱唇微动,生生吐出两个字:“迎战!”

    若说孟漓江之前的话语加了内力,让前面殇庆国的士兵都足以听见的话,那这两个字所加的内力,几乎让整个殇庆国的士兵都为之一振。

    天呐,这是多么强大的内力!

    竟然就是从这眼前之人的口中发出?

    简直不可置信!

    孟漓江却脸色突然一变。

    “你要做什么?”孟漓禾的身份如今不能暴露,孟漓江只能低声对她说道。

    孟漓禾却淡淡道:“战神没有投降二字。”

    一句话,让孟漓江恍若雷劈般僵住。

    他的妹妹,是知道他在考虑什么。

    虽然,他并没有真的做出决定,但最起码,也纳入了考虑范围。

    妹妹这是在断这个决定的后路。

    而殇庆国的士兵们,包括宇文畴在内,均被孟漓禾方才的那二字所震撼,如今才回过神来。

    却只见眼前那金色面具之人,已经盘腿坐于阵前,将一把古琴置于膝盖之上。

    不由更加诧异起来,这是要做什么?

    而眼见孟漓江的脸色变得难看,宇文畴却眼珠一转,接着一声嘲笑:“原来贵国如今的将领不是孟将军吗?为什么迎战的决定还要其他人来下?而且,你们弄把琴来是做什么?难不成是以此代替战鼓了?还真是有特色。哈哈哈哈……”

    “峥!”忽然,琴如震雷般一响。

    瞬间,便将宇文畴那未完的嘲笑淹没。

    宇文畴只觉突如其来的一阵力量,敲击他的耳膜,而最主要的是,胸口不知哪里涌上来的一股力,让他胸闷到明明自己的嘴巴还维持着张开的动作,声音却发不出半点。

    顿时,一股冷汗从后背流下。

    接着,就听无数的音从那弹琴之人手上传来。

    明明是无形的音,却又似无数强大的掌风,似那极强劲的内力扑面而来,如同浪一般,一阵一阵袭击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