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2章 我也 要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孟漓江双眼紧紧一眯:“你说什么?殇庆国大军?”

    “皇上,殇庆国大皇子宇文畴,带着足有几十万大军,目前已到城外五十里处,与我军在城外的部队对峙中,据对方说,是要帮助平息我国内乱,但经我方解释后,仍不退兵,还请皇上指示!”那来报的人,再次详细的解释道。

    孟漓禾心里一紧,下意识看向宇文澈。

    只见宇文澈脸色微沉,紧紧蹙着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孟漓江亦淡淡的朝他望了一眼。

    殇庆国派兵前来这件事,孟漓禾一早就告诉了他。

    自然,他也知道宇文澈放弃带兵,而转而由宇文畴带兵一事。

    如今,既然他无意与风邑国为敌,倒也并没有想避讳他。

    只是,他现在不解的是,他已经赶着时间,尽快解决掉了孟漓渚判乱一事。

    按理,那宇文畴听到风声,应该已经打道回府才对,怎么会,继续前来呢?

    而且,这几十万大军竟然直通京城?

    这怎么可能?

    那些边关以及层层城池里驻守的官兵呢?

    为何,竟然让他们就这样直逼京城?

    甚至,他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孟漓江越发觉得事情有些严重起来。

    方想要整装出发,去看看具体情况,却听宇文澈忽然开了口:“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孟漓江脚步一停,抬手将前来报信之人驱散,才回头道:“有话但讲无妨。”

    宇文澈紧紧皱着眉头:“自宇文畴发兵开始,我便一直都在盯着他那边的行踪,可是却在几天前,忽然接不到任何消息。直到今晨,才听说有很重要的消息,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出宫查看,就先来此了。”

    孟漓江神色瞬间凝重起来:“你的意思是,消息可能有人拦截?”

    “不错。”宇文澈点点头。

    孟漓禾也是顿时紧张起来:“澈,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有异的?为何没有和我说?”

    宇文澈安静了一瞬,还是道:“就是你和我吵架分居后的第二天。”

    孟漓禾顿时怔住。

    分居的第二天……

    那还是因为吃醋于他对管玉的态度,搞出的乌龙。

    竟然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信息吗?

    因为她记得,分居后刚刚和好就来了刺客,之后就是睡了两天又被绑架,接着又是孟漓渚的事……

    宇文澈当真是没有机会同自己讲的!

    孟漓禾现在简直要恨死自己!

    所谓,家和万事兴!

    她现在真的知道,有了问题,绝对不可以在心里憋着,即使是因为免不了的小脾气,也有可能出大事。

    眼见孟漓禾开始懊恼,一副怪罪自己的样子,宇文澈赶紧安抚道:“我也是不确定到底是否有问题,所以一直在派人调查,是我疏忽大意了。”

    孟漓禾真是惭愧,宇文澈,你怎么可以这么好!

    包容她的小心思,她的无理取闹,明明是自己的错,也从来没有真的怪过自己。

    甚至于,将错揽到自己身上。

    孟漓江大抵也是明白孟漓禾的心思,所以拍拍她的肩:“无妨,他们若是有心拦截,不让我们获得消息,就算你知道也无济于事。”

    “不错。”宇文澈接过话,“而且,有人刻意拦截信息,想来就是为了不让我们知道他们顺利入京城的消息,那说不定……”

    “有人故意放行!”孟漓江迅速想清楚,一刻也不再等,直接吩咐道,“来人,速去查一下,各级官兵有没有接到过什么命令!”

    孟漓禾越听越心惊,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哥哥,如今京城的兵马,有多少?”

    孟漓江沉吟片刻:“京城兵马并不多,不过这次阅兵的精锐部队,仍在城外驻扎,大概有八万人马。”

    孟漓禾心里一沉,八万,就算加上京城的,恐怕最多也就是十万人马。

    她还记得,当初宇文澈可以对她说,殇庆皇要派五十万兵马过来。

    这……

    猜到她如今在想什么,宇文澈也开口道:“据我所知,此次父皇实际派了三十万兵马给大皇兄。”

    孟漓禾点点头,原来如此。

    看起来,殇庆皇虽然让宇文畴带兵,但多少还是有所防备,毕竟,他的母后,也就是皇后,势力也颇大。

    殇庆皇也要给自己留下足够的兵,以防其他人带兵谋反。

    只是,即便是这样,十万对三十万,那也是力量悬殊。

    而且,京城加上附近,还有这么多老百姓需要保护,若是当真开战,后果完全不可设想。

    只希望,不要像她想的那样。

    孟漓江又何尝没有担心,所以,如今,他也无法再安稳的在皇宫里待下去。

    再次拍了拍孟漓禾的肩:“禾儿,你且好生在皇宫待着,朕去看看宇文畴的来意。”

    说着,便要率先离开。

    然而,孟漓禾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哥哥,我也要去。”

    孟漓江脚步一停,立即皱了眉,那脸色甚至比他刚刚听到大军逼近时还要阴沉:“你去做什么?”

    “我……”孟漓禾一噎,下意识看了一眼宇文澈。

    只见宇文澈眉头紧锁,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那样子,分明就是看出她此时心里所想。

    只是,让她略感意外的是,一向都最先反对自己的他,如今却没有开口。

    大抵,也是知道,终究无法说服自己吧?

    心里,狠狠的叹了一口气,但是,还是对着孟漓江说道:“哥哥,我是想,如果到了迫不得已的境地,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孟漓江疑惑的看向她,似乎有些不解。

    然而,孟漓禾却并没有时间和他好好的解释。

    最近,实在是变故太多,事情也太多,就连她一直想要对他所诉说的关于母亲的身世,都找不出时间。

    所以,思前想后,她还是用最直接的办法道:“哥哥,你还记得,那晚在宫外遇刺之时,你们听到的曲子?”

    孟漓江有些莫名的点了点头:“记得,怎么了?当初多亏你的曲子,将我们唤醒。”

    孟漓禾继续说道:“可是你可知道,你们明明都中了迷汗药,哪有那么容易唤醒的?”

    孟漓江这次蹙起眉,当日他们中药之事,他后来是知道的,当时只以为计量一般,被曲子唤醒,倒是没怎么在意。

    如今看来,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玄机不成?

    “那是怎么回事?”

    听到孟漓江果然照着她的思路开始询问,孟漓禾赶紧解释道:“因为那曲子有唤醒人的功效,不管是什么情况下,都会被刺激到醒来。”

    孟漓江依然有些不解,孟漓禾只好用最快的方式讲了母亲留下的琴谱之事。

    这顿时让他大吃一惊,不过,母亲生前善弹琴,这是众所周知。

    他自然也了解过许多,如今看来,虽然惊讶,却并非不合常理。

    所以,孟漓江终于明白过来:“所以说,难道曲谱之上的曲子还有其他功效,而你想要在战场上,用琴……”

    “对。”孟漓禾点点头,然而,却感觉到周身气场倏地一变。

    赶紧看向宇文澈,只见他脸色已经十分难看。

    只好,赶紧补充道:“用琴是逼不得已才为之,现在,不一定会如何,我只是以防万一。”

    孟漓江并未发言,而是转头看向宇文澈。

    只一眼,便也随即沉下脸:“说吧,用琴会有什么风险。”

    惊讶于哥哥的洞察力,孟漓禾只好说道:“其实,具体的风险我也不知道,就是大军面前弹奏,大概需要用内力,而我对于内力的把握,并非十分成熟。”

    对于孟漓禾有内力一事,早在她掉下悬崖被救起时,他已经听说。

    毕竟,若非有内力,想要带个人跳下十几米深的石台上,并且只是小损伤,也是不可能的。

    只是,无法熟练控制内力的意思,不就是,可能会被反噬么?

    孟漓江几乎是立即想明白,为何宇文澈的脸色会如此阴沉。

    那,根本就是担心。

    所以,当即拒绝道:“既然有风险,那还是不要去了。”

    孟漓禾顿时急了;“哥哥,我上次弹奏之时,已经感觉好了很多了!”

    其实并没有,其实,她曾感觉过气血倒流,然而……她只能这样说。

    因为,她不能看着哥哥征战沙场,而自己在他身后就这样望着。

    孟漓江紧紧的皱着眉,宇文澈也没有出声。

    很明显,都代表着不赞同。

    然而,孟漓禾却干脆豁出去道:“哥哥,你知道我的,我如果想去,你不带我,我也一定会偷偷跑过去,到时候,身边没有你的保护,说不定更危险!”

    “你……”孟漓江简直被她气到,但是想到她竟然敢孤身一人闯皇宫救自己,竟敢舌战文武百官,竟敢带着大军夺皇宫,大概,真的没有什么是办不出来的。

    如今的妹妹,早就今非昔比。

    但是,她已经为自己做这么多!

    眼下,这根本就是他这个皇帝该解决的事,难道,也要妹妹来完成么?

    而且,代价可能是妹妹受伤害,他做不到。

    但是,如今这个情形,想说服她也很难,孟漓江干脆将火发到宇文澈身上。

    “覃王,你自己的王妃,你都不管她的安危么?”

    然而,宇文澈火气更胜,当即一句话扔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