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79章 以牙还牙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孟漓禾这次竟然一口气抓了好几颗花生,而且,直接全部放在嘴里。

    看着她那样子,三公主顿时又是一脸鄙视。

    眼里满满都是带着嫌弃的讥讽,一如曾经很多年。

    心里,亦在恶毒的想着,还真的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人,粗俗,怎么不把你噎死。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诅咒起了作用。

    孟漓禾当真忽然间呛了一下,接着,大口大口的咳嗽起来,最后,竟然来不及吩咐人,干脆将手里的花生重新放回盘子,自己跑到一旁,吐出口中的花生,对着一个瓶子,就漱起口来。

    看的三公主真的是满眼的看不起,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她到底还是有些忌讳孟漓江,还有那个覃王的。

    所以,为了面子上过得去,也只能装作关心的站起身:“皇姐,没事吧?”

    孟漓禾方才手捂着嘴,所以难免咳嗽时沾了点残渣,所以干脆洗了个手,之后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吃太急了。”

    说着,用丝帕擦了擦唇,又再次坐了回来。

    只是,这次还不等三公主再开口劝说,孟漓禾已经先开了口。

    “最近两天嗓子不太舒服,看来,是吃不了这么硬的东西了。”

    三公主愣了愣,这下忽然明白过来,敢情,这是不吃了?

    所以,原来那些都是在做戏吗?

    难怪,她去调查的人都说,这个孟漓禾如今好像变聪明了,看样子,果然是多了许多花招!

    这样的话,以后整她,真的是要更费心了。

    不过,既然这样,她倒也不再多谈,毕竟,如果孟漓禾已经明确表示不能吃,她再多劝说的话,万一被怀疑就不好了。

    所以,她便也笑了笑,假装关心道:“既然不舒服,就改天好了再吃吧,皇姐想吃了,随时吩咐一声便好。”

    “也好。”孟漓禾点点头,接着,却话锋一转,“不过,三皇妹,我知道,你这个人最不喜欢浪费,既然都剥了,不如你吃掉吧?”

    当年,她可是记得,这个人如何让人剥好一整盘花生,逼她全部吃掉,美其名曰,不要浪费。

    所以,如今,她只是把话原封不动的还回去而已。

    “这……”三公主的脸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有些发僵。

    “怎么?是嫌我吃剩下的,所以嫌弃了?”孟漓禾眉毛一挑,再次把话扔过去。

    当年,她也是在对方那句“怎么?皇姐不吃妹妹送的东西,是嫌弃吗?”这样的话语下,硬着头皮吃下去的。

    她想得到,也许他们会害她。

    想得到,也许这花生坏了,馊了,吃了会坏肚子。

    这,已经是她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可能性了。

    结果呢?

    结果是,她却因此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遭他们如此狠毒的对待!

    曾经,她不懂不解亦不知所措。

    如今,她倒要看看,在如今的情况下,这个三公主,要怎么应对自己说的话。

    三公主的额头慢慢的渗出冷汗。

    因为她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件事,孟漓禾记得这么清楚。

    而如今她的气场,远非当日可比。

    这几乎,就是下意识的恐惧。

    只是,脑子飞转,却也慢慢冷静下来。

    或许,她只是对自己还有怨恨,所以把这些话又拿出来说。

    这花生,是自己拿来的,也是当着自己的面剥的。

    所以,孟漓禾不可能有机会动什么手脚。

    那她就不怕,因为,这花生上面的东西她不怕。

    所以,想到此,她立即一笑道:“怎么会?方才是想着留给皇姐吃,既然皇姐不能吃,那妹妹我就吃了吧。”

    说着,仿佛是故意表现这花生没有问题一般,端起盘子,十分自然的往嘴里放了进去。

    孟漓禾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将整盘花生都吃了进去。

    豆蔻在一旁莫名的舒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公主这次不会任人宰割了。

    不过,看起来,这花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毕竟,三公主敢亲自吃进去。

    然而,才刚这么一想,就听对方的丫鬟忽然一声喊:“三公主!”

    不由抬头看去,只见三公主已经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一脸的痛不欲生。

    而孟漓禾却淡定自若的低头看着她,仿佛一点也不意外。

    三公主此时脸颊已经被汗珠浸湿,腰部弓起像一只虾。

    整张脸因为疼痛变得扭曲,好不悲惨。

    更让她感到难受的是,除了感觉到五脏六腑那股如同拉扯般的疼痛外,浑身上下竟然接着感动到十分瘙痒难耐。

    忍不住开始不停抓挠起来,真是看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孟漓禾这才关心道:“皇妹,你这是怎么了?”

    同样的话,只不过换了个称呼。

    当年,她也是一句“皇姐,你这是怎么了?”

    对着她的痛苦,轻描淡写,满脸不屑。

    如今,身份对调,不知道她作何感受。

    而到了此时,三公主如果还不明白,那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所以,她一边抓挠,一边质问着孟漓禾道:“你给我下药?”

    孟漓禾眨了眨她那无辜的大眼睛,再次将当年她的话还给她:“说话要讲证据,你如果觉得是我下药,那我们就请太医来吧。”

    说完,便真的扭头吩咐道:“去请太医。”

    毕竟是公主有异,所以很快,过来的不只是太医,还有孟漓江。

    不过,毕竟是在孟漓禾的殿里出的事,所以他更担心的,是孟漓禾罢了。

    而本来听到紧急消息,想要出宫的宇文澈,在听闻后,也临时改变主意,赶了过来。

    在孟漓禾的殿里中毒,那一定是有人要害她。

    根本不用多想。

    他需要确认的是,孟漓禾有没有事。

    所以,很快,殿里聚集了太医,他们的新皇,宇文澈,还有随后赶来的神医。

    众人看到殿里的情景,顿时吃了一惊。

    然而,除了太医,竟然所有人都是对着孟漓禾,异口同声道:“你没事吧?”

    太医顿时一脸懵逼,所以说,到底要看的是哪个公主?

    难道……不应该是倒地的这个吗?

    孟漓禾也有些无语的对着这几个,无视地上那痛苦到嚎哭的三公主,反倒对着自己一脸紧张的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事。

    不过,让她无比感动是真的。

    只是,这个三公主,怕是要气死了吧?

    果然,只听地上,三公主带着委屈的声音:“皇兄,是我有事。”

    那声音,当真是可怜兮兮,又带着几分虚弱,听上去,真是十分的我见犹怜,如果,她那脸上此刻没有布满红点点的话。

    知道孟漓禾没有事,孟漓江终于放下心,低头,看到三公主这个样子,孟漓江眼眸忍不住闪了一下,不知道是想到什么,眼里竟然快速划过一丝愤恨,只不过,转瞬即逝。

    最终,还是吩咐道:“太医,去给三公主诊治一下吧!”

    太医这才擦擦额角的汗,恭敬的应声。

    只是,刚蹲下身,却吓了一跳。

    因为这躺在地上的三公主,除了面部那令人可怖的红疹外,其他裸露部位,均能看到一样密密麻麻的红点。

    而她的双手紧紧的捉住双臂,甚至于,若不是有衣物阻拦,丝毫不让人怀疑,那指甲都要陷进肉里。

    这样子,怕是顾及他人在场,在努力忍住不去抓挠。

    “三公主,你觉得哪里不舒服?”中医历来将就望闻问切,这个太医自然不会例外。

    “痒,身上痒。疼。这里面好疼。”三公主捂着胸口赶紧向太医描述着。

    而随着她的动作,大抵是身上有了摩擦,让她只觉自己身上更加难耐,实在忍不住,抓挠了两下。

    可这一抓不要紧,顿时只觉浑身上下都奇痒无比,当即,再也顾不得如今有多少人在场,拼命的挠起来。

    让本欲再仔细查看的太医都无从下手,只好凭着经验,站起身,给了孟漓江答复。

    “皇上,三公主这个状况,应该是食用了身体不能接受的东西所致。”

    神医闻言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自家徒弟,并没有开口。

    然而,孟漓江的目光却闪着冰冷。

    “所以,三公主如今的状况,与当年二公主一致对么?”

    二公主,自然指的孟漓禾。

    那太医一愣,瞬间回想起,似乎多年前,这二公主的确有一次也是这种情况,差点丧了命。

    好巧不巧的是,那次,也是他来诊治的。

    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日情形,太医终于回道:“的确如此。”

    “是么?”孟漓江冷冷一笑,“那朕还记得,那次二公主到底因食用何物如此,你们一直没有查出。”

    “这……”太医的额头不断渗出冷汗。

    今非昔比,当年还是先皇在位,虽然这个皇子也地位不低,但到底还是不用过于忌惮,先皇不追究的事,他后来没有头绪,自然也就放下了。

    但如今,眼前这人,可是已经做了皇上了。

    想到此,太医赶紧跪下:“皇上赎罪,这次臣一定仔细查!”

    然而,还没等孟漓江开口,地上,那因为瘙痒甚至在滚的三公主却忽然开了口:“不用查了,我一向吃什么都没事,方才,就是吃了皇姐让我吃的长豆,才这样的,她一定是向里面下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