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1章 大军来了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眼见孟漓江再次询问,为让他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太医特意从医药箱中取出一块黑色的绵布,接着,将花生壳儿置于黑布之上,一只手在壳上面轻轻敲打。

    只见不到一会儿功夫,那剩下的半盘花生,便逐步给他敲打完。

    而那张黑布上,却显而易见的出现许多浅黄色的粉末,若是未由黑色为底作为衬托,还当真是难以发现。

    太医将布端起,呈到孟漓江的面前:“皇上,且看!这的确实是大豆粉。”

    孟漓江脸色冰冷。

    这皇宫里,谁都知道孟漓禾不能食大豆,但凡食用必会呼吸急促,身出红疹,若是食进去的量多,甚至威胁生命。

    宇文澈也微微皱了眉,虽然没有听孟漓禾特别说起过,但也知道她曾经吩咐过王府的厨子,不要为她做任何关于大豆的食物。

    以前是以为她不爱吃,如今看来,是根本不能吃!

    所以,这个所谓的三公主,就是想用这个东西害孟漓禾吗?

    手不由微微握拳,这个人,竟然胆敢伤害他的人!

    然而,不等宇文澈发火,孟漓禾已经主动说道:“三皇妹,现在需要我告诉你吗?”

    不过,孟漓禾这句话本来就只能算作开场白,根本无需等任何人回应,便继续说下去:“当年你也曾送我这么一盘所谓的茶香长豆,在我吃了之后,便发生了与你现在类似的反应,也被太医诊断出相同病情,这件事,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三公主脸色越发苍白:“皇姐,那件事不是已经证明与我无关了吗?”

    “不错!”孟漓禾冷冷一笑,“当年是我无知,没有想到你竟然把大豆粉放在长豆壳上,这样,下人在剥长豆之时,必同时接触到壳和里面的长豆,所以便会将豆壳上的大豆粉沾到长豆上,这样神不知鬼不觉进入我的肚子里。而一般人,即便是怀疑,也只会去查长豆是否有问题,却没有会去注意那,如你所说,又不会吃到肚子里的壳。不得不说,你这一招玩的真好!”

    三公主愣愣的待在那里,没有想到事隔多年,这个孟漓禾竟然将此事想的如此清楚。

    毕竟,在当年没有任何人会想到这一层啊!

    眼看她眼底流露出迷茫的神色,孟漓禾冷笑道:“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失败是吗?你错就错在自以为招数太高明,所以即便是故技重施,你认为没有人可以拆穿你,所以说,有时候太过盲目自信并不是好事。”

    事情如今再清楚不过,即使没有经历过当年之事的人,在听到孟漓禾如此叙述,也完全听的明白。

    孟漓江愤怒异常,他原以为自己做了皇上,这些人便懂得收敛,所以,顾及亲情,他没有主动去收拾他们,没想到,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有人胆敢对孟漓禾出手。

    如今,他如果再不采取措施,那日后岂不是反了天了?

    若是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那么,他做这个皇帝还有何用?

    想到此,他直接看向三公主,冷声问道:“事实摆在眼前,你可认罪?”

    “皇兄,我冤枉啊!”眼见孟漓江已经开始发怒,三公主越发心惊,“我……我不知道啊,我怎么会害皇姐呢,会不会是……不小心沾染到了大豆粉,毕竟厨房有那么多食材啊,而且当年之事,皇姐也只是推断,我并没有那样做啊!”

    “是吗?”孟漓江却根本无意听她的解释,直接吩咐道,“立即搜查三公主宫殿。”

    事到如今还不承认,看起来不再拿点其他的证据,她还会继续狡辩。

    而三公主,因为原本就没有猜到她的技能会被识破,所以那包大豆粉,也只是随意放在那边,如今根本不用怎么搜,只过了没一会,这证据就被摆到孟漓江的面前。

    看着那包纸上还残留着的部分大豆粉,孟漓江气得将它一把甩在三公主的脸上:“三公主,你还有何话要说?”

    三公主顿时被攘了一脸粉末,呛的她立即咳嗽起来,加上五脏六腑本就难受至极,如今这一咳嗽,顿时让她只觉更加疼痛起来。

    而此时,她的脸上可谓是十分精彩,红疹子,黄豆粉,还有那被她胡乱抓的抓痕。

    这样子,恐怕连街上的乞丐都不如,哪里还有半分公主对于样子。

    然而,她已经没有精力再顾及这个。

    她今日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仅没有害成孟漓禾,反而让她将当年的事情抖了出来。

    所以,此时她越发焦急。

    因为,若是这谋害罪成立的话,那她的小命……岂不是等于捏在他们手中?

    而忽然,一道光在脑中闪现,谋害!

    那今日,她不也正是被孟漓禾谋害么!

    想到此,她顿时眼前一亮,立即说道:“皇兄,就算我有错在先,但是今日也并未谋害成功,最多算是谋害未遂,反倒是皇姐,她将毒下到我身上,害我如此,皇兄,她的罪比我严重,你不能如此偏袒啊。”

    忽然间,一顶硕大的帽子便扣在了孟漓江的头上,任谁都知道孟漓禾是他孪生妹妹,自然感情会不一样。

    然而,做了皇上的他,却是不容许被贴上这种标签的。

    否则,若是一个皇上有失公允,到时候还如何管理这天下。

    孟漓禾不由滑过一抹嘲笑。

    这女人当真还是有点智商的,能想出这么好的法子,还能在自己已经面临全盘皆输的情况下,对别人进行道德绑架,不可谓不高明。

    不过,既然这女人已经承认加害自己,那事情就好办了。

    而且,自己既然敢对她下药,又怎会让她有机会算计到自己头上?

    所以,低下头,用极其鄙夷的目光和语气说道:“三皇妹,你是不是忘记方才太医所说了?你,只是吃错了什么不能吃的东西。而我这里,除了一盘你送的长豆,什么都没有。”

    三公主顿时一噎,不再看她,而是看向孟漓江道:“还请皇兄彻查到底!”

    然而孟漓江却随之勾了勾唇:“既然太医已有定论,朕觉得,你还是去回忆一下吃错了什么比较好,省了日后再吃错。”

    这,便是他当日求父皇时,皇后的回话。

    满满都是幸灾乐祸。

    父皇也是默认的态度,完全没有心情追查下去。

    不知是太不在意这个女儿,还是因为其他。

    但是,他现在的目的很清楚,他就是如同孟漓禾的心情一样,将他们曾经所承受的一切,统统都还给他们。

    这才叫天道轮回。

    这一次,三公主当真傻了眼。

    她怎么也没想到,孟漓江竟然不顾她口中的偏袒,当真就这样决定了下去。

    而且,为了将注意力转移到孟漓禾的身上,她甚至首先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那她,岂不是……

    果然,下一刻就听孟漓江开口道:“三公主蓄意谋害二公主,证据确凿,本人也已认罪,关押至天牢,交由大理寺卿定罪。”

    “不!”三公主声嘶力竭的叫喊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已经有侍卫前来将她拖了下去。

    甚至于更惨的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太医的任何救治。

    当真是要硬把身体的难受扛过去。

    太医也很快退了下去,屋子里所剩的再也没有外人。

    神医摇摇头道:“真是皇宫险恶啊!看来我的徒弟可真的是吃了不少苦啊。幸亏,你这个对长豆不适的症状,为师已经帮你治好了。”

    孟漓禾嘴角一勾,轻松的吐了吐舌:“对呀,谁让师傅你不早点收我为徒,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研制的那些好药,都用到他们身上啦,你看这个效果不错呢,连那个太医都看不出来是毒。”

    神医被她的话说的很是受用:“就是便宜了这个三公主,这药除了本身痛苦一些,过个七日便会自行消退了,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孟漓禾不由抖了抖,果然是深藏功与名的师傅啊!

    七天啊!

    要知道这药不仅是外面奇痒无比,而且五脏六腑都疼痛非常。

    那可比过敏的滋味难受多了。

    不过,对付这种人就要这样。

    不吃点苦,怎么让他们知道厉害呢?

    听着这二人当着他的面,这样肆无忌惮的对话,孟漓江不由摇头苦笑:“你们是不是应该等我走了再谈这些?”

    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他这个皇上面前诉说下了什么毒,估计也只有他这个妹妹做得出来吧?

    孟漓禾也顿时反应过来,不过却叹了口气,半开着玩笑道:“哎,总是会忘记,哥哥如今都是掌握着我们小命的皇上了呢!”

    孟漓江闻言却是一愣,反而严肃起来:“禾儿,朕的确实是掌握着无数人的性命,但这些人永远不会包括你,朕只会保护你的性命,倾尽所有。”

    断没想到哥哥竟会这样认真的回应,孟漓禾顿时有些愣住,不过心里可真的是美滋滋的。

    有个哥哥就是好啊!

    然而,某人的心情却并不怎么美丽。

    倾尽所有,只为一人,这种话,难道不是情话?

    不该留着去对你那管玉说?

    他的王妃,自然由他倾尽天下。

    所以,当即非常想要宣告一下主权!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就听殿外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甚至不等孟漓江传唤,就直接闯进一下跪在孟漓江的面前!

    “皇上,殇庆国的大军直逼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