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0章 有仇报仇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三皇妹,话可不要说的这么绝对,谁又知道,你到底吃过什么东西呢?”三公主那指责的话音一落,孟漓禾便直接顶了回去。

    孟漓江的眼神微微闪烁,不由抬头看向孟漓禾。

    或许是双胞胎之间独特的心电感应,或许是共同经历过那曾经的一幕,孟漓江听完这句话,几乎马上反应过来,这根本就是当年三公主对她说的话。

    心里立刻有个预感,难道……

    所以这一刻,他并没有开口,而是听孟漓禾继续说了下去:“而且,三皇妹,你要搞清楚的是,这茶香长豆可是你自己送来的,怎么又变成是我给你吃的了?”

    三公主此时浑身难受的越发厉害,但是,还是强忍着坐起身来:“我……这长豆虽然是我拿来的,但你一定动了手脚!”

    孟漓禾冷冷一笑:“三皇妹,自从你进了这间屋子,我便没有离开,那你的意思是,我不仅当着你的面动手脚,而且你还愚蠢的吃下去了?”

    “你!”三公主听到她说到愚蠢二字,一张脸立刻气的通红,那长在脸上的红疹顿时更加醒目,整个人看上去恐怖至极,偏偏又被孟漓禾堵得说不出话。

    然而,孟漓禾却并未说完,而是继续刺激她道:“还有,方才本公主不是告诉你了吗,说话要讲证据,刚刚所有人都在这间屋子里,你的丫鬟也在,即使你没有看到,那你可以问问你的丫鬟,她可有看到,我在长豆上做了什么手脚?”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均看向三公主所带来的那个丫鬟。

    丫鬟哪里受的住这样的压力,顿时,吓的跪倒在地,也不看任何人,只是磕头道:“奴婢……奴婢刚才一直低着头,什么都没有看见。”

    孟漓禾嘴角勾起一抹笑,再次回头看向三公主:“所以也就是说,不管是你,还是你的人都没有证据了?”

    三公主顿时被堵的不知如何作答,而且,那浑身的不适也让她很难有理智去思考。

    然而,孟漓禾却忽然冷声道:“那三公主,你可知污蔑皇姐,该当何罪?”

    “我……”三公主这会儿疼的欲生欲死,怎么都不明白明明自己是受害者,为什么反倒受了别人的指控。

    不过,她心里比谁都清楚的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是孟漓禾所害。

    而来这里之前,她根本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况且,她活到这么大,自己最清楚,并不会有任何东西,会让她不适。

    所以,一定就是这个长豆的事。

    三公主忽然想到,会不会,在孟漓禾接触到长豆的时候,实际上已经为这些长豆下了毒呢?

    所以孟漓禾才不吃,只是在那里装模做样的假装呛到,其实根本就是想给她下套。

    难得在疼痛下还能转点弯的三公主,想清楚这回事,立即说道:“那可以请太医验一下那盘长豆!那里面一定有毒!”

    随着她的话,大家的视线都飘向桌上的那盘,还剩下一半的茶香长豆。

    然而,孟漓江尚未开口,太医也不敢擅自做主。

    毕竟,从他进来那一刻,他就清楚,如今的天,早已换个个儿了。

    倒是孟漓禾开口道:“也好,既然你觉得那个长豆有问题,那就劳烦太医查一下吧。”

    孟漓江的眉头皱了皱,看向孟漓禾,却见她一脸的胸有成竹,并且还对着自己眨了下眼。

    心里顿时踏实下来。

    看来他这个妹妹如今是在报当日之仇呢。

    还记得当日,也是像今日这般,只不过位置对调,而最终的结果,也是太医去查那盘长豆,发现没有任何问题。

    那今日,结果会不会也如当日一般呢?

    孟漓江忽然很期待,所以也点点头,示意太医过去检查。

    宇文澈也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认识孟漓禾这么久,看戏的时候不少,如今只要确定孟漓禾无事,其他的他并不担心。

    毕竟,眼下这个情景,他几乎一眼就可以判断出,基本上是这个三公主想要整孟漓禾,最后却被反整罢了。

    所以,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眼看着太医走过去,如当年一般,随便挑了两颗花生,将花生从里面剥出来,接着对着那花生仔细的检查起来。

    孟漓禾脸上不由泛出一股冰冷的笑意。

    果然还是如此。

    那就等着看结果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太医检查的可谓十分仔细,然而最终还是放下了花生,回身朝着孟漓江禀报道:“回皇上,这长豆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孟漓江还没说话,三公主已经按捺不住:“这怎么可能!那就是我吃的那些有问题!”

    如今的豆蔻也终于是看明白了,为自家开心的同时,也实在忍不住要撮一撮这个三公主的锐气。

    所以,生平第一次,作为一个下人,却对着一国公主开了口。

    “三公主,奴婢记得,当年奴婢怀疑是二公主吃下的长豆有问题时,您对奴婢说,那有本事将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查,如今,您还能吐出来吗?”

    当年,她可是跪倒在所有人的面前,磕头,祈求。

    希望,太医可以查查是不是公主吃进去的那些东西起了作用,她不懂医术,她也并不知道此办法可行不,但是她却也忘不了,当时当日,三公主那张满满都是得逞的脸。

    如今,终于可以还到她的身上,真好!

    哪怕,今日就算是被追究为以下犯上,大不敬,她也值了!

    “哈哈哈!”孟漓禾忽然一声大笑。

    没想到,连豆蔻都忍不住了。

    今日还真的是复仇大会,当年那些尽数作为伤害的话,如今也被他们变为尖刀,句句刺回去,当真是爽!

    忍不住长长的舒了口气。

    孟漓禾,你看到了吗?

    我又帮你报了仇!

    曾经加注在你身上的痛苦,如今也在别人的身上找了回来!

    就在你曾经受苦受难的地方,让这个给你苦难的人,也尝尝你曾经所承受的一切,甚至百倍还之!

    一只手忽然握了过来,握住她的手。

    孟漓禾嘴角的笑意微顿,转头看过去。

    只见宇文澈的目光带着深深的心疼,想来也是已经看明白,她当日是有着怎样的经历。

    被人送食物,却被加害,却苦苦找不到证据。

    对着他安抚的笑了笑,用手握紧他的手。

    相对于报仇的快意,宇文澈这个暖心的举动更让她觉得幸福。

    有个人可以怜惜你,多好。

    只是,三公主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她会被一个丫鬟数落,刚想开口咒骂,就忽然看到屋子每个人的神情。

    冷酷,蔑视,无动于衷。

    这不该是看到一个丫鬟以下犯上之后应该有的表情!

    顿时脊背猛的一凉,原来,根本就是这些人合起伙来算计自己吗?

    如果是这样,她今日根本就没有胜算!

    所以,方才想要指责孟漓禾的心忽然收了回来。

    不行!她不能吃这眼前亏。

    所以,咬了咬牙,她努力装出一抹良善,甚至带着一丝歉意道:“既然如此,那可能,是我误解皇姐了,还请皇姐不要见怪。我这就回去休息,相信很快就会好了。”

    孟漓禾挑挑眉,这人倒是够识实务的。

    说白了,古代这种过敏,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药可以立即医治。

    最多也就是清热解毒的草药而已。

    当年,她就是被告知多休息,或许很快就好了,这种话来打发的。

    如今,这女人竟然自己主动说了。

    所以,这是在和自己示弱?

    孟漓江在一旁看着,并未发言,而是转头看向孟漓禾。

    他不会忘记当年父皇和皇后在场,自己想要彻查到底,却被他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什么样的心情。

    无助,愤恨。

    没有办法,当日皇命大过天。

    然而今时今日不同,他已经是皇上,他的命令就是皇命。

    他,已经可以保护妹妹,甚至于,默许妹妹一切的行为,哪怕是纵容。

    所以,此刻的决定权很明显,是在孟漓禾。

    一切就只看孟漓禾是不是想就此作罢。

    然而,孟漓禾却从未想过到此结束。

    她今日原本就不是想单单惩罚她这么简单。

    所以听完这句话,孟漓禾开口道:“三皇妹,我倒是觉得我们还没有查完。”

    三公主顿时脸色一变。

    其他的人也面带疑惑。

    却听孟漓禾再次看向太医,开口道:“太医,请检查一下,长豆的皮上可否有其他东西?”

    三公主的脸顿时血色全无,甚至都要忘记自己身上的难耐。

    “这……这不需要了吧?一个皮上能有什么呢,再说,就算有什么,又怎么会吃进肚子去。”

    眼看着三公主那心虚的表情,孟漓禾不由赞叹道:“说的好!”

    接着眸色一冷:“当年,你不就利用这个心思,骗过了所有人吗?”

    三公主瞬间低下头,目光不断游移,脸色慌乱不已:“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是吗?”孟漓禾双眼眯了眯,“那我们就等太医查完之后,我再来告诉你!”

    而并没有用多久,太医便面容凝重,拿着长豆走向众人面前。

    “启禀皇上,公主,这长豆皮上有大豆粉。”

    “你说什么?”孟漓江瞳孔骤然一缩。

    三公主却整个身子都在抖,显得越发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