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章 带我回去

妖六 Ctrl+D 收藏本站

    这么想着,孟漓禾竟是绝美一笑,手飞快的拿起“斩月刀”朝自己的脖颈划去!忽然,眼前一道亮光显现。

    孟漓禾只感觉到手臂一麻,同时“叮”一声。

    手上的“斩月刀”便被自己手里不自觉的一松,掉落在地。

    不远处,一个被“斩月刀”撞碎的碎片七零八落。

    而后,一道非常熟悉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紧接着,一抹艳丽的紫色从半空以一种极为风骚的姿势落到孟漓禾的面前。

    “好巧!”

    孟漓禾捡起“斩月刀”,透过包围圈,看着眼前这个又用白纱蒙起面的男人。

    神色颇为复杂。

    因为,她也觉得好巧。

    巧的让她现在有点怀疑,这些人,根本就是和他商量好的吧?

    “你是谁?”

    对于突如其来的人,几个眼看就要得手的男人颇为不爽。

    虽然这个人武功看起来不低,但他们几个人的武功加起来,也不是谁都可以抵挡的过的!

    所以,声音里并没有什么惧怕。

    紫衣男却眯起了眼:“我是谁?你们,还不配知道!”

    话音方落,孟漓禾只见眼前紫衣一片眼花缭乱。

    等到安定下来,她才震惊的发现。

    她的包围圈,竟是赫然变成了一片尸体圈。

    这些方才还逼的她险些自杀的人,此刻竟然全部被一剑封喉。

    甚至没有多余的伤口。

    也就是说,这些人甚至连动都来不及动,便被眼前这个人,在一瞬间全部杀死。

    这些人的武功她见过,并不低。

    孟漓禾不由感到一阵冷意。

    那这个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而且下手稳准狠,丝毫没有任何犹豫。

    他,到底有多冷血。

    “啊!”紫衣男拍拍手,非常满意的看着孟漓禾,“终于让我赶上了一次英雄救美啊!”

    孟漓禾无语凝噎。

    大哥,你杀死这些人,就因为这?

    “那么美人,你现在肯跟我走了吧?”

    紫衣男瞪着那双桃花眼,看起来十分真诚。

    “多谢大侠相救,只不过,小女已经嫁人了,不如大侠留下姓名地址,改日我和夫君一同上门感谢?”

    孟漓禾故意说出一番话,好让他死心。

    紫衣男果然一脸悲痛欲绝之状。

    只是,沉默了半响,却又似下定决心般开口:“但是,我还是喜欢你怎么办?只要你肯跟我走,我保证不嫌弃你。”

    孟漓禾抽了抽嘴角,我嫌弃你好吗?

    怎么就这么油盐不进呢?

    不是说古代男子非常在乎贞洁吗?

    自己都嫁人了到底有什么好抢的?

    天下何处无芳草这个道理到底懂不懂啊!

    真是,心累透了。

    “怎么样?默认就是答应了吧,那我们走吧。”

    孟漓禾还未反应过来,便不知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跟前,竟然一把将自己拦腰抱着飞了起来。

    孟漓禾显然吓了一跳:“喂,你干嘛?”

    紫衣男却嫌恶的看了一眼底下:“下面那些人太脏,怕脏了你的脚啊!”

    原来是这样……

    那也不用这样抱吧……

    这不是古代吗?大哥你真是好奔放。

    “好了,咱们走吧。”紫衣男欢快的抱着孟漓禾准备离去。

    “想走,可曾经过本王的允许?”冰冷的声音,带着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

    孟漓禾心中一喜!

    宇文澈!

    他竟然来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宇文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

    上一次,他就是这样把自己从这人身边带了回去,那这次既然他出现了,那岂不是说自己是有救了!

    这一刻,宇文澈的形象在孟漓禾心中简直就是骑着高头大马的王子啊!

    “又是你。”紫衣男的声音一改方才对孟漓禾的调笑,亦泛出一丝冷意。

    “自然是本王,本王的王妃,只能是本王。”

    宇文澈声音清冷,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哇,孟漓禾小心潮有些澎湃,怎么没发现,宇文澈还有这霸道总裁的范儿啊!

    “是吗?”紫衣男唯一露出的眼睛带着浓浓的嘲讽,语气更是十分不善,“你的王妃若是等着你,现在已经是被一具割颈自杀的尸首了吧!”

    宇文澈的脸终于几不可见的有了点点波动。

    然而,转瞬即逝。

    方才在宫外,确实是他疏忽大意,才让孟漓禾再次犯险。

    但是,他并没有过多的担心。

    或许,是他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女人,下可以惩治加害她的下人,上可以对付皇上皇后,似乎没有什么是她所不能的。

    所以,才派人根据那几个人的长相,监视动静,造成现在姗姗来迟。

    让他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烈性,竟然差一点……自杀!

    她,到底失踪的这整整一日,面临着什么样的对待?

    眼看孟漓禾浑身湿漉漉,好不狼狈的窝在紫衣男怀里,周身便泛起一股强烈的冷意。

    “给你一个机会,乖乖的将本王的王妃放下,别逼本王动手。”

    紫衣男轻蔑的笑出了声:“要是我不放呢?”

    宇文澈眼角不屑的上挑,嗓音缓慢的反问出一个事实:“你觉得,手下败将,有说不的权利?”

    浓浓的挑衅。

    紫衣男终于慢慢放下孟漓禾。

    双目却紧盯着宇文澈。

    似乎今日,非要重新较量一番不可。

    孟漓禾有些头疼。

    上一次对战,她是见过的。

    虽然紫衣男确实武功高,但面对宇文澈,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而宇文澈,也是负了伤。

    这次再打,也不过就是让她在旁边站着腰疼而已。

    何况,何必为她打架呢?

    明明,他们真正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自己不是吗?

    她不会傻到觉得紫衣男,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真的是因为对自己情有独钟。

    更不会傻到认为宇文澈,赶来这里,是真的有多担心自己。

    所以,何必呢?

    没来由感觉一阵疲惫。

    孟漓禾缓缓开了口:“王爷,我累了,带我回府休息吧。”

    说着,便朝着宇文澈的方向走去。

    紫衣男狠狠的眯了眯眼,双手忍不住攥起拳头。

    他不认为自己对这个女人真的有多真心,即便他一直提出带走。

    但是,看到她向着宇文澈走去,为什么,觉得这么刺眼呢?

    看着孟漓禾一瘸一拐的向自己走来,宇文澈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是看到她眼里的疲惫和身上淡淡的血迹。

    心里那若隐若现的内疚还是有些无法忽略,毕竟这是他造成的。

    他们,毕竟达成过协议。

    他要保她平安。

    一把将她抱起,朝着身后冷哼一声道:“本王的王妃,以后自是本王守护,他人若是觊觎,别怪本王不会手下留情!”

    说着,便大步走开。

    孟漓禾却不再理会紫衣男灼目的眼光,以及宇文澈手下眼底的惊讶,紧紧的闭上了眼。

    或许是因为真的太累,或许是终于找到了可以暂时让她感觉安全的港湾,孟漓禾竟是一路沉沉睡去。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的府,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只知道,睁眼时,天色已经再次大亮。

    而她,再次睡在了那张大床上。

    “豆蔻,豆蔻。”孟漓禾边坐起身子边召唤。

    “奴婢在。”门外,一个身影飞快跑进,带着小声的抽泣声,“公主,你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

    孟漓禾揉揉眉,不由笑道:“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王爷呢?”

    豆蔻低着头回道:“王爷去上早朝了。”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低声笑了一下,“公主,昨日王爷一路抱着你回来,听说把下人都惊呆了呢,尤其是那个表小姐,更是气的听说砸了不少东西。”

    孟漓禾一愣,扭过头看向她:“表小姐?”

    豆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将头低的更下:“就是王爷一直住在府上的表妹。公主你饿了吧,奴婢去给你拿吃的。”

    说着,便站起身准备出去。

    “站住!”孟漓禾忽然一声喊,“回过头来看着我。”

    豆蔻慢慢的扭过身子,却还是低着头。

    “抬起头来。怎么?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孟漓禾声音十分严厉。

    豆蔻果然听话的抬起头,却见她的脸上,如今双颊浮肿,甚至还可看到那没有消褪的手印,很显然是被人打的。

    孟漓禾怒意四起:“这是怎么回事?”

    难怪从方才开始,这个丫头就低着头,原来竟然是这样!

    豆蔻却一下跪在地上,边说边哭了起来:“公主,是表小姐,表小姐说公主被人劫走了,不会再回来了,王府是她掌家,所以嫁妆自然要归她掌管,奴婢不肯,表小姐便……便叫人打了奴婢,把嫁妆抢走了。”

    “你说什么?”孟漓禾赶紧下了床,快步走到自己嫁妆的摆放地,果然空空如也。

    因为时间仓促,嫁妆还未妥善安置,如今,竟是被人抢走了!

    忽然想到什么,孟漓禾朝一旁的梳妆台翻去,只见那被她藏起来的梳妆盒,如今也是消失不见。

    她的铃铛!

    竟也被这个女人拿走了!

    孟漓禾心里冷笑,自己才消失一个白天不到,自己的丫鬟便被打,嫁妆也被抢劫一空。

    看来这个女人,真当自己是好欺负的了!

    看起来,也是时候是会会她了!

    看看这个素未蒙面的表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敢到她的头上来动土!